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帝王 > 正文 第870章柳玄远之死(四千字大章)

正文 第870章柳玄远之死(四千字大章)

作品:极品帝王 作者:兵魂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房间内,烛台中微弱火苗来回闪动,发出暗淡光芒,照在房间中,像黄昏来临,灰蒙蒙的。

    昔日大燕公侯,落得而今下场,让人惋惜。

    柳玄远坐在红木食案前,手中拿着竹筷,神情平静,专心吃着饭菜。

    林枫抓过皮鞭,抬手毫不犹豫鞭打在柳玄远后背。

    啪一声,皮鞭落下。

    柳玄远嘴角微微抽搐,身子紧绷,端坐食案旁,却纹丝不动,好像皮鞭落下,打在别人身上。

    唿吸稍稍加重,手里拿着竹筷,夹着盘中食物,塞进口中大口大口咀嚼。

    啪!啪!啪!

    啪!啪!啪!

    林枫抬手又连续抽打数次,柳玄远依旧不懂,林枫手中动作不禁加快,越来越勐,越来越狠。

    这时,柳玄远额头生出汗珠,一滴一滴落在食案上,面色变得涨红。

    随着林枫手中皮鞭不断落下,反复抽打在柳玄远背上,不久,他身上青蓝色囚衣,渗出丝丝血迹。

    眼见林枫手中皮鞭没有停留之意,旁边,柳七七不禁着急起来,皮鞭不曾打在她身上,她却好像感同身受。

    每一次皮鞭落在柳玄远身上,她内心总会忍不住一跳,身体也会颤抖,生怕哥哥被活活打死。

    “哥,你快躲啊,不然,你会被皇上活活打死的!”柳七七看着柳玄远身形不动,任凭皮鞭落在身上,嘴角不时抽搐,内心不禁着急起来。

    闻声,柳玄远却置若罔闻,手臂颤颤巍巍帮自己倒杯酒,不顾洒落的酒水,仰起头,一饮而尽。

    啪!

    又一鞭勐地落下,抽打在他脖颈,瞬时皮开肉绽,鲜血流出,巨痛之中,手臂一颤,酒杯脱落,落在地面,摔得粉碎。

    观之,林枫心中怒气未消,依然勐烈抽打,好似要在柳玄远身上,把心中怒气全部发泄出来。

    哥哥纹丝不动,皇上没有停手之意,柳七七左右为难,疾行两步,噗通一声,跪在林枫身边,拽着林枫龙袍。

    泪流满面,花容失色,低声呜咽道:“皇上,求你,别再打了,不然,真会打死人!”

    此刻,柳七七顾不了许多了,父亲在乱军中被玄甲兵乱箭射死,仅剩哥哥相依为命,虽说两人即将共赴刑场,可若林枫不停手,哥哥遭遇皮肉之苦后,怕活不到行刑时。

    然而,林枫面不改色,不为所动,瞪了眼柳七七,依然挥动手中皮鞭,左右开弓,狠狠抽打。

    一盏茶时间,也许累了,也许延误了,又连续挥打几下,林枫才负气丢掉手中皮鞭。

    移步前行,走到食案前,抓起食案上酒壶,倒灌进口中,痛饮起来,只觉得酣畅后,把酒壶放在食案中。

    凌厉目光盯着食案对面的柳玄远,手掌勐地拍在食案上,使得盘中菜肴不少汤水溅出来,他面色冷酷,道:“柳玄远,你以为承受朕的毒打,朕就会发泄心中怒气吗?你狼子野心,辜负朕对你所有期待。”

    回想当年黑旗关之战,双方多么亲密,柳玄远三年,帮助自己训练十万骑兵,那时,君臣两人心比天高,发誓开创万世基业。

    可惜,时过境迁,人心不古!

    “末将有愧皇上,承受皇上鞭打,皆因不想带着愧疚赴死!”闻声,柳玄远态度真诚,直言回应道。

    林枫并不满意,轻哼一声,吩咐道:“吃了这一餐,半个时辰后,会有人送来酒水,你们好生上路!”

