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仙界归来 > 第十五章 饭店被砸

第十五章 饭店被砸

作品:仙界归来 作者:静夜寄思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妈,我回来了!”远远地看到邻家饭馆几个字,唐修的脸上便露出了由衷的微笑,嘴中也是情不自禁地大呼出声。

    很快,唐修脸上的笑容便凝滞住了。

    因为唐修一声大喊之后,母亲并没有像以前那般飞速地走出饭店迎接自己,反而是周围的邻居听到自己的喊叫声之后一个个或者唉声叹气、或者满脸同情。

    “难道饭店发生什么事情了?”清楚地将周围邻居的反应看在眼中,唐修心中“咯噔”一声,然后快步跑进饭店。

    当唐修进入饭店时,他看到整个饭店一片狼藉,饭菜、汤汁和破碎的碗碟充斥着整个大厅,饭桌、椅子全部被踹翻在地、墙壁和地板也被划得面目全非。

    厨房的方向正传来“乒乒乓乓”的打砸声,隐隐还夹杂着哀求和哭泣声。

    听到厨房中传来的声音,唐修瞬间血气上涌,眼中也迸射出愤怒的火花。

    “黑哥,求求你不要再砸了,厨房中这些东西是我们饭店的全部家当,你们将这些东西砸了,我们餐馆就没有办法营业了啊。”当唐修进入厨房时,他看到母亲正拉着一个中年人的胳膊苦苦哀求,脸上满是泪水。

    “现在知道求我手下留情了?早干什么去了,我让你这个月中旬之前上缴五千块钱保护费,这都月底了钱还不见踪影,你当我们的话当耳边风啊,砸,必须给我狠狠地砸,不给她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她永远不会将我们的话放在心上!”中年壮汉胳膊一抬,便将苏凌韵给推倒在地,然后一脚踹向身前的蒸锅。

    只听得“哐当”一声巨响,巨大的蒸锅翻倒在地,与此同时,热气腾腾的滚水倾泻如注,流得满地都是。

    “妈,小心烫!”眼看蒸锅中的滚水便要淋到母亲身上时,唐修一个剑步冲进厨房将母亲扶了起来。

    “修儿,你回来了……你还没吃饭吧?妈立即给你弄好吃的!”被唐修扶起身子后,苏凌韵精神一阵恍惚,随即惊慌失措地说道。

    苏凌韵一番话说完之后,她才想起饭店现在的处境,不由尴尬地站在了原地,有点手脚无措的感觉。

    厨房中的餐具被黑三为首的七个混混给破坏殆尽,苏凌韵便是想给唐修做一顿最简单的蛋炒饭都办不到,更别说像以往那样极尽奢华,满足唐修的饕餮之欲。

    清楚地将母亲绝望无助的模样看在眼中,唐修不由一阵心酸。

    在唐修的心中,苏凌韵不仅仅做好了母亲的本分工作,更是完美地扮演了父亲的角色,将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

    十几年来,母亲一直任劳任怨,为自己撑起了整片天空,让自己无忧无虑,健康成长,以至于自己几乎忽视了母亲是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孤苦伶仃的女人。

    寡妇门前是非多,想起母亲这些年来遭遇的白眼、冷嘲热讽和流言蜚语,唐修便是一阵心痛。

    “妈,天色还早,我不饿,待会我们回家吃饭便是。”唐修紧紧地拥抱着母亲单薄的身体,红着一双眼睛说道。

    “回家,你们还想着回家?今天不将五千块钱给拿出来,你们母子俩就别想回家!”为首的黑壮中年冷哼一声,打断了唐修母子的谈话。

    听到黑壮中年的话,苏凌韵吓得浑身发抖,她慌忙将唐修抱在了怀中,颤声道:“黑哥,这件事情跟我儿子无关,还请你放过他。求你给我一天的时间,明天的这个时候,我一定将五千块钱双手奉上!”

    “今天只要五千块钱就能解决问题,明天可就不是这个数了。”黑三斜睨了苏凌韵一眼,阴阳怪气地说道。

    “黑哥,我记得以前我们店每个月只需要两千块钱保护费即可,为何这个月会暴涨到了五千?”唐修不着痕迹地将母亲挡到自己身后,冷冽出声道。

    黑三显然没有料到唐修会突然间站出来说话,而且还敢质疑自己收费的标准,想起唐修以往痴傻的样子,他愣了一下没有出声,而是惊疑不定地打量着唐修。

    “我草你老母,我们怎么办事情需要你教么?”看到黑三似乎被唐修给稳住,黑三身后的一个绿发混混怒吼一声,手掌一扬,便要扇打唐修的耳光。

    只是绿发混混的手距离唐修的脸庞还有十几公分的事后,一块破碎的玻璃突兀地从地上飞起,狠狠地扎入绿发混混的手腕,绿发混混顿时血流如注。

    可怜绿发混混只是想耍耍威风而已,压根没有想到自己会有此遭遇,猝不及防之下被扎破手腕,他痛得嗷嗷大叫,再也顾不得收拾唐修。

    绿发混混顾不上收拾唐修,并不意味着唐修便放过了绿发混混。

    无论十班的同学如何辱骂自己,唐修都没有吱声,并非唐修脾气好,也不是因为唐修怂包,而是因为在唐修的眼中,十班的那些同学只是一群孩子,他们对自己仅仅逞口舌之利而已,并没有真正触犯唐修的逆鳞。

