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正文 第275章 人情?

正文 第275章 人情?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55555,泪绷不住了!泪奔呐!e(┬┬┬┬)3钟萌萌的脑残粉

    ……

    论坛方向骤变,原先对艾薇的谴责声与喷子喷信仰的两大割据阵营,瞬间溃散了一个,本来,生恩和养恩,就是自古悬而未决的难题。

    如果是一个身份地位特殊而又从未谋面的亲身父亲,非要艾薇作出一副悲痛欲绝的模样,也实属强人所难。

    而节目,仍在继续着。

    “从前没有人,后来,却是有的。”

    薄锦辰的指尖碰触着门上的铜锁,镜头此时给了他一个特写。

    看着冰冰凉的铜锁,莫名间就多了一丝温度,与薄锦辰的交互间,使人见了不觉心凉。

    艾薇小姐姐为什么哭了?冰原的雪

    楼上笨蛋,当然是因为铜锁上的光滑啊!

    从离开帝都戏剧学院开始,就是艾薇小姐姐的安排,而她起初和喇嘛僵在朝圣城门口不愿进去,想来,原本也就没打算做什么,又或是泄露她的身世。只是想着,和那个人隔着一扇城门,遥遥相对送行。

    所以,城里的一切不可能提前安排,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会去那里,而她作为唯一知道的人,却在最开始压根没想进去过。

    然而,铜锁上是锃亮锃亮的,你以为屋檐下,铜就不会沾灰了?风吹雨打下,铜就不会生铜绿了?所以,摆明就是有人经常触碰细细抚摸这个锁,它才能这么光亮啊!你瞧瞧镜头里,上面细碎的痕迹,也说明了它的确不是个新锁。

    除了仁波切,你觉得谁还会时时对着一个民居的铜锁?小偷都没这么敬业的!江门又名西门

    这一期的《缘来,在一起》至艾薇蹲地大哭,薄锦辰静静伫立在屋檐下,指尖触着铜锁,侧头看着艾薇就结束了。

    不过,cp粉们已经嗨翻了天。

    譬如

    心动始于一刹那的穿透,穿透了rou体,直击灵魂。

    沐浴在朝圣城的圣光下,我有充足的理由相信,那一刻薄锦辰触碰到了艾薇的灵魂,那是谁也没办法否认的。寒人兽

    最后定格的场景很有意境,躯壳的距离和灵魂的触及,是很有冲击力的画面。

    “从前没有人,后来,却是有的。”

    私以为这句话,所指并不仅是仁波切与五岁前的小艾薇,或许,还有薄锦辰和现在的艾薇。

    五岁前的艾薇,门外没有人,后来,当艾薇不在门里后,门外却有了她久候不至的仁波切。而如今,回忆过往,无论艾薇口头上是否承认,但思绪的确有那么一刹那回到了过去五岁时的自己,可我们都知道,此刻的门外,站着的,真真切切站在她眼前的,是薄锦辰。

    我知道这是真人秀,我不该以看电影的角度去解读,但正是因为这是真人秀,艾薇小姐姐和薄锦辰又都是气质很出众的演员,我才觉得,更应该从艺术的角度去解读。

    我相信,这就是他们在一起的伏笔。

    生活,往往给我们种下了无数的伏笔,只有在结局那一刻,才能窥探到它们在往昔的踪迹。喵主子

    ……

    总之,如果说,起先因《大江湖》而被薄锦辰艾薇圈了cp粉的粉丝们,还担心两个人在现实里丧失交互空间,那如今,她们已经兴奋得不要不要的了。

    最初,以为会是按剧本演,只希望他们对彼此的交流能够真诚一些真挚一些,套路什么的都可以不介意,只要他们俩能演出点真实来,粉丝们就甘愿买账。

    结果呢?真实得令他们犹如坐上了过山车,起起落落,gao潮澎拜,心明明提的紧紧的,又是忍不住的兴奋尖叫欢呼。

    最初,以为这两人的交流脱离了演戏,可能会相对陌生,或者压根就谈不到一起去,毕竟,艾薇还是个大二学生,而薄锦辰已为人父。

    结果却是,连他们都意想不到的和谐。

    仿佛再度看到了《大江湖》里的李昱与诸葛琳琅,但仿佛,又多了更多的更有意思的东西。

    艾薇小姐姐的霸气与清冷,薄锦辰的看着温润雅致实则骨子里与艾薇如出一辙的清冷疏离……要说这两人擦不出点火花,打死cp粉们都不信。

    帝都市郊,一家私立医院的尊贵vip专属病房,相比于寸土寸金的帝都,病房里一张床铺都要排上许久队的普通病房,这里的一切可谓奢华得过分,客厅、厨房……一切应有尽有,好似一家五星级总统套房。

    “夫人病情怎么样?”

