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洪荒少年猎艳录 > 第177章 两对母女

第177章 两对母女

作品:洪荒少年猎艳录 作者:天地23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清晨,夏彤起床以后好好的打扮了一番,然后就带着同样打扮漂亮的女儿周元珊来到了张梦涵、张梦玉住的房间,夏彤母女两个还没有进门就见张梦涵、张梦玉姐妹坐在凳子上在说着话,一见两人她们就从上到下的仔细打量起来。

    当张梦涵、张梦玉看到夏彤和周元珊的时候,心里也有着一种惊艳的感觉,她们还真找不出什么词来形容这对母女的风采,先是周元珊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但她脸上的那股古灵精怪的灵气就没有一个人会把她当作小女孩来看了,那高贵典雅的气质配着娇柔的身体姿态衬托出她那绝世的容颜,一头披散的秀发直到腰间,似行云流水般地飞扬,小巧而玲珑细腻的玉鼻微耸着,智慧的双眼此时露出几缕似笑非笑的笑意,脸颊显出一对浅浅的可爱的酒窝,让人情不自禁的深陷其中,小小的樱唇没有经过任何的雕琢,自然呈现一种清纯的原始之美,特别那双灵倩的秀目更是带着一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思绪,似乎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有逃不过她的双眼,她有着十五六来岁的柔嫩身形,却又有着二十岁少妇的成熟媚态。

    打量了周元珊之后,张梦涵和张梦玉姐妹就又把目光细转向了周元珊的母亲夏彤,只见夏彤也长得同样的漂亮动人,她显然是经过了一番精心的修饰,身上的丝绸衣裙很是合身,腰上束了一根绸带,把他那曼妙的身材都勾勒了出来,她和周元珊一样的有着一张瓜子脸,脸上白里透红,但比起周元珊来少了一点灵秀之气。

    但夏彤其他的方面还是很不错的,在修长和自然弯曲的眉毛下,明亮深邃的眼睛顾盼生妍,配合嵌在玉颊的两个似长盈笑意的酒窝透着一种妩媚,樱唇红艳欲滴,脖子洁白柔嫩,肩如刀削,蛮腰一捻,纤合度,两个就像两座山一样的挺在胸前,也有棱有角的挺翘着,更显得她的蛮腰的细小,她的双腿修长,底下露出的小腿白嫩可人,她的肤色在日光之下,晶莹似玉,更显得体态轻盈,姿容艳丽,自己见过的女人也不少,如果单论性感的话,还真没有人可以比得上她,难怪昊天一见她就把她给上了,只是以后她就遇上了对手了,自己的母亲和奶奶的也不比她的小,比起她来是只强不弱的。

    同样的,夏彤也听说过张梦涵、张梦玉孪生姐妹是天津最美的姑娘,现在一见还真有点自愧不如的感觉,她从来都没有对人低过头,但一见她们就站在那里低下头,像小媳妇一样的局促不安了,站在那里都不想进去了。

    这时,周元珊见了就在母亲夏彤的耳朵边小声的道:“娘亲,你现在可是别人的小娘子了哦,如果你想要做他的小娘子的话,这个礼是一定要行的,你是不是觉得我们没有她们两个那样的漂亮照我看来我们两个也不差,她们只不过是和夫君多做了几次爱才要比我们好看的,因为我觉得你就比昨天要好看多了,如果多做几次的话就会和她们一个样的。”

    说完就拉着夏彤走了进去站在张梦涵姐妹面前施了一礼道:“两位姐姐,我们姐妹今天是来给你们赔罪的,夫君已经收了我们做小娘子了,我们姐妹从今以后就是你们的小妹了,这几天我们对你母亲和奶奶多有得罪,请你看在夫君的面子上原谅我们好不好以后我和我姐姐一定会克守妇道,听从两位姐姐的吩咐的。”

    夏彤实在没有想到自己女儿如此爽快和大胆,相比较起来,自己实在差太多了,而且周元珊所说那个漂亮秘籍,的确提醒了她,只要跟昊天进行多次双修,的确可以让自己变得年轻,并且充满灵秀之气,甚至恢复到十七八岁的年轻漂亮状态,这是她最为惊喜的。

    张梦涵看了一眼夏彤道:“你这小丫头倒是伶牙俐齿的,但你的这个姐姐好像不愿意做别人的小娘子哦,你看她虽然像个小媳妇一样的低着头,但就是不给我们行礼,虽然相公把你们两个给收了房,但不给我们行礼我们是不敢认的。”

