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仙界归来 > 第四十五章 甘拜下风(求推荐票)

第四十五章 甘拜下风(求推荐票)

作品:仙界归来 作者:静夜寄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害怕了?害怕了就直接认输啊!”龙政麟的话一下子便将张永进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他迅速地将矛头对准了龙政麟,冷嘲热讽道。

    “简直就是逗比,贾大师一句话便让他飘飘然,完全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贾大师简直太厉害了。”

    薛仁飞跟胡万军斜睨了唐修一眼,脸上满是讥讽的神色。

    唐修对张永进等人的嘲讽置若罔闻,他跟贾锐道对视了一眼,然后便拿起骰盅晃动起来。

    唐修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却胜过无数句话。

    当唐修开始晃动骰盅的那一刻,张永进、胡万军跟薛仁飞仿佛被人掐住了脖子,再也说不出一句话,便是脸上的笑容也同时僵住,那模样要多尴尬便有多尴尬。

    以他们几个人的身份,平时走在大街上跟唐修相遇,他们根本懒得多看唐修一眼。

    可是如今他们主动跟唐修说话,却被唐修给无视了,这简直比打他们耳光更让他们难受。

    偏偏碍于赌博的规矩他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所以他们心中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赞赏地看了唐修一眼,贾锐道也拿起骰盅摇了起来。

    房屋中瞬间静谧无声,只剩下了两个骰盅跟骰子的剧烈碰撞声。

    一会是艳阳满天,一会又是狂风暴雨。

    一会是风平浪静,一会又是惊涛骇浪。

    ……

    随着贾锐道跟唐修手腕的震动,房屋中的声音也是一阵急、一阵缓、一阵轻、一阵重,众人的心也是一上一下的,满脸的紧张。

    贾锐道跟唐修都紧紧地盯着对方的眼睛,并没有去留意自己手中的骰盅。

    当房屋中众人近乎窒息时,只听得“砰”地一声闷响,贾锐道跟唐修同时将手中的骰盅倒扣在了桌子上。

    “你先,还是我先?”贾锐道看着唐修,微笑着询问道。

    “还是贾大师先吧。”唐修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恭敬出声道。

    两个人刚才虽然是在交战,更多的却是在交流,到了最后,两个人甚至进入了一种相互伴奏的境界。

    一番交手下来,两个人不仅仅加深了对彼此的了解和熟悉,同时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算得上是惺惺相惜。

    听到唐修的话,贾锐道的脸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四点……不,六点。”想了半天后,贾锐道说出了一个数字,只是这个数字说完之后,他瞬间又改了口,脸上也露出了尴尬的神色。

    清楚地将贾锐道的反应看在眼中,张德芹等人不由愕然,

    张德芹等人对于贾锐道的赌技有着一种近乎狂热的崇拜和信任,他们也目睹贾锐道上演了一幕又一幕的赌场神话,他们从来没有想到过贾锐道会在赌场上有拿捏不定的时候。

    可是现在,他们看到贾锐道犹豫了,而且贾锐道居然在一个圈外人、一个赌场新人面前犹豫,这让他们下巴跌落一地。

    “贾大师确认不改了?”唐修并没有立即揭开骰盅,而是满脸玩味地问道。

    “你……不改了!”贾锐道被唐修一句话给噎得差点没背过气去,不过想了想自己刚刚看到唐修时的倨傲和无礼,他又忍住了内心的怒气。

    “贾大师,抱歉,你猜错了。”唐修很想再给贾锐道一次机会,不过他却害怕自己这样做会伤害贾锐道的自尊,所以他很大方地揭开了骰盅。

    当唐修揭开骰盅的刹那,贾锐道的脸色不由变得煞白,身子也是一阵摇晃。

    因为唐修骰盅内的六枚骰子竟然叠成了一根柱子,只有最顶端的骰子显露出了点数,其余的骰子点数全部被遮挡。

    按照骰子游戏规则,当骰子重叠时,则计算最上面一枚骰子的点数,此时唐修的骰子最顶端点数赫然是四。

    也就是说,贾锐道刚才猜点数时,他第一次猜对了,不过他第二次却猜错了,偏偏他还坚持了错误的答案。

    “老夫纵横赌场多年,除了刚开始学艺的那些年输过,这十几年在双庆省没有碰到任何对手,今天老夫算是领会到了后生可畏这四个字的真正意思。”贾锐道盯着唐修看了半天,然后转身就走。

    直到贾锐道走到门口,张德芹等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哎,贾大师你别走啊,我们的对赌结果还没出来呢。”

    “贾大师,您等等啊,不一定就是您输的。”

    ……

    张德芹跟张永进第一时间追了上去,而且慌忙出声挽留,胡万军犹豫了片刻也追了上去,唯有薛仁飞满脸警惕地盯着贾锐道尚未解开的骰盅,生怕唐修一行人偷看。

    张德芹一行人最终还是未能留住贾锐道,事实上在贾锐道转身离去的那一刻,张德芹便知道自己不可能留得住贾锐道,因为贾锐道的性格极为固执,一旦他决定的事情,其他人很难改变。

    闷闷不乐地回到房屋,张德芹三个人看到尚未掀开的骰盅,他们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睛一亮。

    赌局还没有结束?

