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正文 第183章 唐氏姐妹,喜与不喜(3k大章)

正文 第183章 唐氏姐妹,喜与不喜(3k大章)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用过早餐,又休整了各自状态,两人便一道去了公司。

    骆冰是为了金镜奖的事,薄锦辰则是因为颜墨唤他去公司签署关于《爱,疯了》的出演合约。没错,就是早前酿发了颜墨与薄锦辰第一次争议分歧,最后却得知薄锦辰恐高,不得不退而求其次选择的那部偶像剧,它的女主则是由沈诗雅主演。

    当时,颜墨与薄锦辰也不知这个沈诗雅竟然是这么个脾性,但现在一切都谈妥到位了,总不好昨晚的金镜奖刚刚过去,就骤然变卦,传出去对薄锦辰的声名不利,尤其是在拿到这一届的最佳新人的第一天,就……未免显得他薄锦辰太骄狂也太目中无人了。

    只是……

    签约室里,颜墨看着代表《爱,疯了》剧组过来与薄锦辰这边签约的徐副导,眉宇间划过了一道异色。

    方才,他像徐副导暗示,如今《爱,疯了》已经进入了正式拍摄阶段,而剧中女主的饰演者沈诗雅可能对薄锦辰不太喜欢。

    谁知,领会到他话中意的徐副导,不仅没继续打官腔,再与李导商议又或佯装听不懂云云,反而面露喜色,分外直接道:

    “就沈诗雅的脾气,能被她喜欢那才有鬼呢!没事没事,你放心的让薄先生进组吧,能压压那女人的威风,挺好的!”

    瞬间,颜墨意识到了一件事,或许,在最初,《爱,疯了》剧组竭力相邀,看中的是昔日提名对手今时扮演情侣的噱头,但现在,抛开这个剧组的利益,他们却是对能用薄锦辰压过沈诗雅一头,而暗自雀跃!

    敢情,邀约锦辰,还能有这个妙用?

    想着,颜墨唇边便浮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究竟沈诗雅的人品是有多糟糕,才能让一名剧组的副导对找她不痛快乐意至此?恐怕,也不单单是一名副导吧。

    ……

    “莫姐,为什么不让我说那个薄锦辰人品有问题,说他借机揩我油。”

    剧组的独立休息室里,沈诗雅看着莫芳,忿忿道。

    “众目睽睽之下,他要真有一点越了线的地方,你以为那些人精似的八卦记者会看不出来?就算只是拍到了一点疑似不轨的举动,他们现在也不会乖乖地报道绅士风度!”

    看着边上念叨的沈诗雅,莫芳顿了顿,又道:

    “哼,你就是想倒打一耙编排人家,也得拿出点实锤来。”

    唉,雅雅虽然有陆少撑着,对工作也从不嫌苦怕累,但这性子……缺陷实在不小,这才刚刚出道呢!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太自高自大了。

    “可,他在会所里……”

    沈诗雅的语气依然很是不甘。

    “你也说了,朱颖在场,你觉得那个女人会帮你?”

    见状,莫芳反问道。闻言,沈诗雅有些垂头丧气,摇了摇头,任谁都清楚朱颖和她不对头,想要朱颖帮她,无异于白日做梦。

    “那不就得了,万一朱颖说是你在勾搭薄锦辰怎么办?不是我说,以人家那副卖相,要真想把脏水泼你头上,可信度不会低。雅雅,你的清纯名声一直就很好,这种桃色新闻,无论最后公众如何看待谁是谁非,你都不要轻易沾上。”

    打击了沈诗雅两句,莫芳又语重心长道,期盼这位主能开开窍,别再给她生这些不必要的事端了。

    “可,现在李导要让那个薄锦辰做男主!我不要!我不要嘛……”

    “雅雅!”

    ……

    坐着骆冰的车来到公司,薄锦辰在思考一个问题。

    虽然和他没多少瓜葛,但他的确有些好奇,那个潜规则骆冰的人会是谁呢?

    骆冰是在唐氏传媒出道的,一开始就是由李凌雁带领,不存在被黑心经纪人昧钱骗去无良大佬床上的事。而唐氏传媒作为大汉帝国娱乐圈的半壁江山,自然也没几个人物是敢捋其虎须的,所以,外界的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难道说,那个潜规则骆冰的人是来自唐氏传媒的内部?

    “锦辰哥哥!”

    骆冰的车刚刚停好,忽然,不远处一辆白色奔驰g500的副驾驶位置的车窗放了下来,坐在里面的人冲薄锦辰唤道。

    看着车窗内的明媚笑颜,薄锦辰觉得有些许眼熟,但偏生又想不起人来,摸了摸鼻子,他回以和煦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小小姐,唐总呢?怎么把你自己放这儿了?”

    在他身边,骆冰笑着问道,看她神情,两人似乎还颇为熟稔。

    “姐姐突然有份文件要拿,刚刚上去了。”

    车窗内的女生脆声道。

    那位正儿八经的唐家小小姐?

