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59

正文 分节阅读_59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私事。”

    伊天南抬起头,什么私事?他和科献是大学同学,科献有时候找他也会谈一些以前的事,但是总休来说,科献是一个很精炼的女人,知道如何拿捏自己的分寸,这也是他欣赏她中用她的原因:“怎么了?”一样公式化的语言,一样如常的表情,不管他事隔一年没有见到谁,都是一样的不偏不绮!

    科献在心里叹口气,她就知道,但是她还是在争取,如今他们都大了,该好好谈谈自己的将来,她会等他的,等他回头的时候看到自己一直在他身边,科献摇上常有的表情,笑着道:“你从美国回来就猜不到我想问你什么?”她喜欢这种氛围下的对话,至少证明她们不是纯料的上司和下属关系。

    伊天南眉头一皱,尽量在想什么事,他刚从美国回来能有什么事,禅让的事就够他烦了,还有别的事吗?

    科献不自觉的笑了,看来他是吧宋垮婶忘了,当初她和宋峙狰一起喜欢上伊天南,但是碍于宋峙妤表白了她就当自动退出,只是想不到宋妤妤会离开她嫁入高家而已,如今看伊天南的态度恐怕他和宋垮垮之间确实没什么了,她不自觉的松口气,既然如此她何必不给自己个机会,她不想留下遗憾,:“伊大总裁,你太善忘了,婷停可是让你给我带礼物的,我的礼物呢?”

    伊天南眉头锁的更紧了,有吗?他没有印象,送别宴上高家的人都在,他只是忙着应付他们的侵入行为,没注意看宋狰铮想给他什么,不过科献一提好似宋婿婚确实说过要给他东西,只是厚礼简单打电话说伊默总是哭,他就慌慌张张的出来了,也没有在意,于是他很抱歉的看科献一眼,却用不怎么抱歉的。吻道:“没注意,下次吧,下次如果有机会我给你带回来。”说完后,已经开始埋头工作,表示这个话题高于段落。

    科献无力的叹口气,伊天南总能草草结束她千方百计找到的接近他的理由:“那我先出去了。”

    “恩。”伊天南头也没抬的忙碌着,刚回国积压的文件很多没,他并有闲情关心别人的问题!

    简单看着科献强颜欢笑的表情,自己也虚伪的笑笑,她就值得撞墙了,想想自己可以天天在家忍受这样的老公,慢慢的撞习惯了就麻木了,如今看到科献的挫败她不禁有些想笑,但是她忍住了,她还不至于在公司里幸灾乐祸。

    科献看简单一眼,无力的笑笑,有时候她宁愿坐简单的位置,至少可以天天看到伊天南,可以不用任何借。的接近他,可憎“:“简姐,一年多不见有没有想我啊。”

    “当然想,少了你这么个大美人,身边都没有养眼的人了。”

    “简姐,再夸我就不好意了。“可是脸上的笑容说明她早对这种层次的夸奖麻木了,在没有人欣赏的前提下再漂亮也于事无补:“不知简姐这次跟着伊总出去,有没有参加过高家的家宴呢?”

    简单努力想了想:“高家?”貌似伊天南提过,但是她那天身体不舒服没有去,后来孩子也闹的厉害,她还把伊天南半路叫回来了:“听说过,但是我没去。”

    “哦。”科献不自觉凑近简单,似乎八卦又似乎亲昵的小声道:“简姐应该去看看的,听说美国最大华裔家族的大少奶奶是伊总以前大学时的女朋友。”

    简单惊讶道:“真的?”来头这么大,她怎么没听说过!而且伊天南去的时候也没什么不时的表情啊!