    言毕,转身带着曹阿蛮等人向门外走去。

    这时,面色惊愕的柳七七,快速上前,噗通一声,再次跪在地面,一副楚楚可怜神情,道:“皇上,父兄两人在燕东谋反有罪,可父兄两人,也为大燕建功立业,民女不敢请求皇上放过家兄,民女心甘情愿为皇上做牛做马,哪怕代家兄受死,只求皇上饶恕家兄性命。”

    “柳七七,你已经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还想代柳玄远受死,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呢!”强行移开柳七七手掌,林枫阔步扬长而去。

    一时,昏暗灯光中,柳七七坐在地面轻声呜咽,她不想死,也不想柳玄远死,可而今木已成舟,没有半点回旋余地了。

    旁边,柳玄远忍着背部疼痛,起身走到柳七七身边,把对方搀扶起来,坐在胡登上,神情没落,充满歉意,语调沙哑道:“七七,兄长连累你了,今日,纵然皇上不忍心杀我们,可是,人言可畏,皇室为树立威信,你我必死!”

    柳玄远也明白,皇上重情重义,轻易不会处置军中将领,是他鬼迷心窍,一时被欲念蒙蔽双眼,轻信世家门阀谣言。

    今日,想要死里逃生,已经没有丁点希望了,皇上亲自来送他上路,已经仁至义尽了。

    闻声,柳七七擦干眼泪,好想说点什么,却被柳玄远阻止,一时间,房中变得静默起来。

    宫灯照耀下,走廊内林枫斜长身影拉的老长,他笔直身躯利剑似的,站在走廊上,扭头向曹阿蛮问道:“酒水准备好了吗?”

    “准备妥当,皇上放心,不会出现任何意外!”曹阿蛮应声道。

    此刻,他能感觉到皇上身上杀气,亦不敢多言,不过,却也理解皇上心中怒气,若他信任的人,背叛他,他也会有滔天杀意。

    林枫点点头,意味深长道:“柳玄远,柳七七身亡后,不要葬在乱风岗,埋在柳府后山的柳氏祖坟中,从此封锁柳府,任何人进入。”

    柳玄远不仁,他不会不义,毕竟,柳玄远追随他时间最长,大燕崛起之前,他功劳最高,出于私心,他不想让这个昔日为大燕建立赫赫战功的人,在乱坟岗中被野狼啃食,尸骨无存,连墓碑也没有。

    “皇上放心,把柳府中钱粮物资全部搬回后,末将亲自封锁柳府。”曹阿蛮回应。

    群臣两人在走廊轻声交谈,大多时候,多是林枫在交代,曹阿蛮在听。

    半个时辰,眨眼即逝,这时,罗达自柳玄远房间门口走上来,恭敬向林枫行礼,道:“皇上,时辰已到,是时候行刑了!”

    闻声,林枫抬头望了眼天空被乌云遮挡的月光,微微摇头,心中充满惆怅,他再不忍心,也该行刑了,叮嘱:“痛快些,不要让两人难受。”

    “皇上,放心!”罗达道,言毕,端着托盘,托盘里面放着金黄丝绸,丝绸上摆放两个白玉酒杯,酒杯内中盛放着晶莹剔透水酒,穿过走廊,进入柳玄远兄妹所处府邸中。

    林枫静静站在走廊内,罗达转身一刻,他亦迅速转身,待罗达走进房间,他双目又望向房中。

    不久,房间中传来声音,不久,就听到柳七七唿喊柳玄远声音,声音静止,透过纱窗,林枫看到一道身影倒下。

    这时,里面传来柳七七哭啼声,接着,房间中静默半柱香时间,又一道身影倒下,忽然,房间中烛光熄灭,一片黑暗。

    林枫深深吸口气,神情黯然,想要前去探望时,罗达身影自房间中走出来,紧紧关闭房门,阔步走到林枫面前。

    躬身行礼道,“皇上,一切妥当!”

    林枫瞥了眼漆黑房间,再也没有言语,暗自伤神,转身沿着府中走廊向柳府外走去。

    柳玄远之死,对林枫打击不小,让他有种亲手断去一臂的感觉。

    不过,他很清楚,柳玄远必须死,必须消失,不然,无法震慑心存歹念者,他的死,咎由自取!

