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64

正文 分节阅读_64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禅让沉默着,有些话何必要说。

    “你在吗,那我们就去以前去过的餐厅好了,行吗?”,你不说话就是行了那是……”

    禅让突然道:“我想去公园,我在你楼下,你带我去公园好不好。”他突然想坐过山车,想拉着简单的手尖叫一次。

    简单有些反应不过来,坐过山车?他不是一向恐高吗,而且还不喜欢太嘈杂的环境!“好吧,那你再公司外等我一下,我立即下来。”如果是去公园就必须对老公汇报,否则就死悄悄了。

    简单上到顶层,直接向伊天南的办公室走去,她走的很快,有点不想让禅让等的意思,以至于宋丽想叫住她都没有拉住!

    简单没怎么多想的打开伊天南办公室的大门,可能是习惯了,也可能是两人有那么一张红纸的关系,或者说伊天南平时的操守太好了,她从来没想过会遇到尴尬的事情,可是就是没想过也发生了,但也不是什么大事,尚不足以够成什么大罪,只是科献在伊天南面前哭,而伊天南紧紧的皱着眉,科献似乎想触碰伊天南的胳膊,可因为简单进来,她立即退了回去。

    简单瞬间想起了,她似乎见过科献挽着伊天南的手走路,简单立即揣测的腹诽,两人不会……

    伊天南看向简单表情略微温和道:“有事?”他的温和只是相对他来说,放别人身上估计也叫板脸。

    科献擦擦眼泪,勉强对简单笑笑,随即出去了。

    简单疑惑道:“你欺负她啦?“科献不是爱哭的人,不过她哭起来也很好看,眼睛水汪汪的,皮肤像水玉一样发亮,估计她出来的也只能是宝石了。

    伊天南放下手里的文件,站起来给简单倒了一杯果汁:“不是,是宋婷婷。”

    简单的耳朵瞬间竖了起来,这个名字她也听说过,应该问问吗,不过,她随即耸耸肩不问了,看伊天南的态度似乎也不是什么大事,而且伊天南不像是会乱来的,所谓的知人知面不知心应该不会用在他身上:“我来告诉你一声我出去一下,找禅让有点事。”

    伊天南瞬间冷淡道:“他?”

    “恩,就在楼下,我跟他谈点事情就回来。”

    伊天南比较实在的道:“我不喜欢他。”看了就心烦,跟章鱼差不多的粘人!

    简单笑笑:“我知道,我就是感觉吧,当初分手也没说清,而且他的性格你也看到了,其实我该跟他聊一聊他应该能听进去。”

    就怪了!简单把问题想的天真了,简单在爱情观上在用她自己的标准衡量大多数人,但那对禅让肯定没有,禅让的全部重心都是简单,可以说在禅让看来除了简单他什么都没有了,这就好比很多人会为了爱情去自杀一样,因为当事人贫瘠的感情世界里只剩下爱情了,而简单不同,感情不会被她放在第一位,她更多的是对弟弟妹妹的责任和她一直想让他们过得更好的信念,其次她才是照顾禅让,失去了感情她可以回到家人那里疗伤,她还是会有生活的目标,估计禅让没有,所以简单说的话估计禅让也不会听,因为认识差距太大。

    简单着的如伊天南了解的那样想,可这也没什么不对,毕竟没有爱情就不能活的人太少了!“我先下去了,最主要的是他想去动物园我感觉我还是说一下比较好。”

    伊天南很想说一句如果他不让她去呢,她还会去吗,但是他没说,只是死死的看着桌子上堆积的文件渐渐的皱起了眉,这几天似乎都在心烦,根本没精力看这些文件。

    简单有些的抱歉的瞅瞅他,心想他应该在不高兴:“要不我不去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去吧。”不去禅让更有理由在外面坐着,去了,说不定简单还会感觉欠了他一个人情对他好点。

    其实说白了,多多少少伊天南也在利用禅让攻下简单的心,禅让出现的次数越多,简单放在他身上抱歉就越多,也就越不会跟他谈离婚,只是这种方法折磨人而已,可以说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去吧,晚上我带你和孩子出去吃饭。”

    “恩。“简羊感激的看他一眼。

    伊天南点点头,虽然简单在争取自己的意见,可伊天南更明白,她毕竟是家里的老大,从小到大很多事情都是她在拿主意,这种说一就是一没人会反抗的习惯是很难说的,何况她跟着禅让的八年间,禅让也没反抗过她,如果他现在下了命令,反而会影响他的婚姻,所以伊天南平静的坐回椅子上,更加平静的恢复工作,这才是高手过招,招招毙命!他与禅让现在就是再打心里战,输的一方必将恼羞成怒的打技术战,现在就等给谁造成的压力最大,简单对谁的偏向最多。

    简单什么都不说的把感激放在心里:“我走了,呵呵,看在你好说话的份上,准许你去安慰那个美女了,下午见。!”

    美女?伊天南看著关上的门无奈的摇摇头,再他眼里,简单最漂亮,她的执着和坚定从不以外界为转移,她活在自己的小天地里,坦然的嫉妒别人的,高傲的羡慕别人,却都不慎在意的化作对她弟妹永远的宠爱,她永远都不会明白,她的存在,在禅让和自已眼里意味着什么,那几乎就是一道曙光,想静静的听着、看着,直到日落西山时告诉身边的她,我爱你!

    低调的婚姻 056禅让的态度二

    黑色的云还没有散开,天气依然有些低沉,但尚不足以构成下雨,简单从楼上下来,急急忙忙的往外面赶。

    禅让坐在那里看着她向这里跑来,突然感觉如此的不真实,以至于他不敢动的坐着,很怕眨眼间什么都没有了。

    “走吧。”简单看眼天气,感觉不会下雨。

    禅让机械化的站起来,本能的想挽上她的手臂。

    简单不着痕迹的躲开,如果让他挽了像什么话!