    “真的,我这次上来就是看看伊总是不是想开了,简姐帮我看着点伊总,如果有什么事您给我打电话,怎么说我也曾是两个人的朋友,如果能帮上点忙总是好的。”

    简单明白的点点头:“哦?”前女友的啊,还让她看着点伊天南的情绪,放心她会好好的看着的,一天二十四小时全程监控。

    “那我先下去了,简姐再见。”

    “拜拜。”简单多心的送她离开,随后看眼总裁室的木门,貌似不回来不知道,回来才发现她家老公很抢手吗,这么一会的功夫,来两了,不知道晚上又有什么样的应酬和美女的,说不定一会连一些其他的公司的女秘书女公关也该打电话问候了……切!敢背着她和别人的老婆又曾经,她要不要表示下吃醋呢!最主要的是伊天南竟然有过女朋友,这跟母猪能上树没有任何区别。

    结果简单还没想完,就听宋丽道:“简姐,‘新锐,集团的文小姐找伊经理。”

    “哦,告诉她伊总去夜总会了!全场小姐相陪的那种!”

    简单说完,办公室的人都笑了。

    郝晓云无奈的道:“简姐你不用那么黑吧,会破坏咱们伟大总裁形象的。

    宋丽点点头:“就是,说个洗桑拿就好了,不用说那么露!哈哈!”

    欧阳跃突然道:“要不然说伊总去同志酒吧算了,更有震撼性!”

    大家突然不语了,因为欧阳跃的表情太冷淡,看这些八卦女人的目光不算友善,大家明智的闭嘴,只告诉那位可怜的文小姐伊总不在就牲了。

    但是这种冷气没有影响简单,因为欧阳跃没瞪她,换句说说,欧阳跃也不敢瞪她。

    简单思索的看着总裁室,说实话她很好奇伊天南的过去,以前不探听是感觉关系没那么好,不应该牵扯太多的隐私,但是今天听科献一说她好奇了,嘻嘻,她想知道了。瞅瞅是那位天仙美人曾经抱的过这位总裁归!

    低调的婚姻 053悄然的失去

    ‘华夏’集团总部:

    回国后的禅让平静了很多,似乎先前的新闻都成了过去,他不在张扬的弄的人尽皆知,也很低调的开始先前的生活和忙碌,他游走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好似瞬间没有了他的踪迹,他从天天头版到现在人不上报,貌似就像突然被封杀了一样。

    赵寂这几天都在仔细观察老总的反应,可他并没有看出什么,无论是从哪一方面将禅让都很正常,甚至恢复到简单没走时的作息,每天九点起床,五点半准时下班,有搬回了以前他们住的地方,却也没有再制造麻烦,就连平时阴了三分的脸现在都亮了一分,赵寂摸不透的皱皱眉,莫非真没事了…

    春的气息在节气中蔓延,洋溢每天的忙碌也变化着大家的心境,不管是沉静的勃发还是睡死过去的无奈,总之谁都有谁的活法,谁都有谁的过去。

    这就好像一个打循环,即便是知道重复了昨天芶且的故事,也要继续重复下一个更芶且,明明告诉自己睿智的当个旁观者,可哪是那么容易的事,下一个开始谁又说的清谁是谁的结束!

    所以伊天南绝不相信禅让妥协了,更不会把禅让想成知难而退的俊杰,他不从背地里突然冒出来就阿弥陀佛了,更别指望他良心发现。

    但是怎么能说人家不良心发现呢?禅让确实良心发现了,望着熟悉的环境,看着熟悉的家,摸过没有简单气息的摆设,想着曾经的点滴,他静静的坐在沙发上不在说话,也许是优越的环境过久了,也计是生存让他忽略了简单的感受,骤然回首他问自己给了简单什么,为简单做了什么,八年了他依附在简单给他的温暖里安乐的享受着,可能是怠懈吧,也可能是他太想抓住简单给他的感觉,所以他忽略了简单的感受,忘了简单和他一样需要他的呵护和疼免

    禅让透过窗,望着前面郁郁葱葱的小村林,突然明白不管是不是名贵的村种,不管是不是奢华的房屋,只有心里的感觉才能说明一切,简单,毗一个他赖以生存的女子,从此就真的没机会了吗?他也不想伤害她,也不想成为她生活中的绊脚石,他想和从前一样当她的唯一,没有任何负担的在一起,禅让温和躺在沙发上,无害的表情下是一张无所适从的脸,突然之间的失去似乎然找不到了活着的勇气,一直以来是他支柱的简单就真的这么走了吗?……

    府天别墅区内,简单带着两个孩子在整理房间,伊天南在下面做饭,没了一群人跟着家里清净了不杀,尤其是少了任阳更是轻松的无法言语,那个该死的任阳跟了她们这么长时间终于走了,唉,他要是在不走,简单该担心她家宝宝将来会不会跟他一样可恶:“伊总,你把清洁剂放哪了?”

