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14

正文 分节阅读_114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死任阳把遥控器给我,正精彩呢!”

    任阳又拿过杂志,指着里面禅让的特写道:“这个人更可恶,堪称你爹在商业界的首席敌人,我告诉你们,你们以后玩飞镖,就把他的画像放上去,用飞镖射他就行。”

    伊人茫然的看着任阳,什么跟什么呀!纸里面的叔叔不是那天吃蛋糕的吗,怎么就是坏人了。

    简单一把夺过她的杂志:“你闹什么,说高家就算了你还乱指!伊人,以后扔飞镖贴你任叔叔的照片!”

    任阳突然靠近她:“怎么?心疼?还是心理有鬼?”

    “走开,看到你吃不下饭,伊人、伊默我们去外面玩堆城堡。”

    伊人闻言推开妈妈的手:“不要,伊人要去陪爸爸,爸爸又敌人。”

    伊默也放下漫画书,一本正经的看着端着苹果走来的男人,小嘴嘟的高高的道:“爸爸,等伊默长大了帮爸爸打坏人。”

    任阳得意的看着简单:“怎么样,我的教育奏效了吧,你说如果发展成伊默斗禅让会不会更好玩说!”

    任阳说完,还没等简单揍他,伊天南突然黑着脸拉住任阳:“出来!”

    任阳顿时感觉危险,伊天南生气了,就像他第一次说要杀简单一样。

    “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任阳抱下伊人,严肃的看着她的眼睛道:“我收回刚才说的话,走吧,伊天南——”

    伊默看着俩人的背影,虽然不懂爸爸和叔叔这么了,可感觉很不好:“妈妈,是不是爸爸生我们气了。”

    简单没事人般的摸摸儿子的头:“没事,他们去给你捉青蛙了,过来看动画片!”

    俩人闻言瞬间把任阳和爸爸的事抛到脑后兴奋的跑妈妈身边准备看动画片。

    简单看了门口一眼,没有救任阳的意思,简单不反对任阳开玩笑,但是也要有个限度,就算这次伊天南不揍他,她也会揍他,任阳这两天就是找揍!

    ......

    禅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一个,手指敲打键盘的速度么有消减,浓浓的黑眼圈让他看起来很颓废,也不知道他气撒哪了,反正怎么看怎么像是在闹别扭,还似不承认的不想别人知道,当他敲下本星期里最后一个字符时,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让他整个人一愣......

    伊家后院的树林里:

    任阳心知肚明的靠在树上:“对不起,玩笑开打了。”

    伊天南依然冷着脸看着他,虽然任阳性格极端,但还不至于分不清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今天他有些反常,或者说他这几天总是很反常,可伊天南并不想放过他也不想给他的错误找任何借口:“自己往树上撞,撞到你脑子清醒为止。”

    任阳出奇的没有鄙视伊天南的说法,他看了远处的森一眼,示意他不用出来后,道:“我撞也行,但以后我住的房间就是我家,我愿意住到什么时候就住到什么时候。”任阳的语气透露着坚定。

    伊天南心情欠佳的看他一眼,尽管懂他暗中的意思可并没兴趣深想:“撞吧!”本来就是他的家,只要他找不道安全的地方他就可以在这里住一辈子,但也仅限于住,伊天南说完,转身向后山的背面走去。

    任阳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大树,有些不爽的冲着他背影喊道:“喂!你真见死不救啊!我怎么说也是你半个主子吧。”

    “......”伊天南转过弯,根本就没听他说什么!

    远处是森叹口气,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

    简单转开儿子放在自己腿上的脚,奇怪的拿起电话,谁啊?没有名字?“喂,您好!”

    “......”沉默,禅让几乎在拨通的瞬间就后悔了,手指颤抖的险些拿不住电话,他发誓他拨通时很有气势的想让这个已婚的女人离自己的生活远点,或者问问她缺什么,他一定补偿她,可是听到她说话时,他觉得自己所有的预设都不管用,似乎有什么牵动着自己一定要回到她身边,似乎又一份依恋在看不见的角落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喂,你说话啊!”哑巴啊!