    禅让僵直的盯着她,眼里有一闪而过的脆弱。

    简单当没有看见,首次拦了辆出租车让禅让上去。

    禅让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的坐进去,可眼睛却不在看简单,他望着窗外的天气,不知道为什么的感觉有简单时候也异常压抑,他想下车,想越过这条街,去看看去年的今天他该挽回点什么。

    简单自然不会顾及他的感受,她和他之间隔着一个伊天南的距离:“师傅,去游乐园。”

    老练的司机立即转道而驰:“好勒。”

    禅让拉开与简单的距离冷漠的看着窗外,他不想说话了,他感觉简单对他不好。

    简单也无意于在车上跟他说,其实她还有点担心自己是不是自作多情了,可是想想禅让这么多年的习性不像是不喜欢自已的人,所以她还是把他叫了出来,就算是自己自恋也总比禅让真的还爱慕的她的好。

    禅让再往门边靠靠,敌意的不想挨的简单太近。

    简单看着他孩子气的行为,不知道该不该笑,但是望着自己手指上的戒指,还是决定得过且过,简单习惯性的靠在椅背上,手指不自觉的拂过无名指上的套环,轻轻的转动,她共带过两枚戒指,一枚是自己买的另一枚也是自己买的,不同的是,前者是摇设后者是结婚。

    禅让从镜子里看到她的举动心里更压抑了,他自己也有一枚是简单买给他的,而他还裁在无名指上现在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禅让真想转过身给她拔下来扔出去!但是他没有,他只是把头垂的更低了,眼角流露的恐慌胜过他个人的情绪。

    简单并没有注意看他,或者说也没有心情注意,怎么说呢,禅让在简单眼里很好,即便是分手了也不会说他的坏话。

    而禅让则是没想过失去,他一直站在原地画圈圈,绕在自己的情绪里等简单有一天带他出去,可是简单没有,简单选择了自己离开“””

    “师傅,在这里下吧。”

    “是”

    车钱是简单付的,不是善人吃软饭而是他习惯了跟在简单身后,享受她的给予,这种毛病也是他渴望得到的宠溺,也许是他不经意间证明自己还有人爱的手段,或者说他在用他的方式来交付自己的一生,总之他就是一株会挑别主子的高傲圣兽,他想跟在谁身后绝对是给谁面子。

    而简单也不会跟他较真,都付了这么多年了,难道还有问问,禅大总裁你买单吧,岂不是很做作,算了!“进去吧,今天虽然不是星期天,但是人应该也不会少。”

    禅让抬头看着,熟悉的脸上依然是熟悉的表情:“我可以牵着你吗?”喧闹的环境他喜欢扼着一个人并肩。

    简单摇摇头:“不行,如果你的老婆被别的男人挽着你也会生气的,而让被人生气是不对的,所以你不能挽着我。”简单是惯性的解释,虽然是拒绝但是还是有些以前说教禅让的成分。

    禅让垂下头,努力不去想她话中的意思:“但是我也很生气。”

    “对不起,那是你的事,要进去了吗?”

    禅让哥怪的看她一眼,似乎不能接受简单突然对他冷淡,以前简单从不这样,如今突然之间转变态度就好比把他推进了一个看不光的死胡同,还不如不要理他,还不如简单不出现让他一直抱着幻想,现在别这样拒绝让他心里很不好受,所以他有些孩子气道:“那算了,我不进去了。”

    简单点点头:“那行,我们去那边坐坐吧。”

    简单刚抬脚,禅让突然道:“我就是说说!要是以前你会哄我进去!”

    简单冷淡的看着他,就如同看不听话时的简百:“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以前,禅让,你已经不小了,你有权力重新开始你的生活。“虽然她以前不知道为什么禅让总是避讳婚姻,而且也会有些哥怪的举动,但是隐隐约约简单也能理解一点,以为他们可以说是同类人,总会避免自已的一方受到大的伤害,而一个爱自己的人才会更好的去爱别人,所以她在等,等一个柳暗花明,等他回头时看大她在等他,其实那也是一种美,是很平凡的感动,但是他放弃了,也可以说事实让他们背道,任阳给她看了禅让的从来,她很庆聿自已曾那样的照顾他,希望他能重新走出来,勇敢的面对他的婚姻,但不需要无止尽的同情。

    禅让固执的看着她,眼里的泪在一点一点的闪:“你以前不这样!”不是他喜欢撤娇,不是他不爱劳动,只是在简单身边时他总是很情绪化,安静的想让他哭,温暖的总让他忘了自已也是个男人,况且在他的生命观了,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大概仅是配偶栏里的位置不一样而已。

    简单并没有不耐烦,他太习惯这样的禅让了,禅让如果不这样她恐怕才觉的奇怪呢:“禅让,问题是我结婚了,我有自己的老公和孩子,我将要为我的生活努力,而你……也该为了你自己好好的打算,你知道你今天早上找到家里来会让我难做吗。”

    禅让垂下头,拒绝知道!甚至拒绝相信简单结婚。

    “禅让,曾经我一直都想问你什么时候娶我,但是我没问,因为我知道你会不开心,现在反过来了,你为什么明知道我不开心还要做呢!当然我并不是埋怨你什么,你自然也没有埋怨我的资本,因为当初我给了你机会!”

    禅让快速道:“你可以再给一次,我一定会听话!“他的眼光清澈的就像他此刻坚定的灵魂,如此执着的再要一个机会!

    简单断然道:“不可能,还有……”,简单沉默了一下,决定给他说点重话:“我给过你机会,而且不止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