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68

正文 分节阅读_68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普通话,怕自己猎辞错误,甚至搬出了汉语词典,冷汗一滴滴的从他额角滑落,他只能佯装镇定的在伊天南越来越难看的表情中,艰难的进行自己催眠式的汇报。

    而简单确实有些心不在焉,她在想三妹的事,虽然她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但是怎么能不让她乱想,简妹是女孩子,出了什么事远不如男生那么容易解决,况且和母亲接触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她能放心才怪!简单不自觉的皱起眉,非常厌恶有人对自己的弟弟妹妹造成伤害,这些孩子都是看着长大的,她放弃所有都希望他们能快乐的长大,可是偏偏有人来破坏她努力保护的家,而她也只能无能为力,其实当她听到对方说找她妹妹算账时,她就恨不得把对方撕了,什么东西!谁借的钱找谁去!牵扯无辜算什么人!但是没人会跟她讲理,那帮该死的人就是会抓住她的把柄让她做不喜欢的事,比如她最厌恶为签下毒债的母亲还账,啊啊!郁闷!就好像一块烂石头堵在自己的喉咙里喘不过气来!

    伊天南的脸色快成外面的天气了,他的全副注意力都放在简单身上,简单的一举一动都影响着他纷乱的想法,他现在感觉自己的地位很危险,如果禅让用外面的雨给他自己造势,他要怎么做,学白素贞弄把伞吗!伊天南想到这里就很不痛快!他是明媒正娶的老公,最不济也该禅让畏惧他,他干嘛表现的自己像个养在外面的小妾!

    下面的人随着伊天南越来越阴沉的表情越来越安静,就如千百次开会的结果一样,一直冷场敢没人敢站起里,一直冷场到所有的人都不敢喘气!

    齐玉心浑身发寒的略过所有人的表情,绝望的瞅眼不知道在想什么的简单,非常之后悔来参加此次的活动,虽然全公司都知道伊总不爱说笑,虽然都传言伊天南开会时和上刑场差不多,如此真领教了才发现还不如给她哥绳子,让她自我了解,齐玉心想,如果不是伊天南是简单的老公少了一点神秘感的话,她估计就当成虚脱了,因为她觉的伊天南太恐怖了,原来伊天南生气的时候是什么都不做的,他就脸色如霜的看着一个地方,整个人就如一座冰窖,一点点的腐蚀她们脆弱的心灵!齐玉心真的后悔了,她想回去,她再也不开会了,根本不中的那句话得罪了伊天南啊!

    欧阳跃淡定的翻过一张张企击,电脑屏幕在他手中闪过一个个新的数据,他没什么感觉的整合着所有人的报表,熟练的把每份方案存档,倒不是他不怕伊天南,而是当伊天南发火的对象不是他时,他很喜欢看戏!尤其是他此刻觉得伊天南似乎并不是在和工作较真,而是在和嫂子生气!难道是嫂子惹了他了?欧阳跃的直线脑子里,突然窜出一个不可思意的镜头:伊天南刚刚深情款款的给嫂子写了一封情书,而嫂子却无动于衷的继续装傻,于是伊总恼羞成怒,开始肆虐他的员工。不过,欧阳跃想完都感觉自己太寒,所以快速否认的摇摇头,自己老实的继续忙碌。

    而其他的都把期待的目光转向了简单,这位据说千年的公司元老可是解决伊总脾气的熟客,赶紧出手吧,赶紧解放他们吧,赶紧散了吧。

    简单真的有些心不在焉,何况现在会议才进行了一半,以她喜欢偷懒的个性,她是不会在中场关心铜板的,所以她沉浸在自己的烦躁里诅咒着威胁她的人。

    而伊天南也入乡随俗的诅咒这禅让。

    而下面的员工就诅咒着简单,谁让她现在不伸出援手而要看着他们送死。

    这个恶性循环就这么继续着,简单是看不见,伊天南在乱想,其他人在求救,最后气氛越来越低迷,神经越来越紧珊,众人越来越想死,办公室越来越昏赚

    空间拉长至一条并不起眼的小路上,禅让浑身湿透的站在初遇简单的位置,目光渐渐的涣散,浑身开始发拌,雨水冲刷着他的头发,紧贴在他秀气的脸上,他不为所动的看着简单会出现的位置,直至那里在蒸腾的雨水中什么都看不到,就连自己都变的幻化,就连身体都感觉不出雨水的冲刷。

