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 分节阅读-38

分节阅读-38

作品:你看见我的鸟了吗 作者:西子绪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之类的亲戚。

    “阿姨,有什么事吗?”陆妍娇当时刚下课,还背着个小书包,乍一看起来跟个高中生似得,她走上前去,热心的问道“你是来找贺竹沥的吗?”

    “呀,你怎么知道的。”女人闻言略微有些惊讶,弯起眼角笑了笑,“是的,我是来找他的。”她笑起来的样子和贺竹沥更像了。

    “哦,他就住在我楼上。”陆妍娇道,“请问你是他的……?”

    “我是他的妈妈。”女人说,她态度彬彬有礼,看起来也不像是蛮不讲理的人,和陆妍娇想象中的形象差别挺大。

    陆妍娇一听,赶紧道:“这里有门禁,我带您上去吧。”

    “麻烦你了。”女人点点头,对着陆妍娇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陆妍娇打开了门禁,和她一起上了电梯。

    上电梯后,女人一直在用余光小心的打量陆妍娇,最后还是没忍住:“小姑娘,你是叫陆妍娇吗?”

    陆妍娇没想到她居然认出了自己,不好意思道:“对,我就是陆妍娇。”

    “你是竹沥女朋友吧?”阿姨笑眯眯的,看起来十分和蔼。

    “嗯……是的,伯母好。”陆妍娇有点不好意思的回应。

    “好。”贺母眼神温和的看着陆妍娇,“竹沥那小子眼光真是不错。”

    陆妍娇挠挠头,感觉自己被夸的贼不好意思。

    电梯叮的一声,到了贺竹沥家所在的楼层。

    陆妍娇走在前面,按响了贺竹沥家的门铃。

    片刻后,贺竹沥开了门,他身上还穿着T恤,头发也乱蓬蓬的,一开门就看见自己妈妈自己站在门口,整个人都愣住了:“妈,你怎么来了?”

    贺母道:“我不能来了?”

    贺竹沥道:“没……爸要是知道你来了,不得生你的气?”

    贺母道:“他那脾气,要气就气呗,我才懒得管他,我都快要一年没见你了……搬了家也不告诉我。”

    陆妍娇听着二人的对话,觉得这对母子两的关系好像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差。从贺母看贺竹沥的眼神里也能感觉到,她并不像李斯年说的那样和贺竹沥关系僵硬,看样子平日里也有联系。

    “妈,你过来怎么不和说一声,那么远。”贺竹沥给贺母倒了茶水,又在她的面前坐下。

    贺母道:“没什么好说的,我就是来随便看看。”她的目光移到了陆妍娇身上,然后又笑了起来,“看来你过得挺好。”

    陆妍娇乖巧的坐在沙发上假装自己是个乖宝宝,没敢像平日那样骚。

    贺竹沥道:“我是挺好。”

    贺母道:“你好就行了,这次我来还有件事,今年过年你回来吧,你爸也没那么生气了。”

    贺竹沥听到这话,却蹙起了眉。

    贺母叹气:“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你们到底是父子,哪有隔夜仇的呢,他本来就是当老师的,最讨厌学生打游戏耽误了学业,你当时成绩那么好,他就指望你考个好大学。”

    每个父母都渴望子女走最平坦的那条路,当年的电竞行业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对于老一辈的人来说,电竞几乎就等于打游戏,有哪个打游戏能打出成绩的?

    “他不怪我了?”贺竹沥声音有点低落。

    “你管他怪不怪。”贺母道,“他那个脾气,就算不怪你了也放不下面子来求和,我和你说吧,现在他每天晚上都悄悄的躲在房间里看你直播,害怕我知道——我能不知道么,光拿私房钱给你刷礼物了。”

    陆妍娇听着这话想笑,又忍住了。

    贺母也跟着笑了出来:“很好笑吧?这么大岁数了,还跟个孩子似得幼稚,我看着也想笑。”

    贺竹沥轻轻叹息。

    贺母知道贺竹沥心里还是有个没放下的坎,她也跟着轻叹一声,道:“竹沥,你和他性子像,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是他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说着不让我和你来往,其实也没有怎么拦。”

    贺竹沥道:“他知道你每个月给我打钱了?”

