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被质疑的颜墨

正文 第九十五章 被质疑的颜墨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除了拍摄难度高外,还有,就是演戏的难度。

    与薄锦辰过去接触到的剧本不同,这个剧本里,没有哪个人物算得上是单面形象,全部都含有复杂的人性。

    比方说,薄锦辰要试镜的角色鲜于铮,他就是一个很矛盾的人物,暗地里做了那么多坏事,世人面前却永远是温文儒雅。

    这种温文儒雅在薄锦辰看来,并不是他伪装出来的,而是在自幼遭受的优良教育下熏陶出来的气质,是他的的确确所具备的。

    那,一个本该文武兼备,俊逸非凡的人,如何会做出那种有损颜面,甚至于背弃了自幼所受的教育呢?鲜于穆并不欲使他继承皇位,故在鲜于铮接触的绝大部分教育里,其实都是被教导如何温良恭顺安分守己的去度过此生。

    至少在剧本中,他的前二十年是对皇位无所求的,堪称人畜无害,不然,也不会令洛芊语一度迷恋,更不会让诸葛琳琅到结局时也念念不忘。那么,他居然做出来杀害无辜,兄弟相残的事就令人玩味了,毕竟,这其实是与他本人价值观相违背的。

    《大江湖》是祁弘的原创剧本,自然不会单纯是因为推动情节而让角色去做出不符合他人设的事,里面肯定是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别以为皇位的诱惑就能使每个人疯狂,性格的养成绝非朝夕,鲜于铮还真不见得有多稀罕。

    “我爱上一首歌,可是听得太少了,连旋律都忘了……”

    “我喜欢一个人,她真的太美了,但她的脸我忘了……”

    一阵手机铃声突兀响起,在这安静的氛围里呈数倍放大,也将薄锦辰从各般纷乱的思绪里拉回神。

    不知何时,颜墨已经悄声离开了客厅,大抵是见他坐在沙发上专心致志看剧本,不欲打扰的缘故。只是,他人虽然离开了,却把手机落在了茶几上。

    “颜哥,电话!”

    薄锦辰冲着走廊大声唤了句,而后,再低头瞧向剧本,犹豫了会,径直合上了。

    就像那部名著中月圆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的叶孤城,最后竟然沾惹俗世,帮南王世子造反篡位,其中因由观者假想无数终究不得其果一样。

    在《大江湖》里,也只给出了鲜于铮之母为楚国长公主李这一条线,这与叶孤城身为南王世子的师父简直如出一辙,具备动机,却不充分,到底无法令人信服。

    恐怕,这个角色,我真的胜任不了呢。

    唇边泛起一道苦笑,薄锦辰默默给自己点了根烟。大抵是进入娱乐圈以来,他的演戏一直很顺,如今,终于面临到瓶颈。

    仔细想想,薄锦辰饰演过的角色,几乎都属于富家子弟谈情说爱,那和他穿越前的形象重叠,自然是拿手好戏。直到零的角色,他才稍有转型,但也同样充斥着感情线。而鲜于铮,虽说物质上依旧无比丰足,但在精神层面无疑要深刻了太多,他不谈情也不说爱,他的目的很明确杀方仲良!

    可世界上哪有没有缘故的杀戮,鲜于铮也是人,不是机器,更不是脑残。

    “他说没有时间了,快跟我一起唱,趁人们正善良,趁夜还够漫长……”

    “喂,您好,我是颜墨……”

    在铃声的尾段,颜墨从卧室里匆匆赶了出来,于是,薄锦辰就看到他在自个脸上画了近二分之一面积的胡茬,衣服则是老土到街边水果摊大叔都不屑的黄色夹克,里面露出件棕红色高领卫衣,下身搭着条喇叭裤……整个一副不伦不类的模样,堪称上个世纪的非主流。

    再看他那及肩的亚麻色长发,原本好端端的不羁与熟男魅力,此刻全都荡然无存,怎么看怎么别扭。

    “哈哈哈……”

    待颜墨挂断电话,薄锦辰极力抑制的笑声终于迸发,肆意扩散开来。笑了许久,薄锦辰才勉强让自己正经点,含着笑意问道:

    “颜哥,你从哪里找到这样子的衣服?这么副模样,难不成是担心走在路上被人……强奸?”

    说完,又是一阵善意嘲笑。

    目光幽怨地盯着薄锦辰,颜墨也没说话,直到盯得薄锦辰一股恶寒从背后散发,止住了笑意,颜墨这才语气哀怨道:

    “还不是因为你。”

    “噢?怎么说?”

    没被颜墨这副古怪模样吓到,嘴角勾起一抹笑弧,薄锦辰饶有兴致问道。

    没继续恶心薄锦辰,颜墨耸了耸肩,解释道:

    “上次李如薇来我家,不是看到你了嘛……然后,嗯,我家那边就让人调查了下,然后发现我每周都接送小安安上学,然后咱俩又住在一起,两个大男人和一个小孩子……”

    颜墨没往下说,薄锦辰愣了一瞬,忽地,大笑开来。隔了好一会儿,才忍着笑意道:

    “所以,你家里怀疑你成了……gay?”

    郁闷地点了点脑袋,颜墨苦兮兮地一头栽入旁边的沙发。

    “于是,现在是你家里在给你安排相亲?”

    薄锦辰猜测着问道。

    “嗯。”

    闷哼了声,颜墨索性翻了个身,给自己换了副更舒服的睡姿,看着极没形象,但好在眼下他也无需维护那不羁的帅大叔形象。他接着又道:

    “锦辰啊,我虽然不歧视gay,真的!我一丁点儿都不歧视非异性恋,连人兽只要兽没意见,我都没有任何话说,但是……我怎么看也不至于是弯的吧?我好端端一个直男,招谁惹谁了……”

    “哈哈哈。”

    看着颜墨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薄锦辰更乐了。

    说起来,他倒是能猜到几分颜家人的想法,毕竟颜墨在李如薇身上受过情伤,颜家是否知道这点不好说,但颜墨这些年一直单身,却是铁打的事实。如今,颜墨都快33了,自己和拖油瓶又暂居他家中,会想岔当真可以理解。

    “你小子笑够没?”

    颜墨没好气但瞪了薄锦辰一眼,突然,慢悠悠道:

    “我有个不太好的消息还没告诉你,刚才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