    禅让告诉自己他可以再次振作,他想告诉简单他的忤悔,是他太过自信,是他忘了他该付出什么,当他想伸开双臂的收才发现除了自己他依然什么都抱不住,何尝不是刻在骨子里的无奈,如果他当时勇敢一点,如果他不是死死的咬住自己可有可无的过去不放,他会很兴奋,站在简单触手可及的地方,看着她每天忙碌的生活。

    禅让在这里站了半个小时就走,他不想重温他的错误,他只想想一想自己的将和…

    ‘金宇,集团顶层会议室呢,雨水敲击玻璃的声音比楼下还有明显,阴冷的空气就算开着恒温也没什么用处,大多数人都觉得自己就是冰块了,在碰一下就会死的很快了。

    在整整三个小时之后,全部人都死了一次的状况下,在欧阳跃都要觉得血液流动不通时,简单终于良心发现的抬起头,看看时间猛然从自己的思绪中惊醒,惨了,惨了,会议不会结束了吧,当他发现所有人都没走时,骤然欣喜与自己并没有出丑,但是一分钟后她突然觉得气氛不对,这种情况她太熟悉了,基本就意味着死和死的快两种结果,简单不禁汗颜的想谁又得罪这个小心眼的男人了,不知道生命的可贵吗!简单故意咳嗽一声。

    下面的人瞬间如找到组织般崇拜的看着简单,历届会议上,也只有她敢在伊天南气场低迷时说话,此刻简单就如一颗拯救之神,优雅的落在众人之间,疯狂的接受她的子民朝拜。

    简单尴尬的笑笑,望着众人如狼的目光,她不禁汗颜的流下一滴冷汗,不至于表现的如此明显吧,何况她什么时候这么重要了,不见得她就能说服伊天南,可是想想自己跟着伊天南工作以来,似乎就没有失败过,可是为什么呢!简单骤然发现自己原来一直这么重要啊!难道说伊天南很久之前就喜欢她!简单恐惧的哆嗦一下,太恐怖了,貌似她来公司的第二年就能解决伊天南很多脾气上的问题了,难道说那个时候他就喜欢她!简单想到此,不禁更加汗颜的摇摇头,告诫自己别那么如此自作多情!

    简单深吸口气,很熟练的站起来,手里的文件利落的合上,快速扫了眼一个个期待的目光,然后爽快的道:“伊总,您会议时间结束了,请您进行下一个安排,大家散会!”

    众人瞬间松了一口气,太好了!宇宙终于安全了,生命终于有保障了,此刻不逃更待何时啊!

    几乎是在伊天南回到办公室的司时,会议室的人瞬间一哄而散,此次事件告诉他们,做人不要抱侥幸心理,不能因为前段时间伊总没有发眸气就认为他以后都是乖乖虎,所以为求自保一定要老帏的缩在自己的角落里当什么都不知道。

    伊天南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忧郁的转动座椅看着窗外,雨敲击玻璃的声音莫名的让他心生恐恍…

    简单也同一时间坐回她的位置,她必须给简妹打个电话让她不要离开学校也不要跟陌生人谈话,如果她家老三出了什么意外她会恨死她妈:“喂,简妹,你现在干嘛呢。”

    简妹擦擦头上的汗寄怪的道:“做练习啊“她除了做练习还能干什么,而其大姐为什么会这个时间找她呢,她们在上课呢,一般大姐只在她午休和晚休的时候搭理她,就算大姐夫给了他们几个一人一个手机也不会成为大姐没事给她打电话的理由:“怎么了吗?”

    简单比较放心的松口气:“没事了,你记得不要乱跑,妈她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你自己小心点。”

    简妹眉头一皱:“大姐!他们是不是威胁你了!你别听他们的!有本事把我们都杀了!想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简单无语的揉揉的眉头:“没事,我就是提醒你一下,不要每次都要杀要副的,你自已忙吧,我先杜了。“简单不禁有点后悔提醒简妹,老三这个人平时看上去很随和,平日里也计较些有没有的小事,但是总的来说也是个好孩子,就是有时候脾气比较冲,虽然不明显但是老三确实比其它弟妹要拧一些!