    夏彤是怕张梦涵、张梦玉姐妹不认自己和周元珊才很不安的,一见张梦涵姐妹真的和周元珊说的一样没有为难自己就深深的施了一礼道:“两位姐姐,小妹这里有礼了,本来我想两位姐姐一定是不会原谅我们姐妹的,因为我们不但要分享你们的夫君,还对你奶奶和母亲多有得罪,没有想到你们不但是那样的漂亮,而且还这样的大度,你们的心胸真的太宽广了,以后就要两位姐姐多照顾我们了。”

    夏彤虽然年纪比屋里的三个女人都要年长,但是为了给人做小娘子,竟然向张梦涵、张梦玉姐妹她们拍起马屁来了。

    这个时候,张梦涵、张梦玉姐妹也起身还了一礼,心想自己才十六岁,而夏彤算是自己的长辈了,为了昊天也甘心叫自己做姐姐,就凭这一份真心,张梦涵姐妹没什么理由不原谅对方。

    张梦涵又把夏彤和周元珊她们两个看了一会才说道:“你们两个还真的像两个狐狸精,大的火爆丰满,性感得让我看了都差一点要流口水了,小的娇小玲珑,美艳得不可方物,难怪相公你们就把你们给吃了,我还真没有想到周夫人和周大小姐会做别人的小娘子,而且还是连大带小的一起来,看来相公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把飞扬跋扈的长乐帮夫人都给征服了,以后我们都在一个锅里吃饭了,大家都互相照顾吧,也许你还不知道,我们两个也不是他的大娘子,他昨晚就在这里一直陪着她的大娘子,现在估计正在梳洗,要等一会才能来,我们这个相公什么都好,就是有一个毛病,见到美女就像上,听说你们姐妹也是被相公霸王硬上弓的,是吗”

    夏彤红着脸低着头道:“我也不怕姐姐笑话,我还真的是离不开他了,和他在一起真的是太舒服了,要不我就不会这样的来求姐姐收流我们两个了,为了做他的娘子,我是什么自尊都可以丢下的,至于他这样的把我们给上了那是怪不得他的,因为男人一见我们就想我们,这不是他的人品有问题,而是他精力充沛的原因,他在床上那样强,见了漂亮的女人也就当然想上了。我相信两位姐姐也不会是他的对手,要不他就不会在外面乱来了”

    张梦涵红着脸道:“你就不要说我们了,我们就是加起来也不会是他的对手,好在他是见到美女才出手的,要不我们就不知道要有多少姐妹了,他还真是女人的克星,和他做了一次就不想离开他了。”

    夏彤红着脸道:“姐姐你说得对太对,我想,只要和他做了一次以后,没有一个女人想离开他的,既然他还没有回来就让我见一下你母亲和奶奶好吧好我们想给她赔礼,这几天我们还真的对不起她们,她们应该都在这里吧,让我们给她们道个歉好吗”

    一旁的张梦玉一听就沉下了脸道:“虽然我们现在是姐妹了,但是你们居然下毒,这实在是做得太过分了,如果说心里不生气,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夏彤一听忙说道:“两位姐姐,我知道错了,我跟相公也说了,我给她们吃了慢性的毒药,虽然没有解药,但是相公说有办法替她们解毒,这件事知道的人就我和元珊,我们不说别人是不会知道的,她们两个要是心里不平衡的话,任打任罚,悉听尊便,只求她们能原谅我。”

    张梦涵、张梦玉姐妹见夏彤那焦急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就叹了一口气道:“我奶奶和我娘亲是不会对你做出这样的事来的,好在相公有本事,把她们身上的毒给逼出来了,你也就不要把这事放在心上了。”

    夏彤听到这里,才长叹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下了。而这个时候,房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哟,一大早的这么人齐,实在太好了,来,给你们介绍两位新姐姐,都来认识认识”

    张梦涵姐妹和夏彤母女一听,顺着声音望去,只见英俊非凡的昊天带着两个倾国倾城的美女正从门外走进来,所有人都为之一叹。

    这个两个美女都是少妇的装束,看上去年纪二十五六岁的模样,她们穿着一样的衣服,两个人都是一样的高矮,一样的大,不知道的人还当真认为她们是一对姐妹。

    夏彤自认也是很漂亮的女人了,特别是和昊天昨天晚上做了爱以后,脸上又有了少女时代的那种晶莹的光泽,但一见这两个美女,心里就不觉的有了一种自愧不如的感觉,她一看张梦涵姐妹就觉得没有再比她们漂亮的双胞胎了的,现在又出现了一对这样的姐妹,她们比张梦涵姐妹虽然少了那一分清纯,但却多了一分成熟妩媚。

