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33

正文 分节阅读_33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任阳瞬间就坐了起来:“你说什么!那个丑八怪去祸害你!靠!你不会真死会了吧!”

    伊天南冷淡的提醒道:“结婚证是你帮的忙!”

    “我……我……”他就是玩玩!任阳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伊天南和简单在一起的画面,想着优秀的伊天南和矮冬瓜一样的简单,他真想把那个女人拍死:“你不会是感情受过刺激吧!”

    伊天南并不想解择,他喜欢简单是事实,感情的事不是外貌可以衡量的,简单的为人如何他很清楚,多说无益:“事情办妥!”伊天南放下电话,车子向公司驶去。

    任阳虽然不喜欢简单,但是伊天南的要求他一定会照做,只是他实在受不了这种结合,什么吗!差距太大了,等着离婚吧!不是他诅咒朋友,是真的不合适!生活质量不合适、成就差距不合适,家庭也不合适,不过怎么就走到一起了呢,难不能那女的用卓鄙手段:“森,行动!”

    “是!少爷!”

    另一边禅让在找人,他发誓掘地三尺也要把他的女人找出来,但他此刻心情很不好,简单可能有男人的想法,比吃饭吃出苍蝇还让他想砍人!尤其是简单怎么可能出轨,可万一真出轨了呢,他要怎么办!万一简单不要他了呢!禅让烦燥的心情忽上忽下,一直属于他的爱人竟突然之间给他这样的打击,他跟本受不了,不行!他一定要找到她!他就是死死的缠着也不会让她离开他!只要简单回来他可以做任何事情,他会做家务,可以宠她,可以给她最好的弥补她!但如果失去简单他跟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要想到简单不要他!他就想杀人!要是简单对她失望了爱上别人他就去自杀,看看谁能痛苦死!简单是他的!别人决不能碰!

    赵寂今天感觉禅让很不正常,因为禅让比他早一步进了公司,而且不是面无表情是冷着脸,真真正正的摆着臭脸!八年来,他第一知道禅让也可以动怒,但他更关心的是禅让昨天去了哪里?早上吃了什么:“禅总您吃早饭了吗?”

    “有简单的消息吗?”

    “没有。”

    “她公司呢?”

    “她今天没上班。”

    禅让更着急了!他们交往了这么多年简单从来没有旷过工!肯定有问题!是昨天的男人在捣鬼!?可恶!到底是谁大晚上的和简单在一起!那么晚了竟然让她去洗澡,还知道她会反盖被子,去死!昨天的资料显示,他的几个弟弟都在上裸,就连她的妹妹都没有跟她在一起,发生了什么事!禅让奋力的挠着头发,恨不得把昨晚的男人挖出来鞭尸,他无力的靠在座椅上,心里此刻异常慌乱,电话里的声音绕在他的耳边!时刻时刻吊着他的情绪!他现在很乱!乱的只想快点找到简单!他可以道歉!可以结婚!甚至可以答应她的任何要求!只要她回来,只要她别扔下他管!

    赵寂看着禅让的样子,心里多多少少有些数!看来禅总很喜欢那个女孩,而老总昨天没有回来和她有关:“据她的同事说她今天刚请假。”

    请假!禅让更烦了,什么事让她请假:“她弟弟和他妹妹那什么反应。

    赵寂想到她的弟弟妹妹就头疼,据浪子说,他的弟弟妹妹一副不屑合作的样子,不管怎么威胁都表示什么都不知道,她爸妈到很喜欢合作可惜什么都不知道:“用不用抓回来…”

    禅让凌然道:“不用。”她弟弟妹妹是她的底线如果出了事,他休想挽回他们之间的感情。

    赵寂看着老总犹豫的表情,很小心的求证道:“禅总,是不是出事了?

    禅让也不说话,除了简单他现在听不进任何闲话!