    对唐家那段往事也从颜墨那听说过不少的薄锦辰,没想到今天在这就见到了当事人之一。倒不是颜墨有多么八卦,只是薄锦辰签约在唐氏传媒底下,知道得多些,总能可以避开一些忌讳。

    像颜墨不说,薄锦辰就不会知道,原来,现在外人眼里精明干练的女强人,唐氏传媒ceo,唐家大小姐,实质上,是个私生女,而眼前,这位正儿八经的小姐,观其神态,却对这位并非嫡亲姐姐颇为亲厚,倒也难得。

    “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长长的路要挥霍地走~大大的世界要率真地感受~会痛的伤口要……”

    回答完骆冰的话,发现薄锦辰还没想起来自己,唐晴绾索性坐在车子里唱道,她的声音十分干净通透,宛如一泓清泉。

    “轻轻地揉~被抱紧的时候,去勇敢地祝福~不被了解的时候,相信自己,值得~永远心疼做过的梦~”

    随着女孩的歌声,薄锦辰浅声合唱道,在女孩的视线盲点,还轻轻捏了捏骆冰的掌心。

    对于薄锦辰这似调戏似安慰又似无意的举动,骆冰微微皱了皱鼻子,却没将他的手甩开,相反,她暗暗捏了回去,用以回报薄锦辰的偷袭。

    一来一往间,她发现,她居然有些许的享受,享受这公众场合的偷偷,享受两人间若有似无的暧昧。

    “锦辰哥哥,你也喜欢这首歌?”

    车上,唐晴绾望着薄锦辰好奇地问道。

    “你对我唱过它。”

    冲着唐晴绾扬了扬眉毛,薄锦辰温声回道。

    “呀!锦辰哥哥你想起来啦?”

    听到薄锦辰的回复,唐晴绾顿时笑脸如花开心不已,眨巴着笑眼,神情欢快的高呼道。

    “嗯,你的身体好些了吧?”

    “晴绾,我说过,你不能再唱歌了。”

    兀然,一名穿着银色女士西装黑色衬衣的女人从边上的电梯隔间里走出,朝着几人的方向走来,语气淡淡道。

    她的步伐不徐不缓,面上也不见多少表情,像极了不怒自威,看着,和多数上位者没什么区别,唯一不同的,大概是她瞥向唐晴绾时那隐含责怪的一眼。就那一眼泄露出的情绪,能叫每个人都看出里面夹杂的爱深责切的情感,任谁也不会觉得她说这话是在以姐姐的身份威压唐晴绾。

    果然,唐晴绾的反应也佐证了其中别有隐情,听到唐素绾的禁令,她朝着薄锦辰两人吐了吐舌头,表示无奈,却是没任何逆反的意味。

    “骆骆,昨晚的事,我已经知道了,你放心,会好起来的。”

    见自个儿妹妹安分了,唐素绾又扭头看向两人,准确来说,是两人中的骆冰,神色平静道。语气里,却充满了安抚人心的作用,不愧为唐氏如今的一把手。

    “嗯,谢谢唐总。”

    不知何时,已睁开了薄锦辰手的骆冰,轻轻颔首示谢。

    “嗯。”

    唐素绾的目光在薄锦辰身上停住了一秒后,又重新将眼神锁定回骆冰的身上,她脸上没再流露出更多神色,微微点了下头,便越过两人,径直拉开车门上了车。

    全程,对于薄锦辰这个新签入唐氏传媒又在昨夜拿下了金镜奖最佳新人奖杯的艺人,她没有任何交流,除了那状似极平常的一眼外。

    因为,对他一无所知,还是因为对他不屑一顾?

    被当做了人型背景板的薄锦辰,面上温和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但心底,却是默默下了判断这位唐大小姐,对他不喜,十分不喜!

    “锦辰哥哥,我也是管家噢,在缪斯论坛的id名是安晴,锦辰哥哥如果有时间的话,可以和我聊天吗?”

    趁着唐素绾上车整理的空当,唐晴绾把脑袋直接伸到的窗外问道,小脸上满是期盼之色。

    “当然可以。”

    绽出那足以暖化寒冰的和煦笑颜,薄锦辰的回答很肯定。

    原来,唐晴绾就是安晴。

    在做下壮士断腕触底反弹的决定后,薄锦辰让颜墨帮他找了水军自喷,两人都做好了本就不多的粉丝将再度猛跌的准备,而之后发生的事也的确就像两人当时预计的那样。

    但,就在那个掉粉时刻,居然出现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新粉,她在缪斯庄园刷了大量地粉丝礼物,用来提升自己的粉丝等级,突破了每小时5条评论权限,而她突破这个权限的原因,却是为了与当时在缪斯庄园大喷的黑子对骂。

    没错,就是拿刷礼物和人对骂!

    壕气十足!

    并且,她的对骂还很特别,翻来覆去也就两句话:骂人是不对的;锦辰哥哥是好人。

    如此一来,可不就吸引了众多目光?在令人忍俊不禁之余,又显得那样别致。

    对于这样可爱的小妹妹,薄锦辰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耶!锦辰哥哥,……”

    “系好安全带。”

    得到了锦辰哥哥的肯定答案,唐晴绾欢呼了声,还想再说点什么,可惜,唐大小姐的油门已经将她带离了这里。

    噙着嘴边余下的笑意,薄锦辰向骆冰简单解说了唐晴绾在缪斯庄园的趣事。

    他自是不知,那段时期,唐素绾从底下的报告中得知他提议自黑的消息后,她的心中便对他下了一个定论有时候,壮士断腕的未必是壮士,也有可能是阴谋家。

    不过,即便是知道了这点,薄锦辰也不会由此就觉得唐素绾对他的不喜有了缘故。因为……

    “我们上去吧。”

    听着薄锦辰的讲述,骆冰的脸上莫名出现了一丝极淡的倦意,若不是薄锦辰向来对细节敏锐得紧,绝对捕捉不到这丝有别于寻常神态的骆冰。

    薄锦辰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观察到骆冰那丝极细微的不对劲的他,心底陡然冒出了一个极其大胆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