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鬼抬轿 > 第三百九十五章 进化版鬼衣

第三百九十五章 进化版鬼衣

作品:鬼抬轿 作者:血在烧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手中的鬼衣,摸起来滑溜溜,跟鲶鱼一样湿哒哒的。

    一放在手心,一股莫名的阴寒力量涌了出来,腾腾的黑雾向我身体包裹过来,依稀能听到里面阴恻恻的厉鬼奸笑声。

    手指头的部位,有些地方已经开始跟鬼衣融合。

    我明显能感觉到有强大的邪祟力量试图钻入我身体里。

    这股力量比普通的鬼衣强了太多,一沾染到我身上,我只感觉头脑有些晕眩,心中涌起了莫名的强大杀意。

    是的,这一瞬间,我想要杀人。

    手指头触碰到鬼衣的地方,甚至开始长出了刚硬而短的毛茬。

    这鬼衣,好邪!

    我稳定心神,心念一动,我身边的四个恶鬼轿奴扑过来,鬼气氤氲,将鬼衣的阴邪之力狠狠压制住,不断的撕咬那些鬼雾。

    这四件鬼衣终于是平静。

    我一眼就瞥到,手中鬼衣的背面,有一尊奇怪的艳红色大神图案。

    这大神站在无边的大海上,汹涌的浪花与天齐平,每一片浪花上还有旌旗密布、鬼头耸动。

    密密麻麻的神鬼簇拥在这大神周围。

    而鬼衣的正面,却是一个奇异的金刚佛母图案。

    为什么说诡异呢。

    因为这金刚佛母完全是怒目相,脖子上挂着九颗骷髅窜在一起的白骨项链,左手金刚降魔杵,右手阿难剑,座下是骷髅莲花宝座。

    无边的骷髅在脚下匍匐。

    佛像下有两行行偈语--杀生即护生,斩业非斩人。

    --我入地狱,众生成佛。

    看完这两尊神佛图案还有那偈语,我心中已明了,南洋邪降师跟日本江阴流的神道,真的有合作。

    第一神佛,应该就是日本的日照大神,那是日本神话最高大神跟太阳神的化身。

    第二尊金刚佛母,应该是南洋邪降师信奉的鬼神。

    神佛图案可是不能够随便烙印在衣服上的,普通人的命格承受不了这种神灵愿力加持。

    鬼衣上面烙印这等神佛图案,就更加可疑了。

    另外这鬼衣能够影响人心神,让人暴虐,力量也比从前强了很多。

    如果是以前,我绝对会中招,被鬼衣所控制。

    可见这东西比从前强了不少,应该就是这日本西装男人跟赵紫薇这些时日搞出来的成果。

    我只是瞥了一眼,连忙将鬼衣全部收拢进囊袋里,在上面又贴了四张镇鬼符箓。

    这东西要送到宗教局去研究,天知道小日本有什么阴谋。

    跟南洋邪降师合作的流派,能是什么好东西?当然要提防着些。

    那西装男脸色已经很难看,望向我的眼神似能射出千万钉子,扎在我脸上。

    但是他不敢有什么动作了,鲜于明珠一个人就让他够呛。更何况还有我跟二肥他们帮忙。

    当然,最主要的是赵紫薇的态度,这死女人明显两不相帮,想要抽身事外。

    这样一来他就孤立无援了。

    “赵紫薇,我走,快让我我脖子上的血娃娃走开!”西装男脸色狰狞,横目瞪向赵紫薇。

    当然,他的眼神攻势对于死女人没任何效果。

    赵紫薇反而对他抛了个媚眼,“松岛桑,我方还是很看好跟你们江阴流合作。你们需要的东西,我们也已帮忙做好,下次见面,希望你们能够带着江阴流的宝物来泰国做客。”

    轻言巧笑的模样,仿佛她现在是在跟这松岛和平道别。

    松岛鼻息里冷哼了一声,似已不屑再跟赵紫薇交谈,紧闭薄薄的嘴唇,一副气呼呼的样子。但是他脖子上的鬼娃,已嗖的一下如离弦之箭跳起,跳到了赵紫薇肩膀上。

    “小邓,乖。”

    赵紫薇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块漆黑的膏药似的东西,凑到鬼娃唇边。

    这暗褐色的膏药,像是一坨凝固的血浆。她还挤了一滴中指血在上面。

    鬼娃尖叫一声,很兴奋的捧起那膏药啃噬起来。

    我在旁边冷眼旁观,心里默默的盘算。

    赵紫薇有一身的南洋邪术,飘逸得很,想要抓住她不容易。这日本江阴流的西装男,好像为人比较古板,手段也比较好破解,应该更好抓……来了广宁人民医院,耗费了这么多劲力,我全身冒汗,火大得很,自然想要抓一个人。

    这时候,我耳边响起了个很轻的声音,轻的仿佛是蚊虫振动翅膀。

    “我们走!”

    说话的人是鲜于明珠,她用的是类似于传音入密的奇术。

    她说得很急促。

    走,往哪走?

    我们进来的这间病房很古怪,只有一扇窗户,还是在三楼。

    难道要跳窗?

    我心中考虑的时候,一声沉闷的吼声从背后响起来。

    吼声很熟悉,是宁江山!

    回过头去,我就看到光线跟水波似的在扭曲波动,宁江山血肉淋漓的身躯从里面挤了出来。

    他已经不像是个人,全身皮肤烧得漆黑如焦炭,一些皮肉挂在骨头上,只剩下半张脸是好的,另外一半的脸都被烧得坑坑洼洼,鼻子只剩下了两个黑漆漆的孔。

    全身冒着冲天的黑气。

    “吃里爬外的贱人!”宁江山忽然在门边向空中一捞。

    原本看上去空荡荡的地方,竟被他硬生生抓住了一个人来。

    被他抓出来的人,是一个女人,漂亮得一塌糊涂,穿着雪白的护士装,脸上带着惊惧的表情。

    竟然是那美貌的小狐女凝初。

    小狐狸此刻被被宁江山扣紧了脖颈,提在了半空中。

    我一下子有些懵逼,怎么回事,凝初不是这医院的护士吗?宁江山怎么对他们自己人对手?

    “主任,我……我没有对不起你……”狐女娇俏的脸蛋被掐得铁青,一道道的鬼气纹路仿佛铁链,蔓延而上,将她浑身紧紧捆束。

    我有些风中凌乱,怎么回事,内讧了?

    咦?

    旋即我觉得有些不对劲,这狐女的声音……不就是刚才黑暗中提醒我们逃跑,引导我们到这里来的那个神秘人吗?

    只是,狐女为什么救我?

    我诧异无比,目光不由凝向那狐女。

    狐女清初也正看向我,出乎我意料之外,她目光虽然很惊惧,但惊惧之中却有一丝平静和如释重负的意味……多年之后,我还是忘记不了这样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