    “......”让他怎么说!他也想说啊!可这个电话他有仇似的怎么也开不了口,似乎这种情况下他本身就不该说话。

    简单脑海里瞬间闪过熟悉的场景,不要问她为什么,也不要说她跟禅让之间存在什么默契,她也无法解释这种感觉,反正简单处理这种情况的第一个想到就是禅让,而且百猜百中,不过,他又怎么了!他不是什么都不记得了。

    伊默看着摇晃电话的母亲,歪着头道:“妈妈,你在跟谁讲电话。”

    106章

    “没事,玩你的去。”

    禅让听到里面的对话时,顿恼自己神经病,明知自己没有价值何必要去找死!禅让感觉自己是局外人的想挂了电话。

    简单先一步的道:“你等等......有事吗?找我还是伊天南?”他不是不记得吗,怎么觉得怪怪的。

    禅让觉得舌头被猫叼走了根本不知道说什么,整个人显得有些手足无措,也行是潜意识里的观念太根深蒂固、也许是自己此刻真不知道说什么:“我......”他发誓他没有在别人夫人面前腻腻歪歪的意思只是......

    简单鼓励性的一笑:“禅总,有事就说,大家都是商业上的朋友,没什么不好开口的。”

    禅让闻言落寞的低下头,只是商业上的朋友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你方便出来一下吗?我有事情想问你,最好就你自己。”

    “在哪里?”

    “上次见面的地方。”

    简单想了想点点头:“一小时候见。”

    “......恩。”禅让挂上电话整个人陷入一种茫然里,他约了简单?在自己也搞不清的状态里让她出来,虽然觉得自己有些莽撞,可不否认自己心底有丝期待,每当这个时候禅让总忍不住想,曾经的感情到底依恋到了什么地步让他至今记忆犹新。

    简单随即打给伊天南:“任阳死了没。”

    伊天南坐在人工湖边无聊的扔着石子:“估计差不多了,叫救护车过来刚好。”

    简单幸灾乐祸的笑了,很理所当然的说了刚才接电话的事:“禅让刚才打电话过来了,你要不要去。”

    伊天南手里的石头没动,想了想平静道:“不了,你帮我问问他这几天怎了,等你们散场了我去接你。”

    “就这样......”

    伊天南淡淡的一笑:“去吧,别说的那么严重,我要是他我也会有疑问,孩子先交给幼姨,我马上回主屋。”伊天南扔下石子,立即回去接手孩子。

    ......

    田园酒店内依然低调的奢华,用餐的人高雅大方,餐具也是别具一格,虽然简单美什么品位但是不傻的都能看出这里很高档。

    “小姐,请问您有预定座位吗?”陈怡然如沐春风的向她拘礼,眼中的笑意疏离又不失亲切,虽然因为简单闹的太显眼,很大一部分服务员都不愿意接这位伊太太,无奈又把陈怡然推了出来:“伊夫人......”

    简单看她一眼,对这个称呼还有些不习惯,但她不是找茬的人,她认为对的事情她争,并不会胡搅蛮缠到让你畏惧,在没有任何前提条件下她也是个人而,不至于没事了就数落别人两句:“我约了人,六楼。”

    陈怡然诧异的看向她,虽然知道她的身份但是六楼还是让陈怡然多看了这个伊夫人一眼:“我为您带路。”六楼?会是约了谁了呢?陈怡然不禁在心里揣测,田园的六楼是天然景蓬区,至今还没对外开放,整个六层也只有一个餐位,除了‘田园’的幕后老总至今没有接待过其他人,如果真的是六层自己是不是有机会见识一下自己的总经理,上次听同志说‘华夏’集团董事长亲口承认‘田园’是他的企业,陈怡然惊讶巧合的同时也想见见他,虽然自己隶属‘华夏’但是自家的董事长似乎并不喜欢露面,除了在报纸上制定他有住院的癖好的,其他的也一无所知:“伊夫人这边请。”

    简单对她点点头,如常的跟着她身后,简单记忆力虽然不差但也不是很好,对于同一制服下的一样面孔她没有印象,也不会想到自己第一次来也是让对方接待,简单站在视野很好的升降梯里道:“田园的风景不错,从这里能看夜景吧。”

    陈怡然婉儿一笑:“伊夫人过奖了,不过田园的夜景的确不错,可惜不常对外开往。”

    简单微微的点点头:“这样啊......以前这里对面的街道是主体公园吧,想不道现在都高楼林立了。”

    “伊夫人以前来过这里?”

