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18

正文 分节阅读_118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金宇’和‘华夏’混不下去就是时间问题了,有本事来报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于是赵寂很委婉的拘礼道:“两位慢走,不送!”

    高顶天愤怒的站起来,刚想说话,高崖拉住了他,很礼貌的弯身告辞:“有机会再合作,再见。”

    高顶天收住怒火随后走了。

    赵寂赞许的点点头,这个高崖看来真如传闻般的可堪重用,只是可惜碰到的是禅让和伊天南,不是赵寂自夸,遇到此二人中一个算他倒霉,如果遇到两个就准备玩完吧!

    ……

    金宇集团办公室内,简单把电话还给伊天南,见伊天南在笑,突然纳问道:“你不吃醋啊,我刚才打给禅让耶!”

    伊天南笑着把她抱自己腿上:“用我的电话打的,有什么好介意。”主要是禅让在高兴的同时还带点了内伤吧,伊天南想想禅让真是可怜,比当初的自己还可怜:“去工作,别想偷懒!”

    “神经病。”简单跳下来,心底却很开心,她喜欢没有芥蒂的感觉,最起码伊天南已经相信没有人能从他身边把自己带走。

    110

    伊天南看她离开后,再次拨了禅让的电话……

    ……

    高顶天和高崖回到高家时鼻子都气歪了:“简直莫名其妙!那个禅让是傻子还是脑子有问题!”

    高崖给父亲倒杯茶,让他稍安勿躁:“算了,是我们算计错误。”

    “算了!?你开什么国际玩笑!这口气你咽得下去,何况我在商场混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哪里吃奶!现在竟然……”

    高崖不赞成的摇摇头,倚老卖老比什么都危险:“不服也不能解决问题。”现在和‘华夏’硬碰就是找死!

    “你说怎么办吧!气死我了!”

    高崖靠在沙发上,他也弄不清禅让在想什么,一般大集团的总裁哪有他那样的,但他敢那么做,禅让自始至终都没看他们一眼,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白痴,但说他不做主吧,赵寂明显看着他脸色办事,这人到底什么性格!

    “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只是摸不清对方的性格不好想后面的对策:“同时得罪伊天南和禅让,看来……不好办……”

    高顶天叹口气,他当然知道不好办,想不到伊天南和禅让竟然有关系:“你说,给禅让打电话的人是谁?看禅让的态度似乎两人之间……”

    高崖点点头,确实,或许他们如果找到她还有一线希望。

    温秀云余气未消的推开客厅的门,看着挫败而回的老公的长子,把自己在伊天南那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还不忘说几句简单的坏话。

    高顶天和高崖恍然的互视一眼,原来是她,但她是伊天南的老婆吧,可是禅让看电话的眼神……

    温秀云生气的道:“那个女人敢那么做肯定是伊天南授意!”

    “废话,伊天南不授意她敢那么做!摆明了跟我们有仇。”高顶天气的直想掐死她,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得罪了一个劲敌!“如果伊天南把关系挑僵了,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高崖当然清楚:“让我想想。”

    高顶天和温秀云同时挫败的坐下,虽然开门的第一仗他们做的不错,可是后面才是关键,如果不成功他们必须面对进入国后表现平平的将来,但辉煌了一世的高家怎么可能接受这种隐退,何况他们又不是没有实力,只是需要一个机会。

    宋婷婷接了个电话从楼梯上下来,看到老公在家时愣了一下,但随即温柔的转向自己的公婆:“爸爸,妈。”

    高顶天看都没有看她的恩了一声。

    温秀云则比较好脾气的对她点点头:“你要出去吗?”

    “恩。”她约了科献,宋婷婷看向自己的老公,曾经的那份柔情早已荡然无存:“你在?”

