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70

正文 分节阅读_70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不太感冒,他这次就是来抱回他家女儿的,在别人手上总不如在自己手上来的安心,如果顺便能帮妻子出口气也好,但主要的他就是来照顾女儿的。

    小伊人开心的挥着小手,黑色的外衣和黑色的围裙让伊天难看了很碍眼,他还活着呢,不用给她女儿穿黑。

    简单有些得意的瞅任阳一眼,典型的在心里章灾乐祸。

    任阳也恨不得把她扔下去,但是秉持着自已得罪不起她老公的态度,他习惯的开始过嘴瘾:“哈哈,嫂子很了不起吗,我看也只有嫂子家那种据说会漏雨的房子才能养成你那样的妈,不过也难怪,就你家那思想水平也就培养你这种那个习惯贪小便宜的女人,你瞅瞅人家伊天南,伊天南的妈最不济也是华裔商的情妇,比你妈又档次多了。”

    得!一张嘴损两个人。

    伊天南是真习惯了,要想当初他追简单而不得不到是时候时候难听点话都从任阳嘴里冒出来过,他现在就是再缺德点说话他也不会跟任阳这疯子一般计较但是不能说他老婆,于是他慢慢悠悠的逗弄的这女儿,冷冷的道:”任阳,你很久没有遛狗了吧!”

    任阳瞬间窝火的瞪伊天南三眼,然后屁颠的窝了回去,遛狗的意思是单挑,而伊天南家的那三只狗经常不长眼的乱咬,要不是他打了狂犬疫苗,一定传染的全世界人死光光!“切!你妈本来就是小三,你妈不要你也事实!”

    伊天南当听不见,如果是说自己随便,任阳如果不绝的。渴可以说辈子,他当噪音听听也可以!

    简单却有些小小的惊讶了,她似乎只听说很少的这部分问题,而伊天南说的时候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她貌似也快想不起来他有个不怎么快乐的童年了,于是简单,很虚伪的靠近伊天南坐着,然后更虚伪的拍拍伊天南的背,意思是说,老公,要坚强哦!

    伊天南瞬间僵直的看了简单一眼,然后更加僵直的抱着自己的女儿,他不是在感慨自已的过去,而是突然发现自己的过去可以换来这样的福利,顿时有些微妙的得了小便宜点感觉,突然有种让他的童年更悲惨了一点吧,是不是可以得到的更多!但他随即想到了禅让,骤然发现禅让那么聪明!因为他记得简单每次给禅让打电话都很温柔,而且很甜言蜜语,他骤然吃醋的想,他要不要也装一下,也感慨一下,最好的方式就是学学禅让,哭出几滴眼泪,但是当伊天南脑海里浮现出那个画面时,伊天南果断的把那雷画面拍死了!他宁愿悲哀死,也做不来那么有挑战性的动作。

    任阳的脸刷的就黑了!他就乐意看到这样的景象,而且他比较烦别人表现的比他幸福:“哈哈,伊天南天生就不需要安慰,我劝某些人还是不要自不量力放好,免得连自己丢人了都不知道!”

    伊天南首次感觉这只苍妮真烦,他好不容易享受下老婆的心疼,能不能不要打击,要知道这话总事发生一次不容易!

    低调的婚姻 061任阳

    简单看着任阳,骤然发现看他和看伊默差不多,整个就是一个、小屁孩,没糖吃了就喜欢哇哇大叫,不爽了就嚷嚷的全世界都倒霉,霸道的时候也不讲理,眼神永远目中无人,传说只有叛逆期的中学生才这个样子,难道,,简单在心里叹口气,感觉任阳原本伟大的医者形象就这样破灭了,人人称颂的脑科权威原来也心智不成熟,可以说任阳在她心目中的地位瞬间一落千丈,成为一个跟她儿子差不多的存在,而简单这人有个不算好的毛病就是对儿子和弟弟辈的人异常的宽容,于是她处于本能为安抚自己即将生气的老公道:“算了,他也不是故意!”

    任阳闻言火气噌的蹿高,面对简单的好意他就好像吃了一堆苍蝇一样难受,她是谁啊?竟然帮他说话,拜托!不要脏了他的存在,没点分量的尽量不要在他身边呼吸免得掐死她!

