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66

正文 分节阅读_66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回少爷,午饭时间。”

    任阳闻言站直身体,随手把手里的书甩下楼去:“来点早饭吃。”

    森皱了一下眉道:“少爷没有了,早上你都吃完了。”

    “完了?!”

    “是的!”

    任阳瞬间命令道:“让那个丑八怪回来做!”

    低调的婚姻 058禅让的自责

    森只能无语,在他看来小少爷的脾气向来不懂收敛,但是少爷这次似乎过激了,少爷再怎么命令简单现在简单都是伊少爷的夫人,而伊少爷很在乎简小姐,任少爷再这样肯定会吃亏。

    “你看我干嘛!让她回来做饭!”

    森规矩的弯身道:“少爷,您可以出去吃,这里是伊家。”

    任阳不偏不绮的转向他,斯文的目光带着不悦的警告:“你想说什么!

    森立即退后一步:“不敢。”

    任阳闻言满意的点点头,舒服的伸伸懒腰:“行了,你出去吧。”森的担忧他自然明白,如果不是看在伊天南的面子上,他还不屑跟那个女人说话,算了,忍一忍吧,随便吃点什么不是活着。

    禅让穿过一务条绿林小路,铺开的草坪踩在他的脚下发出清脆的声响,他的梦想里没有童年的乐趣,也不理解这些游乐设备为什么让他们笑的那么开心,只是他悲凉的发现,自己的情绪变的越来越单薄,没有人在意,也么有看好,他一个人停留在一个地方,少了他想要的人的关注原谅是如此的动荡。

    他坐在竹椅上,温柔的平视着水的另一端,却找不到埋怨简单的理由,简单走的时候他在逃避,甚至于等着简单回来给他一个浅显的解释,为什么呢?为什么他当时就忽略了简单的感受,为什么没有去安慰他,禅让自责的把头靠向另一边,是简单表现的太爱他让他如此注定,还是他早忘了什么事都不可能理由当然,他顺着阴冷的空气望去,眼里的情感比空气更加薄凉。

    简单走了,走出他一直眷恋的家,留在了他无能为力的地方,不是他想就这样放弃,而是就连他都感觉,简单现在的样子比以前好,整休给他的亲和力超过以前,人也比一以前似乎漂亮了一点,那他以前都做了什么,简单跟着他的时候他又付出了什么,曾几时起他只是在索取简单的赐予,沉寂在简单给他的宠爱里无限放大自己的感情,发生那么大的事也相信简单会原谅他,他怎么能那样,她是简单,他希望一生相随的人,可是结果呢,七八年中他给过她什么!印象中她似乎是几年如一日,她开不开心表现的都不明显,无论她多么忙都会问问他好不好,会给他打电话,会督促他的生活,会在每个他会想她的夜晚打电话给他,无论她去哪里都会帮他把该搭理的事情搭理好,可是他呢,尤其是他连自己都觉得好似什么都没给过她,他一生寄生在他的情绪里,无止尽的扩大和索取……”

    禅让自嘲的一笑,这就是他自以为是的爱吗?可他凭什么让简单爱他,又评什么让简单始终如一的跟着他,就连自己恐怕都不会去这么无悔的付出这么多年,可是简单办到了,他又怎敢说简单不喜欢他,细细想想他们的过去,望着越来越阴暗的天气,他到现在才明白自己多么的可笑,他什么都不是,没有立场,没有挽回的理由,甚至连埋怨简单自己都没有借。”简单一直是简单,只是他呢,是他放错了爱情的位置,才会在现在一无所有……

    鸟云渐渐的遮住仅有的太阳,昏暗的气氛飘散着想下雨的味道,多云转晴似乎变的不可能,多云转雨也不是多么的奢望。

    禅让站起来,继续在有些潮湿的石子路上行走,游乐场的人渐渐的少了,禅让一个人就如此静静的走着,他在反思也在自责,似乎七八年来,他今天突然意识到自己对简单原来欠缺了这么多,虽然他是爱她,可他的表现呢,难懂他的爱清高的只是自己吗?禅让连笑自己都省了,他一步一步慢慢走着,回忆着以前的美丽,也看看自己到底多么的可笑。