    夏彤很久都没有碰到过比自己要漂亮的女人,但今天一下就出现了两对比自己还要漂亮的姐妹花就感到很惊奇了,她见过的姐妹花不少,但是能美到让人惊叹天仙一样的姐妹花就没有见过了。

    夏彤一见看到张梦涵和张梦玉的时候就认为这一对双胞胎是这个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了,那么再看到这一对姐妹花的时候才觉得这个世界上真是无奇不有,任何事情都是没有绝对的,这两对姐妹花都是那样的漂亮,世上一切形容她们美丽的话都显得多余了,她们的美丽不应属于这纷扰的尘世。

    夏彤知道张梦涵姐妹在天津城中有绝色双娇的美名,每一个男人都想做她们姐妹的裙下之臣,虽然她们姐妹个性倔强,生性开朗,敢做敢当,但心底里却温柔善良,属外刚内柔型,很多青年都疯狂的在追求她们,自己的儿子都是在追求她们的时候用了不正当的手段,因而被她们杀了的,只不过是怕说出自己来不好听,才说是看到他在一个女孩时才杀的,她很清楚自己的儿子,不是美女他是连看都不看的,但一见了美女就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被他的美女还真不少,只不过最后还是死在了女人的手上。

    夏彤奇怪的是这两姐妹的功夫应该比张梦涵姐妹的功夫还要好,对于武功到了一定的程度来说是可以看出来的,不但眼睛特别的清亮,举手投足之间也有着一种气势,那就是有很多成名的人很少和自己一样的功夫的人动手的原因,因为他们一见就可以知道这个人的功夫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如果不是到了利益相关的程度是不会轻易的向对方挑战的。而这一对姐妹花自己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更不要说是见过了。

    夏彤一见就知道这对姐妹花的功夫已经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甚至远超自己的程度,但什么时候出了一对这样年轻的高手却一无所知,她知道就是很多高手的后一辈也有很多是人间少有的绝色,就连她们的母亲们也都是绝色的美女,她们虽然都已进入三十多岁的狼虎之年,但是每个人都是艳光四射,风韵迷人,倾城的容颜,高挺的酥胸,细细的柳腰,白嫩的肌肤,每一寸身体都散发着诱人的熟透了的女性的气息。

    这就是为什么她们的女儿都那么水灵灵的动人的原因所在,她们的女儿都完整的继续了她们身上流淌的高贵的血统因此才会这样的美丽,但这对美女的来历自己竟然一点也不知道,自己由于是长乐帮的帮主夫人,对这天津城的美女简直可以说如数家珍的,今天这一跤跌的还真不小。

    夏彤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两个美女,而这时张梦涵、张梦玉姐妹却已经站了起来对着那两个美女施了一礼道:“君如姐姐、倩姐姐两位姐姐辛苦了”

    原来昊天带进来的两位美女不是别人,正是张梦涵、张梦玉姐妹的奶奶吴君如和母亲张倩,因为她们长期清心寡欲的修炼,原本看起就比同龄人年轻十到二十岁,加上昨晚昊天用的九天御女真诀与她们双修,两人不但在武学上突飞猛进,就连容颜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蜕变,此时她们看上去就如同是二十五六少妇的模样,尤其的妩媚动人。

    经过昊天九天玉女真经的双修,吴君如和张倩的蜕变,完全让夏彤都想不起来眼前的两个美女竟然是自己抓住的张倩和吴君如。

    夏彤一见张梦涵姐妹上前问候施礼,连忙也和周元珊上去见了礼,那两个美女一见夏彤过来见礼,张倩心中有气就转过头对着昊天道:“相公,你给我们说你这里只要张梦涵、张梦玉两个娘子的,怎么又出来了两个”

    昊天笑着道:“我还不知道她们要不要做我的女人呢,因此也就没有告诉你们了,我先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个大一点的是长乐帮的夫人夏彤,这个小一点的是她的女儿,叫周元珊。”

    然后又对夏彤道:“来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两位是我的新娘子,现在说话的这个叫张倩,这个没有说话的叫吴君如,看她们都很年轻吧,以后你们都叫她们姐姐就行了。”

    “啊张倩吴君如”