    在保姆开门后,一名身材高大,穿着卡其色西服,相貌十分阳刚帅气的男人,刚进入客厅,就看到了沙发上此刻正坐着的另一个男人,他走上前去,低声问道。明知套房里的隔音措施极好,他的声音依旧压得颇低,生怕打搅到了里间卧床休养的人。

    “死不了,感冒罢了。”

    沙发上的男人,长着国字脸,瞧着倒是正气极了,但眼底的阴鸷却是暴露了他的本性。而若是传统电影的影迷在场,必然惊呼谢飞鹤!

    “你们玩过头了。”

    闻言,穿着卡其色西服的男人不由皱眉说道,语气里略带责怪之意。

    “欧阳炎翰,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夫人不愿意,我还能逼迫夫人不成?呵!”

    轻蔑地瞥了眼来人,谢飞鹤的语气不善,冷声道。

    想着谢飞鹤的那些花样,每每在夫人身体上看到的痕迹,欧阳炎翰双唇紧闭,喉节上下嚅动,到底是没再说什么。

    没错,要是夫人不愿意,谢飞鹤哪有逼迫她的胆子?

    ======好困,好困,哈欠……======

    ======!1点改!======

    ======!1点改!======

    至于更改时间……唔,那啥……修仙党的胜利……orz……

    ps:鉴于是最后一章防盗了,就将那本废弃的自认为是东玄,一直以来作为的后续放出来前十章?

    ======

    东汉帝国,皇宫,山河殿。

    “陛下,她背叛了与您的约定。”

    沧桑儒雅的面相,一袭紫色官袍的大臣沉声道。

    “朕已知。”

    缁衣皇袍,端坐在书案背后的楚墨,放下手中书卷,温声道。

    “先帝有恩于臣,以左相之位相待,不想如今……老臣无能……”

    楚墨闻言摇了摇头,而立之年,我欲力挽狂澜,可惜,时不我待。

    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前几日,星人亭的亭主夜观星象后,自语七杀,破军,贪狼,三星当空,绝命!此番杀局,怕难活命了。不想,百无禁忌的楚墨,也会有生逢绝命的一。”

    楚墨望着慕容襄笑了笑,面色神情,一切如常。

    慕容襄瞥见楚墨脸上的笑意,心底暗自一突。陛下的笑意,还真是阴寒呢!也许,初春的凉意尚未散去吧。

    “陛下紫耀星命,百无禁忌。”

    慕容襄声附道。

    看着父皇在位时,率领着三大朝党之一的慕容襄,此刻自己面前却心翼翼,楚墨露齿一笑,提起书案上的银色酒壶就往口中倒去。八颗白白净净的牙齿映着银色酒壶,在慕容襄眼里,分外渗人。

    “左相先下去吧。”

    “喏!”

    瞅着慕容襄低头躬身退去的身影,楚墨神色清明,眸底却分外复杂。

    休要怪朕!

    东汉帝都,旭日城,左相府。

    “老爷,回府了!”

    廊道上,管家瞅见慕容襄,连忙行礼,躬身道。

    淡淡点了点头,慕容襄道:

    “姐在房里吗?还是不肯用餐?”

    管家闻言,面色有些为难,似乎不好回答。

    慕容襄见状叹了口气,道:

    “十没吃东西,后九级怕也撑不住了。让厨房把早上吩咐炖的粥拿来书房,我等会亲自给她送去。”

    “知道了,老爷。”

    管家点了点头,当即返身离开。

    进入书房,慕容襄刚是入座。一道红光,骤然从他身前乍现。一名体表泛着红光的中年人,持着蓝色长剑,直指向他颈间。

    先级,后八品!

    慕容襄瞳孔微缩,他,不过后七级,竟有先级别的武道高手特意行刺,倒是好大的阵仗!

    “你是来杀我的?”

