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18

正文 分节阅读_18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禅让认识会放弃金龟,赵寂挂了电话,推掉无聊的家族宴会,带上公司的专属医生,第一时间奔赴禅让家的门口……

    ‘简单’微微放心。

    伊天南却心思七上八下的转着,‘简单’分手了!她以后单身!?单身?这两个字让他想起了家里的红本本,他现在很有冲动想说出来,着就好比自己存了一笔钱想买自己一直想买的东西,却发现被别人买走了,他在窗前痴痴等了七年,那个人终于不要了,他有些迫切的想抱回自己家里收藏,但是他又怕吓到了她,伊天南张张嘴想说,想了想又憋了回去,后来想了想又打算说,又感觉不对的憋了回去,重复了七八次后,他发现自己该死的拿不出在工作上的勇气。

    ‘简单’看着周围的景物,赶紧坐正道:“伊总,你开过了。伊总!伊总!”

    “啊?恩!”伊天南很理智的掉头,一点也不继而有何丢脸之处。

    ‘简单’在心里发笑,她觉得伊天南太逗了!这种错误也犯的理所当然!

    幸福的恋爱 018被追求了

    伊天南看了她一眼。

    ‘简单’立即临危正坐当没有笑过。

    伊天南握着车把,想都不带想的突然脱口而出:“我喜欢你。”

    ‘简单’惊了一下,刚想回话。

    伊天南更突然的道:“到了,下车。”

    “我……”

    伊天南冷淡的道:“你该下车了。”

    ‘简单’觉的这个世界的人都死了,要不然怎么这么不正常!(╰_╯)

    伊天南放下‘简单’,车子毫不留恋的陡然而去,‘简单’傻傻的看着限量版轿车的尾巴,无语的摸摸鼻子怀疑自己出现幻听。

    伊天南的心狂跳的找不到落脚的地,他哪敢听‘简单’回复他什么,此刻只想跑的远远的当什么都没发生过,但是已经发生了不是吗!?伊天南悔不当初的扼腕不已,可是他必定是伊天南,就算此刻被爱卿冲昏了头脑,下一秒也可以很正经的思考他的问题,伊天南把车停在路边,心里已经有了腹案,既然表白了还有什么顾及!男未婚女未嫁!凭什么不让他追!伊天南想开后心情豁然开朗,车子开心的舞者花样从原地消失……

    ‘简单’躺在床上看着她和禅让的合照,突然有丝伤感,如果不是这个孩子,禅让此刻还会躺在她怀里撒娇,像孩子一样要抱抱,可惜……‘简单’拿着他们的相片翻了个身,突然想知道他怎么样了,‘简单’想了很久她拿出手机想打给赵寂,但是想到电话费彻底的决定明天再说吧,于是‘简单’因为那一毛两毛钱放下相片盖上被子,睡矣。

    另一边,伊天南直接杀入任阳的别墅放了三条狗围追堵截,伊天南平时也许不会跟任阳发火,当他今天太过分!竟然敢对他看中的人起杀心,不用实力压倒他,他恐怕真的会意气用事!伊天南掐住他的脖子。

    任阳抬腿就踢。

    伊天南身形一闪右手狠狠扣住他的动脉。

    森从门口骤然而出,伊天南的刀更快的划破了森胸前的纽扣。

    三条大狼狗温顺的‘盯着’任阳和森,胜利的一方昭然若揭!

    任阳狼狈的看着兄弟,认真的道:“你真的喜欢她!”能不惊动警铃,还制服他,伊天南肯定不是开玩笑,任阳的眼里也多了抹认真:“或者说,你爱她!”

    伊天南不好意思的放开手:“你很闲。”

    任阳悠哉的靠墙而立:“你已经三年不曾出手了,我还当你退出江湖。”

    “只要你不动她,我可以永远隐居!”

    任阳耸耸肩,修长的身材比伊天南好看几分,却有丝邪气:“她给了我一巴掌你知道吗?”

    伊天南直接道:“她不会跟你道歉。”

    任阳冷哼一声:“好,就当我送她和你的聘礼。”

    “谢谢。”……

    可任阳向来是有仇就要报的人,就算不能杀了她,他也会想办法吓吓‘简单’.

    第二天一大早,‘简单’收到了母亲被人绑架的消息。

    “她在我们手里,你要切断自己的小指头,人,我们立即回去。”

    “女儿救命!女儿——”

    ‘简单’冷淡的道:“你就切了她的小指头吧,再见!”

    任阳愣了一下,又来了第二次:“你弟弟在我们手里!”

    ‘简单’突然发现自己还有闲情问:“哪个弟弟?”

    任阳好心的道:“简万!”

    ‘简单’被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松懈狠狠的震了一下,她不禁苦笑,这就是穷人吧,也许有爱,却在金钱的做用下有些单薄,相比于有人生病,她们更愿意对方去死,那样还可以省一笔治疗费,‘简单’鄙视了自己一把,她很清楚‘简万’不会喊救命,她更清楚‘简万’此刻恨不得自己是个死人因为他们都知道自己是穷人,一个不想成为她的负担,一个不想有个负担,:“老四,我每年都会给你烧钱的。”

    任阳瞬间跳起来,气愤的瞬间把电话摔在墙上,靠,一向斯文的他忍不住骂了句脏话,这女的是白痴!

    简万无语的看着这个绑匪,出于直觉他似乎在哪见过。

    任阳对森森摆摆手:“扔出去!扔出去!”看了就tm上火,伊天南到底看上了怎样的女人!天啊!拿雷劈死她吧!

