(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65

正文 分节阅读_165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事!她以为她能瞒多久,知道孩子父亲是谁吗?”

    禅让巧妙的道:“你问伊天南吧。”伊天南不至于说慌。

    简单生气的搅乎着面务,气死她了,这几个家伙翅膀硬了什么都敢瞒着

    ,眼里还有没有她这个姐姐:“也就是说伊天南知道你知道,就我是傻子。”

    “伊天南不想你担心。”

    “他不想的事情多了,他管的了吗?”

    禅让闻言小心的再帮她夹块西红柿,只要不怀疑自己.他就成功了一半

    ,但还有一件事需要解决:“你跟任阳……我是说这几天仕阳他……”

    “怎么了!吞吞吐吐的说什么!”

    禅让不好开口,这种事怎么问,他只能改口道:“伊总进来忙吗?”

    “还好。昨天回来了要不然我也没时间跟你吃饭。”

    那……任阳呢,任阳这几天正常吗?”

    “任阳啊。”简单想了想道:“还别说,他这几天表现不错,你不接伊

    人、伊默的时候都是他帮忙照顾,就是今天早上没有看到他,奇怪好像从早

    上到现在都没听幼姨提起他,森也没有出现,估计有什和事精去忙了吧。”

    禅让探究的看着他觉的任阳不可能消失的这么利落何况早上他才给自己

    打了电话:“你的意恩是伊天南回来的时候,任阴不在了。”

    “好像吧,没注意,吃饭,吃完再说。好久没有吃不讲究的食物了。”

    ……

    禅让送简单回去后,若有所思的给伊天南打电话:“你在做什么。“

    “在医院。”

    “我过去找你。”

    二十分钟后,禅让抱着一束百合和伊天南在育婴室里看伊诺在医生的指

    导下练习握拳。

    “你找我有事。”

    禅让把百合放在瓶子里。厚重的玻璃隔绝的他们和医生之间的声响,禅

    让开门见山道:“任阳给我打电话,估计你猜到什么内容。”说完禅让盯着

    伊天南的脸没有移开视栈。

    伊天南看他一眼,没有任何表情:“你想说什么。”他没不要回应别人

    的精测,何况他也不是能让人从表情上看出什么的人。

    “任阳的话很难听。”

    “跟你结婚有关系吗?”

    “我不会结婚,.我刚才找过简单我把简弟的事情跟她说了,相信她问你

    的时候你还不至于颠倒黑白,只要不是简弟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就算任阳随

    便嫁祸我哪个女人,相信只要我不娶,简单也不会说什么,毕竟我结婚对伊

    人、伊默没有任何好处。

    伊天南坐在沙发上.不关注他们之间的小打小闹:“简单那边我只说实

    话,多余的事情不再我的范围之内。”

    “我知道。那对我已经很重要没指望你能帮我别的,今天早上呢?任阳

    的话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恩。他那人的话有几句能听。”

    “真的。”禅让的目光没看从他身上移开。

    伊天南无所谓的让他看,本就没有发生有什出能探究的:“还是说他跟

    你说了什么。”

    “你想知道吗?”

    “我想没必耍,你要喝果计吗?”

    禅让却一字一句道:“他说简单的滋味不错,还说如果我不听她的,她

    不介意弄些不雅的图片让媒体关注一下简单的私生活。”

    “就这此?”伊天南帮他倒杯果计表情平静如初。

    “恩。”禅让迷感,难道是他想多了。

    伊天南只是轻描淡写的闪开这个话题道:“伊人、伊默这几天情绪不好

    你就别去看她们了,等过了这两天你要是愿意再接她们上学。”

    禅让立耶紧张道: “她们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前几天被你们吓到了。”

    “对不起。”禅让不好意思的垂下头。

    秋末的风凉的发寒,怕冷的人已经穿的很厚重,阴沉的天气估计明天会

    下雨。伊天南从医院回来,车子开道门边时.任阳依然站在早上的位置看着

    伊天南的车停都没停的从他身边开过去。

    “喂1你瞎子啊!伊天南!伊天南!伊——”

    车进后,大门第一时间关闭,隔绝了外面的叫喊也掐断了门铃的开关,

    他把车里倒入车库,当没看到门口有人搬进了客厅。

    简单做好了饭,见他回来招呼着两个孩子下来但情绪明显不高:“任阳

    呢。他不回来吃晚饭吗?”

    “不了,他这几天很忙。”伊天南换好鞋子说的理所当然,简单也没有

    怀疑。

    “爸爸!看我的小辫子漂不漂亮!”

