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07

正文 分节阅读_107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片刻:“不知道,感觉不对。”

    赵寂开口道:“秋小姐长得还可以,人也勤快,三年来无论禅总出什么事她都在您身边,半年前你出车祸了,她也是第一个到,出院后也对您无微不至,为什么没有接受她……”

    禅让突然道:“她第一个到!谁该第二个到,还是说第一个到的不该是她!”

    赵寂瞬间哑口,脸色难看得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

    禅让突然笑了,精致的脸上有从前的笑容却没有以前的喜气:“逗你呢,你心虚什么。”

    赵寂冷汗直冒地松了口气,禅让确实变了:“我问的问题您还没有回答?”

    禅让感兴趣地摸摸头:“怎么,难道你想根据我的回答衡量你要不要对我说些什么。”

    赵寂看了他一分钟,平静地点点头:“是。”

    禅让突然变的严肃:“你们确实有事情瞒着我?”

    “对。”

    禅让衡量一下,突然道:“我不喜欢秋悠,至于理由我也不知道,如果我以前很爱她也是以前的问题,至少现在我不喜欢。”

    “禅总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如果秋悠不可以,您将来会喜欢上谁?”

    禅让仰头看看天花板,脑海里顿时闪过伊天南和简单的脸:“不知道,但我可以肯定地说,我在摸不清自己心里的一块痛时,我不会喜欢别人,你也最好告诉我你隐瞒了什么,因为我已经请人在查,或许你告诉我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信任。”

    赵寂挫败地想,现在的禅让真不可爱:“禅总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从我看到到‘金华’计划开始。”

    赵寂深吸一口气,看着手中与‘华夏’企业无关的公司斟酌道:“其实……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禅总和伊总曾经有点不愉快,我们之所以没有说,是担心禅总乱想,其实现在想想也许是我们多心了,禅总和伊天南曾经喜欢过一个女人……”

    禅让闻言险些从座椅上栽下来:“简单?”

    赵寂心里微怔,他想起来了?!

    禅让好笑地摇摇头,还真是她:“你说,继续说。”趁他还能继续保持形象不笑的时候赶紧说吧,那个女人?呵呵。

    赵寂尴尬地道:“禅总看起来并不在意,那我就说了。”还好不是想起什么,吓死他了:“其实那是很久之前的事,大概是三、四年前吧,禅总曾经和简单好过一段时间,但后来你们分开了,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而秋悠是你和简单分手后又开始交往的女人,其实应该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之所以不提是觉得没有必要,也担心禅总不愉快,毕竟禅总和简小姐在一起的时候很高兴,怕勾起您的伤心事。”

    “怎么个高兴法?”那个女人吗?禅让不禁想到了昨晚的相遇,她确实不漂亮但是很温暖,简单?为什么只听到这个可能就心里飘飘然,恐怕当初不止是喜欢吧,禅让深吸一口气,手里想捞起她却什么都没有,呵呵,说不定他当初真的爱过她,禅让想到这个可能,突然觉得胸口压抑得难受,说不清为什么想抱着那个女人。

    赵寂叹口气:“言听计从,禅总对简小姐几乎是言听计从,那个时候禅总比现在和善,而这几家店就是禅总和简小姐在一起时并购的,也是……”

    “闭嘴!”禅让的脸色突然难看,他指着自行车行的收购时间:“七年前,赵寂,你好大的胆子!你说简单和我认识是四年前,但这间车行是七年前并购的!”他到底隐藏了什么!

    赵寂的脸色顿时铁青!

    禅让的目光慢慢变得危险,越来越诡异了不是吗,简单到底给他带来过什么让赵寂如此忌惮那个女人,还是说自己曾经爱她真的爱到言听计从:“难不成,她要‘华夏’我还能立即签字!”讽刺,他就是再爱也不至于交出自己赖以生存的资本。

    但是赵寂让他失望地点点头,目光清晰地看着他:“是的,不止‘华夏’,恐怕只要她高兴,禅总什么都会给她,所以我们才不说……怕禅总……”

    禅让呆呆地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反映地抓着座椅的扶手,爱到那种地步?如果不是一闪而过的心痛他恐怕不会相信赵寂所说的话。