    禅让绕过让人工河,上面飘荡的汽船已经靠岸,曾经简单说过,如果她结婚,她洗碗她的婚宴上有一只鸭子做的气珠,然后她会像抱着自己一样的把它抱在怀里,可如”,禅让漠然的走过,不去看请澈的河水里倒影的精致也不去触碰心里已经知道错了的心,但是有用吗?他只会给她添麻烦,就连现在自己的感情都是她的麻烦………

    高耸的衬木遮住零星的小雨,潮湿顺着地表泛起,却不足以淋湿禅让的衣服,禅让不喜欢雨天,习惯性的厌恶,也许是简单太过纵容,也许他想让简单关注他,他感觉自己跟了简单后变了很多,以前他从不会计较什么天气,更不敢在别人面前多动一下,他总是小心的大量别人,总是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攻击力,他努力的诸好过他的父母,讨好过他感觉会对他好的没一个人,可是结果他都不像再回忆,不想让自已看起来更家踟蹰。

    也就只有简单不嫌弃他,不骗他,如此单纯的对他好,那天她把寻死的他带回家,帮他擦干雨水,帮他泡了杯热茶,还给他做了一碗面,那一刻禅让觉得自己很傻,简单也而很傻,他至今都记得那晚面的问题,所以他八年来一直坚持让简单做面给他吃,那一天简单并没有怎么说话,她只是给他做饭,只是在他吃完后收拾桌子上的餐具,他当时有些怕,怕简单突然吼他,怕不幸总是持续,但是简单没有,她看他不走只是差异了一下,然后帮他铺好了床,她自己睡在外面,那一夜他么有睡着,抱着怀里的被子,他茫然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人帮他做事情,第一次有人没有对他吼,第一次他睡在了床上,也是第一次他认识了噩梦以外的其他人””

    那是一个开端,成就了他以后的事业也造就了另一个他,他开始认真于他的工作,开始赞同赵寂的主意,开始接受外面的世界,简单总是很温柔,她不过问他的事情也不接触他的私事,她那几天似乎也不开心,但是会给他做饭,也会收拾家务,记得那个他因为手滑打落了碗筷时,他机会是瞬间脸色惨白,他本能的往角落里躲,本能不让自己简单打到他。

    但是简单没有,她只是看了一眼,然后更加奇怪的看了禅让一眼,然后自己去收拾。

    也计是那一刻的改变,也计是简单理解错误,简单从此后对他异常照顾,他把自己的恐慌理解成不会和胆怯,往后的日子她开始笑,开始纵容他的很多行为,那个时候禅让的梦想就是天天看到她,看着她在厨房里忙碌,看着她每天出门上班时回头跟他说一句,晚上见。

    禅让如今想来,都能感觉出自己那一刻多幸福也多幸运,当时他发誓会对她好,让她比所有人都要幸福和快乐,只是不知道时候开始,他的想法变了,一直沉溺在她的给予里无意识的去索耻……一直到现在,他似乎什么都没有了才发现自己杞了多打的错误,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爱情如此的卑微,不在享受简单的关爱的让他如此茫然,他不是一直都没人要吗,他不是什么都不在意吗,不是没有简单他也不在了吗,可是为什么想到简单离开他如此的茫然,似乎一瞬间冲散了他所有的意识,没了前进的方向,都不知道自己下一步是不是正确,…此刻他就是一个没有依靠的孩子,走在满是河水的路上,找不到前面的方向!