    简妹还想说点什么但考虑到自己是老小也不就说了,但是心里却瞬间窝了一肚子火,最烦有人威胁她大姐了,什么东西吗!有本事别耍嘴皮上的功夫!况且有什么了不起,威胁来威胁区还不就是那么几句,她一个在舞蹈学院混的学生,见过的肮脏事情多了,有什么啊!记得她十八岁那一年,有人拿她威胁大姐说,如果大姐不还钱,就强要了她,当时她真恨不得堵上一句,来吧!有本事弄死她!要钱没有要命还真有!要不是知道大姐会担心,她真想先弄死那些男人!其实她对这些真没什么想法!只是和大姐一样有些责怪母亲对她们的不公,如果是为了她大姐她付出什么都行,可是如果为了她母亲,抱歉,她连一根头发都不想贡献!

    “简妹!你又干嘛呢!快点,该你了!”

    “来了!”简单刚要转身,突然想到大姐平时什么都自己扛的个性,突然脑子一动,很果断的打给了她大姐夫,以她大姐夫的社会地位,她相信他能处理的比大姐好,况且大姐夫给了她们兄弟私人手机的号码,那不就摆明了让她们打吗:“喂,姐夫吗?”

    伊天南尽量打起十二万分的热情招呼她,对方怎么说也是他爱人的小姨子,可以说也是他讨好简单的委婉途径,虽然他一个人给她们配了一台新手机但是她们几乎很少跟他联系,简单的家人就和简单一样难对付:“在。”

    简妹对于跟大姐夫说话,心里其实有些杞嘀咕,虽然这个人对他们很好,但是他抢了她们的大姐事实,大姐以前都陪着她们,现在却赔着他,简妹多多少少有些有意见,她就是小心眼,平时大姐给简百买吃的不给她买,她都在心里讨厌她大姐好几天:“姐夫,大姐有没有很奇怪,你帮我照顾一下她吧,似乎我爸我妈又闯祸了,还有,有人威胁她说要怎么样我!但是我现在走不开,姐夫就帮我安抚一下大姐吧。”

    伊天南瞬间就明朗了,他有些激动和期盼的道:“什么时候的事。”

    简妹微微有些不悦,废话真多,她可是要付手机费的:“刚才啊,你不会不知道吧。“然后不屑的认为伊天南没有照顾好自己的大姐,似乎自言自语又似乎嘀咕的来了句:“忙的都没时间词候老婆,真是,早知道就让大姐嫁给一个顾家的了。”

    伊天南瞬间有些汗颜,凭良心说他发现了,只是想错地方了而已,如果他知道他肯定会问的,他本以为是禅让呢,所以吓得他都不敢问,怕简单来一句,我们分开吧。伊天南有些感激的对简妹道:“我知道了,谢谢提醒。”语气虽然冷淡了一点,但是心里真记住了小姨子的好,所以他回报性的问:“听说你们学校有两个交换生的名额,我觉得你可以争取下。”

    简妹顿时有种想撞墙的错觉,有钱人就是有钱人啊,以前这种事她连想都不敢想,现在被大姐夫一说就好像招招手就能过来,但是她不能去,因为她的成绩和各方面表现都不算优秀,没必要让别人背后嚼她舌根,以前她大姐送她的香水和护肤品就总被同学说是名牌货,还说她被人保养,她都说是她大姐送的了,那些三八女人又说什么,她大姐也可能被养,简妹当时恨不得一脚踹死她,所以她现在学聪明了什么好东西都不往学校带,谁也别没事议论她们家的是非:“不用了,寒假的补习班说让我过去继续学,学费给我减半,我可能会考虑还过去,再见姐夫。”不说了,再说就吃不起饭了。

    伊天南看着突然桂断的电话,很不可思议的耳边听了好几下,确定是忙音后才悻悻然的放下,貌似他生存的这么多年间,只有简家的人敢挂他的电话,而且每次都不给他说再见的几乎牲的如此决然,要不是伊天南抗打击能力强,他都要怀疑简家人是不是不喜欢他。

    伊天南松了一口气椽椽眉心,简羊不是因为禅让沉默让他很放松,时他来说只要不是禅让的事,他都有完胜的把握,于是伊天南拿起电话,果断的打给任阳:“喂,让你查件事。”

    任阳无聊的睁开双眼,整天没事干的他除了睡觉和想损注意也真没什么事了,他颓废的在床上翻个滚,一只脚和一只手装死的耷拉在床下,白色的衬衫翻开三个纽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