    夏彤怎么也想不到站在自己跟前的女人竟然是张梦涵姐妹的奶奶和母亲,自己曾经抓住那对婆媳,她们看起来比起一天之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压根看不出有任何的联系,再想到之前自己曾经给她们下毒,夏彤的心已经坠入谷底,心在打颤,而全身都在冒着冷汗,虚脱一样的体力甚至已经有点要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你想不到我就是张倩吧”

    张倩瞪大着眼睛看着夏彤道:“你这个女人,如果换做以前,我早已经要将你碎尸万段才解恨”

    “对不起,倩姐姐,君如姐姐”

    夏彤急忙的跪下,同时也把周元珊拉着跪下,道:“之前是我们不对,助纣为虐,帮助周子强逼害你们,我们知道错了,你惩罚我们吧”

    说着泪水已经狂飙而出,看得出她是真心悔过和内心无比的担心的。

    昊天对此并不发表任何意见,张倩看了夏彤母女,转而又看了看昊天,最后她深呼吸一口气道:“既然周子强已经死了,我也不想再追究你们的罪过。不过日后跟相公一起,你们只配做奴婢,而且不能有任何陷害我们和相公之心,否则我定不饶你们”

    “谢谢倩姐,不,是少夫人,谢谢夫人大人大量,奴婢愿意做牛做马一辈子侍候夫人和老爷”

    夏彤得到了赦免,心中一阵狂喜,当即给张倩不断的磕头。

    一旁的昊天看着夏彤的诚心悔过和张倩发自内心的释然,心中无比的自豪,能把她们之间的恩怨化解,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至于那个名分,不过是称呼而已。

    张倩并不是那种小气和心中狭窄的女人,见到夏彤如此诚恳,心中自然也跟着释然,再怎么说,夏彤的儿子被自己女儿杀死也是事实,加上长乐帮的灭亡,丈夫被杀死,为人母、为的自然能明白失去丈夫和孩子的伤痛,如今夏彤好不容易从悲伤中出来,要一心跟随昊天一起,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不会记挂心上了,张倩把夏彤扶起来的时候,过往的一切都化作云烟,两个女人由仇人变成了亲人。

    昊天看到如此皆大欢喜,自然很高兴,道:“看来回去我要把皇宫扩张好几倍才可以,要不然这么多的娘子,怎么住得下哦”

    “皇宫”

    夏彤她们这个时候一个惊讶的看着昊天,道:“相公,你怎么能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来”

    张梦涵微笑且得意的道:“说来你们也不知道吧相公的身份是当今女皇的未婚夫,连女皇都要听他的呢”

    “啊”

    张倩和夏彤她们惊讶无比。

    昊天却很淡定的道:“现在你们既然知道了我真实身份的,看你们如何选择了”

    “相公”

    张梦涵娇嗔的道:“臣妾自然是要一生一世的做你的娘子了”

    “相公,我也是”

    这个时候,张梦玉和周元珊也围上来亲吻昊天的说道。

    昊天看着夏彤、张倩、吴君如道:“你们呢你们不想做我的爱妃吗”

    “臣妾当然乐意,之前臣妾不知道您的身份,多有冒犯,还请您恕罪。”

    夏彤毕恭毕敬的跪下,给昊天行起大礼来。对于昊天身份的变化,最高兴的人莫过于就是夏彤。

    “不知者不罪,爱妃,以后你可要好好的跟宫里的其她人相处,要不然我就让你领受第二个结局。”

    昊天叫起了夏彤,但是不忘提醒她一番,夏彤心领神会,连忙点头谢恩,心中无比的欢喜。

    这个时候,吴君如也给昊天跪下的道:“臣妾见过夫君”

    “好,好好爱妃平身。”

    昊天面对吴君如的改变,更是欢喜,于是上前将她扶起来,并好生叮嘱一番,吴君如毕竟算是昊天祖辈的人,尽管看起来跟二十五岁的少妇一样动人,但经过那么多的大风大浪,对她而言,什么道德伦理,什么皇宫爱妃其实都不重要,真正重要的能跟自己喜欢的人,过上幸福安稳的生活。

    或许自己认识了解昊天还不够,但是这并不妨碍自己喜欢的这个跟自己外孙女一样年轻的男人,喜欢没有太多的理由,喜欢就是喜欢,对吴君如来说,或许跟随这个男人一起住皇宫里,享受安逸的生活,是对自己下半辈子最好的报答,想到这里,吴君如没什么放不下的,一切都是那样的顺其自然。

    昊天这个时候把目光转向张倩,事实上,目前所有的人的确也看着她,因为现场六个女人中,只有她还没有表态。

    “你为什么要一直瞒着我”

