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帝台春 > 正文 完结

正文 完结

作品:帝台春 作者:BY风维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起面庞,“父亲,人生在世,很多重要的选择在决定的时候……都不能保证绝对正确,但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孩儿现在,是的的确确想要跟皇上在一起,请您成全孩儿。”

    阳洙又是惊喜又是感动地看着应崇优,几乎忍不住想要扑上来将他紧紧搂进怀里,但为了不刺激到那位老爷子,破坏现在难得的好气氛,他也只有努力忍耐着,没有动作,也没有出声插言。

    “优儿,”应博颤颤地抚着儿子的头,心疼地道,“你要想清楚,君臣相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何必一定要选这样一条难走的路呢?”

    “孩儿也知道难走,所以一直在逃避、退缩、犹豫,甚至有时候还自己欺骗自己,”应崇优凝视着父亲,双眸渐渐湿润,“可惜这世上最动不得的,就是感情……孩儿既已动情,纵然知道日后会有很多苦楚,也无法轻易抛闪。父亲也是动过心动过情的人,难道不能明白孩儿此刻的感受吗?”

    应博看着爱子,眸中一片怜惜之色,好半天才叹出一口气来,摇头道:“你都这样说了,为父还有何言……你好自为之吧……”

    应崇优还未作出反应,阳洙已欢天喜地跳起身来,一迭声道:“太傅放心,放心!虽然无论朕说什么,你们都当成花言巧语不肯全信,但朕还是要说,崇优对朕而言比江山还重,朕绝不会让他吃苦的!”

    “陛下也不要误会,”应崇优转身面向他,正色道,“我说要和你在一起,并不是说我就愿意一直留在你身边,成为一个后宫般的存在。我从小就希望能够游历天下,体会各处风俗民情,所以请求陛下不要拘束我的行踪,让我能够来去自由,既不辜负陛下的深情,也不埋没自己的天性……”

    “那你一年能分多少时间陪我啊?”阳洙不乐意地道,“当皇帝真不自在,如果没有这个皇位拖累,我也可以跟你一起踏遍锦绣山川,畅游天下了。”

    应崇优微微一笑,用力握住他的手,柔声道:“记得我曾经跟陛下说过,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真正做到随心所欲。陛下既居此位,天下就是你的责任,如同你怎么也放不下我一样,你今生今世也不可能放下这个责任。只要我们能够时常相见,纵然不是朝朝暮暮又有何妨?而且从朝政大局考虑,一个不担任朝职,不牵涉政务的应崇优,一个时隐时现,像影子一样留在陛下身边的应崇优,也许是对所有人来说最佳的选择。你说这样好不好?”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阳洙目光深邃,定定地看着应崇优的脸,好半天才无奈地道,“每当你问好不好的时候,我就已经没有说不好的余地了……”

    应崇忧心中一酸,差一点又掉下泪来.只是当着父亲的面不好失态,忙侧过脸去掩饰。应博对阳洙的大度也暗暗赞赏,只是他毕竟更有阅历些,稳住了心神,并没表现出来,仍是一脸肃然,语调从容地道:“你们二人都能衷于挚情,而又不为情或心乱心智,实是天下大幸。既然陛下同意不将小儿拘管于帝都之中,老臣也再无他求。今日能解开数年心结,老臣甚感欣慰。时辰不早,陛下又是重病未愈,不宜操烦过度,老臣先行告退,请陛下休息吧。”

    应崇优忙道:“既如此,孩儿与父亲同行。”

    阳洙闻言立即垮下脸来,但因为接到应崇优递过来的眼色,也只好闷闷不乐地道:“那你送太傅回去,明天再来啊。”

    “算了,”应博叹口气拍拍儿子搀扶着自己的手,道,“你们两年未见,想来有许多话讲。而且对于将来,陛下也必然有些安排要跟你讨论。老父虽不济,倒还认得出宫的路,你就不必跟我一起回府了,两人多聊聊吧。”

    应崇优微觉不好意思,刚叫了一声父亲,阳洙已高高兴兴地道:“多谢老太傅体贴,高成,快准备步辇,替朕好好地护送太傅回府。”

    外殿大总管应声出现,笑眯眯道:“步辇已经备好,老大人,奴才搀着您……”

    这主仆二人一唱一和,应博也不由失笑,起身甩了甩袖子,抬手让高成小心搀着退了出去。

    “你真是……”应崇优被这样一弄,早已是满脸晕红,甩开阳洙紧紧拉着自己的手,到殿门旁目送父亲,车辇刚消失在宫墙外,就有一个身体从后面热乎乎地贴了过来。

    “终于又只剩我们两个人了,”阳洙轻轻啮咬着他的脖子,语调低沉地道。  “我们继续吧?”

    应崇优还未及答言,整个身子已被横空抱起,放到了龙床上,被紧紧压在下面不能动弹。

    “阳洙……”

    “我知道。我知道,”年轻的皇帝一迭声地道,“放下帐子是吧?我马上就放……”说着欠身起来,挑落金钩帘帐。

    “……你还是先把脸上的妆洗掉,这一脸病容的看着……我总觉得不对……”

    阳洙只好又赶紧跳下床去,冲到水盆旁,忙忙地倒了几滴药汁在清水里,胡乱洗了几把,将脸上妆容清理干净,又重新跳回帐中,一把抱住恋人的身体,便开始拉扯他的衣服。

    “殿门还没关呢……”应崇优喘息着按住他的手。

    阳洙急得满额都是细汗,扯起嗓子高声喊道:“高成,关殿门!”

    “喂……”应崇优被他这一喊,脸上更像着了火似的发烧,可抱怨的话还没说出口,整张嘴就已被滚烫的双唇紧紧堵住,只能发出“嗯嗯”的声音来。

    殿门外,外殿大总管移动着胖胖的身体,尽量悄无声息地将开启的殿门慢慢合拢来,但当他的视线穿过窄窄的门缝,落在那摇动着的绣金纱帐上时,还是忍不住缩起身体,掩嘴笑了起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