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正文 第256章,腹黑的骆骆(下)

正文 第256章,腹黑的骆骆(下)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慎订!======

    ======!慎订!======

    至于更改时间……唔,那啥……明天吧……orz……

    ======

    “也死了。”

    闻言楚墨满意地点了点头,窗外筑建了数千年的宫殿,在午后的阳光下,莫名有种萧瑟之感。

    站在窗边,楚墨提起酒壶,满饮了整整一壶,长舒口气,道:

    “安排所有先级的武者,护送我母后,去南梁。”

    中年人平淡地脸上,此时有一丝松动与焦虑:

    “那陛下身边……”

    “朕要去了,或者,朕要死了。他们留在朕身边,无非枉送性命,何必呢。”

    中年人闻言,眼里完全是不可相信之色,杀戮无常的暴君,什么时候也会顾及性命?

    “呵呵……”

    楚墨瞅着窗外树木长出的新枝,放声一笑,扭头看见中年人张口欲言,淡淡道:

    “你是想问朕,为什么决意赴死,还让你杀掉涪王与左相吗?”

    中年人心底惊诧楚墨这敏锐异常的洞察力,面上点了点头。

    “朕,是为了让更多的人活着,你信吗?哈哈哈……”

    子阁中,中年人一脸错愕。

    是夜。

    已然寂静的皇宫走出一道人影,一袭缁衣皇袍,面色淡然,正是楚墨。把酒自饮,平日前呼后拥,不可一世的暴君,此时分外萧索。

    为什么要杀他们?因为,能挽救帝国的只有我楚墨!当今世上,谁人知道,我已活了两世呢?

    第一世,父皇仙去,帝国破碎,我二十八岁,郁郁而终。本以为第二世能未卜先知,逆改命。不想,却命薄至斯!

    上苍!你告诉我,为何我楚氏皇族纵横大陆数千年,如今濒临覆灭!为何我东汉帝国一万多年的历史,如今将是化作尘土!

    一步一句,转眼,出了帝都。

    这是武者后五级便可掌控的术法缩地成寸,对于先六级的楚墨,更是不在话下。

    站在城门外不远的一颗树下,楚墨抬头盯着城门上方,那里刻着古朴厚重的三个字旭日城。

    “或许,大陆两万多年来,唯一不变地,只有你了。”

    楚墨饮了一口酒,失声笑道。

    城,自古而存;帝都,却随着当权者的更替而迁移。

    回首望向帝都外染着浓雾的夜色,放佛心有所感,楚墨闭上了双眼。

    一束淡白色的光芒划过际,一语咆哮响彻穹:

    “楚墨,你早该去死了!”

    地面上留下一道长达数十米的深坑,与一具体表完整体内肌理却被破坏殆尽的男子躯壳。

    楚墨,三十三岁,卒。

    曾经,这也是个能使三岁孩童止哭,平民畏之如鬼神的凶人。对,是凶人!出生自东汉皇室,为辰大陆四大帝国东汉帝国,嫡皇子,排序第三。

    本被帝国人民誉为温润如玉,谦谦公子,但不知为何,十八岁那年性情大变。弑兄逼弟,杀人如麻,丧尽良,毫无人性,饮生血,食人肉。生此人在世之时,乃东汉帝国子民之悲也。

    辰历20603年二月初四宜畋猎忌安葬

    《辰东汉帝国风云录》如是记载。

    辰大陆,雪期峰。

    “他,终究没能逆成命。这漫大陆,千百年内,怕是再难得出一个抗之人了。生如楚墨,何其悲也!”

    在辰大陆最高峰雪期峰上,一位白须及胸,湛蓝色布袍的老者,拄着七尺竹竿,捻着胸前白须,先是怔住,而后叹道。

    一束柔和明媚的光在他身边洒下来,兀然出现了名白衣女子,凝视着东方际那颗骤然泯灭的蓝紫色星辰,樱唇轻吐:

    “未必。”

    一语落下,老者掌心的竹竿无故自动,滴溜溜转个不停,最后指回东方。

    “轮转三生。”

    女子目光聚焦在重新焕发光芒的蓝紫色星辰上,面容不见悲喜,眸底色彩更是复杂难明。

    诸星辰在一瞬间波动无常,忽明忽灭,老者怔怔望着,喃喃自语:

    “我记得,大陆上已经有数万年不见此种命格了。”

    “但愿,他此番能够成命吧,凡人尚有十世轮回,他……三世必亡!”

    捏着白须,老者惊愕的神情逐渐平复,沉吟少许后,又缓缓道。

    东汉帝都,皇宫。

    午时三刻,古老的皇宫中传出一声婴啼,响彻了帝都的空,映照这声婴啼的是宫中来去匆匆的宫女们。

    “禀告陛下,皇后生了!是一名皇子,恭喜陛下!”

    古朴大气的宫殿内,一名带刀侍卫躬身禀道。

    “甚好!”

    黑发留短须的皇帝闻见,眉梢轻轻上挑,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挥退了侍卫。

    “下去领赏吧!”

    待大殿内空寂无人时,皇帝看似自问自答,沉吟道:

    “国师,确认是紫耀星命了么?”

    大殿内空无一人,自然也无人回答。诡异的是,大殿内的油灯忽明忽灭的闪了几下,皇帝耳稍微微耸动。

    “原来如此!命有缺,造化难明……”

    这座古朴大气,平日为朝臣议政的山河殿内传出一声轻叹。

    东汉帝都,皇宫,椒房殿。

    此时,宫女们在皇后平日所居的椒房殿,来去匆匆。本当万众瞩目的婴儿,如今安静的躺在殿中一张侧床上。

    咦!竟然是又复生了?还是这个熟悉地方啊。椒房殿?呵!第三世了……

    手隔空虚指着殿内熟悉的角落,突地又怔住了,盯着孱弱如象牙筷的婴儿臂,不禁放声大笑:

    “不亡我楚氏皇族,护国有望!”

    婴儿脸上的笑意,与空中胡乱挥舞的手,看乐了前来探望的皇帝,对左右笑颜道:

    “瞧见没,皇儿这是知晓朕来了,笑着欢迎呢!哈哈!吾东汉皇室,出此麟儿,何愁不兴!”

    自然地,左右看来,这不过是皇帝得子后的龙颜大悦与皇子的稚嫩啼声,何曾想到,皇子此时孱弱的身躯里已居住了一个成熟达数十载的灵魂呢?

    而皇帝这难得的夸赞之语,传到民间,也自是风波叠起。

    “知道么?皇后多年无出,今日正午诞下了一名皇子!须知道,正午,那可是日头最好的时候啊!”

    “不错,生自四大帝国之一的东汉皇室,又乃皇后嫡出,现在更是正午时分,占尽了时地利人和!不愧为之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