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冷宫皇后 > 正文 194. 番外之时间顺流

正文 194. 番外之时间顺流

作品:冷宫皇后 作者:猫小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这个结局接128再见那一章,亲们要是觉得突兀,可以再稍稍回顾下那几章哈,猫猫写的时候,也又看了一遍,呜呜,自己又哭了一次。这个版本的结局蛮短的,只能是小小满zu下有些想看这个版本的亲们的愿望了。)

    已经过了半个多月了,穆懿轩依旧日日服药,虽已消瘦孱弱,在中和殿的时候,却依旧是冷冽而凌厉,除了钟离的战事,朝中大小事宜全部交给了七王爷,钟离的战事,他绝对不会放手的,他要整个钟离为林鸢殉葬!

    灭了钟离,他便可随她而去了,心都去了,命又何妨呢?

    没有了平日里那平和的面具,如今的皇上浑身上下除了冰冷还是冰冷。宫里头谣传四起,说是皇后已经宾天了,亦是有说皇后小产了,谁都不知事实真相,冷宫有侍卫把守着,就连安阳公主也进不了。

    穆懿轩依旧夜夜回冷宫来,只是一回到这冷宫来,原本那凌厉的眸子便一下子空洞了起来,仿佛没了神,痴痴地看着地上那一滩血迹,一坐就是一整夜。

    “皇上,服药吧。”沈太医夜夜在冷宫里守着,已经劝了半个多月了,皇上依旧看都不看那解药一眼。

    “皇上,要是娘娘地下有知,一定不希望看到您下子这个样子啊,皇上!”这解药可是皇后娘娘用命换来的。

    穆懿轩这才缓缓抬起头来,苍白的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来,似是宠溺、似是心疼,仿佛不是对沈太医说的,更像是自言自语,“她一定等着我呢,那笨女人一定等着我呢”

    “轩儿,师傅求你了,把药服了吧,这可是皇后用命换来的!”沈太医一下子上前来,轻轻按照穆懿轩那单薄的肩,老泪已纵横,看着轩儿这样一日一日消瘦,一日一日虚弱,他怎么能不心急心疼,若是再不服药,怕是撑不到月底了!

    “师父轩儿想她,好想好想她”他却像个孩子般抱着沈太医,撕心裂肺地哭了起来,她怎么可以这般欺骗他,她就这么走了,不要孩子了,也不要他了。

    “林鸢!你回来好不好,回来好不好!”

    “林鸢我们约好的,你不走的!”

    沈太医的手顿时僵住,竟不知如何是好,从未见轩儿过这般脆弱这般无助,即使是十几年前他身中寒毒,生命垂危之时,不过是五岁的孩童,也只是死死抓着他的手,不吭一声,不掉一滴泪,而如他却这般撕心裂肺地哭着喊着。

    林鸢?

    那日他亦是这样叫皇后的,那皇后的闺名不是叫做纪若萱吗?

    这个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日皇后就这么消失了,在场的奴才一个都没留,这事虽然轩儿未曾提及,他亦不敢多问其中蹊跷,灵异之事他亦是有见过的,不管那皇后究竟是什么人,如果可以,他亦是盼着有一天她能回来,这天底下怕是只有她一人劝得了轩儿。

    穆懿轩仍旧沉静在悲痛中,沈太医低声安慰着,两人皆没有注意到屋外的动静。

    屋外,安阳和沈冰皆是一脸沉重,笑笑则是泪流满面。今日好不容易才不哭的,方才又被逼着把小姐的事说了一遍,眼泪又停不了了,她苦苦求了顺公公那么多日,顺公公才把事情的始末说了出来,原来小姐骗了皇上,却是为了救皇上。沈太医亦是有让她帮助劝皇上,只是皇上哪是她能劝得了的?

    “笑笑,你也别太难过了,先下去吧,别跟主子说我们来过。”沈冰低声安慰着,笑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安阳公主,这才转身下去了。

    “皇嫂子太伟大了!谣言是真的!皇帝哥哥居然瞒了那么久!”安阳似乎这才回过神来,大声哭了起来。

    沈冰连忙将她拉到花丛后,低声道:“公主,趁主子还没发现咱赶紧走,出了冷宫再想办法!”

    安阳特意去了一趟皇陵把他给拉了回来,想不到才离宫几日,宫里竟出了这么大的事,皇后娘娘竟然宾天!主子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到时候就算是服了解药也救不回来了!

    “呜呜皇后嫂子就怎么没了呜呜”她才要开始喜欢那皇嫂子呢,都还没跟她说上几句话,怎么就没了!