    赵寂看着他的样子,并不打算停止道:“其实何止如此,既然禅总想知道我也不怕都说了,禅让跟她在一起长达八年,为了她您什么都能做,禅让常说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尤其不喜欢逛商店吧,其实禅总是要跟着简小姐哪里都能逛,甚至曾经陪着简小姐搭公交车,禅总会为了等她一天不吃东西,只要简小姐不在身边您就大吵大闹,有一次简小姐因为要照顾生病的弟弟不能陪您,而您又闹着不让她出门,她一气之下跟您说了分手,您知道您听后做了什么吗?……”

    禅让震惊地看着赵寂,在说自己吗?

    “您去自杀,只因为简小姐说了分手!您说简小姐如果敢不要您,您就拉着她一起死,您私下还威胁她小弟不能再生病,而她小弟当初根本不知道您是谁,反而吓得病情加重,这些您有印象吗?”

    禅让呆若木鸡地不知道在想什么。

    赵寂继续道:“您每天中午十一点必须接简小姐的电话,如果简小姐没有打给您,您就倔强地不回家,直到她着急地发现您,您才会像个孩子一样跟她走,在这长达八年的时间你几乎恐怖地粘着她,禅总三年前所有的重伤住院史,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都是禅总为留住简小姐的一种手段。”

    禅让的手掌越来越凉,似乎极力压抑着什么却又有蓬勃的悲情埋葬着他的理智。

    “……以前的禅总很可爱,也很懒惰,禅让每天九点起床,床头应该有四个闹钟三个电话,简小姐会把这些东西放在不同的位置保证您九点起来,但有一台电话一定是放在您耳边,因为那是我打给您接您上班的,以前禅总的公文包里很少有文件,最多的简小姐给你做的零食和一些嘱咐性的话,以前的禅总手机经常会扔在包里,在办公室里除了编写程式就是发呆,而且从来不接简小姐的电话,什么原因我就不清楚了,但……”

    “省钱……”

    赵寂猛然看向低着头的禅让,什么省钱。

    禅让的突然愣住,刚才的两个字是潜意识地冒出来,但却觉得一定是个原因,如此地爱吗?……那个她?“她呢……难道是我一厢情愿,所以她才离开……”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可能他很难受。

    赵寂摇摇头:“不是,简小姐应该很爱您。”

    禅让突然看向他,为这个可能心里有些雀跃,他几乎有些疯狂地想抓住过去的一丝把柄,想找寻一闪而过的温馨。

    赵寂毫不隐瞒地道:“简小姐对您很好,具体怎么好很难表达,应该算宠吧,简小姐很宠你,我记得最后一次送你们回家,禅总是…………是……是……”

    “说。”

    赵寂汗颜地想,真的说吗,他怕禅让不承认那是他自己,何况他当时看到了都难以相信,还真的让他说啊,破坏形象:“禅总当时像个孩子一样求简小姐回去帮您擦背,还说什么要吃番茄炒什么啊忘了,但好似还加了句,不煮饭就吃了她……当然后面一句是偷听的。”

    禅让突然惊讶道:“我们住在一起!”为这个想法他如所有刚接触爱情的男人一样——心跳加速。

    赵寂一阵无语,他不会认为他们是纯洁的男女关系吧!何况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禅让当初的态度。

    禅让说完顿时觉得脸红地低下头,但还是倔强道:“说那句也没什么不对!”

    赵寂看着他逞强的表情貌似看到了他给简单买生日礼物的那一天,他也是一副不确定的样子但还是势在必得的骄傲,可貌似当时应该被骂了吧,因为第二天他都无精打采地不说话。赵寂突然脑子一亮,很恶作剧地想知道如果他想起以前的事,他会不会羞愤地挖个洞躲起来,毕竟当初他经常钻角落里让所有人着急:“问题是您当时的口吻,禅总当时说话的语气可参考女人向男人撒娇的表情,我都险些撞车……”

    禅让突然没头没脑道:“她爱我……”

    赵寂不解:“是简小姐吗?”

    废话!

    赵寂突然间恍然道:“爱。”

    “那为什么她嫁给了伊天南?”禅让想到这点拳头握得死紧,恨不得一拳把伊天南劈了!