    张倩哑言,饱含热泪的突然说道:“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有跟我说”

    昊天道:“没有了,这是最后的一个秘密,但是不管我是什么样的身份,面对你们,我只有一个身份,我是你们的相公,是你们的爱人,我爱你们,我希望你们也能爱我,这就是我,一个摸得着,有情有爱的我,一个永远爱着你们的我。”

    张倩已经热泪盈眶,对她而言,或许之前的委屈太过于难受,她承受不起,又或许一切都在意料之外,但是昊天的一席话,还是让她感受到真真切切的爱意,或许,作为一个受伤女人最需要的,于是,她上前,伸手抚摸着昊天的脸皮,这是最真实的感觉,这种存在感,让她觉得昊天所说的,是真实的。她喃喃的道:“你是昊天,我的爱人”

    昊天点点头,道:“是的,永远都是。”

    张倩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喷发的情感,她紧紧的抱住昊天,道:“我爱你,我愿做你的爱妃,永远,永远。”

    昊天亲吻着她,那一刻,就像是刹那的永恒

    这个时候,房间里的人都识趣的离开了,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个时候,谁在房间里都是多余的。

    良久,两人才稍稍的松开,但是昊天的手却是不依不饶,不断的侵扰着张倩的敏感部位,这个时候张倩推着昊天,娇喘吁吁的道:“我们碰上了你这个人,还真不知道是我们的幸福还是我们的悲哀,你行起房来就跟不要命一样,昨晚把我们几个都整得惨兮兮的,一个晚上就把我们都整成了。你现在又想着使坏”

    昊天笑道:“做好哦,比做女侠要舒服多了,看着女侠变我还真的很有成就感的,我现在又要看你的表演了。”

    说着就帮她脱起衣服来。

    张倩想挣扎开来,但是效果并不明显,再看房间四下无人,也只能红着脸一边配合着昊天脱衣服一边羞涩的道:“我想看看婆婆跟你的表演,一定很精彩。”

    “君如爱妃,你跟我进来”

    昊天这个时候不管三七二十一,也不管她们是否难堪。

    吴君如听到叫唤,红着脸蛋就推门而进了,其实她们几个离开房间并没有远离,甚至就在门外听着房间之内昊天和张倩的对话,此刻听到张倩想看吴君如与昊天的表演,众女都取笑她,听到昊天的呼喊,尽管吴君如不太情愿进来,但是在众女的助推下,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进了房间。

    “君如,倩姐说想看你跟我的表演,我们表演一翻给她看吧”

    昊天调戏一般的说道。

    吴君如看着张倩,红着脸道:“你还真被相公干成一个了,这样的话都说得出来”

    “人家哪有啊”

    张倩大呼冤枉的说道。

    吴君如道:“你看你刚才说的话,不就证明你变成了一个吗”

    张倩扯着昊天,撒娇的说道:“相公,君如姐姐欺负我,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呀”

    “放心好了,相公一定为你做主”

    昊天呵呵的说道,说完就一把将吴君如抱过来,一阵狂抓狂吻。

    “相公,你真坏”

    吴君如倒在昊天怀里,无限开心,咯咯直笑不止,而一旁的张倩自然也不甘示弱,一起过来与昊天、吴君如扭在一起,一龙二凤无限春光

    这时昊天已经把吴君如的衣服都脱了下来,然后把她抱到了床上就吻上了她的唇,他一边吻着一边笑着道:“宝贝,你的感觉怎么样以前有过这样的感觉吗”

    吴君如着脸道:“我和我以前的相公都没有这样做过的,以前我相公碰一下我就有一种很恶心的感觉的,和他一共做了两次就没有再做了,这样亲嘴昨天晚上还是第一次呢,我不明白的是和你做什么都很舒服的,以前那种恶心的感觉都也不见了,被你抱在怀里的时候的不但没有这样的现象,反而有一种既舒服又刺激的感觉,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变成了这样。”

    吴君如刚一说完她的唇又被昊天占领了,那种既刺激又很舒服的感觉使得她也忘情的和昊天对吻了起来,昊天的舌头在她的口里肆意的掠夺着,把她的口水都快吸干了,于是她也含着昊天的舌头狠吸了起来,她觉得昊天的口水既香又甜,因此也就贪婪的猛吸着。