    伊天南很受用的沉默下来,微微的往老婆身边挪了那么一点距离,为了不透露自己想挨她近点的意思,他正儿八经的道:“你看伊人是不是要长牙了。”

    简单天真的靠近,半个人持在伊天南的肩上看着自己女儿:“快了吧,她才六个月该长牙了吧?”

    任阳瞬间唾弃道:“你这个当妈的要是不知道,估计鬼都不知道!”

    简单眼睛微眯,恐吓的瞪着他,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不知道什么是寄人篱下,于是简单温柔的笑了笑道:“任医生,你是不是在妇产科呆久了,除了调戏女孕妇又开好似调戏尸体了,鬼知不知道那是鬼的事,别忘了你还是人,还有啊,你也算是有为青年,何必非跨地域的找个鬼呢,地珠的女人也是要你的,虽然你难耐闺房寂寞我们也理解,但是还是不要半夜自我解决的好啊!伤身体啊!就算鬼愿意压你的床,你也不至于没节操的就上啊,矜持也是一种美德!”

    任阳立即不干的指着简单:“伊天南,你看你老婆那张嘴!她整天和禅让乱搞男女关系,现在反过来还非理我!带着两个拖油瓶下嫁给你不说,还如此把自己当回事,这种女人直接火化算了!活着就是碍眼!”

    简单赶紧压制住变脸的伊天南然后更加深情款款的看着任阳:“你急什么!我家伊总愿不愿意娶是他自已的事,怎么!难道说你暗恋我,看不惯我和伊总幸福,非要把我们说分了你好趁虚而入,不过,抱歉,我不喜欢眼睛长的像老鼠鼻子长的像镰刀的男人,所以,请你不要白费心机,我和伊总会过的天长地久!至于你的感情还是留给需要的人吧。”

    任阳瞬间趴上去想掐死简单!他就是喜欢路边的流浪狗也不喜欢她!

    伊天南瞬间拦住他,稳稳的把他压在自己的左上瞎扑腾。

    “你放手!伊天南!有本事让你的女人跟我单挑!她活着我死!我死了她活着!”

    切!简单就当他吹耳边风,反正他一天不说二百次死就以为自己会死,随便他怎么说吧,不跟脑残份子一般见识!

    森汗颜的收回流下的冷汗,任少爷远没有自己说的那么讨厌简小姐!这已经是任少爷第二次不避讳的和简单有肢休上的接触!嗅,“少爷,到了,该下飞机了!”

    任阳瞬间把发不出去的火气洒他身上:“简单傻你也傻啊!没看到下雨!给我撑伞,覆盖三百米内一滴水都不要洒本少爷身上!”

    森习惯的颔首:“是!”任阳经常这样蛮不讲理,他有时候会因为风太大,让他们做一个五百平方米的玻璃房罩住他,他也不想想他五百米范围内就他自己不感觉自己霸道!何况他拖着那么大的房子能去哪啊!

    “愣着干嘛!快点!”

    简单直接无语,森已经在忙了,这男人吼什么,任阳这家伙每次都欺负森,也就森脾气好不跟他一般见识,要是自己,早把他当球踢了!

    十分钟后,森用一张‘天网,罩住了这里方圆百里,打着不让大家被雨淋到的旗号,霸道的遮住了半个天空,也聿好这里不是什么好地方,路段也不拥挤,房屋也比较破日,人流也不比较混杂,这要是在高级区,非告任阳侵犯他人的淋雨权不可。

    但是简单走下去时,还是被下面的场景镇住了,如果一架飞机她已经见过很多次,那么下面的人潮和类似于军队化的不对,让她这种小市民又有点胆怯,连带着本已经把任阳当小孩子看的那点勇气再次灰飞烟灭口

    任阳优雅的从上面走下来,阴冷的表现裹在深黑色的西装下配着寒冷的天色更显的冷气涔涔,金边的眼睛闪过不曾多见的嗜血,他似一只终于挣脱了牢笼的雄狮再次站在自己的战场上奴役群人。

