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57

正文 分节阅读_157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当每个人都有了自己的足迹,当一切都步入正轨,无论是可爱的还是可敬的,无乱是曾经的还是爱过的,每个人沐浴在阳光下,选择了不妥协的成长。

    ……

    时间倒回简万的定亲宴上:

    简弟那天跟简万聊了很多,有生活、有将来、也有他的谢雨,谢雨是个漂亮的女孩,即便是十年二十年,岁月恐怕都无法在她脸上留下痕迹,可惜自己不是她,虽然简弟不自哀,可年龄摆在这里让她也无能为力。

    “二姐,找个人成家吧。”这是简万跟他说的最后一句。

    简弟笑了一下没有答话,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她明明不期盼爱情可为什么,还没找个普通的人结婚呢,婚姻毕竟是婚姻,可以不存在爱情,不是还有责任吗。她又不是要找个条件好的,为什么还不嫁呢?也许她明天该去相亲,然后找个人,相守一生的过日子……

    可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意外。

    第二天她是在一个不认识的人床上醒来的,宾馆的天花板很漂亮,床头的灯饰也很复古,整张床大的近乎不正常,厚重的窗帘上镶着钻石的碎末,弥留的空气带着腥味,胳膊上的重量压的她生疼,再加上身体的疼痛只要不傻的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简弟笑自己还有心情看摆设,她小心的坐起来苦笑的进了浴室,这个男人应该喝多了吧,不过他似乎不是弟弟宴会上的客人,但不管是谁,这都是一次意外,无所谓的意外。

    简弟洗完澡,没看床上一样拿上包走了。

    门在关上的那一刻,床上的人睁开眼表情冷然,他有一张过分英俊的脸,不同于伊天南的男子气,也不是禅让的阴柔美。他只是俊朗,过分的俊朗。

    他也起身进了浴室,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变化,他昨天刚刚回国,本想给童儿一个惊喜,想不到她会牵着另一个男人手跟自己说抱歉,他不否认自己爱她,一起走过了这么多年,他一直和家里抗争让母亲接受当教师的童儿,可是想不到在他抛开一切想跟她生活时,童儿却给了他这样一个结果,水从迷离的身上划过,似乎要洗净昨夜的荒唐,他厌恶的皱了眉,这一夜对赫连絮来说是对童儿的背叛。

    ……

    九月的天气很热,简单休假在家照顾伊忧,同事们在伊天南上班的时候来过两次。

    “办公室里少了简姐,伊总就是个火药库,还是犯了潮却要着火的类型。”

    “他就那表情。”只是对伊人、伊默例外:“公司,最近怎么样,忙吗。”

    宋丽耸耸肩:“一般,平时这个季度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不过简姐放心,你不去公司我也给你看着伊总,如伊总敢出轨,我第一打小报告。”

    “去你的乌鸦嘴,就算监视他,我也不给你涨工资。”

    “切,简姐那你可要小心了,你一年不去公司,多少人惦记着伊总可说不定喽。”

    郝晓云赞成的点头:“伊诺怎么样了?”

    “比较稳定,我一会去看看他。”

    郝晓云惋惜的叹口气,不过这也就是伊家,换成她们这些小门小户可想不起这样一个孩子:“简姐,你知道禅让的事吗?”

    “什么?”

    “听说他和他们公司的一个空姐走的很近。”

    “陈抬然?”

    [vip]147

    宋丽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不会是天天关注他吧。”

    郝晓云赶紧撞她一下:“说什么呢,别乱说。”

    简单莫名其妙的瞅眼她们笑了:“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念旧到背着天南乱来。”这帮人真会乱想。

    郝晓云这才放下心,顺便也有心情八卦了:“简姐,你怎么知道,你见过那个女人吗?长的怎么样?配的上禅让吗?”

    “这个……”简单帮儿子盖好小被子,想了想道:“长的很漂亮,性格也好,我觉的她不错,如果禅让要是喜欢,她应该会是贤惠的好妻子。”

    “是女人都贤惠,我就不喜次那个女人,那可是禅让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如果她嫁给了禅让岂不是嫉妒死我。”

    简单理解的摸摸下巴:“有道理,要不然我把你介绍给他,你们双宿双飞。”

    “去你的吧!我可长不了那么高的翅膀,就是他们这种人如果都结婚了,让我们这种人眼红的怎么过啊,你看你多幸福,羡慕的我都想掐你。”

    “那你掐吧,但是别让我家老公看见,否则开除你。”

    宋丽逗逗睁开眼的小家伙,握握他的小手突然道:“小忧你长大了娶我吧,让我也尝尝当少奶奶的隐。”

    “一边去,别调戏我儿子,我儿子大了你都四十了,娶你回来当老太君啊。”

    宋丽嘟嘟嘴:“那有什么,他将来又不是止一个女人,我占个名额也不行啊。”

    郝晓云噗哧一笑:“我家女儿三岁了,简姐,你看能不能定个娃娃亲什么的。”

    简单赶紧把儿子抢回来:“行啊,让你女儿当小妾。”

    伊忧小眼睁开又闭上,淡淡的眉毛皱了一下开始哇哇大哭。

    简单赶紧抱着他哄,细声细语的比对她老公和前男击还温柔,谁让孩子只有这个时候属于她:“看你们把我家宝贝吓的。”

    郝晓云耸耸肩:“原来伊天南的孩子也会哭的。”

