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低调少奶奶》 > 正文 分节阅读_9

正文 分节阅读_9

作品:《低调少奶奶》 作者:鹦鹉晒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家碧玉的新人是众多单身非单身老油条下手的对象,他们几乎可以预见自己无微不至的照顾到对方以身相许的感动。

    简单甚至能从他们的目光看到他们想从这两位美人身上得到什么。

    科献根本不理会众人的秋波,整个顶层了除了伊天南的特助——欧阳跃和简单谁也没有她的地位高:“简姐,好就不见,你越来越漂亮了。”

    简单应付的微笑:“还得多谢你送我的化妆品,这位就是杜小姐吧,跟科经理站在一起也没有显得丑,看来我还是很有眼光。”

    科美人优雅的笑了:“简姐挑的人当然一流。”然后科美人很暧昧的在‘简单’耳边道:“尤其是商场上那帮色鬼见了她就跟见了蜂蜜差不多,至今她的办公桌上还放着三束花。”

    “跟科美人当年有的拼!”

    “呵呵。”两人相视而笑,笑容中的意思是在社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的经验。

    杜月宴恭敬的对‘简单’行礼,这是她第一次来顶层,她显得有些拘谨但是更多的是好奇,‘金宇’集团的最高指挥中心原来是这个样子,和她想象中比少了一些人情问,更多的是商业化的化学气息:“简姐,好。”

    简单上下打量杜月宴一眼,她对她的感觉一般,但是不否认她长的很漂亮;“工作还习惯吗?”

    “谢简姐关心,还行。”这是她工作半个月来首次跟着科经理四处转转,她从小就知道自己很漂亮,但是见到科经理时她发现,原理女生可以散发一种属于女性的美,出乎她意料的还有‘简姐’的地位,想不到她在顶层工作,就连科经理都喊她一声简姐,幸亏当时没有做出不合理的举动。

    科献笑着指指电话:“通报吧,我要见伊总。”

    伊天南在简单拿起电话时推开了办公室的房门,他已经很久没有跟简单接触了,家里那套鲜红的结婚征婚,让他不自觉的心理发虚,也非常鄙视自己非人道的行为:“简单,‘新锐’的冶炼技术送来了吗?”他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西装,刚毅的外在和他身后的办公室如此相得益彰,不苟言笑的表情带着疏离的口吻和谐的冲击着所有人的神经。

    科献第一时间看向他。

    杜月宴也看了过去,眼睛惊讶的在他脸上停留了两秒后不好意思的垂下头,她没料到‘金宇’的懂事长如此年轻,而且很有气度。

    简单了然的忍着笑,随口道:“没有。”

    伊天南看也不看旁人的转回办公室。

    科献已经习惯的耸耸肩:“我们的伊总永远是个工作狂。”

    杜月宴有些小小的失望。

    ‘简单’到不这样认为,他感觉他这几天有心事,要不然不会天天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你进去吧。”

    幸福的恋爱 009禅让曾经的态度

    科献的察觉到‘简单’没有说们,这也就意味着只有她可以进去:“月宴,你在这等我一会。”

    杜月宴乖巧的点头,她虽然想进去,但她更知道身为新人该听话,望着再次关上的办公室门,杜月宴的心里不自觉的开始期待她的将来,她想让他正视她的努力,她想让他把目光在她身上停留,学校的男生过于轻浮,刚刚参加工作的男人又不稳重,她一直以为她不可能遇到让她动心的男人,但是在见到伊天南时,她动摇了,这是第一次有男人没有看她,也是第一次她看着一个男人竟然心跳加速,他完美的无可挑剔,他事业有成,他稳重如山,最重要的事他没有任何桃色新闻。杜月宴淡淡的笑了,她一定会用成绩让这个男人注意到她!