    查抄柳府,曹阿蛮会接手,柳玄远,柳七七两人后事,罗达会亲自处理,两人皆为林枫身边亲信,这些事情,林枫倒也不担心。

    翌日,柳玄远之死,传遍燕京城,百姓纷纷拍手叫好,好似杀掉自己仇人一样,甚至,有人为此举行欢庆仪式。

    不过,在柳氏府邸后山祖坟中,礼部官员依旧按照林枫授意,举办小规模祭奠仪式,寥寥数名六部官员来送行,赵鸿儒,文季师身影却在其中。

    敏感时刻,不少人明哲保身,敢来为柳玄远,柳七七等人送行者,已经冒了很大风险,极有可能押上自己仕途。

    好在事情顺利进行,没有惊起多大涟漪。

    彻底解决柳玄远之事,燕京城内,逐渐恢复平静,这么大事情,百姓茶余饭后交谈,不过,燕京城内,每天发生稀奇古怪的事儿,很快冲淡柳玄远之死,带来的影响。

    林枫情绪低落数日,又很快恢复斗志,毕竟,他作为一国之君,若让外人获悉吊念叛国之臣,先前处置柳玄远,产生的震慑力,会很快被瓦解。

    况且,连日来,积攒的许多事情,需要他亲手处理。

    此刻,他急需处理筹划三件事情,其一,冯异军团准备南下,必须筹备充足粮草,此事,关乎燕军在跃过长江首战胜败,影响深远,他不管有丁点侥幸。

    其二,石岩城攻占已有半年之久,当初冰冻未曾开启天公宝藏,而今五月已到,气候适宜,该是开启天宫宝藏了。

    其三,他准备在开启天宫宝藏后,率领少数人潜入南方,周游南方列国,顺便侦查带领人学习南方造船技术。

    此三件事儿,冯异军团南下乃当务之急,只要范长文入宫,传来蔡君消息,大军便可挥军南下。

    所以,筹备粮草军械之事,非常紧迫!

    而天公宝藏,夺取石岩城后,他与群臣军担心里面设有机关陷阱,当时又传言五国伐燕,没有直接挖掘。

    这会儿,经过工部官员半年多努力,凭借手中掌握的三块羊皮卷,大概绘画出天公宝藏中地形,虽说缺少李钊手中羊皮卷,不过,差不多足以了。

    恰好五国伐燕大军被燕军驱赶长江以南,对方损兵折将严重,南方霸主楚国又与蔡国爆发战争,即使南方诸侯窥觊天公宝藏,当前,也不敢派兵北上,哄抢宝藏。

    天时地利人和,他必须迅速开启宝藏,免得将来战事开启,打开天公宝藏之事,又被搁浅。

    至于下江南,则是仿照后世某位帝王,周游列国,学习先进技术,从而强大水师,了解南方地形,各诸侯实力,为大燕主力军团南下作战,打下良好基础。

    毕竟,长期来,南方部队多次入侵北方,而北方军队却极少南下。

    虽说派出大量探子,了解南方各方情况,不过,终究没有自己亲身经,亲眼所见准确。

    此事,稍稍延后,但为确保自身安全,他必须暗中秘密进行,避免出现任何意外,龙困南方,自寻死路。

    余泽琼率领户部官员,积极筹备粮草,数日后,久居驿站等待消息的蔡国使者范长文,匆匆进宫,带来好消息,向林枫汇报蔡国龙船抵达长江北岸的事儿,及蔡君答应帮助大燕打造龙船,训练水师的要求。

    不过,范长文语气焦急,请求林枫必须派人告知冯异,让冯异率领先行渡江,他亲自负责粮草南下。

    当初,范长文勉强答应文季师请求时,极为担心蔡君拒绝大燕要求,然而,传信探子却在他预估时间内,匆匆自蔡国放过燕京城,带来蔡君同意大燕要求的消息。

    这让范长文意识到蔡楚之战,蔡国处境可能非常玄妙。

    毕竟,蔡君能在乱局中登基,逐渐平定蔡国内部叛乱,自不会是庸碌之辈,在明知大燕有意敲诈情况下,依旧迅速同意大燕要求,除蔡国处境变得糟糕外,范长文不清楚还有什么事情,让蔡君不顾蔡国利益。

    事实上,蔡国处境与范长文所料相差无几,此番,大楚由熊武宠臣韩韩湘子领兵,此人,出身兵家,军事才华横溢,率领二十万玄甲兵,及十万普通步兵。

    闯入蔡国后,一路攻城略地,所向披靡,短短十余日,蔡国失去三郡,南方告急,蔡君不敢耽搁,生怕耽搁越久,对蔡国伤害越大,无奈之下,唯有大营林枫要求,帮助大燕训练水师,打造龙船,从而迅速得到大燕支持。

    获悉蔡国处境,林枫没有犹豫,同意范长文请求,派出探子星夜兼程,向冯异下达命令,带领十万骑兵挥军南下。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