    “废话。”

    “那小诺呢,有没有可能好。”

    简单想到那个孩子,心里有些沉重:“应该没事,他现在太小,不能做大的手术,目前有任阳看着好了很多,估计过三个月就能出院。”

    宋丽点点头,也是这孩子会投胎。

    “没事了散吧,我也该去医院了。”

    ……

    田园酒店内,禅让正让厨师把伊人、伊默喜欢的菜色打包,最近简单在照顾伊诺,伊天南在忙一个跨国案,照顾伊人、伊默的事他自发的全揽了,其实禅让也不傻,伊天南再忙也不会不顾孩子,这不过是伊天南给他的机会,而他很乐意接受,看着两个酷似他的生命慢慢的长大,是一种生命的喜悦,他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他们,让他们无忧。

    “禅总,胡萝卜没有浸透,要不要换成菠萝。”

    禅让皱眉:“不了,换成草每,挑最好的草毒。”

    “知道了,禅总。”

    陈抬然穿着工装走过来,笑着道:“禅总来了,今天也是您送饭吗。”

    禅让点点头,脸上习惯性的冷淡。

    陈抬然明白的走开,禅让并不似他长的一般好接近,带也不温和,很多时候他是不理人的,虽然现在偶然参加公司的会议,但据说也不讲话,他漠不关己的经营自己的公司,闲散的从事他的生活,身为国内最大航空集团的董事长,他低调的让很多人想不起来,平时不与人寒暄,也不跟赵寂出席宴会,更没女人,很多人都说这个男人冷静的让人发寒,其实陈怡然更相信他只是没遇到需要他笑的人,禅让本质柔和,他对简单、伊人、伊默就很温柔,那种腻在骨子里的柔情不是一个薄幸的人能佯装的,他应该还是爱简单的吧,要不然也不会对伊人、伊默这么好。

    “你想什么呢?未心荡漾哦。”小笑是田园的工读生,活泼爱笑的个性很得客人和陈抬然喜欢。

    “说什么呢,我没事。”

    小笑不放过的她的凑过去:“还说没事,你看你的眼都是桃花啊,说吧,我亲爱的陈姐姐是不是遇到白马王子了。”

    陈怡然笑着揉揉她的头发,青春洋溢的面孔总让人容易放松:“别乱说了,去忙吧。”说完转身去招呼客人。

    小笑看着她的背影顺着她来之前的方向看过去。

    禅让也不经意的看了过来,目光没有停驻的转回又落到厨房的菜点上,这里的人也好事也好他其实并不清楚,依如他当初买下这里也不关注经营。

    小笑一怔说不清为什么觉的他不似一般的客人,她随手抓住一个同事问:“他是谁。”

    “哦,他是陈姐的客人,天天都来,我们都怀疑陈姐跟他有一腿。”说完笑着走了。

    小笑意味深长的点点头,想不到是他,确实配的上陈姐。

    “小笑!三桌有客人。”

    “来了!”她又回头看了一眼,嘟嘟嘴走了。

    禅让等在幼儿园门口,期盼的望着排着队往食堂走的孩子。

    “禅叔叔!”

    “禅叔叔!”

    禅让温和的一笑,惯性的抱住冲过来的两个身影:“乖不乖。”

    伊人、伊默异口同声道:“乖。”乖的不活动也不搭理同龄的小朋友。

    王老师走过来漂亮的连衣裙衬得她如名副其实的幼儿老师:“禅先生又来看孩子,你对你儿女真好。”

    “王老师错了,他是叔叔。”

    王西诧异的看着三个人,眉眼如些像竟然不是亲子。

    禅让呵呵的笑着,有些东西能看出来他己很知足,他的这两个宝贝长的都像他,己让他没有希望的将来充满热情:“他们肠胃不好,我来给两个孩子送饭。”

    “嗯,我听上午的老师提过,禅先生费心了,进来坐坐吗,或者陪两个孩子吃饭。”

    “不了,我还有事,你们乖乖的,我先走了,王老师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说完抄了自己的私人号码给她。

    王西随意的收了起来带着两个脱队的孩子走了,她也许不会知道禅让的这个号码多少人奋斗一辈子也拿不到。

    ……

    晚上五点半,两个孩子跟着简单、任阳从医院回来。

    伊天南也打完最后一个越洋电话,准备做饭:“回来啦!小诺怎么样?”

    伊人欢快的跑过去抱着伊天南的腿笑道:“小弟弟睁开眼睛了,他还笑呢。”

    伊默小大人的靠在门边,立领小衬衫看起来十分可爱:“任叔叔说弟弟好多了。”

    “那就好,但妈妈回来了,你们是不是要帮妈妈放洗澡水拿睡衣呢。”

    伊默闻言不高兴的嘟起嘴,但却没有异议的去了。

    任阳揉揉眉心,连着几个星期没有好好休息,他也会累:“听说你在接高家的生意。”

    伊天南点点头:“高崖出了点意外,高项天想把公司移回去,想转交国内的市杨占有份额。”

    “你要吗?”

    伊天南打开冰箱取出胡萝卜,似乎在思考:“从我本身来说无所谓,欧阳跃的意思是吃下和放手对金宇都没有影响,如果要也可以,我就是担心事情太忙顾及不到简单和孩子。”

    任阳讽刺的一笑:“当初的你可不会顾念这么多!难道你现在议为自己目前的成就足够满足你的妻女?别忘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