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正文 第239章 舆论滔滔(二合一)

正文 第239章 舆论滔滔(二合一)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慎订!======

    ======!慎订!======

    至于更改时间……唔,那啥……二哈立个10点前起床的flag吧……orz……

    ps:二哈决定双开了!但是和防盗章出现的内容会有不同,毕竟是14年时候写的,各方面不比现在成熟,人名情节等方面也会有一定删改,总体修改幅度应该在40左右。

    再ps:会用马甲。

    再再ps:预计时间是一星期内。

    ======

    “楚墨,你早该去死了!”

    一声咆哮响彻天穹,一道淡白色的光划过天际,地面上留下一个达数十米的深坑与一具体表完整,体内肌理却被破坏殆尽的男子躯壳。

    楚墨,三十三岁,卒。

    楚墨,曾经这也是一个能使三岁孩童止哭,平民畏之如鬼神的凶人。对,是凶人,他出生自东汉皇室,是辰天大陆四大帝国之一东汉帝国的三皇子。他本被帝国人民誉为温润如玉,谦谦公子,却不知为何在16岁那年性情大变,弑兄逼弟,无恶不欢,坏事做尽,杀人如麻,饮生血,食人肉,生此人在世之时,乃东汉帝国子民之悲也。

    辰天历20603年二月初四宜畋猎忌安葬

    《辰天东汉帝国风云录》如是记载。

    “生如楚墨,何其悲也。”

    辰天大陆最高峰雪期峰上,白须及胸,湛蓝色布袍的一名老者,一手拄着七尺竹竿,一手轻捻胸前白须,突然一怔,而后一叹。

    而这时他的身后,突然出现一名白衣女子,凝视着东方天际,突然泯灭光芒的一颗蓝紫色星辰,神色复杂。

    “他终究没能逆天成命,这漫天大陆,千百年内难得再出一抗天之人了。”

    说着,白衣女子便是幽幽一叹。

    “未必,你看。”

    “竟是,复生了?”

    “轮转三生。”

    老者悠悠一叹。

    “我记得大陆上已有数万年不见此种命格了。”女子怔怔望着遥远东方的星辰呈现出缤纷乱象,一颗颗星辰忽明忽灭,忽又消失不见,面上不见悲喜。

    “但愿他此次能成命吧,凡人尚有十世轮回,他……”老者捏着白须,沉吟少许,缓缓道。

    古老的皇宫中,此刻正值午时三刻,日头最好的时候,也是凡间盛传的斩首时刻。一声婴啼,响彻了帝都的天空,映照这声婴啼的是皇宫中来去匆匆的宫女们。

    “禀告陛下,皇后生了,是一名小皇子,恭喜陛下!”

    一名带刀侍卫拱手弯腰在一座古朴大气的宫殿内,御前带刀,可见品衔不低。

    “甚好!”

    黑发留短须的皇帝闻见,眉梢轻轻上挑,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挥退了侍卫。

    “下去领赏吧!”

    待大殿内空寂无人时,皇帝看似自问自答,沉吟道:

    “国师,确认是紫耀星命了么?”

    大殿内空无一人,自然也无人回答。只是诡异的是,大殿内的油灯忽明忽灭的闪了几下,皇帝耳朵稍微微耸动。

    “原来如此!天命有缺,造化难明……”

    这座古朴大气,平日为朝臣议政的大殿内传出一声叹息。

    皇后平日所居的椒房殿内,此刻宫女们来去匆匆,一本当是万众瞩目的婴儿,却被安静的摆放在殿中一张侧床上。

    “咦!竟然是又复生了?还是这个熟悉地方啊!辰天大陆第二帝国,东汉帝国皇宫,呵!这是第几世了?第三世了么?”

    婴儿的小手,虚指了殿中几个熟悉的角落。突地,又怔住了,望着自己孱弱如象牙筷般的婴儿臂:

    “哈哈哈!天不亡我楚墨,竟是复生于初生时!我楚氏皇族必有逆天之日!”

    婴儿脸上的笑意,与空中胡乱挥舞的小手,看乐了前来探望的皇帝,对左右笑颜道:

    “瞧见没,皇儿这是知晓朕来了,笑着欢迎呢!哈哈!吾东汉皇室,出此麟儿,何愁不兴!”