    “诶呦,宝贝什么发型都好看。”说着抱气冲过来的伊人向厨居走:“

    在学院乖不乖啊。”

    “乖。”

    伊默稳重的牵着爸爸的衣角往客厅走:“她才不乖呢,她把郝乐乐小朋

    友吓哭了。”

    “告诉爸爸怎么回事。”

    伊人不高兴的嘟着嘴道:“不是伊人的错,他揪我的小辫子。”

    “揪疼了没。”说着伊天南有模有样的帮他家小公主检查,还不忘心疼

    的嘀咕句吓哭他算是便宜的。

    伊人突然想起什么的在爸爸耳边小声道:“别告诉任阳叔叔。”要是任

    阳叔叔知道她哭了,估计她永远见不到那个小朋友了。

    伊天南明白的摸摸她的头:“不说,吃饭。”

    简单摆好饭菜,明显憋着话的看眼伊天南。

    伊默拨弄了两道菜,兴趣缺缺的让幼姨取早上的蛋糕、牛奶。

    简单威胁的看他一眼:“不唯挑食!”

    伊天甫看眼她,为儿子拌了道菜放上来,还挨了两人开心的笑脸。

    “你就惯着吧,你不在家了谁都养不了。”

    “我这不是天天在家吗,你又有什么不顺心菜做的都这么难吃。”

    “你做的才难吃呢。”这可是她的拿手菜,当年对付禅让很管用:“你

    是不是知道简弟怀孕的事。”

    伊天南喝口汤点点头:“最近的听说的忙的没时间告诉你。”

    “是没时间还是就没打算说。”

    “前者吧。毕竟她的事,我这个做姐夫的总不好乱说。”

    “你不好乱说我就活该什么都不知道!谁干的。”

    “你就不能不当着孩子谈这些问题吗?”

    伊默抢先道:“没关系,妈妈说,我们什么都听不见。”

    “吃你的饭。”

    任阳靠在墙边,手里的烟蒂在黑夜中忽明忽暗,小一迈着粗壮的四肢从

    门口绕了一圈无声的绕开。

    森站在另一头沉默着,他也不清楚任阳这么做有没有意义,但他觉的希

    望不大,毕竟他那样挑衅伊天南,伊天南没把他杀了已经很给任老爷子面子。

    半夜,乌云承受不住压力终于降下小雨,寒风沁着雨水冷的寒心彻骨。

    伊天南拉上窗帘关了灯睡觉,让任阳离开算是看得起他,当时他真恨不

    得剁了他,现在想想都想把他剥皮抽筋,他还指望回来住!恐怕他是生死关

    头走多了人为不死就算结束!休想!

    任阳也不傻,下雨了他当然躲进车子里,还要开了暖气放下座椅盖上霖

    转变的蚕丝被好好的睡觉,他这个小窝不比三楼的卧室差,只是如果伊天南

    不放他进去,他就该动动脑子了,伊天南绝对不会把他昨天干的事说给简单

    闹心,也就是说除了伊天南他有很多突破口,就算伊天甫不满意他回去,但

    还不至于半夜把自己干掉,任阳降下车内的电视,习惯性的在睡前转转台。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雨还没有停,伊天南吃了早饭送孩子们去学校顺便到

    医院照顾伊诺,他这两天巳径给伊诺联系了新的病居,他会让人把伊诺转出

    任阳所在的医院,最好在他气没消之前别让他有机会碰到那个白痴!

    但任阳显然不会让伊天南满意,任阳更不是保有杜会道德感的禅让,跟

    一个又文化的高级犯罪分子谈什么都白搭,所以第二天,他发着高烧,浑身

    是伤的推开了三楼他卧窒的窗户,奄奄一息的倒在他的床上。

    简单听到动静跑上来,就看到任阳浑身是血的躺在床上森正给他做初步

    处理。

    简单恶心的被吓着了,活生生的黑杜会片摆她面前总不能让正常的人适

    应:“我去给钟医生打电话。”简单闪身往楼下冲。

    任阳脸色苍白冲森比个成功的手势,不过这次付出的代价真惨重,每一

    刀都货真价实,就连腿上的枪伤都是他让森开的。如果还不成功他的苦就白

    受了。

    钟医生赶来的时候,伊天南也冷着脸回来了,很聪明吗,知道迂回战术

    ,但这次不是迂回就能解决的。

    简单心里怕怕的跑伊天南身侧:“任阳不会有事吧,流了很多血。”

    “放心,死不了。我进去看看。”

    “恩,你小心着点,别有什么仇家进来。”

    “放心,任阳有分寸,你去看着孩子吧。”

    “哦。”

    伊天南打任阳的房门,钟大夫正帮他的伤口消毒。

    伊天南冷静的关上门靠在门框:“很自得你的苦肉计吧。”

    任阳扯出个难看的笑脸:“我都这么惨了!你也差不多了吧!”

    伊天南脸色淡然的走过去,看眼他腹部的伤口,狠狠的一按,血瞬间染

    红刚包扎的丝带。

    任阳痛苦的哼一声,没有任何反杭。

    森和钟医生不敢动的低头沉默。

    伊天南擦擦手冷冷的看着他,声音却没有太过冰冷:“这不是差不多的

    事。何况我们以前就不住在一起,你那里的配备应该更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