    “禅总,您说出来也许我能帮你拿主意。”

    禅让看他一眼,心里确实有那么点期待,必定简单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是他第一次谈恋爱,他在这方面没有任何经验,以前简单从来没跟他吵过架,最多只是不给他做饭,现在简单有可能有男人的想法,震的他脑子都绊了,他并不知道怎么形容他此刻的恐慎,更不知道该怎样面对接下来的一切,禅让冷静的看着桌上的镇纸,小心的询问道:“简单会不会……爱上别人。

    赵寂奇怪的看着他,爱上别人!那个女人嘛!赵寂想了想,很私心也很客观的开口:“有可能,必定男未婚女未嫁,谁都有争取幸福的权利。”

    禅让恨不得把他踢出去!他现在一点也不想听实话,什么叫男未婚女未嫁,简单是他的女人!早七年前就是!禅让眼睛通红道:“也就是说……她可能外遇!”禅让把外遇两个字咬的很硬,在他心里简单就是他的,就算有男人,那个男人也是野货。

    赵寂目视着禅让不善的脸色,再次说了句不知是褒义还是贬义的话:”禅总放心吧,就算她想外遇,男方也不会司意,恐怕除了禅总您,没人能如此爱她了。”

    禅让瞬间平复了很多,他现在需要信心,需要来自别人的肯定,虽然以前他也坚信简单是爱他的,但是那个男人又怎么解释!

    “禅总,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您说出来,或许我能帮您拿主意。”

    禅让脱口道:“我昨天给简单打电话,里面有个男人。”

    男人?!“几点。”

    禅让茫然,几点有关吗!“大概晚上九点左右,还说了两句该去死的话!”于是他把昨晚的情形重复了一遍,说的时候咬牙切齿、面红耳赤!

    赵寂想了想,点点头道:“也计是保姆,以我和您对简小姐的印象,她应该不是乱来的人,就算乱来也不会一个月内就找了一个,或计可能就是简小姐不服照顾了禅总这么多年,想找个男保姆平衡一下心态!”因为赵寂实在想不出哪个男会对简单说这两句话,如果说男人因为身体上的原因要了她也可以解释,但是没必要把感情也给了,那两句话明显带有幼哄成分!

    “真的!”禅让此刻急于得到赵寂的肯定,他昨晚一夜没睡,现在根本不能畅通的想问题。

    赵寂肯定道:“对,也可能简小姐只是想气禅总,女人都是这样,为了让男人珍惜她们,她们会说些自己很有行情的话,有时候也会当着自己爱人的面,让别的男人表现的很喜欢或者仰慕自己,这也算一种普遍心理。”但这句话并没有安慰到禅让,简单不是那样的人,她就算故意气他也不会在这件事上开玩笑!他宁愿相信那个男的是保姆,可是晚上八九点让一个男人在自己家里找死啊!禅让阴霾的沉默,双手总不自觉的握紧不知道在无措什么:“今天!我要得到简单的消息!”

    “是!”赵寂关上办公室的门后眼光顿时失去了刚才的温度!简单!她到底在禅总心里是个怎样的分量,如果这个女人成为禅总的夫人,显然该是他巴结的对象!

    禅让坐在办公桌上,平均一分钟给他熟悉的号码打一次电话,为了平复他的不安他不停的劝诫自己没事!但是额头的冷汗还是泄露了他的心思,这个时候的他有一点怪简单!就算自己不对,可以回家打他骂他都不无所谓!可为什么要离开!为什么让他找不到!简单以前什么事都依着他,可是为什么唯独在孩手上这么跟他较真!禅让拿起电话,快速按下熟悉的几个键,他要一直打,打到简单接为止,可惜除了忙音还是忙音。

    伊天南在这方面也算体贴,他掉坏了手机却没有注销电话号码,因为他知道斗一直猛兽不能让他彻底绝望,否则全家都玩完!但他为确保万无一失,他现在要办几件重大的事情,他拿起电话打给一位关键性的人物:“齐玉、心?”

    “伊总!”齐玉心顿时正坐,不管对方看见看不见能跟老总说话能被老总直接传话是件光荣的事情!“请问伊总有事吗?”