    宋丽偷偷的撞同事郝晓一下。

    郝晓云见怪不怪的耸耸肩,伊天南要什么有什么,想追求他的女人起码能排满‘金宇’集团,她曾经还是其中之一呢,想当初她们刚‘金宇’时,谁不是这个表情,只可惜到头来还不是嫁给了公司里的无名小卒:“慢慢的她就不幻想了。”

    宋丽小声的道:“她很漂亮,说不定有机会。”

    郝晓云却不看好,长的漂亮的多了,科经理还不是一样的漂亮:“漂亮的人只会更浪费青春。”劝这些女人还是早点看清吧,伊总看简姐都比看美女的时候多,足以证明科经理也是自作多情。

    ‘简单’刚坐好又有些不舒服,她知道怀孕会吐,但没必要这么频繁吧,‘简单’忍着恶心故作镇定的看着手里密密麻麻的报表,但是越看越想吐、越看越眼花。

    杜月宴疑惑的看着她,她的面色不对,行为也比较古怪。

    ‘简单’不悦的瞪她一眼: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但她越来越不舒服,越忍越难受,于是她拿起背包,噌的站起来,史无前例的翘班了!

    宋丽立即不解的看向郝晓云。

    郝晓云也诧异的看向邻座的同事。

    就连一向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欧阳跃都不解的看了电梯一眼:‘简单’竟然招呼也不打的早退!

    ‘简单’出了电梯快速跑到一楼的洗手间大吐,似乎肝脏都要吐出来了依然难受的要命,‘简单’趴着水抬,打开感应开关,看着水冲刷雪白的池槽,心里一阵怅然,她慢慢的抬起头深吸口气,望着镜子里苍白的自己,认命的稍稍补妆,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傻子都知道她怎么了!于是她拿起手机,咬着牙想拨通齐玉心的号码,但一想到自己掏手机费,她只能优雅的对镜子里的自己笑笑,走到前台霸道的用座机拨通了朋友的手机:“我是‘简单’!限你十分钟内把这个月的盈利表拿到本部楼前!”说完她迅速挂上了电话。

    前台小姐温柔的对她鞠躬,不禁感叹公司高层的蛮不讲理。

    ‘简单’心神不宁的坐在公司外的长椅上等她,这是她第一次翘班,也是第一次不告而别,虽然道路上的人并不多,但她还是有些担心。

    齐玉心从车窗里看到她就不耐烦,拜托!她已经够烦了,这个女人还把她叫过来!有没有良心啊!齐玉心不爽的直接把车紧急停她面前,快速摇下车窗顺手就把这个月的报表甩她身上:“姑奶奶!你又发什么神经!你知不知道我在开会!开会呀!”她再这样下去,不用老总炒她,她的顶头上司先把她炒了。

    ‘简单’看她一眼,蜡黄的面色根本不是垃圾粉底能遮住的瑕疵,她刚要说话,突然感觉胃里一阵难受,她快速走到垃圾桶前扶着树干呕。

    齐玉心看着她,脑子瞬间轰隆一响,她是过来人,她不可能看不出来,齐玉心迅速从车上跑下来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大吼:“你有了是不是!不要骗我!你这人就是死鸭子嘴硬!他怎么说!结不结婚!”

    ‘简单’擦擦嘴角有气无力的上了车:“鸡婆,开车呀!”

    齐玉心挡着车门认真看着她,齐玉心从毕业起就认识‘简单’,在工作上‘简单’没少照顾她,要不然她也不可能年纪轻轻就爬的这么高,她对‘简单’自然心存感激,也同样有份如姐姐般的依恋,所以她不希望她出任何事情:“我问你!他怎么说!”

    ‘简单’模棱两可的靠向椅座:“走吧,你想让全公司的人都看我的笑话。”

    齐玉心暴躁的砸上车门,快速向医院冲去:“笑话个屁!”然后还是黑着脸道:“我没开错方向吧!”

    ‘简单’受不了的皱眉:“慢点!要不然真让伊总开除你!”