    昊天的手这时也开始行动了起来,他的手在吴君如那饱满的胸部上抚摩了起来,吴君如的以前从来没有如此被男人摸过,也就是昨天晚上给昊天第一次抚摸,她觉得昊天的手一摸上自己的,身体就会泛起一阵轻微的颤抖,那种既酥又麻的感觉由胸部扩散到了她的整个身体,她不由的呻吟了起来。

    吴君如这时已经迷醉在和昊天的热吻之中了,昊天一边和她吻着一边抚摸着她的,吴君如的堆在那里就像两座小山一样,昊天的手感觉到她的**是那样的挺拔,那样的富有弹性,因此就把嘴移了下来,含住她山峰上的那颗艳红的乳珠吸了起来。

    吴君如被昊天的这一吸,全身又泛起了一阵颤抖,那种酥麻的感觉比抚摩的时候可就大得多了,以致她的都翘了起来,嘴里的呻吟声也就更加的大了,昊天吸着这颗乳珠的同时,并没有忘了另外那一颗也是需要安慰的,因此也就用三个手指在那另一颗乳珠上慢慢的捻弄着,他捻弄一会以后,又在那饱满的山峰上有规律的揉弄一会,不一会吴君如就被刺激得忘情的叫了起来:“好舒服,怎么会是这个样子你吸得我的全身都酥了。”

    昊天笑道:“这还是前戏呢,更舒服的还在后面,昨天晚上太匆忙了,没有好好的让你体会的滋味,今天我就让你好好的尝一尝做女人的滋味”

    说完就把嘴转移到了她的平原上。

    吴君如的肌肤洁白细腻,上没有一点的瑕疵,平平的,肚脐圆圆的,昊天把她的平原都吻了一遍以后,就用舌尖在她那圆圆的肚脐眼里轻轻的转了起来。

    这时的吴君如已经被昊天吻得意乱情迷了,她的整个的身体和精神都已经被昊天给占领了,她现在被昊天玩得满面潮红,呼吸急促,眼睛半闭着在那里大声的呻吟着,那副浪态根本就不像一个女侠,而是一个在卖力的妓女。

    昊天在吴君如的平原上玩了一会,就转移到了她那山谷里的小溪上,他的舌头先在那小溪的岸边滑动着,然后就在那小溪里吸了起来,由于他刚才的努力,小溪里已经春潮滚滚了,昊天每吸一下就会传出滋滋的水响声。

    吴君如这时已经忍受不住了,小溪又酸又痒的感觉弄得她全身都扭曲了起来,特别是里面那种空虚感更是难耐,里面就像有蚂蚁在爬似的,那肿感觉真的难受极了,她双手抱着昊天的头道:“我里面好难受,相公你就不要这样的玩了,快一点给了我吧”

    尽管昨天晚上已经做过一次了,已经食髓知味了,以前吴君如还真的没有想到过,这个男人说的会是这样的刺激,那一阵的感受实在是太深刻了,这难受的感觉弄得她已经忘了自己的尊严和羞耻,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媳妇张倩就在身边,甚至已经忘了所有的一切,主动的向昊天发出了占有自己的邀请。

    昊天一见吴君如已经浪得实在忍不住了,也就没有继续的玩她了,他很快的脱了衣服就进入吴君如的身体,由于吴君如的小溪已经很湿润了,因此昊天的宝贝一下就到了底,这一下吴君如就惨了,疼得她“啊”的惨叫了一声,眼泪都流了出来。

    昊天给吴君如按摩了一会她才回过气来,昊天见她没有叫了就揶喻的道:“宝贝你是不是有点太夸张了亏你还是练过功夫的,这点疼都忍受不了,你昨天晚上不是做过了吗你本来就不是,怎么还会这样的疼呢”

    昊天见吴君如那痛苦的样子就停了下来,他不由的在灯光下看着这自己的杰作,这也就是他和张梦涵、张梦玉所说的那个计划中的一部分,就是把奶奶吴君如和母亲张倩的脸改变一下,让她们变成一对年纪二十五六岁左右少妇姐妹,这样就没有人认识她们了,这不仅仅是九天御女真诀双修恢复年轻就可以,更有这面部五官的一些改变。

    但这不是易容术,而是通过收缩筋骨,丰满和收细脸型所做的改变,这也就是为什么夏彤和周元珊没有认出吴君如和张倩的原因,因为如果不是很亲密的人很仔细的观看,压根不会看出来张倩和吴君如真正的身份,昊天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了让吴君如和张倩心里更好过一些,而且经过昊天的改变之后,吴君如和张倩不但真的年轻到了二十几岁,而且模样的确变得也更加的标致好看。

