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02

正文 分节阅读_102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伊人见状把本想说的话又吞了回去,但是依然倔强的改成:“伊人不吃妈妈上次请我们吃的面条和玉米汤,如果要是吃那些,伊人就和哥哥回去。”

    “好啊,我还不想吃呢,走。”

    伊人、伊默见状,委屈的拉着爸爸的衣袖,可怜兮兮的控诉母亲霸道的行为。

    伊天南抱起两个孩子,温柔的看眼生孩子气的简单:“算了,难得他们两个想出来吃,走吧。”

    “都来了!不走还能怎么样!不是我说你,你再这么惯他们,他们会变成小破孩。”

    伊默不敢苟同的对母亲做个鬼脸,很不明白为什么妈妈总是批评她们,还有那个奇怪的姥姥,难道妈妈被姥姥骂,妈妈就要骂他们撒气吗?呜呜,他们是可怜的孩子,很可怜的孩子:“爸爸,我要吃香蕉船。”

    伊天南宠溺的蹭蹭儿子:“好。”

    简单习惯的唠叨:“好什么好,你看你都胖成什么样子了,再吃就改名叫伊猪吧!伊家肥猪!”

    伊默不干的使劲在他爸爸怀里扑腾:“妈妈欺负人,妈妈欺负人!妈妈最坏了!”

    “乖,伊默就是变成小猪也是最可爱的小帅猪。”

    小伊默立即骄傲的看向妈妈,眼里明显写着,看吧,我是小帅猪!

    简单无奈的摆摆手:“随便,随便,你们两个下来,爸爸都工作一天了,肯定累了,你们下来。”

    伊人嘟着嘴抱住爸爸的脖子:“不要,伊人要爸爸抱。”

    简单只能转向儿子:“乖,我抱你,下来。”

    “不要,妈妈坏。”

    伊天南笑着示意妻子算了:“走吧,别和孩子们一般见识,走喽,宝贝这个时间应该有好东西吃。”

    “哦——吃龙虾哦——”

    “伊人也要——”

    “您好,欢迎光临,请问四位有预约吗?”

    简单恶声恶气道:“没有。”

    伊天南道:“雅间。”

    漂亮的服务员看着这对不搭调的夫妻,依然微笑的道:“对不起,现在是客源高峰,我们的雅间满了。”

    伊天南见状就放下儿女掏出自己的贵宾卡。

    简单快一步的道:“就在外面的吃吧,难道你儿子女儿的吃相见不得人啊,动不动就包厢,你家的钱是大风吹的啊!”

    服务员见状汗颜的看向打算拿卡的男同志,在‘田园酒家’有贵宾卡至少在身份和地位上就得到了某些肯定。

    距离他们最近的一桌人听到简单说话,奇怪的看他们一眼,有卡不用还真是够嚣张!肯定是没卡吧!

    伊天南不反驳简单的对服务员道:“随便找一个位置,麻烦你了。”

    “怎么这么多人,早知道在家里吃了,有什么好的,非要出来,弄不懂你们在想什么,吃来吃去还不是一样的蔬菜动物,也吃不出什么新意了,如果再做的难吃点,还不如在家下厨......

    伊人、伊默赞同的没有反驳母亲,确实,她们出来吃的这几次饭都没有他们的爸爸做的好吃。爸爸做饭是最好吃的!

    但有人不这样认为,尤其是其他的餐客,也会鄙视她两下乡巴佬和铁公鸡或者没水平什么的!

    服务员温柔的一笑对某人个唠唠叨叨的嘀咕没有露出一丝不满:“这是我们的菜单,我们这里的东西都是当天送到的绝对新鲜,两位想点些什么?”

    简单没心情的随口道:“蛋炒饭。”反正也会是贵,捡个贵中最不贵的吃!

    第九十四章    相亲的任阳

    伊天南汗颜的叹口气,但对老婆奇怪的品味不敢发表任何意见,他看看菜单捡了几种孩子们喜欢的餐点后很识相的黑着脸道:“顺便也给我上蛋炒饭。”和简单吃一样的不会挨骂。

    简单满意的敲着桌子,越来越信任男人是可以调教的这一真理了。

    服务员尴尬的笑笑,但依然不失亲切柔和,她看着这对奇怪的夫妻平稳的在定菜单上划上一笔,努力保持着优美的站姿走开。

    其她服务员见她回来瞬间一哄而上:“怎么了,陈姐,那桌客人是不是消费没有上线。”

    “敢说咱们的饭难吃,太没见识了吧。”

    “就点两盘蛋炒饭他们以为吃路边摊啊,切!”

    陈怡然笑的更尴尬了,菜单在众人面容挥了一下,步履有些不稳的向私人特定厨房区走去......

    众人也瞬间石化,脑海中闪过刚才看到的数字和签名的属性,顿时目光涣散,老实的奔回原位没人敢在聚群,只因开单卡是金卡,除蛋炒饭外其他均为最高私人套餐,其中有一份焖虾单一只就是上万,但他给他儿子买了十只......其他的配餐均选最好的,没有了的批注是:让你们老板去买......还不散等死啊!

    陈怡然盯着手里的副单,汗颜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虽然从小的教育和从事的行业就告诉她人不可貌相,但是今天多多少少有些被镇住,虽然她也没低看了那对奇怪的夫妻,但可想到他们能这么震。

    私人餐厅的大厨看她一眼奇怪的道:“陈姐,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陈怡然习惯的微笑:“没事,我在检讨。”确实应该检讨......“不过......那个男的很面熟......”

    “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先出去了。”陈怡然开心的转身,她喜欢这份工作,也喜欢‘华夏’的工作,她每天除了在‘华夏’给新员工做培训也会在这里工作到十点,不是因为缺钱,只是兴趣而已。

    ......