    ‘简单’并不如自己表现的轻松,她的弟弟啊!她辛辛苦苦拉巴大的,她当然宝贝!就算别人骂一句她都想剁了别人的祖宗八代,可是她弟弟别绑架!?图什么?钱?她家什么都有就是没钱?人?她家简万没有帅到让男人动心吧?‘简单’脑子胡思乱想的转着,分析着可能出现的敌人,禅让?他才不会绑架,被人绑他还差不多!‘妈的敌人’那一定会催赌债,绑架有个屁用,‘赵寂’?她跟他又不熟,而且听绑匪的口气明显在针对她……

    突然桌上的电话又响了,‘简单’镇定的拿起来。

    任阳说出一个他认为很尽爆,其实就是很尽爆的消息:“你结婚了,你的老公是伊天南,伊天南的老婆就是你,哈哈!你不要怀疑,你老公肯定有这个神不知鬼不觉的能力,不信你去民政局查!童叟无欺、绝对超值!哦,对了,你的老弟老妈我又还给你了,不用感谢我。”

    ‘简单’承认脑子懵了一下,但她更大胆的想到:“你是那个变态医生!你给我等着,半夜你不梦到鬼你就是死人!出门遇不到女人你就是性功能障碍!你头上没有绿帽子你就过不了一辈子!你爸不多搞几个女人给你生个十个八个弟弟妹妹你就穷光蛋!你出门穿了裤衩就被人脱!你的女人一定会想男人想到疯!半夜起来偷菜都要偷人!你就是纯种绿色生物——青蛙!还是永远变不成王子的那种癞蛤蟆!”——哐——‘简单’气恼的挂了电话!神经病!

    办公室里的人都傻傻的看着她!

    “看什么看!想被炒鱿鱼!”‘简单’想到民政局才突然想起自己的‘结婚’申请表和身份证,她不信邪的四下翻找,桌子都快被她拆了她也没有找到!莫非真的——!囧,她可是要分财产的!简单拿起电话,小心的拨到一一四,然后拨到民政局,然后华华丽丽的被囧了!

    宋丽从她身边经过,看着她此刻吃屎的表情,好奇的道:“简姐,你没事吧。”

    ‘简单’收敛好表情道:“没事,突然被一块馅饼砸了下。”

    “哦……不是铁的吧。”

    “钻石的。”

    让后她很正常的打给他弟弟:“你没事吧。”

    “没事,放我们出来时还给了车费,我如果走回去,你下个月就不用给我钱了。”

    o_o:“你知道你在哪吗?”

    “不知道,打听一下吧,再不然打个一一零。”

    ‘简单’佩服的挂了电话,不配是她的弟弟,有她当初死缠烂打的风范。可是立即想到另一个问题的严重性,她结婚了!她竟然不知道!她怎么能结婚啊!她还怀着孕,就算这不是终点,她怎么能嫁给伊天南,伊天南?

    此刻科大美女摇曳着她的三十六d,展现着纤细的身材,风情万种的站到‘简单’面前,笑容衬托的她又有几分高贵:“简姐,伊总在吗?”

    ‘简单’突然有种错觉,——简姐,你老公借我一下——她礼貌的对她笑笑,着打给他:“伊总,科经理要见您。”

    电话那头是习以为常的冷淡:“让她进来。”

    “谢谢简姐。”

    这种事不用谢。‘简单’想到了禅让,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可她同样薄情,分手的男人就是分手,她有更重要的事让她分手,哪有闲情沉寂在以前的爱情里苦苦的装嫩!她的弟弟和她的妹妹比禅让实在多了。

    ……

    科大美女有些挫败,她于伊天南共事多年,又是校友,想不到他和宋婷婷分手了自己都没有机会,她今天穿的如此‘大方’他也是像往常一样看了她一眼,难道伊天南就不对她动心。

    伊天南见她还没走,诧异道:“还有事吗?”

    科献立即回神,有些故意又无意的撩拨一下头发,美丽的颈项在这间工业化的房屋中贪恋的呼吸了一次,她含笑道:“伊总可否把简姐借我两天,有件案子我一直谈不下来,后来才听说,人家嫌简姐没有到位,唉,往我这种美女在他面前卖弄那么多次,合着人家喜欢简姐那种类型,可惜简姐已婚,他是白上心了。”

    伊天南心情骤然阴了,竟然打‘简单’的主意,但他依然面无表情道:“既然简姐有老公,就别给她添麻烦,这件案子,就别做了。”

    科献惊讶了:“不做?”她花费了这么大的心里就不做了,再说了打死对方也不会‘简单’他们只不过想坐下来和‘简单’喝杯茶,用的着吗!

    伊天南知道她想什么,很标准的解释道:“科献,简单有老公,而我是总裁,没道理让老员工受这份委屈,再说我们‘金宇’不会因为少了这宗安子破产,你去发开不找新的案子做,这件事就算了。”伊天南低下头又开始做事。

    科献没有理由的往外走,这貌似是伊天南对她说的最多的一次话,就是不知道这个木头人,何时会发现她已经等了他五年,出了办公室,她立即收起心里的落寞,踩着清脆的声响走到‘简单’面前:“简姐,我准备了一瓶最新的香水送你,希望你喜欢。”

    ‘简单’从不客气的收下:“名牌?”

    “这事我上次出差从法国买的,觉的这个味道适合简姐就买回来了,喜欢吗?”

    “科大美女的东西,谁能说不喜欢,你瞅瞅你后面的男人们,哪个不是如狼似虎的盯着你。”

    科美人风情万种的笑了,洒脱的对顶层的男士们抛个媚眼大方的下楼而去。

    宋丽和郝晓云立即开始八卦:“又贿赂我简姐,狐狸精。”

    “她对伊总的意思全公司都明白,不知道他们两个私下有没有一腿。”

    “我看八成,你瞅瞅她的腰,再瞅瞅人家的脸,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