    这岂不是意味着自己还没有输?

    一时间,张德芹等人脸上的沮丧和气馁消失不见,他们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龙总,不知道你请的这位赌博高手能否猜出骰盅内的点数呢?”张德芹的目光在唐修的脸上停留了片刻,随即冷笑着出声道。

    尽管张德芹现在已经隐隐认可了唐修的赌技,不过她还是认为唐修的赌技不可能高过贾锐道,所以她言行举止间对唐修并没有应有的尊重。

    “三点。”几乎张德芹的话刚落音,唐修便不假思索地说出了答案。

    听到唐修的话,张德芹不由为之气结。

    在张德芹的点头示意下,薛仁飞缓缓地解开了骰盅,将骰子给显露了出来。

    跟唐修将骰子全部叠成一跟柱状不同,贾锐道将骰子给分成了三组,每一组都是两枚骰子,每一枚骰子都是重叠的,只有最上面一枚骰子显示出了点数,这些点数无一例外地全是一。

    当房屋中众人看清楚贾锐道骰盅内的骰子点数时,他们顿时愣住了。

    “赢了,我们赢了,哥,你看到没有,我们赢了。”龙政麟第一个忍不住激动得欢呼出声,“我就说老大能行的,你现在总应该相信我了吧?”

    龙政宇也是满脸的高兴,不过他并没有兴奋得失态,而是不动声色地看向张德芹,轻声道:“张总,不知道我们之间的赌约是否作数?”

    “龙总,你放心,既然你已经赢得了赌约,寨山坪的开发权自然便是你们的了,另外,我们会在十天内将天街商业城的百分之十股权双手奉上。”张德芹抿嘴思索了片刻,随即展颜一笑,大方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张家虽然在双庆省有着雄厚的力量,龙家的力量也不差,而且龙家作为后起之秀潜力更强,要是张家非要对付龙家的话,那么绝对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得不偿失。

    事实上家族事业发展到了一定阶段,彼此已然形成了相互交错的利益链,根本就不可能发生血腥拼杀的事情,而只能选择在规则内争斗,这也是为何张德芹想要取得寨山坪开发权时,并没有施展任何下作手段,而是选择了跟龙政宇赌斗这种极为光明正大的手段。

    既然是赌斗,自然得有赌注,龙家的赌注则是退出对寨山坪开发权的争夺,张家的赌注则是让出天街商业城的百分之十股权。

    “龙总先替家父谢过张总了。”听到张德芹的话,龙政宇下意识地松了口气。

    虽然张家是天街商业城的大股东,可是张家只占了天街商业城的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其它股权分别掌握在其他几个股东手中。

    龙家搭建天街商业城,是为了将天街商业城规划为一个饮食城的,奈何他们当初资金不足,所以引入了太多的股东,以至于龙家现在处理事情时处处受制,天街商业城的整体布局迟迟未能完成。

    如今有了张家转让的百分之十的股权,龙家虽然还是没能完成对天街商业城的控股,不过龙家对于天街商业城的话语权无疑增加了很多,只要龙家将这个消息放出去,他们还可以轻易地收购到其他小股东手中的股份。

    “不用客气,龙总应该感谢自己请了一个好的大师。”张德芹敷衍了一句,随即将目光落下了唐修,眼中满是复杂的神色。

    至于张永进、胡万军跟薛仁飞三个人,在骰盅被揭开的那一刹那,他们就懵了。

    在三个人的眼中,唐修仅仅是一个粗俗野蛮的乡巴佬,除了有着一身蛮力之外什么也不会。

    可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折在唐修的手中,他们才发现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尤其是唐修展露出强大的赌技之后,他们更是心神摇曳,半天回不过神来。

    三个人原本还打算今天之后找人调查唐修的身份,然后慢慢收拾唐修,可是当唐修成功地帮助龙家赢得赌局之后,他们知道自己已然不可能轻易报复唐修了。

    龙政宇虽然表面上一片和气,似乎没有任何脾气,可是张永进、胡万军跟薛仁飞非常清楚,在龙政宇这个曾经的双庆省第一纨绔面前,他们什么都不是,偏偏龙政宇还是那种重情重义的人,唐修既然帮了龙政宇那么大的忙,龙政宇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唐修被欺负而无动于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