    只见吴君如有着细细的眉毛,一对美丽的大眼睛,诱人的嘴唇略向上翘,看似楚楚可怜,身材苗条,一对丰豪的圆鼓鼓的坚挺,两颗如小指头般的粉红色高高,非常有弹性,是中的极品,浑圆高耸,如球一般,肌肤细腻光滑,纤腰似蛇,一双大腿更是丰腴白嫩,结实,两瓣圆圆的就是自己压在上面都没有怎么变形。

    昊天看得欲火大涨,他的手不由的在吴君如的上揉搓起来,他不由惊叹吴君如的弹性和腻滑温软,那硕大的摸在他的手里是那样的舒服,还真有一种令人爱不释手的感觉。

    昊天的手在吴君如的上的一揉搓,吴君如就立刻咿咿呀呀的挣扎起来,但似乎并没多少力度,那丰满的身子扭来扭去,昊天一见就兴奋了起来,他知道吴君如已经动情了,因此就不由的看向了吴君如那迷人的三角区,吴君如那迷幻区的风景有些独特,竟然是白虎,光滑的泛着白光,没一丝的芳草遮掩,让昊天看得更是分明,那里娇嫩得如同一枚鲜嫩的蜜桃,粉红色的小溪有一股晶莹的蜜汁在缓缓的流着。

    昊天看得心花怒放,巨大的宝贝随着兴奋的心情猛的往下一沉,他清晰的听到了“滋”的一声轻响,宝贝就全部进入了吴君如的身体的最深处,一种异样的饱满让他享受到更舒服的身体快感,只是吴君如却眉头紧闭,满脸的不堪,本来红润的小嘴此时变得有些苍白,四肢如八爪章鱼一般紧紧的抱着他,不许他再动。

    不一会吴君如就苦去甘来了,她只觉一股趐趐、麻麻、痒痒、酸酸,夹杂着舒服与痛苦的奇妙感觉,随着火热的宝贝在体内翻腾着,她修长圆润的双腿缠住了昊天的腰,五根足趾也紧紧幷拢蜷曲,就如僵了一般,昊天的宝贝直接顶到她体内深处,她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

    房间里顿时响起了“劈劈啪到啪”的响声,两人短兵相接的撞击声不断,同时屋内不住地响起了吴君如那令人血脉偾张的呻吟声:“相公,你顶得太重了轻点啊,我已经三十年没有做过了,你这么的大力我有点受不了。”

    在昊天的猛烈攻击下,吴君如很快就兴奋了起来,她那白嫩翘挺的不住地向上,迎合着昊天那强力的冲击,口中不断发出令人**蚀骨、神魂颠倒的呻吟声,兴奋的**像条大蛇般扭动,不住的与昊天的身体磨擦着,她的秀发此时披散着垂下来,挡住了秀美的脸庞,但却能清晰的听到她发出的诱人的呻吟。

    昊天兴奋得飘飘欲仙,因为吴君如的蜜道还真的和一样的紧凑,他死死地抱住吴君如那摇摆着的饱满的,好让自己的宝贝进去得更深一点。

    一**娱悦的浪潮向吴君如涌来,那的滋味使她快活的简直要疯了,她只觉得一阵阵的快感从蜜道处,涌向了自己的整个身体,伴随着这种快乐她大声地喊着,然后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吴君如的腰部都剧烈的抖动着,她搞不清为什么它会这样的剧烈的抖动,只知道自己越这样就越舒服,身体深处的跳跃就更加的激烈。

    昊天一边动着一边含着吴君如的吸吮着,另一只也被他的一只手在揉搓着,吴君如只觉那快感像决了堤的洪流四散的射到了全身,她兴奋的大叫着,用力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昊天玩了吴君如的一会以后,就又向她的头上吻了上去,吴君如觉得自己的头皮、脸皮、脖颈、一阵阵的发麻,她的嘴里大声的叫着,双手在昊天的背上用力的抓挠着,她觉得全身都有一种痒痒的感觉,而昊天的动作就好比在她的全身都挠着痒痒,那种感觉真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忍不住地嘶声力竭的呻吟了起来。

    在昊天那狂暴的动作下,端庄妩媚的吴君如几乎是毫无反抗,她的娇靥羞红似火,张着嘴,满脸的娇媚,娇嫩丰满的随着昊天的来回的动着,一对丰满的也像活泼的玉兔似的跳跃着,嘴里不停媚地呻吟着,哼哼唧唧,嗯嗯啊啊的腻人妙音,实在太诱人了

