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第五十二章 刹那即永恒

第五十二章 刹那即永恒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感谢今天到场的帝都卫视领导、十二位特邀嘉宾、三十五家媒体、一千名来自全国各地的观众及与现场实施连线的五百名网络观众,我代表《完美特工3》全体人员感谢你们的到来,今天的公开试镜,圆满结束!”

    ……

    会所的人群逐渐散去,颜墨与李凌雁一道去了三楼会议厅,去和《完美特工3》组的相关人员商量具体合约事项。

    准确说来,颜墨是去商定合约,李凌雁其实是去索取赔偿的。长风的剥皮举动实在太过血腥残忍了,尤其,还是连续三次!这对于骆冰的潜意识伤害当真算不得轻,换做寻常群演,早就崩溃要去看心理医生了。更别说,如今还能好端端地坐在薄锦辰面前,言笑晏晏。

    “他们商定合约应该还要段时间,一起去喝杯咖啡?”

    聊得颇觉对味的骆冰莞尔一笑,向薄锦辰邀约道。

    甭看这厮近段时间老实,真要是坐下来聊,这家伙穿越前把妹无数,无论是经史子集到诗词歌赋,又或古希腊哲学史至戏剧诗歌,说吴道子、王羲之,道米开朗基罗、达芬奇,再则民谣与摇滚、古典和流行……甚至聊聊天上星宿地下洞穴,活的人死的墓……

    总之,除了对付妹子的最大杀器——奢侈品,他是全然无惧,手到擒来的。没法,毕竟穿越而来的时间不长,他还没工夫去观摩各项时尚杂志,了解这个世界的顶尖品牌。

    闻言,薄锦辰下意识地看了看表,他倒是没打算等颜墨商量完出来,本来想着回去给拖油瓶煮饭的,可……

    “嗯,好。”

    微笑着点头,薄锦辰欣然应邀。

    他突然想起,小家伙现在在幼儿园,得到周末才能回家。只是,心下稍安的同时,也不禁一阵失落。

    “去哪喝?星克拉?”

    出了会所大门,薄锦辰轻笑问道。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抿唇轻笑,骆冰嘴角上扬的弧度就和此刻的秋风一般美好。

    是呢,他俩如今都是星克拉的代言人,不去星克拉,又去哪儿呢。

    “骆骆!”

    一步步迈下会所前的阶梯,一名穿着牛仔裤白衬衫的男生看到骆冰走下来,突然唤道。

    这是一名长得很干净的青年,眉眼弯弯,很是清秀温和,嘴边没留一丁点胡茬,飘逸顺直的长发柔散地铺在肩上,他的身上能看到校园的青春气息,放佛看见了整个大学时代。只是,略显成熟分明的棱角,昭示出主人再不是几年前的那个莘莘学子。

    “听说你成了《完美特工3》的女主角,会来参加今天的试镜,所以我一直在这边等着。”

    青年很恳切地说道,他的眼底很干净,看见站在骆冰身边的薄锦辰,也没有丝毫敌意。

    “展柏,我想你很清楚,我们已经分手了。”

    看到青年,骆冰怔了怔,嘴角的笑意渐渐收敛,语气格外平淡道。

    “但,我们也可以做朋友不是?”

    小心翼翼地望着骆冰,展柏就像是站在商店前仰望橱窗里糖果罐的那个孩子,几分怯意,几分希冀,几分涩然。

    “你明知道这个答案,不可能的。走吧,不要再来找我了。”

    骆冰淡淡地说着,稍稍侧头,看向身边的薄锦辰,轻声道:

    “我们走吧。”

    “骆骆!是不是因为我的父母反感你进娱乐圈?他们已经不讨厌你了,你这几年的作品,他们都很喜欢。我们复合吧!”

    展柏低呼道。

    “展柏,何必要自欺欺人呢?”

    轻叹口气,骆冰顿了顿道:

    “你明知道,我们分手的原因不是这个。”

    “难道,那件事……”

    突然,展柏大步冲上前来,牢牢盯着骆冰那双秋水般静美的眸子,眼底尽是压抑到极致的痛苦与无助,他的肩颤栗着,涩涩的嗓音里饱含他的绝望。

    “是真的。”

    说出这三个字,骆冰用力抿唇,闭上眼,猛地转过头去,大抵不忍看见展柏此时的模样,她快步朝附近的星克拉走去,不忍回顾,不愿回顾,不再回顾。

    瞧见骆冰的步子愈来愈急,自知目睹了一场前任相见戏码的薄锦辰,摸了摸鼻子没有作声,老老实实地追上前去。留下展柏一人站在原地,格外落寞、萧索的身影。他的孤单与伤痛,站在这辉煌会所的门前,放佛随着这辽阔的地基被放大了无数倍。

    “他是我在大学里交的男朋友。”

    坐在星克拉的包厢内,薄锦辰本以为骆冰会回避刚刚发生的事情,不想,她捧起手中的意式浓缩咖啡,低头啜吸了小口,轻声言道。

    看到她有意将盛着方糖与小奶壶的白瓷碟推至一旁,薄锦辰能想象到,此刻咖啡蔓延在她味蕾里的苦涩。按刚才骆冰那副决绝的样子,他以为她不会说什么的,只有分手后不甘心和甩人后很愉悦的人才会向旁人倾诉她的悲伤又或得意。

    但,这都不是骆冰此刻的模样,她没有所谓彷徨与坚定,她很平静淡然,就像说着别人的故事一样,而不是曾经的自己,过去的岁月。

    “我和他在一起了四年,那大概……是我最美的青春,最不朽的时光,我不后悔,一丝一毫也不。只是,人生有两条路,一条铺满鲜花,一条铺满荆棘,或许他还是过去那个活在理想云端的人,但我已经落地,踩上荆棘,我和他已经看向了不同的风景。”

    也许,很多人都会奇怪一段美好感情的戛然而止,心中不忿又或不甘,但骆冰的叙说其实就是最好的回答:同行一段风雨飘摇,可终究不是一路人。

    她低头继续饮了口杯中苦涩,平静的说道:

    “过去,停留在回忆中才会美好,回到现在,他不是在唤响那段存于过去的感情,只是消耗着属于过去的美好。刹那即永恒,已经过去的感情就像开在回忆里的花,不会再增长变化,但硬生生移植到现在,却一定会沾染尘埃。而我,希望它一直绽放在那,永不凋零。”

    看着骆冰古井无波的眼神,薄锦辰突然很愿意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很爱过那个男生。是的,爱,这个他最不相信的字眼。

    有些人,喜欢怪罪女人抛弃曾相守的恋人,投入物质的怀抱,但他们错了,这不仅仅是爱情与面包的差距,而是,很多女人陪那个男人走过经年,却在他的身上看不到未来,这,才是她们转身的理由。

    请相信,爱情没有那么伟大,爱情,也不是人生的所有。

    而即便,两个人同样拥有未来,可有些人注定只是同行一段路,之后,分道扬镳。那是超脱于物质之外的精神追求,无需苛责,无需回顾。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

    听到骆冰的话,薄锦辰沉默了许久,自诩对女性无比了解的他,这张在所有雌性面前抹了蜜似的嘴,居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能蹦出这句诗来。

    “Cheers?”

    骆冰摇了摇手里的咖啡杯,微微笑道,她嘴角的弧度如同泛起涟漪后重归于平静的湖泊,云淡风轻。

    咖啡干杯?

    看看手里的咖啡,略感古怪奇特的同时,薄锦辰眼底渗出了难得真挚的笑意:

    “Cheers.”

    =======================

    近两天有事,更新不稳定,说好的加更过几天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