    高崖惯性的一笑,无论是对家人还是对工作伙伴,他总维持表面的礼节,虽然曾经喜欢过,但对于高崖来说,每份美丽的艺术品他都真心的爱过:“你要出去。”对于老婆跟他谈的离婚一事,他不会放在心里,因为不可能。

    “对。”

    “哦。”高崖转回头表示跟老婆的谈话结束,继续思考禅让和伊天南妇人的关系,虽然他没有见过那位传说中的弟妹,但关于她的报道他还了解一些,看来报纸把她说的一文不值有欠考虑,能让禅让露出那种表情至少说明他们不是单纯的朋友关系,可如果不是,伊天南的态度又有待考究,难到简单背着伊天南和禅让搅合在一起,还是伊天南联合简单再骗禅让,前者几乎不可能,高崖更倾向于后者。

    宋婷婷无言的看眼沉默的三个人自己悄悄的离开了高家。

    高顶天等人就像看不见她一样,没有表示任何关心:“高崖,要不然让宋婷婷找伊天南谈谈。”

    高崖好笑的摇摇头:“爸,你太天真了,如果伊天南还喜欢婷婷你认为婷婷会在我们家呆这么久吗。”以伊天南的实力如他喜欢他早就带走了:“想那些不如想点有用的。”比如禅让和伊天南决裂的可能在哪里。

    高顶天不赞成道:“就不信白送上门的女人没人要,何况伊天南娶的秘书并不怎么一样。”

    温秀云附议的点头,确实不好看。

    高崖却不这样想:“长的不好看还能让伊天南看重她,足以证明她有两把刷子。”有空该会会她。

    ……

    省重点院校内:

    简万看着从垃圾桶里捡起的报纸,眉头不自己的皱在一起,高家要跟‘华夏’合作?!是否说明大姐和大姐夫有麻烦!?

    谢雨悄悄的跟着他身后,不期待他能注意到她,只希望他能慢慢的接受,她就是喜欢他,没有理由也不需要别人的认同。

    简万越想越不对,好像大姐和‘华夏’的董事长有过节,那个董事长叫什么来着!简万想了半天想不起来,其实简万不得不承认他对除了医学之外的事情反应迟钝:“喂,姐夫吗?”

    做饭的伊天南惊讶道:“简万?找你姐吗?”稀奇,简单这位大弟很少主动跟别人联系。

    “没,你知道高家和‘华夏’的事吗?”

    伊天南了然道:“已经处理好了,放心,这件事我自有分寸。”

    简万闻言没有一句废话的挂了电话,既然能从伊天南嘴里说出来就一定能实现,至于为什么可能就是因为他自己大姐的老公吧。

    伊天南汗颜的看着挂了电话,他还想问问简万实习的事情怎么样了呢,跑的比谁都快。

    简万挂的快有点不希望大姐夫帮忙的意思,虽然以他对自己医学的自信,他不会辜负大姐夫的推荐,可是他不想接受大姐夫的好意,就算实习的工作不好找他也想自己一步步的来,也希望将来大姐有一个不受伊天南恩惠的地方避难,这也是当初他没有接受任阳指导的原因,虽然放弃可惜了,但是那些笔记他会认真的看弥补自己的不足。

    谢雨亦步亦趋的跟着,简万翻过校园的围栏,她也立刻跟上,一点也不介意全校对她的传闻,何况她确实喜欢简万,别人也没有传错。

    萧然直接对她无语,她就不知道谢雨在执着什么,论长相和家世简万根本配不上她,何况这个难道以前喜欢的月宴,真不知道谢雨图的什么。

    “啊——!”谢雨不小心被树枝绊了一下,划伤的地方瞬间红肿一片。

    远处的萧然当没看见。

    听到声音的简万回过头,差异的看了树枝一眼,随后目光才落到伤者的部位,然后条件反射的想取样观察,后来发现不对,才回神的抱起她快速向院医务室跑去。

    萧然慢慢的跟上,却不看好谢雨与本院第一才子的将来,谢雨的父亲想让女儿嫁的是一个能给她安定生活的老公……

    ……

    伊家别墅内,简单陪着堆积木的儿女,问一旁的任阳:“既然不喜欢高家,为什么不把他们送回美国。”

    任阳可怜巴巴的捂着受伤的额头,心里的创伤至今没有痊愈:“伊天南的事我怎么知道,估计他就没把高家当人。”从小厅伊天南提过家庭,要不是十几年前突然开始盯着这位丑八怪看,他们都以为伊天南有问题。

    简单不太乐意道:“你没见他妈妈的态度,跟我妈有的比。”

    伊人闻言,瞬间抬起头:“恐怖的姥姥!妈妈在说姥姥吗!伊人不要去姥姥家。”

    “玩你的,没你什么事。”不孝!“你不是以前事挺多的,这次你怎么就不插手了。”