    自然地,左右看来,这不过是皇帝一次得子后的龙颜大悦与小皇子的婴儿稚嫩啼声,何曾想到,小皇子此时孱弱的身躯里已居住了一个成熟达数十载的灵魂呢?

    而皇帝这难得的夸赞之语,传到民间,也自是风波叠起。

    “知道么?皇后多年无出,今日正午诞下了一名皇子!须知道,正午,那可是日头最好的时候啊!”

    “不错,生自四大帝国之一的东汉皇室,又乃皇后嫡出,现在更是正午时分,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不愧为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老兄,你想岔了。你可知,我们东汉帝国的陛下,在这位三皇子出生那天,说道了句什么?”

    “什么?说说?”

    “呵呵,我们陛下只说了一句话:吾东汉帝国,出此麟儿,何愁不兴!”

    “这……这……这岂非是,皇储之位为三皇子,断然无疑?”

    “呵呵,兄弟,此事,那就只有天知晓了。”

    这样的谈论,在东汉帝国的民间茶楼酒馆中,屡见不鲜。而东汉帝国皇帝的这句话,引起的风波并未止于东汉国境。

    “母皇,你说,楚帝这句话,是否昭示了什么?”

    “翎儿,母皇不知。楚帝虽然登基不过十数载,但他的权谋诡术,却是许多历史上的大帝也难及的。别的不提,单单他把一个濒临破碎的帝国稳定下来的手段,辰天大陆谁人不知?可何人又能效仿?”

    “母皇,你是说,这涉及他当年与红尘观那个约定?”

    “不好说,不好说!”

    吾楚问以楚氏第十二代皇帝之名立誓,请楚氏先祖为证,后楚氏子孙为鉴。今,吾楚问与红尘仙观观主十黛结为异性兄妹,观主唯一嫡传弟子,为吾楚氏帝国当代皇帝之御妹,红尘仙观与东汉帝国结为永世同盟,永世不废。

    辰天历20560年十月初五立冬宜祭祀忌嫁娶

    南梁帝国的皇宫里,作为帝国唯一子嗣的青翎公主,柔美乌黑的青丝刚曼及肩部,扎着花花绿绿好几个小辫儿,稚嫩的指尖此刻正反复搓揉着《辰天东汉帝国国史楚问篇》的绯黄纸页。

    而同样是在一所颇为美仑美奂的宫殿内,一名蓝色蟒袍的青年人,手中同样捧着一本代表以辰天为记的黑金色书籍,只不过名目不同的是,青年人手中捧着的是《辰天东汉帝国野史杂文》

    英果类我,唯我儿楚恪。楚帝于小年夜宴中,醉后失言。

    辰天历20565年腊月廿三小年宜嫁娶忌盖屋

    东汉帝国,楚皇宫,天子阁。

    一名穿着黑色蟒袍的稚嫩童子,一本正经的端坐在书案后的紫檀木椅上。案上摆放着一本黑金色书籍《辰天东汉帝国国史楚问篇》:

    辰天历20568年冬月初八百无禁忌,第十二代楚帝楚问第三子,嫡子楚墨诞生。

    楚帝对三子墨宠爱无双,诸皇子皆难匹及。墨出生日,楚帝遂言:吾东汉帝国,出此麟儿,何愁不兴!

    及墨三岁,识文断字,恐夫子不专,特允墨出入皇帝处理文书政案之所,皇家藏书之阁天子阁。

    逢墨五岁,墨问楚帝:何以父着骊衣,子以蓝继?楚帝闻言笑允其着骊衣蟒袍。

    辰天注:骊:纯黑色。东汉帝国以黑色龙袍为皇帝服饰。故,黑色服饰为东汉帝国禁衣。蓝色,因其色近黑,故为东汉帝国皇子蟒袍的制色。

    九年了。

    这一世是九岁了吧。离第一世的风波还有五年。

    再过五年,红尘观观主的当代嫡传弟子无盐便会出世,引得东汉帝国的年青俊杰们化作狂蜂浪蝶无数。印象中,追得最猛的当数大皇兄楚恪,身份上的优越与年龄上的适当,风头之劲,无人可匹。似乎当时,父皇也允了他们的婚事。

    然而随后而至的,却是北齐帝国以倾国之力发起的战争,这突如其来的战事,打了东汉帝国边疆的一个措手不及,连失两个小国,璃国的败亡与东国的投降归附。但很快,战事也就陷入了胶着。大皇兄为了帝国荣誉也为了皇位之争,当时便奔往战场,谁料不及半载,便意外身亡。