    但还是有不识相的,俗话说半吊子水的喜欢咣当。

    “吃不起别来,什么规矩都不知道还乱说。”说话的人虽然很小声但仍然能传进简单和伊天南的耳朵。

    “小点声。”女方不想找麻烦的瞪眼自己的男友。

    “我又没说错,很多时候闭嘴比说出来更好。”

    其他桌位的也有人嘀咕:“蛋炒饭一盘也要六千多,干脆只喝水岂不是更好。”

    “喝水也不保险,最好别来。”

    伊天南打量眼简单,随时准备为听老婆差遣。

    简单兴趣缺缺的搅动着杯子里水,今天没心情和傻子们一般见识。

    小伊人挖着她的香蕉船,很开心的看着妈妈笑:“妈妈,刚才的姐姐好漂亮啊?”

    简单喝口强要来的水,坏心的一笑,如巫婆摧毁公主的嫉妒心一样,她也嫉妒:“是阿姨?刚才那个明显是阿姨。”

    小伊人不解的看向爸爸:“爸爸,是阿姨吗?”

    伊天南从商业杂志中抬起头来,揉揉女儿的头发道:“对啊,小伊人要叫阿姨。”

    伊人、伊默闻言无聊的互视一眼对于某人言听计从的行为没什么兴趣:“爸爸,任阳叔叔去哪里了?”叔叔从来不听妈妈的。

    “......”

    “回他家了,天天白吃白喝再不走就是蛀虫了,警告你们哦,吃饭的时候不能说他,我怕消化不良。”

    伊人皱着眉头,“妈妈你好凶哦。”

    伊天南不说话的继续看杂志,在友情与爱情之间他最好不要参与,无论是得罪老婆和兄弟都不怎么明智。

    ......

    ‘田园酒家’二楼:一个被分割开来的小雅房里,一名俊逸的男人和一个漂亮的女人面对面坐着,如果单看这一男一女确实养眼或者说还很闪光,但是男人背后的站着的人似乎太过高大、严肃的表情也有些慎人,女方背后跟着的女护士怎么看怎么感觉这四个人太不正常。

    从他们身边走过的客人没人敢大声说话的绕过,暗自揣测她们是何方神圣,或者是哪个神经病医院出来的,但却没人敢像诋毁简单一样的说出来,因为能进二楼身份和地位就不是一楼那么简单了。

    任阳优雅的切开牛排——整齐的刀口如手术台上的艺术完美的没有一丝凹痕,手里的刀叉接触盘面时安静的没有一点声响,他吃东西很慢,清闲的表情和动作似乎很享受这里的一切,只是他的目光似乎不是看向对面的女性,而是窗外的草坪。

    女方没有任何不自在的坐着,往向森的目光也没有任何惊讶,对吃东西不理她的任阳也没有露出任何不满,她如一个玻璃娃娃,无神的望着身边的一切,又安静的不发表任何意见,她是船业巨头周三国的女儿周颖。

    森郑重的站在任阳身后,这个动作他已经维持三小时了,但是自家少爷一直吃不完盘子里的东西,对面的小姐也是不吭不响,虽然森本身就没想过这场相亲能轻易的结束但是这次耗时比之前以往的都要长。

    任阳不紧不慢的享受着,从他二十开始相亲就跟吃饭一样频繁,但是失败的几率比吃饭更高,他这次回去也是自家老爷子给想把对面的女士介绍给他,虽然回去的时候任家老不死跟他说了很多话但他似乎一句也没记住,至今都不知道对方女性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对面的是不是他要相亲的女人,不过既然对方陪他做了三个小时,应该不会错了。

    森没有任何表情的继续站着,如果自家少爷要吃十二个小时他也会无怨无悔的站十二个小时。

    任阳看着窗外的草坪,灯光闪烁下的景象虽然也算漂亮但不如伊天南家的后山好看,任阳叹口气,发现自己对这里越来越没兴趣,但是回去了老不死的就要念叨,说到底还不如在这里坐着清净,可真的很无聊,无聊的连张嘴都没有兴致。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任阳依然没有一点雅兴,就连眼皮都松懈的没有激情。

    周颖看着他,对他的资料了如指掌,任阳,亚洲最大地下势力任家内定的长孙,其武学和医术都是顶尖,但同样的他说话也和他的身份一样刻薄,传闻他曾经在谈判会上,嫌对方头部太亮建议对方用防秃的洗发液,还有一次是对方吃饭时礼仪不到位,他立即打电话请了一个幼儿园老师教对方拼音知识并指着他的客户说,小学没上完的话就从幼儿园开始。他的多次相亲也似乎都是因为他的那张嘴失败,或者还可以说因为任阳不屑的态度,很多女人拒绝了来自任家的诱惑,周颖喝口水,并不认为自己能成为失败的女人中幸运的一个,但是她没有野心最起码任阳也该给她最基本的尊重:“你打算坐到什么时候......”周颖的语气很轻,不是埋怨只是询问?

    任阳放下餐具随意的靠在座椅上看着她,这是他今晚首次直视和他相亲的女人,也是第一次放下餐具,很难理解一排烤牛排能让他吃三个小时:“你要滚的话,旁边有楼梯,如果楼梯不方便,也可以从窗子这里跳,我目测了一下距离,你顶多就是腿骨骨折不会有什么大伤,当然,前提是不是头着地,小姐,需要我协助你滚吗,一脚收你一百万,便宜处理。”

    一滴冷汗从森的额角滑落,又来了。

    周颖吸口气,就当什么都没听见,却很直接的问:“你需要什么样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