    “当然知道了。”贺母说,“还暗示我多打点呢。”

    贺竹沥不说话了。

    他当年刚出来的时候,条件特别差,完全靠着家里支助过来的。本来他以为这都是母亲的意思,群没想到父亲居然在里面占了这样的角色。

    “我也不劝了。”贺母说,“你今年如果要回来,记得提前说一声,我好给你备年夜饭,如果方便的话,把妍娇也带回来吧。”

    贺竹沥点点头,没说好,也没说不好。

    之后贺母在贺竹沥家里住了两天,便提出要回去了。期间贺竹沥戴着她去城里四处转了转,听见她要走,想要劝她多玩一会儿。

    “不玩了,我得回去了,让他一个人在家里不放心。”贺母拒绝了贺竹沥提议,“看你过得好我就放心了,之前担心你一个人,现在知道你有人陪着,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有事给家里打电话。”

    贺竹沥点头应好。

    贺母又看向陆妍娇,笑着说了句:“竹沥就拜托你啦。”

    陆妍娇大声说好。

    贺母走后,贺竹沥和陆妍娇说了他家里的事情。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和李斯年说的内容很是相似。唯一不同的,就是贺母其实一直在和贺竹沥私下里联系,悄悄的给他经济上的资助,帮助他熬过了最艰难的一段时期。

    贺竹沥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里带着些许内疚,他道:“其实我打电竞这件事给了他们不少压力。”

    陆妍娇:“压力?”

    贺竹沥:“对,毕竟家里儿子突然辍学去打游戏了,这事情在老师圈子里是会被笑话的。”

    的确如此,陆妍娇理解了贺竹沥的想法。

    “但是我妈挺支持我的,只是我爸……”贺竹沥提到父亲,眉头就蹙了起来,“他脾气比石头还硬,根本说不通,前些年还想要把我从基地里带回去。”

    陆妍娇:“嗯……现在他不会了吧?”

    “谁知道他会不会,那么臭的脾气。”贺竹沥嘟囔,“也不知道我妈怎么看上的他。”

    陆妍娇听着这话想笑,因为她也想起了自己的父亲,她当时也想过,自己父亲那么臭的脾气,到底是怎么被母亲看上的。陆妍娇:“可能是因为他长的好看?”从贺竹沥的相貌就能感觉到贺父不会太丑。

    “哼。”贺竹沥不屑道,“还没有我还看。”

    陆妍娇又笑了。

    虽然如此说,但贺竹沥还是决定春节的时候回去看看。

    今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有好,有坏的,但总归而言,是收获颇丰的一年。

    平静的渡过了下半年,期间贺竹沥又出国打了一次比赛。这次陆妍娇也跟着去了,她现在fcd的正式替补,偶尔也会有上场的机会。

    两人的关系也越发亲密,等到了年关的时候,陆妍娇跟着贺竹沥回了他的老家,见到了和贺竹沥关系紧张的贺父。

    和陆妍娇想的异样,贺父的长相着实不差,是个脾气很差,但是长得很好看的五十岁大叔。

    “你还回来做什么。”面对几年不见的儿子,贺父一开口气氛就僵了。

    “我回来见我妈。”贺竹沥也没好态度。

    “哼。”贺父说,“你还知道回来——”他似乎还打算说什么,却看见了后进门的陆妍娇,硬生生的把话憋了回去。

    “伯父好。”陆妍娇甜甜的问好。

    “你好。”贺父看见陆妍娇,表情柔和了许多,“你坐。”

    陆妍娇坐下。

    贺母也及时出现,化解了这对父子间的尴尬气氛。

    总而言之。这对父子好歹是没有在见面的时候就吵起来,已经算是很大的进步。

    之后的几天,陆妍娇都受到了贺家家人的热烈的欢迎,她看到了贺竹沥的表姐表妹等等一系列的亲戚,还顺手签出去了几十个签名,收获了一堆小粉丝。

    陆妍娇感动的感叹,说没想到会有那么一天,她的人气比贺竹沥还高。

    贺竹沥说,你人气比我高那是因为他们不敢来找我要签名。

    陆妍娇闻言气呼呼的找人评理去,说:“伯父,伯父,贺竹沥说他人气比我高。”

    贺父一听,立马道:“他在胡说八道,每天打游戏的时候是马着一张脸,哪有你讨人喜欢!”