    一个小女孩兴奋的从他面前跑过,快乐的向后面的父母摆手:“来啊!来啊!下雨了,下雨了,这里的雨最干净了。”女孩的父母紧张的跑过去护着她:“宝宝,你慢点,掉倒了怎么办!宝宝。”

    小女孩依然快乐的跑着:“不要,不要,这里最漂亮,妈妈也来看,妈妈快点”

    “小祖宗你饶了我们吧,爸爸和妈妈带你回家好不好

    下雨会感冒的

    “不要!不要,妈妈要追上我才行!呵呵”小女孩和她的父母快速从禅让身边走过。

    禅让呆愣的站在原地木然的看着他们从他身边消失,然后无神的继续向前……他想他的以前,想和简单一起的日子,想趴在沙发上等简单回家,想重新在饭桌上看到简单的身影,他一定会学乖,一定不会再让简单难做,一定会比伊天南更体贴的照顾她,一定会用她对他的十倍好对她说一句一辈子相守的梦想……眼泪悄悄的从他眼角滑落,伴着不清晰的雨水,低落在这篇什么都能包容的大地上,他依然是个孩子,依然是当初被简单宠出来的禅让,他的生活中早已不能没哟她,所以能不能回到当初,回到他们出遇的那一天,回到那一天的雨中继续重温他眷恋的开始……

    雨,最终抛弃了气象台疯狂的开始宣泄,地表蒸腾的水雾溅起十公分的高度,伊天南走出游乐场,雨水冲刷他的身体让他瞬间成了落汤鸡,他无意识的走着,少了关心他的人他没了骄傲的资本,七八年了,他第一把自已淋成这样,第一次再次被抛弃,却不是对方的错…

    低调的婚姻 059 金宇会议

    ‘金宇’集团总部内,吃完饭的同事聚集在一起有一句没一句的讨论无聊的天气:“还是下雨了,早知道就带上伞。”

    “算了,回去打车吧,又不是第一次小”

    郝晓云瞅眼还在吃的简单,无语道:“简姐,你在那里坐着干嘛,过来这里坐坐,能看到下雨呢。”

    简单闻言,咽下口里的最后一道菜兴趣缺缺的走过去,下雨有什么好看的,又不是养在城堡里的公主,不要告诉她这些人都没见过雨:“你们无不无聊,有时间多吃点,也比在这里傻站着强。”

    大家有善的一笑:“简姐,你还吃呢,小心成猪。”

    “就是,就是,女人的身材最容易走形,还是少吃点比较好。”顶层的秘书们聚集在一起,不经意的形成一个高端的八卦小困把简单护在中间。

    虽然她们也许是无意的,也计是平时在一起比较有共同话题,或许就真有些是同类人就该同类聚的味道,总之很多人看向她们的目光不自觉的有些仰视,她们几个人就是最高层的知要秘书,谁不会经过的时候去看一眼。

    简单并不会注意这些,久而久之她早习惯了被人叫姐,更何况是一点山小的崇拜目光呢,无所谓啦,她随意的靠在石柱上,望着下面磅礴的大雨,没什么兴趣的摇摇头:“不就是下雨吗,不用当流星雨那么看吧。”

    郝晓云反驳的摇摇头:“错,雨可是云彩最直接的赐予,我们应该观赏大自然赐予我们的福利。”

    众人瞬间看向郝晓云,没呕吐就算不错了,观赏个屁:“无聊,你们玩吧,我上去处理点东西。”刚才下来的匆忙宋丽给她的文件都没有整理,何况下午是公司一月一度的总经理大会,如果不看一下总是不太好。

    宋丽和郝晓云见大头走了,也只能不偷懒的跟进,后面的人也以宋丽和郝晓云为表率跟着散开,食堂里不可多见的顶层风景就如此轻易的散了,留下一些想超越她们的豪情壮语,也留下一些不满意的鄙视,更多的则是把她们当公司的优越人看,毕竟能上顶层实力就是证明!

    简单几乎是刚坐在位置上,桌上的电话就响了,简单习惯的拿起电话:“您好,这里是‘金宇’集团总经理专线,请同您有什么是我们能帮忙的吗?”

    简单话刚落,就听到里面的男人急促的求救道:“简单!你快回来一下!你妈她不知道得罪了!他们找到家里来了!你赶紧回来!”

    简单想都没有想的雅持着她平静的声音道:“是吗,抱歉我现在很忙。”对于父母她还真没什么好感,一个助纣为虐,一个包庇责任,她能做的就是尽量不去接触他们,免得伤了自己弟弟妹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