    微微颔首,中年人不发一言。

    “你,是陛下的人。”

    端详眼前的中年人良久,慕容襄闭上眼睛,淡淡道。这不是问句,显然,他已肯定来人身份。

    打量着闭眼静坐的慕容襄,中年人眼底有一丝不忍,没有否认慕容襄的话。

    “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慕容襄张开眼,望向中年人,平静地问道。

    略微犹豫,中年人终于开口道。

    “。”

    “我想同我女儿会话。”

    慕容襄原本平静的脸上,此时隐隐有挣扎,愧疚,无奈……等等诸多,不一而足。

    “好。”

    慕容襄深吸口气后站起身,倾身伏向书案。左手提袖,右手研磨砚台,墨汁晕了一圈又一圈。背过身去,从书架上取下生宣铺开,压好镇纸,皙白的狼毫熏上墨,刷刷数笔,一气呵成。

    咚!咚!

    “老爷,粥拿来了。”

    管家敲门唤道。

    “把粥搁门前,你先下去吧!”

    嗒嗒,嗒……

    管家逐步离去。

    抬起头,看了眼目光凝聚在纸上的中年人,慕容襄宽和的笑了笑,走至门前,用力拉开木门。咯吱的声音较往日,响了许多。

    “父亲……”

    如瓷娃娃娇美可人的女子打开房门,看见慕容襄,转身又回到房内坐下,沉默不语。

    “瑾儿,责怪为父,也不要饿着肚子,来,喝点粥,为父出门前特意吩咐厨房炖的。”

    慕容襄端着托盘,将粥与碗具一一在房间里的桌案上放好,温和言道。

    制止不了慕容襄的举动,慕容瑾索性扭过头去。

    “平安回来就好,至于这些东西,我不想吃。”

    “为父清楚,你心里还是在责怪为父,但不吃东西总归是不好的,就吃一点点,好不好?不然,为父喂你?”

    慕容襄轻声一叹,而后挤出笑容,温声哄道。

    看见父亲儒雅沧桑的脸上,是一如幼年时的关爱,慕容瑾用力抿了抿唇,取过慕容襄手里已经盛好的粥,吧唧吧唧,几口就没了。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她知道她吃得很香。

    不多时,盛粥的锅也已经见底。

    “吃完了。”

    慕容瑾硬撑着想要流泪的眼眶,冷冷道。

    看着女儿倔强的样子,慕容襄慈爱的笑了笑,开头欲言,却被慕容瑾打断。只见她咬了咬唇,脸上先是闪过一抹暗淡,接而强自展颜:

    “帝国有难,父亲身为左相,自然先国后家。陛下注定要亡,父亲的做法才是对的,嫁与涪王爷,女儿不敢有怨言。前些日子闹性子,让父亲担心了。今后不会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女儿想去花园走走。”

    “走走,走走也好。”

    慕容襄盯着见底的粥锅,缓缓道。

    慕容瑾闻言,用力闭合了下眼眸,折身离开房间。

    看着女儿步步远去的身影,慕容襄嘴边挂起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不敢有怨言,好一个不敢有怨言啊!先帝,你可曾知道,为了这诺大的东汉帝国,我慕容襄,连自己最为疼爱的女儿……都保不住啦!我慕容襄!真正的,孤家寡人啦……

    一声长叹,慕容襄的脸上,老泪纵横。

    一道红光夹着蓝光闪过,其后,消失不见。

    东汉帝国,皇宫,子阁。

    “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楚墨盯着书案上的生宣纸,面无表情。

    “他死了?”

    中年人点点头,顿了顿,出声道:

    “他是个忠臣。”

    把玩着手中地酒盏,楚墨抬起头,看着中年人道:

    “朕知道他是名忠臣。”

    接着,一字一顿,又道:

    “可惜,他忠的,不是朕!”

    中年人明白自己方才失言,不敢惹怒眼前凶名赫赫的暴君,沉默不语。

    “涪王呢?”

    端着酒盏,杯中的清澈的酒水沿着杯壁,一点一点浸染着纸上的墨字。

    “也死了。”

    闻言楚墨满意地点了点头,窗外筑建了数千年的宫殿,在午后的阳光下,莫名有种萧瑟之感。

    站在窗边,楚墨提起酒壶,满饮了整整一壶,长舒口气,道:

    “安排所有先级的武者,护送我母后,去南梁。”

    中年人平淡地脸上,此时有一丝松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