    低调的婚姻 100出来

    但他又迅速回复平静,他有些倔强不想承认这段故事,只因故事里的自已没有幸福的结局,他看着窗外湛蓝的空气,心中的刺痛无意平复,似乎曾经的他真的如此爱过。

    “这个……这个…”赵寂又开始磕巴,很难说,他不认为是那个孩子的错,但具体什么他也不知道:“这个,…,禅总很少让我们接触简小姐,不太清楚……”

    “哦?不清楚就敢说我爱他。”禅让讽刺的坚持……着心里的想法。

    赵寂叹口气,不想禅让想起以前,但希望他知道,因为,他有知道的权利,赵寂看着禅让尽量让自己放松的道:“也许不爱吧,我知道也不多……

    禅让突然间火大的瞪向赵寂,什么叫也许不爱,引才还说的信誓旦旦,现在‘不爱,这两个字就想打发他,难道因为他想不起来就欺负他吗!何况他想知道,想知道自己曾经怎样有病的爱过一个女人,但本质上自己又极力反对,她不是选择了别人吗,自己没必要对她有任何留恋。

    赵寂惊恐的揣摩着对方的心思小声道:“禅总,那都是很久之前的事了,对您也没什么影响,简小姐走后,您的生活也很正常……”

    禅让突然不悦,但也微微的放心,至少自己没丢脸的念念不吧,在感情上输给伊天南无所谓,如果输的太难看就很没面子,于是禅让大男子主义的试探道:“我跟她分手后,没丢人到想追回来吧…”他可不想成为别人的笑柄,尤其伊天南和简单看起来很幸福。

    赵寂尴尬的后退一步,何止是想追回来,几乎是一哭二闹三上吊,但,最好别说了,给他留点男人的颜面:“还好,您和简小姐是和平分手的,禅总事后也和秋小姐在一起……”

    禅让闻言竟然有些伤心,真的是如此平淡的结局?如果是此刻的不甘因为什么,禅让突然觉的空虚的坐回椅子上发呆,他不想缅怀什么,但心底有个影像伤怀的问他为什忘记了,为什么不在追求,他的表情那么苛刻,神情有几分孩子气,如此的理所当然指责的理直气壮,禅让突然扫落所有的文件,拒绝接受感情上曾经的挫败:“出去!滚出去!”

    赵寂看了禅让一眼,快速的跑出去、放心的关上了总裁办公室的门,这样很好,说出来了他就不会再胡思乱想,希望禅让和现在的伊天南三样,能找到属于他的幸福,没有了这段谁都不告诉他的空白,他应该彻底的是新生了吧……

    禅让看着散落在地上的文件,残缺的纸张和收购日期忍不住让他乱想,可是他又不想深入,只因自己的结局不好,免得伤心的只是自己,可如心里的失落又是为了什么?想着昨晚的她,自己都很难想象他们竟然在一起,而且还长达八年,但又有些兴奋,为他们之间可能存在这种牵连而沾沾自喜。

    禅让自嘲的看向‘金华,计击的解约文件,不禁想:这件案子,是自己当初设计的开始吧,曾经的禅让应该很爱她,可她没选择自己?为什么?禅让站起来,窗子上的花纹若隐若现,想着昨晚见到的身影,似乎有无尽的温情和幸福让自己成长,那又为什么离开,禅让抚摸着眼前的玻璃,里面赫然侧影出简单虚伪的笑脸,她吗?真想知道伊天南为什么会娶她。

    ‘金宇,集团顶层,本一直游手好闲的简单也异常忙碌,办公室的电话从早上开始就响个不停,股市大现模的动荡让很多投资者扼腕,准备大赚一把的商家没命的指责‘金宇,和‘华夏,解约的行为,各大集团的老总更是夺命的使劲扣,有的是慰问的有的是指责的有的是关心,有的是饨粹废话,但在如此的忙碌的情况下,伊天南却不在,只因他早上打算出门时,他儿子有些微微的发烧,他就把工作丢下,带着伊默去医院了。

    简单无语的不知道该夸他是个好爸爸还是贬他有了孩子忘了工作,在乱成一团的顶层里,简单几乎要一个头两个大了,刚才伊天南不痛不痒的打电话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