    简单回应的笑笑:“恩,以前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很近。”再加上禅让很喜欢这里的烧菜,基本都是来了就不走了,想不道这附近变化这么大,自己也好几年没带禅让过来吃东西了,自从升任‘金宇’集团首席秘书,自己几乎不怎么带禅让逛街,就连工作都忙到很晚:“你们董事长常来吗?”

    陈怡然忍不住的奇怪道:“伊夫人和我们禅总认识?”但问了发现不妥不见得哈桑六楼就是约了禅总,以伊夫人的身份她可能有其他客人。

    简单并没有多想的理所当然道:“当然,生意上接触过几次,上次闹的那些不愉快还是他解的围,对了,关于上次的事情我先道个歉,真不好意思耽误你们下班,我要知道你们该下班了,我就明天再找你们谈打包的事了。”

    陈怡然闻言不知该哭该笑,合着伊夫人现在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叮当——“伊夫人道了,这边请。”

    入目是全然绿意,在这略有寒意的春天里,看的茂威的春色不禁让人神情放松,露天的自然景观如美轮美奂的天文科技馆,小桥流水的假山让这充满了江南的娟秀和可亲,全然的无间隔落地窗,可以一览周围的夜景。

    陈怡然略显失态的震惊,这样的景色虽然不算最好,可是能在闹市区有这样一份田园景色确实落实了他们的店名。

    两人转过一个长廊,唯一的藤椅座位出现在俩人的面前。

    禅让浑然未觉的端着茶看着窗外的景色发呆,他不知道他从万家灯火中在找什么,但是一盏盏的背后似乎有吸引他窥探的魅力,他一直这么看着,脑海中模糊不清的画面下,他似乎也曾是其中一员,平凡、平淡的上下班。

    陈怡然带着简单走过来,舒心的笑意没有从她的脸色移开,但是看到禅让的背影时她还是忍不住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真的是禅总?她们能谈什么?但她没有变现出异样,可还是惊讶于禅让的年轻,虽然早知道自己的董事长年龄不大,想不到看起来真如报纸上一般:“禅总,伊夫人来了。”

    发呆的禅让瞬间一惊,滚烫的茶水顷刻间洒在他的手上,顿时泛起一片红肿,可他却慌乱的道:“对不起,对不起......”

    简单看着他瞬间皱眉,笨蛋!估计一辈子都聪明不了!

    禅让尴尬的看着自己湿了衣服的茶叶不知道该不该挖个洞钻进去,想不到见个面就被自己搞砸了,禅让抬起头想道歉。

    但是禅让的面容映入简单和陈怡然的眼前时,俩个人同时愣住。

    枯瘦的禅让没有往日的神采,浓浓的黑眼圈虽然被笨拙的眼睛挡着但是显然没什么作用,干裂的嘴唇冒出一圈血丝,脸部皮肤暗淡无光,整个人也显得死气沉沉的没有生气。

    简单当下脸色不悦,如果不是知道这个人就是禅让,她还真不相信禅让把自己整成这样了。

    陈怡然本想建议禅让换衣服的动作僵住,虽然知道自家老总体质不好,但想不到这么严重,而且堂堂的‘华夏’董事长竟然把自己折磨成这样,陈怡然不禁有丝异样,但立即回复专业的服务态度:“禅总,五楼备有更衣室,您可以下去整理一下,我立即通知医务人员为你烫伤的部位做紧急处理。”陈怡然说完本能的想上去拉禅让。

    禅让反射性的闪开,面色微搵道:“不用请医务.....”然后尴尬的转向皱眉的简单:“你等我一下,我去换衣服。”说完,快速的离开现场,逃也似的向电梯处走去。

    陈怡然见状想跟下去。

    简单快一步的叫住她:“小姐,拿一管烫伤药过来,顺便给我上杯果汁。”

    陈怡然似乎才想起有客人,立即歉意的一笑:“对不起,我立即派人打扫,您要的也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