    吴君如虽然生了一个儿子,但那只是在父母的压力下才嫁人的,她跟那个男人根本没有爱的意义,这三十多年来再也没有让任何男人碰过她,此刻这如初子一般的花蕊被昊天整个的耸入,当然很痛,昊天也真切的感受到她身体的创伤,那幽幽的曲径昨天晚上就全被他撕裂开来,今天一天是不可能全部愈合的,自己那如此硕大的宝贝确实不是她此时娇嫩的身体可以完全承受的。

    渐渐的,那种过分的疼痛慢慢的消失了,酥麻的滋味在那里不断的挑逗着吴君如的心灵,她不知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身体不由自主的跟着,用此来减轻那种无法忍受的滋味。伤痛过后的她畅意连连,吴君如这时也放开了的手脚,紧皱的细眉也全都放开,脸色开始红润,柔软的细腰也逐渐配合着昊天的耸入,让他那的火热的宝贝进入得更加的彻底。

    吴君如尽情的享受着身体的快感,把最迷人的女人欢爱模样,呈现在了昊天的面前,刚才还是羞涩不堪,娇语连连,此时的她全身带着一种嗲劲,嘴里娇叫连连,昊天被吴君如那糜的样子刺激得大涨,疯狂的向她发泄着自己的。

    吴君如那让人怜爱的表情化成勾人魂魄的无边春色,将那不堪的伤痛化作甜蜜的细吟,小小的性感口角里泄出火一般的轻呼:“嗯嗯啊”

    的叫,通红的脸上俏丽异常,昊天没有没有想到这四十好几的奶奶级的少妇也有着与张梦涵她们一样的神彩,真是纯美诱人至极。

    昊天猛烈地着,一下一下有如之势,吴君如在他身下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度的死去活来,臀下湿漉漉一片,吴君如带着哭声,忘情地呻吟着,香臀一次又一次的被昊天撞击得往上顶起,饱满无比的晃动成一片诱人的美景。

    吴君如虽然年纪稍大一些,而且都已经做了奶奶,但那蜜道却依然狭窄,在昊天的冲梭下,产生着层层的挤压和包融的快感,而且最意外的是吴君如的花蕊里似乎有一种吸力,每一次的进入都带着浓郁的压力,与张梦涵她们姐妹有着完全不同的滋味。

    两人的肉搏开始进入了白热化,开始还只是昊天大力的征伐,但过了片刻,当那爽意传遍这吴君如的周身,她再也不能压抑身体的狂潮,把自己的身体调节成最适合的姿势,让昊天抱着她的腰身,顶着她的**,发出“”的撞击声,带起的是更高亢的情潮,昊天开始尝到了吴君如那妇般的无边的渴求。

    三十年多年来,吴君如第一次领阅最畅意的男女欢爱,只是她也没有想到自己那死灰复燃的是在孙女的情郎身上得到释放的,想来还真是冤孽,要不是碰上夏彤这个女人给自己下毒,需要昊天和自己双修解毒,自己是怎么也不会荒到这个地步的。

    张倩看着自己的婆婆,现在的身份却是姐姐,那荡的样子不由的绯红了脸,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婆婆会是这样的荡,虽然昨天晚上就知道她也和自己一样的被这个男人给上了,但自己是被这个男人做在后面的,因此也就不知道她当时的样子,现在见了才觉得她虽然比自己大了那么多,竟然也和自己一样的荡。

    张倩不由的回想着昨天晚上的情景,当这个男人吸着自己的的时候,那巨大的快感就把自己给完全的吞没了,那种身体里肆意流畅的快感却让她彻底的屈服,什么女婿,什么母亲,一切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已经离不开这个男人了。

    当张倩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她感到自己隐秘湿热的蜜道忽然被插进一根粗大火热的家伙,那股强烈的冲击感,有如直达五脏六腑般,一种撕裂般的疼痛和一种难以形容的充实感和酸涨感令她立刻发出一声尖锐的唉哟悲鸣,张倩身体猛地剧烈扭动起来,她来不及将疼痛的感觉全部的嘶喊出来,昊天便开足马力进行了冲击,那无限的快感如排山倒海而来,使得张倩整个人几乎舒服的晕了过去;那刻她竟然有着一种奇妙的感觉,那就是,过去所有的快乐,都比不上这个男人那雄壮威武的一插。

    这时昊天又展开了一阵猛烈的进攻,张倩则摇摆着饱满的和他对攻起来,那的滋味真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她感觉自己当时快活的简直要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