    贺竹沥:“你怎么知道我天天马脸,你难道看了?”

    贺父马上嘴硬:“不用看也知道!”

    陆妍娇在旁边听着想笑,感觉这对父子也是相当有趣。

    总而言之,虽然贺竹沥和他爹依旧是不怎么说话,但两人之间至少没有再剑拔弩张,也能在一张桌子上吃吃饭饭,偶尔聊两句了。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或许再过段日子,这对父子间的隔阂,就能烟消云散,陆妍娇笑眯眯的想着。

    第63章 终成眷属

    在拿到了世界冠军之后,接下来的几年里,Fcd战队在绝地求生这个游戏里占有了统治力的地位。

    国内联赛中,总计四十二次夺得第一,其中连续获得第一的次数是十一次,创下了可以计入绝地求生游戏历史的记录。

    而在国外的征战中,fcd也丝毫不怯,连续三年夺冠,将最高荣誉奖杯,牢牢的抱入怀中。而陆妍娇作为比赛里唯一的一个女选手,也同样获得了极高的人气,直播人数破百万,微博粉丝七位数。

    贺竹沥就更不用说了,现在只要提到这个游戏,就必须会提到一个Id——puma,他成了游戏里不可逾越的一座高山,所有新人们想要打倒的目标。

    陆妍娇虽然是Fcd的替补,但并未放下自己的学业。在小叔陆忍冬的监督下,她乖乖的上完了四年的课程,并且拿到了学位证和毕业证,并没有出现什么太大的意外。

    这也算让陆忍冬松了一口气。

    在陆妍娇毕业之后,她进入了游戏圈,并且开始尝试组起工作室制作游戏视频,目前还在创业阶段。

    而她和贺竹沥的恋情也持续了整整三年。期间两人有过矛盾,有过争吵,但从未想过分开。

    陆妍娇家里又添了一只鹦鹉,因为长期繁忙,陆妍娇害怕乌龟寂寞,便想着给它买个伙伴回来。结果她刚这么想,贺竹沥就心有灵犀的带回来了另外一只漂亮的玄凤。

    “你怎么知道我想给乌龟买个伴儿?”陆妍娇逗着自家儿子,笑眯眯的发问。

    “猜的。”贺竹沥说。

    “哼,我才不信呢。”陆妍娇蹭着贺竹沥的下巴,突然想起了什么,她道:“话说你当时怎么勾引的乌龟?”

    贺竹沥没吭声。

    陆妍娇轻轻的咬了他下巴一口:“说话呀,怎么不说话了。”

    贺竹沥亲亲陆妍娇的头顶,慢慢道:“我不告诉你。”

    陆妍娇瞪圆了眼睛:“为什么不告诉我——”

    贺竹沥:“就是不告诉你。”

    无论陆妍娇怎么问贺竹沥都不肯说,直到很久之后,两人住在了一起,陆妍娇翻找东西时,突然翻出来了个小本本。

    那本本上面详细的记录了要怎么勾引一只玄凤,一看就是找专门的训鸟人做过功课。

    陆妍娇拿着本本就冲到了贺竹沥面前,说好哇,你居然计划了这么多,老实说吧,你到底暗恋我多久了。

    贺竹沥当时正在围着围裙给陆妍娇做晚饭,看见她拿着小本本尾巴翘到天上的模样,很冷静的说:“也没多久。”

    陆妍娇道:“那是多久啊?”

    贺竹沥:“也就两三年吧。”

    陆妍娇惊了个呆,说:“两三年,你居然在我高中的时候就对我有了企图?”