    沈冰急了,一脸严肃起来,语气亦是没了平日里的温和,道:“安阳现在不是哭的时候,我跟你说实话,你皇帝哥哥要是再不服那解药的话撑不了多久的,我们最好想想法子!”

    安阳听了这话,便一下子怔住了,方才听到皇帝哥哥哭,她心里就很不舒服了!她的皇帝哥哥是最厉害的,从小就是很厉害的,无所不能的,怎么会哭呢?什么又叫做撑不了多久了呢?

    “安阳,笑笑不知道这寒毒有多严重,我现在告诉你,你皇帝哥哥要是再不服下那解药的话,便活不过这个月!”

    “哇!”安阳一下子大哭了起,沈冰连忙捂住她的嘴,迅速将她带离了冷宫,他老爹看来是劝不来主子的了,看样子他赶紧得找黑影和紫衣商量了。

    分割线喵

    多日后,望月宫中。

    笑笑一脸惊诧地围着一个女子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女子生得柳腰莲脸,明眸皓齿,淡粉色华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三千青丝用白色发带束起,头插白玉簪子,一缕青丝垂在xiong前,脂粉未施,一脸淡然,秀雅的眉宇间却有微微透着慵懒之色。

    这个女子名唤林鸢,是沈冰和黑影日夜兼程去离城找来的。

    “怎么样?笑笑,一模一样吧!”安阳亦是细细地打量着这林大小姐,那日沈冰一说这林大小姐她便想起来了,这模样怕是连皇帝哥哥也辨别不出来了。

    “小姐?你是小姐吗?”笑笑却是一下子跪了下来,泪早已控制不住了,为什么她对这个女子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这个女子,不管是相貌还是神态,就连发髻上那白玉簪子都和小姐的一模一样,那白玉簪子是小姐进宫前三少爷送的,小姐从钟离回来后,就一直带着的。她是不是就是小姐了啊?

    那女子身子微微一怔,随即却有放松了下来,秀眉轻轻笼了起来,看着笑笑却也没开口。

    倒是安阳又说话了,“笑笑你起来啦!她不可能是皇嫂子,她是离城驻军府的大小姐啦,我和沈冰老早之间就见过她的了!”

    安阳说着便将笑笑拉了起来,沈冰这才走了过来,仍旧是那一脸严肃,道:“笑笑,赶紧把皇后娘娘的脾气习惯都给她讲讲,今晚就让她到冷宫去陪主子。”

    他和黑影去了离城,原本还向林奇借了令牌的,没想到这林大小姐竟什么也多问,知道他们来意后便当夜收拾了东西跟他们来了。这小姐的性子似乎没有他第一次见的时候那么娇纵了,一路上除了询问主子的状况,便什么都没说了。

    他和黑影才离开十日不到,一回来便得知主子倾尽月国兵力,南宫豪大将军亲自出征,三日不到便横扫了钟离,如今钟离已经是月国的属国了,而寒煜在已经被押往焱城途中了。

    大战告捷,皇上自己却已经整整三日没有出过冷宫了,药也不服,就连沈太医都进不去。

    “对对对,笑笑,你赶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她,皇帝哥哥他他都快撑不住了!”安阳说着说着,便掩面而泣了,她都已经把在山上的静修的母后也请来了,皇帝哥哥依旧谁都不见。

    那林大小姐脸上掠过一丝不安,却有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笑笑抹了抹眼泪,道:“公主,沈大人,你们先歇一会吧,笑笑一定把知道的都告诉她。”

    沈冰看了安阳一眼,便道:“安阳,咱下去吧,你也好几日没睡了吧,先歇息着吧。”

    笑笑一定有有些事情不便让他俩知道的,沈冰在该认真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迷惑的。

    安阳看了看那林大小姐,又放心得又交待了笑笑几句,才和沈冰一起离开了。

    见沈冰和安阳离开,那林大小姐忙开了口,急急问到:“皇上的病情到底怎么样了?”

    笑笑一愣,这林大小姐方才还安安静静不言不语地,此时怎么一脸焦急了。

    “沈太医说了,皇上这几日若再不服药的话,就是那解药也救不了他的命了!”

    林大小姐骤然站了起来,道:“笑笑,一路上沈冰和黑影都告诉我了,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见林大小姐要走,笑笑忙一把将她拉着了,“还有他们不知道了呢?我只告诉你,你可不许跟他们说,一个字都不许提!”

    “笑笑,我跟你讲,我都知道的,有什么话要说,等我回来再讲!”林大小姐却是猛地推开了笑笑,一跃而起,朝冷宫方向而去了。

    “哎,你怎么知道去冷宫的路?你是小姐对不对!小姐”笑笑一下子回过神来,是的,她一定是小姐,方才那语气和神情都是一模一样的,小姐每次跟她急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她就知道,她一定是小姐!