    “下面第三个抽屉里。”

    “哦。”简单难得心情好的敢收拾他家名贵的家具,刚开始的时候她都担心碰坏了伊天南让她赔,唉,在这万恶的金钱因子里谁相信伊天南是好人啊,其实简单开始是真的不信的,毕竟媒休捉不到他的把柄不代表他就没有把柄,媒休不说他花心他就不花心,嘻嘻,可惜她老公真不花心,可以说是很优秀,如果不是她捡了这个便宜她也许真会用巴豆毒死他的老婆发泄内心的嫉妒,呵呵!

    伊天南想想不对,带着围裙跑上来道:“简单,忙了一天了你就别弄了,过会我收拾。”

    “没事啊,反正在公司也不忙。”她都有三个秘书了再忙就太不像话了。

    伊天南看了她一会,才慢慢的走了下去,虽然面子上不会显摆自己的开心,可是这种认同还是会让心里很温暖,家里也只有有了两个人的气息才算完整,一如现在就是如此的幸福,他一直的梦想就是有个稳定的家,家里有他需要和需要他的人,然后就如此和谐的走下去,甚至不需要过高的资本,他也不崇尚女人的美色,反而追求他一直没有的平安。

    简单同样要的也不多,虽然生活有些吃力,可是她不怨念什么,比她还吃力的人有的是,不如她生活环境好的大有人在,从大的环境说她有不饿死自己和免于战乱的环境,她可以在允许的范围内自由的选择自已的生活,而且她刚找工作就跟对了老板,嘻嘻,这可是难得的幸运。

    伊天南在厨房忙碌着,晚餐并不如以前丰盛,可是很营养,他也喜欢自在家里忙碌,认为参与也会很满足。

    婴儿房里,新保姆哄着两个小宝宝睡觉。

    家庭的和乐宁静的在每个人的心里环绕,融洽的生活一点一滴的在心里渗透,不用什么过的多语音,只要彼此喜欢的氛围一点点的成长就是幸福了。

    但偏偏有人不识相,任阳也不知道是跟伊天南住久了还是吃他家饭吃上隐了,总之一天看不到这一家字,他就浑身不自在,以他祸害苍生,独他最重要的个性,他依然的抛下自已家奢华的环境扔下他爷爷死追烂打的部队依然逃到伊天南家骗吃骗喝,反正伊天南娶了老婆了,只要他闹的不是很过分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所以在本和乐融融吃饭的四人桌上,瞅见苍蝇一样的任阳时,简单什么心情都没了,又来干嘛,难道不知道这里不是他家吗!尤其这人还没有客品,比她这个主人还霸道。

    任阳潇洒的走进来,带着他的千年守护兽

    森,大方而又理所当然的穿越在简单家的客厅里:“怎么样想我没,为了不然你们得相思病我又来了”,

    伊天南都懒得抬头看他,从小到大这人向来不请自来,他心情好的时候会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可惜他心情不好了真是个定时炸弹,毕竟任阳才是任老爷子的孙子,伊天南还不至于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你很闲?”

    “!确切点说我很忙,但是一一为了维护你来之不易的幸福,我决定于你共同御敌。”

    伊天南心情欠佳的扒开他的手,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好好的吃的饭也能说些令人食欲下降的话题:“没事了去你家,任老爷子很乐意为你备饭。

    任阳撇撇嘴:“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嫂子!你不会也嫌弃我吧!”

    简单还勉强看他一眼然后学着她老公的样子很正经的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