    贺竹沥道:“嗯。”

    他承认的这么坦然,倒是让陆妍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贺竹沥也知道他家傻姑娘想问啥,便低声缓缓道来。

    说他和陆妍娇的相识是在那次游乐园,之后便没有再见过陆妍娇。他们基地是在一所高中旁边,本来陆妍娇没上那所学校,结果陆忍冬却阴差阳错的把陆妍娇转到了贺竹沥基地的旁边。

    于是两人再次相遇。

    当然,那时候的陆妍娇,完全不记得贺竹沥了,贺竹沥也没赶上前搭讪,就这么暗中观察着自己喜欢的姑娘。他也处于最艰难的时候,家里的人不理解,战队成员不合,还有很多困难需要克服。

    “你那时候是不是特别喜欢吃一家小摊上的米线?”贺竹沥说,“不要香菜多加辣。”

    陆妍娇听着这话满目不可置信:“你怎么知道,卧槽,我吃饭的时候就在旁边看着?”

    贺竹沥:“嗯。”

    陆妍娇:“那我为什么不记得你?”

    贺竹沥刮了一下她的鼻子:“你光顾着吃,哪里会记得我。”

    陆妍娇:“唔……”她吃东西的时候的确是挺认真的。

    “好了。”贺竹沥说,“吃饭了。”

    陆妍娇听到有饭吃,又高高兴兴的摇着自己的小尾巴蹦跳着出去了。

    贺竹沥看着她的背影,露出温柔的笑容。

    一切事情都以最美好的轨迹发展着。贺竹沥在陆妍娇毕业一年后,向她求婚了。

    九百九十九朵玫瑰是标配,只是在玫瑰旁边,还放了多了一些游戏里特有的装备,WAM,98k,三级头。

    贺竹沥捧着鲜花,对着陆妍娇半跪,说我亲爱的姑娘,以后我愿意将我生命里最好的东西,全都与你共享。

    陆妍娇弯腰,将手伸出,让贺竹沥将一枚漂亮的戒指戴在了她的手上。她热泪盈眶,还不忘记对着旁人说骚话,说:“李斯年,你真应该庆幸。”

    李斯年正在激动的拍手,听的莫名其妙:“我庆幸什么?”

    陆妍娇:“你居然有幸见证自己父亲向母亲求婚……”

    众人都大笑了起来。

    李斯年出离的愤怒了,说:“贺竹沥,你就不能管管陆妍娇吗?都这时候了,能不能让我多感动几分钟?”

    贺竹沥道:“妍娇,别闹了。”

    陆妍娇乖乖的嗯了声。

    贺竹沥说:“你看咱儿子都不高兴了。”

    李斯年:“贺竹沥我干你爸爸!”自从这两个人开始谈恋爱后,他的辈分就开始猛降,开始还能当一下贺竹沥的兄弟,现在也只能当儿子了,气死他了,他也要去找个会说骚话的女朋友!

    订婚不久后,两人便结婚了。

    婚礼举办的异常盛大,几乎邀请了业界所有的名人。

    陆妍娇一身婚纱,和穿着笔挺西服的贺竹沥自是郎才女貌。两人一路走来,终成眷属,旁人看了无不艳羡。

    陆妍娇的小叔和父亲都来参加了婚礼,贺竹沥的家人也纷纷到齐。众人眼中,均是对新人的期盼,贺竹沥对着自己心爱的姑娘许下誓言,说无论生老病死,都愿伴其左右。

    陆妍娇笑着笑着就哭了,她听到了羽毛扑打的声音,却是被带到现场的乌龟,挥舞着翅膀飞到了她的肩膀上,开始啄陆妍娇的头发,像是在安慰她,让她不要流泪。

    陆妍娇说:“乌龟,别啄了,啄你爸爸去。”

    贺竹沥面露无奈,看着乌龟飞到了他的头顶。全场来宾看到这一幕哄堂大笑,这画面实在是太戏剧,一时间成为佳话,四处流传。

    陆妍娇小时候就梦想着有一个完美的婚礼,现在她的梦想终于实现,面前男人眼中全是属于她一人的深情。

    他将她抱入怀中,温柔的亲吻,许下誓言。

    陆妍娇说:“贺竹沥,我好爱你。”

    贺竹沥笑了:“陆妍娇,我也爱你。”

    两人拥吻片刻,都在对方神情之中看到了让人心醉的暖意。

    礼炮,欢呼,掌声,奏成了一曲乐曲,谱写出独属两人的乐章。

    他们将如誓言那般,忠于爱人,无论贫困、患病或者残疾,都深爱对方,直至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