    简单有些拍拍的躲自己老公身后,对于下面突然出现的上千位保镖有些恐惧,简单胆怯的跟着自己老公走着,欺软怕硬的她现在可不敢骂任阳一句,就凭他身后统一服装的小弟们,她现在出头就是找死。

    不单简单恐慌,这里的人都恐慌,一群人闯进她们的生活的了很多年的区域,竟然还往天空遮了个大雨伞,抛开这些不说,这里的人十之八九也不是什么好人家的地方,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自认对哪方势力能达到这个程度充满了好奇,闲着的人们几乎都从浑噩中惊醒,一个个兴致满满的来看戏。

    任阳对这里一点也不感冒,同样是做黑,他和这里的人不是一个档次,这里的人死了恐怕就是为国造福,而他要是死了就是为国添乱,这就是不同,这也是人生,无论哪一行都有强者和弱者,而任阳就是这一行的顶级强者。

    他在护卫队的掩护下站定,满身隐藏的傲气即便是收敛也显得那么张扬,他站在万人之中展现的如此自然,他冷淡的摘下眼镜,熟练的接过森手里的丝绸慢慢的擦了,然后又慢条斯理的裁上,很好!他比较喜欢一次性到位,这里的人也刚好让他提醒下他们的行为:“让耳朵出来!”靠!代号起的真难听,尚不足以和伊天南家的狗媲美。

    众人瞬间开始交头接耳,有眼力的立即去叫人。

    嘀咕声此起彼伏的在角落里穿梭:‘耳朵什么时候认识这种人了。”

    “八成是得罪人了。”

    他是谁啊,道上有这号人吗?”

    “不认识,没听过。”这排场都是第一次见,此人不是人便是魔,能把权力摆到这么大,不叫伟大,叫恐怖。

    眼力尖的老油条们暗自揣测道:“估计可以和传说中的任家相比了。”

    “任家?很了不起吗?”

    老油条们集休悲哀的损他的八辈祖宗:“你们这些小疼三除了偷点东西还能干什么,人家任家那可死大户,基和“基和…”说话的人纠结着自己为数不多的形容词道:“基本州日当于那个时候的军闸,军阀知道吧!”

    说实在的很多人不知道!可见这让任家大少爷怎么鄙视了,蝼蚁之姿尚不足以让他斜眼。

    耳朵

    男,今年四十岁,与二零零年正式有自己的小分队,十年多来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为自己在本区内也打下了良好的成绩,基本这一区他和另一个兄弟平分地盘,他为人相对这里很多人来说比较讲理,二十年前虽然因为误杀进去过,但是他本人却不那么凶神恶煞,整休看下来到也几分正义的义气!也很受这一区的人尊敬!在很多人看来他几乎是相当不错的领导,能让属下吃上饭,能妥善解决好所有的问题,能说一不二,能成为这一区的榜样!

    但在简单眼里,这个人几乎万恶不赦,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借给老妈钱了,当然也不是第一次威胁她,以简单的实力,简单确实不能把他怎么样,除了在心里咬牙切齿外,她也不知道能办什么,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简单怎么看怎么讨厌他!或者说,他们的幸福是建立在很多人的痛苦上的,如果说黑也是有人品的,那么简单认为只能和他司高度的人谈人品,因为他们欺负的就是自己这种没有还手能力的小民!

    耳朵带着自己的兄弟出现,高大的身材虽然不如出众的森,但是相对很多人来说已经算很壮实,他略显沧桑的看着他们,虽然心里有些发憷但是没有弄清楚是什么事时他依然不想掉了自己的面子,他自认办事谨慎,行为低调,不会得罪了这中大人物,而他也不没烦什么影响国际法的事情,更没有人会来兴师动众的暗杀他,所以他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面对带头的人时不那么胆怯:“我是耳朵,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

    任阳勉强撇他一眼,用一秒钟的时间扫射了他所有的器官,威压的气焰瞬间冲击对方绊装的淡定,阴冷的眼神写着不耐烦的信息。

    耳朵顿时有些气短,但他依然坚持的雅护自己的形象,这么多人看着,他也要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