    第一世的东汉帝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短短十年间,竟然是,破亡了!辰天大陆四分的格局,迅速变成了天下三分。而第一世的自己,在东汉帝国败亡后,也迅速由天之骄子沦落为无家可归的落魄皇子。与若干忠君爱国的大臣子民们,走上了无比艰辛的复国之路。

    然而太多的不可抗拒的非人间力量,使自己的复国之路,只能是一个笑话。在二十八岁那年,郁郁而终。

    第二世的自己,虽然侥幸得以重生,却实在太迟。许多人事已然踏上了既定的轨道,再难改变,虽然费尽心机手段,也不过把帝国的败亡延后数载,且名存实亡,相信自己死亡当天,也是帝国真正破亡之日。

    不过,这一世,我楚墨誓要逆天改命!

    红尘观,圣裔天,天心楼,桃夭舫,魔渊教,散王殿,诸子宫,天工坊,星人亭,杏医林!

    辰天大陆的十大势力,在九岁的楚墨脑中数了个遍,最后化为纸上斗大的墨字:逆!

    “墨儿,待父皇看看,你写的什么?”

    中年皇帝面带笑意的看着自己的嫡子,紧皱着小小的眉头,稚嫩的脸上一本正经,不知思索什么,在书桌上愤然一笔,倒是一气呵成。

    “皇儿楚墨,叩见父皇。”

    尚在追忆前两世的楚墨,此刻方才回神,连忙拱手垂头施礼。

    “无需多礼。”

    “唔,不错!字圆笔正,不屈之气迎面而来,笔锋老道,虽笔力略显不足,但最后那一笔走字一捺,有惊天之势,足以填补笔力上的缺陷。不错,好字!”

    楚帝俯身观望着书桌上嫡子的字,拂须笑赞。

    “父皇……”

    楚墨看着楚帝不似作伪的笑意,心中倒是一突,一个皇子书写“逆”字,怎么着也是颇为逾越了。

    “无妨,父皇的心意,你还不知吗?别说是一个逆字,就算是月关二字又有何不可!朕的皇儿,百无禁忌!”

    楚帝竟然丝毫不顾及礼仪的将九岁的楚墨抱起,一同坐在书案后的檀木椅上。要是旁人见了,必定大呼违制!

    “喔?墨儿在看国史?辰天这类书籍,看看也就罢了,只当增长见闻,切勿深迷其中。须知,史书都是由胜利者书写的,史书没有立场,写史书的人却是有的。”

    楚帝瞥了眼桌案上的《辰天东汉帝国国史楚问篇》,缓声道。

    “墨儿谨记。即便是记上史书,却也大多是人为的历史。”感受着父皇在世,给予自己的浓浓关爱,楚墨心底一暖。

    轮回三世,许多人都是亏欠了自己的,自然,自己也亏欠了不少人,然而最亏欠的还是这三世的父皇母后,第一世的自己,少年无知,优柔寡断,抱一颗守仁之心,不知伤了父皇母后多少心,也正是自己的优柔寡断,断送了帝国最后的希望,才二十八岁却郁郁而终。第二世的自己,多了分狠戾,与男人的担当,却终究有伤人和,民心大失,多方阻挠,不得不饮恨而亡。而现在,这第三世,亲眼看着父皇年轻矫健的身姿,替自己撑起了一片天的感觉,真的,挺好。

    世间有两种人,自作聪明的蠢人与算计太多的聪明人。父皇对自己的溺爱,天下皆知,大臣中自作聪明的蠢人,无一不归附讨好自己。至于那些算计太多的大臣,或笃定这是父皇放出的烟雾弹,或贪图从龙之功,企图捧起其余诸皇子,却怎知,自己成为皇储,既是父皇心意,也是天命所归,本就断然无疑。只有那些真正的聪明人,才狡黠地站在了中立势力,名义上是皇帝臣子,心里却也转过了许多弯弯道道。

    不过,管它的呢!我楚墨重生,岂有放纵那些螳臂当车莽夫之理?这些东汉帝国的臣子们,想必谁也料不到,帝国的风波不是皇储之争,反而是大厦将倾!

    楚墨幼小的身躯安静地依靠在自己父皇坚如磐石的胸膛里,幽黑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一道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