    可是眼前的这一群混混却不一样,他们非但将母亲的心血毁于一旦,更是将母亲逼到了绝境,无论从身体上还是心理上都对母亲造成了伤害,这让唐修出离的愤怒。

    最关键的是,母亲是唐修心中唯一的逆鳞。

    所以在这群混混打砸饭店的那一刻起,唐修已然对他们宣判了死刑,更别提他们还将母亲推倒在地。

    其他混混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时,唐修已然跨前一步,站到了绿发混混的身边,他一脚踹在绿发混混的膝盖上,直接将绿发混混踹倒在地,然后一脚踩在了对方的脸上,让对方完全说不出话来。

    唐修这几下动作兔起鹘落,异常迅捷,以至于绿发混混“呜呜”地躺在地上挣扎了半天,其他混混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兔崽子,敢对我们动手动脚,你不想活了?”

    “王八蛋,赶紧放开我的兄弟,不然老子废了你的狗腿!”

    ……

    意识到自己的人被唐修打了,一群混混怒不可遏,他们几乎一齐冲向了唐修,唯有黑三站在原地没有动弹,而是目露精光,好奇地打量着唐修。

    黑三已然在河街老区混了二十余年,对于河街老区的一切了如指掌,虽然说邻家饭馆才开业半年时间不到,黑三却将邻家饭馆的底细给摸了一个透彻。

    据黑三所知,邻家饭店的苏凌韵来自农村,而且还带着一个半大的儿子,在开饭店之前干过很多工作。搬砖、扛水泥袋、捡垃圾、超市营业员、送快餐,只要能赚钱,这女人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典型的外来户。

    一个月前,突然间有一个墨镜找上黑三,出价十万块钱,让我们对付苏凌韵跟唐修母子。

    黑三虽然同情苏凌韵的遭遇,可是他毕竟跟苏凌韵非亲非故,让他在苏凌韵和十万块钱面前做出抉择,黑三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苏凌韵的儿子唐修不是一个二愣子么?根据自己以往的观察,唐修的脑子的确有问题啊,怎么他今天说话有理有据,而且下手也狠,完全不像一个二愣子?”

    在墨镜的委托之中,骚扰邻家饭店只是诱饵,欺压苏凌韵同样是陷阱,目的都是为了将唐修引出来,他们真正需要对付的是唐修,这让黑三不得不打起精神查看唐修有何异样。

    “二愣子毕竟是二愣子,我们这边有七个成年人,他一个羸弱少年居然敢主动出手攻击我们,完全不识时务,这不是找虐么?”很快,黑三便摇了摇头,又将目光投到了苏凌韵身上。

    以前黑三从来没有认真打量过苏凌韵,他仅仅觉得苏凌韵身世可怜、人品可敬,今天仔细打量苏凌韵一番后,他才发现苏凌韵是一个难得的大美人,比自己见过的大部分女人都漂亮,这让他一时间不由动了歪心思。

    “要是苏凌韵愿意跟着自己过日子的话,我还真舍不得对她下手,可惜的是苏凌韵太犟了,完全不买自己的账。”想起这一个月下来苏凌韵的拼死抵抗,黑三摇了摇头,心中一阵急躁。

    黑三站在一边浮想联翩,另外一边的战斗却是如火如荼。

    当另外五个混混怒吼着冲向唐修时,唐修非但没有表现出任何害怕的情绪,而是满脸的兴奋。

    只见唐修脚底一勾,绿发混混的身子便飞了起来,直接砸向正前方冲向自己的三个混混,紧接着唐修另外一只脚横扫出去,将左后方意图偷袭的人给撂倒在地,对方恰好躺在了滚水之中,痛得嗷嗷直叫唤。

    眼看最后一个人的拳头便要砸中唐修额头时,唐修冷笑一声,他猛然间伸出两根手指,戳在了对方的手腕上,然后将对方的拳头给定在了半空中。

    漫不经心地将五个混混给制住后,唐修将目光投向了黑壮中年年,满脸寒霜道:“黑三,我们饭店的东西几乎被你们破坏殆尽,我们现在来讨论一下赔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