    伊天南牛头不时马尾的来了句:“我结婚了,新娘是简单!”语气中带着点点的炫耀和释然。

    齐玉心眼睛骤然瞪大,简单刚跟男友分手,谁在开这种无聊的玩笑!”你到底是谁!”齐玉心火大了查了两遍电话号码可都显示来自总部:“简单,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伊天南骤然有些动怒,但他不会跟无关紧要的人发脾气:“这是事实,简单是我太太可以让国家作证的事实。”

    齐玉心茫然的掐了自己好几下都感觉不出疼来!太可笑了,简单怎么可能嫁给她们老总,他们老总又没瞎,不对!她们的简单本来就很优秀,可是,两人怎么可能,跟本没见他们之间有过互动,可是!齐玉心似乎猛然间惊醒,从她工作以来她的地位就节节攀升,在公司同辈中她是爬的最高的一个,虽然是简单帮了她,但是就凭一个秘书她怎么能爬的这么快,而且简单怎么能瞒过伊天南她做了什么,但是伊天南从来都没有反对过,不管简单办出什么样的事都能成功,就连简单都动不动就说让伊天南炒了她,就算是笑话也该有些依据!莫不是真的!伊天南喜欢简单!靠!怎么可能!他们工作十年了,要是来电早结婚了,而且简单刚跟禅让分手,怎么可能!疯了疯了!!

    伊天南也不着急,但其实他对别人惊讶简单嫁给他很有意见,在他心中简单配的上任何好男人,要不然他和禅让为什么死死的追着,只是有些人看不懂,却来否定他们罢了!

    沉默了很久齐玉心才道:“你是伊总吧,伊大总裁?!”

    “我是伊天南,现在在办公室,我想我们可以合作一下!”

    “你说!能跟老板合作是我的荣聿,但是,请容许我先跟简单打个电话再跟您老说话行吗?”

    “没问题,她的新号码是一零一七四六……

    ,…………十分钟后,齐玉心彻底的被朋友震撼了!她想尖叫的心都有!简单嫁给了伊天南!反应在她脑海里的话就是:简单终于tmd把禅让那个便宜货给踢了!靠!看到那个男人她就上火,去死吧!死吧!怀孕都不负责,要你有个屁用!不过简单也太有眼光了!小三竟然选了伊天南这个抢手货!好样的,不愧是她们的简单!太有眼光了!看谁以后敢在公司对她凶,一定让简单给那些烂经理穿小鞋,她努力平复下自已自谈离婚以来最大快人心的事道:“禅让有没有要死要活,有没有哭着去早你。”

    简单整理者自己的衣服,很失望的道:“没有啊,估计他在等我认错,或者他想等我不生气了自动回跟他求和。”

    齐玉心顿时气愤道:“你这次再办这种傻事你就可以去死了!简单,我知道处在朋友的立场我不该说什么,也许你要是没有嫁给伊天南,我也不反对你回到禅让的身边,毕竟这是你们的事,但是出于对你未来生活质量的考虑,我感觉伊总不错了,当然我也知道禅让不错,可是你要的是一个男人,不是一个爱人,生活不是有了爱情才完美,不成熟的爱情会拖累你的生活,简单这些你都懂的。”

    简单当然懂,可是懂归懂,当你真的深陷其中的时候,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般不当一回事,只能不停的说服自己哪种是对的,哪种是自己该做的,况且她也没见到过禅让,总体来说她也没太失控,估计生活久了该忘的也能忘了:“呵呵,怎么会给我打电话,伊天南跟你说了。!”

    “恩,他让我帮他个忙,现在去问问他什么事,回头再跟你说,拜拜。”齐玉心挂了电话立即打给她的衣食父母:“伊总,您有什么指示……”

    伊天南冷淡的笑了,他想做的事情必须得到她的帮助,他玩转着手中金边镶钻的钢笔,很真诚的说出自己目的,在公司里,简单结婚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只是老公都默认成禅让,简单怀孕的事公司里一半的人也知道,罪魁祸首自然也是她的老公,如果禅让派人找简单,这些都是他一查就知道的事,毕竟知道的人太多瞒也瞒不住,但是他现在不想让禅让知道她还有孕,更不想今后他会用孩子为借。打扰他的生活,他决定让齐玉心帮简单请假,请假的借。就是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