    “小姐!小姐你等等笑笑,小姐”笑笑一路追着喊着朝冷宫方向跑了去,一路上的宫女太监们都纳闷不已,皇后身边这贴身丫鬟嗓门怎么这么大,看样子谣言不是真的,皇后还好好地在冷宫呢,皇上都三天没出冷宫了,谁谣言皇后失宠了的?

    最最最后的分割线

    “皇后娘娘!”冷宫门口的侍卫一见这林大小姐便全都是愣住,顺公公私下交待说娘娘病危,谁都不准进冷宫,可是这皇后娘娘怎么就好端端地,她什么时候出来的?

    “滚开!”林鸢一下子拨开了那几个侍卫的手中的长枪,而侍卫们却也不敢拦,这宫里除了皇上看来是没人敢拦她的。

    那林大小姐一踏进冷宫花园便怔住了,满园的迷迭香,郁郁葱葱,整个园里里到处弥漫着那淡淡的香气。

    “迷迭香是为了帮助回忆,亲爱的,请你牢记。”

    她当然是记得的,她哪里是什么林大小姐啊!

    他的哭声一直萦绕在她耳畔,那般的撕心裂肺,那般的疼痛,逼着她醒来,逼着她回来。

    她回来了,什么都没有忘,她急着要来找他,急着想知道他怎样了,而黑影和沈冰却先来了,原来他很不好,一点儿也不好。

    穆懿轩,你这个大笨蛋!

    林鸢看着那紧闭的房门,突然又止步了,心急了,慌了,乱了,不安了,也怕了。

    穆懿轩,你究竟怎么样了?

    手,微微颤抖;眉,渐渐笼起;泪,慢慢盈眶。

    深吸了一口气,猛地将门推开,泪还在流着,却硬是扯出了一抹笑来,淡淡的笑。

    大厅中,她时常躺的那软塌旁,一地的血迹依旧留着,依旧是那般怵目惊心。

    榻上那人,双眸紧闭,俊朗的眉宇间依旧微微透着倦色,那刚毅的嘴角微微抿着,一脸却是苍白如纸。

    “出去”熟悉的声音,冷冰冰,却那般的无力。

    她早已来到他身旁,缓缓伸手,想抚平他紧蹙的眉,他却伸手要将她打开。

    只是,一触碰到她的手,他便骤然睁开了双眼。

    那么熟悉的触碰,那么熟悉的气息,是她!

    他瞬时僵住了。

    她却笑了,流着泪却仍是淡淡地笑着,轻轻地抚平他的眉,娇唇方启,却被他一把拉进了怀中。

    “林鸢别走让我好好抱抱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多少次在梦中,在满园的迷迭香中,她总是离得远远地,他一身绝世轻功却追都追不上,都还来不及看清楚,她就消失不见了。

    “傻瓜,我不走,再也不走了,就算要走,也带你一起走”她紧紧地环抱着他,很紧很紧,天知道他的身子都多么冰冷!

    这般真实的触碰,他骤然僵住了,随即将她拉起,手微微颤抖,却还缓缓地伸过来,在她那bai皙的脸颊上轻轻地一捏,也不敢开口,就这样痴痴地看着她,看着她的泪一滴一滴掉落下来。

    “呜呜好疼的!鸢儿回来了穆懿轩!你这个混蛋你为什么不吃药,为什么让我放心不下,为什么让我那么痛!”她却是嚎啕大哭了起来,一下子扑进了他怀中。

    她都还来不及紧抱他,却已经被他紧紧抱住了,依旧是埋首在她颈脖间,却是狠狠地yao了下去。

    疼,很疼,她却不哭了,反倒是笑了。

    “笨女人,你好狠啊!”良久,他才淡淡地开了口,缠绕在她腰间的力道又一次加重了。

    “大冰块,乖乖把药吃了,否则我还有更狠的!”她亦是淡淡地开了口,又一次威胁了他。

    “你这个笨女人”他无奈地叹气,心疼地轻轻抚着她肩那伤。

    “你这个大傻瓜”她依偎在他怀中,淡淡地笑了

    (全书完)

    最后一次大爆发完毕,冷宫到此全部完结了,谢谢这几个月来一直追文的亲们,尤其是从冷宫一开文就追到现在的亲们,猫抱一个,哈哈,猫猫的新文会晚些时候才能跟大家见面,写的是冷宫里猫猫和昊天的故事,所以这里昊天的番外就不写了。

    希望亲们能够继续支持,第二篇文,猫猫一定会进步的!

    给读者的话:

    舍不得,撒花,洒泪。。。。

    </p>

    (全本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