    任阳敷下额头:“拜托,你总不能让我杀他妈吧,很危险滴。”

    “谁让你杀了!只是他们总打着伊天南的旗号的拉拢生意,到头来连个好态度都不给,太过分吧。”

    任阳可怜的指指自己的额头:“我受伤了,我现在不能办公,你如果给我顿碗鸡汤我可以考虑把……”

    伊天南正好从厨房里出来,把削好的苹果塞他嘴里:“不说话没人知道你已经死了。”

    “爸爸,我要吃苹果。”

    “我也要。”

    “乖,先洗洗手我们吃苹果。”伊天南拉起两个孩子的手向浴室走去。

    任阳看着他们离开后,疼的转个身道:“你不喜欢高家。”

    “不是,只是觉的他母亲做的太过分,如果自始至终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就一直别出来,既然出现了也该先负起她的责任。”

    任阳斩钉截铁道:“不可能!温秀云对伊天南的感情很微妙,或者在温秀云看来她只是想让伊天南叫高顶天一声爸爸,好让她这么多年的青春看来都是值得的,其实我觉得,如果伊天南叫了高顶天,也许温秀云该不知道下一步干什么了。”

    “能干什么!让伊默叫高顶天爷爷呗!”反正都一样。

    “哈哈!有道理!你觉得高家会有作为吗?”

    简单闻言开始站在一个商业秘书的角度考虑:“以高家在美国的根基和他们家曾经在国内的影响力根本不可能,也就是说他们不可能发展成与‘金宇’‘华夏’比肩的大企业!”

    111

    “废话,这点是肯定!但高家似乎不满足百分之二十的结果。”

    任阳痛苦的敷着冰块,仰躺在沙发上:“这种人看着最来气,放心吧等我好了我给你威胁他,吓的他们卷铺盖会美国。”简单突然看眼二楼,见老公没有出来靠近任阳耳边道:“任阳,天南对他母亲有幻想吗?想不想和她母亲和好。”

    任阳推开她的脑袋,推测道:“应该不吧,都这么大了,但如果他母亲愿意伊天南估计也会养她,如果她不愿意也不会强求。”

    “哦。”简单坐回原来的位置:“你说我做的是不是不对啊,毕竟他们是母子,好总比不好要幸福吧。”

    “切,幻想!纯属幻想!啊——头疼,森!扶我回房!”

    “是,少爷。”

    “喂,我问你话呢,你跑什么。”

    任阳可怜的指指伤口:“嫂子,你饶了我吧,我是病号!你不给我熬鸡汤还想虐待我,我现在可怜的就跟小一小二一样了。”

    “别侮辱狗狗。”

    ……

    密集的草坪种满了豪门富户的聚居处,一栋风格别致的别墅安静的如收敛的绅士,在喧闹中无言的静默,而他的主人,抱着薄被甜甜的睡在床上嘴角微微的扬起,此刻的禅让没有任何追求,只想休息好了打个电话给简单然后去上班,如果感情太复杂则不用再谈,过去不记得也不用再想,他还是他,不拘泥于任何形式自己过的安静就好。

    ……

    与之相反的是楼影绰绰的高家,书房里,高崖看完所有的订购文件后,深思的敲击着桌面,禅让和伊天南的事他也研究了所有的资料,桌子上有他派人查的结果,表面看伊天南娶简单确实很委屈,可伊天南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何况他还当爹了,而且对儿女相当好,即便儿子感冒他都不上班,谁能说这是有人逼他,高崖肯定他喜欢那个女人,说不定还很爱,因为资料上显示简单曾经有个老公,高崖好奇的看着简单的相片,自认聪明的他首次不懂伊天南为什么娶了有夫之妇,这个女人又有什么好让伊天南如此心甘情愿:“诡异的女人。”她的前夫怎么没有被人爆出来,按说这么劲爆的消息会是媒体追逐的重点才对,难道伊天南不让说!为什么呢!

    高崖好奇的托着下巴,翻出简单的相片看了又看,目光落到禅让的相片上时,头疼的揉揉眉心,禅让这人令他很无语,高崖就没见过他这样的老总,要不是他确实叫禅让,高崖以为他是个心智不健全的孩子,还是个不健全的小白脸,而他偏偏是‘华夏’的当家人,让赵寂那样的男人甘愿跟在他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