    “先开除你吧!”但是她却放慢了车速。

    ‘简单’松口气的拍拍胸口,幸好没死,她工作以来共有两个铁杆朋友,一个是脾气古怪的齐玉心,另一个是很淑女的范漫漫,可惜后者被她调到了美国分公司,早知道她就该不听齐玉心鬼哭狼嚎的直接把她赶走,也免得受这份洋罪!

    齐玉心不悦的看向她:“我说真的,他怎么说。”

    ‘简单’无所谓的揉揉额头:“不用他说,我不想要这个孩子。”

    齐玉心恼怒的一拳砸向方向盘,她就知道禅让那个白痴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三年前如此、三年后还是如此,三年前她骗禅让‘简单’在医院坠胎,结果那个男人去自杀都不来医院!靠!她也是好心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简单’,要不然‘简单’一定碾死他:“男人没一个靠的住!关键时刻跑的比乌龟都快!”

    ‘简单’好笑的打开车窗:“不要你离婚就打死所有异性生物,你也知道,我并不适合怀孕,再说……禅让的事我也不想逼他,给他点时间让他适应吧。”

    齐玉心嗤之以鼻:“几年!?二十年!三十年!是不是等你不能生了!他才答应。”

    “没那么恐怖,我三十岁之前肯定搞定他。”

    齐玉心无声的叹口气,其实她也感觉他们不适合要孩子,‘简单’的家累过重,‘禅让’本身就像个孩子,‘简单’哪有精力伺候他们:“你打算怎么办?不要?”

    ‘简单’摸着肚子点点头:“今天就解决了。”虽然可惜,但也没有办法,这种事越拖越舍不得。

    “他知道吗?”

    “我没有告诉他,免得他也难受。”

    齐玉心不禁嗤笑,他难受!切!恐怕那个男人除了沉默什么都不会!或许男人都巴不得女人默不作声的解决这些麻烦!齐玉心越想越气!越想越tm不甘!“靠!——”凭什么呀!‘简单’哪点对不住他!

    “你给我老实点!”跟个男人似的怪不得她老公——蔡建舟要跟她离婚。

    齐玉心把车甩进车库,她就不明白‘简单’为什么会爱上禅让,那个男人一没担当、二没气度、除了小气、撒娇、独占欲强什么都没有,‘简单’简直脑子进水:“下车!”

    鲜艳的红色十字,刺目的映入‘简单’的眼前里,她最讨厌来这种地方,因为来了就意味着花钱,不知道打胎这种事,公司给不给报销。

    “走啊!舍不得啦!”

    “确实。”她的第一个孩子,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她曾经想过如果自己做了妈妈,一定给孩子一个美丽幸福的家,让孩子有许多爱他的舅舅和姨姨,但是不包括姥姥,可惜,想不到她的第一个孩子竟然是这样的下场,好可怜呀:“心心,我突然不想进去了。”

    “做你的梦吧!你养不起孩子当宠物。”

    ‘简单’瞪她一眼:“说的真难听。”

    “你去挂号,我去帮你找找熟人。”

    “ok。”

    齐玉心看着她离开,虽然‘简单’表现的很轻松,但她知道她不会真的无所谓,齐玉心拿出手机,拨通了禅让的电话——里面传来千年撼不动的说辞——请在嘟的一声后留言——

    “禅让,我警告你!‘简单’在医院打胎!你要还是男人就给我滚出来承担你的责任!你tm不想结婚了不起啊!我们家‘简单’还不谢嫁给你呢!”齐玉心——啪——的挂上电话,越想越气的踹了邻座的高级跑车一脚,恶毒的补上一句:“‘简单’把你甩了,哭死你!”

    任阳好死不死的看到了这一幕,他穿着白色的衣袍,身材完美的诠释者医者的风采,他的嘴角邪魅的扬起,尖锐的眼镜下是一双笑看一切的眼睛。

    高大的森了解的为主人递上手机。

    任阳好玩的拨通了好友的电话:“天南,六百万,卖给你一个终身受益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