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娱乐贵公子 > 第三十二章 啰嗦的林风

第三十二章 啰嗦的林风

作品:娱乐贵公子 作者:七世枷锁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既然是敞篷,显然,林风的手机早不知在坠崖的过程中飞到哪儿去了。

    眼刀子狠狠刮了林风一眼,易珍珍深呼吸了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以我们现在的情况根本不适合在这里呆一整晚。”

    “咳,你知道自我求生的基本技能吗?”

    林风挑了挑他好看的剑眉,咧嘴道。

    “你是说……生火?”

    易珍珍的眼底一亮。

    “亲爱的,你真聪明。”

    脸上绽放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林风欢快道:

    “走吧,我们先捡些树枝生火,我的身上虽然没有手机,但这个小玩意儿还在呢。”

    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一枚精巧的限量版Zippo,林风脸上的表情格外得意。

    “哎……”

    易珍珍点点头,正准备迈步,突然一个趔趄,栽倒在林风身上。准确来说,是她栽下的瞬间,被林风拦腰扶住了,不然一个狗吃屎的造型怕是跑不了。

    “你怎么了?”

    “我……嘶……我好像脚崴了。”

    抽着气,易珍珍蹙眉道。

    “嗯,那你就呆在这里等我,我先去捡点柴火过来。”

    “嗯。”

    见到易珍珍听话地点点头,没有刻意逞强,林风也微笑颔首。

    他丝毫不怀疑易珍珍会故意装伤,事实上,易珍珍在坠崖的时候大概就已经扭到了。在生死之间,根本无暇他顾,她好不容易独力爬出车厢,又看到他晕厥在那里,撑着他拖行这么远,已经是身体承受的极限。突然松懈下来,身体上的疼痛自然就纷纷暴露。

    “林风!你干嘛!”

    在一堆已经搭建好呈拱形的树枝前,刷地,林风解开了腰间皮带。

    “你看不出来?脱裤子啊。”

    望着坐在旁边的易珍珍,林风满脸疑惑道,那人畜无害的模样看得易珍珍一阵牙痒痒。这家伙口里浪漫的事,该不会是……

    “好端端地,你干嘛脱裤子!伤风败俗!”

    “前夜里下过雨,别看这些树枝表面干了,里面还是湿的,没有易燃物,火烧不起来。”

    温声解释完,林风干净利落地把裤子脱掉扔在了树枝堆上。

    “你疯了吗!”

    一把抢过树枝上的裤子,易珍珍大声道:

    “你疯了吗!山间的温度本来就低,你把裤子脱掉,夜里会冻死的!”

    “抱着你不就成了?”

    嘴角勾起如平日里肆意不羁地弧度,他狡黠回道。

    嗞…嚓…嘭…嚓……

    有裤子做引燃物,火慢慢起来了,时不时还蹦出几个火花。

    有些心疼地抱着林风,纵使嘴硬,易珍珍的心却被他刚才的举动融化了。她现在只祈祷,燃起的火光能够吸引到外界注意,早点来人救援。

    事实上,她和林风都很清楚,火堆更多地作用是给两人取暖,悬崖下的火,上面的人不低头如何能够看到?而他们的上面却是条僻静山道,若无事,又有谁会开车过来,更甭说低头往下看了。真正说救援,还是得等到天亮后,由这些潮湿的树枝点燃而引发的浓烟,才可能吸引到外界注意。

    “珍珍。”

    “嗯?”

    “我给你唱歌吧,你好像还没听过我唱歌。”

    “好。”

    “但是在我唱歌之前,我们得换个姿势。”

    “你不冷吗?”

    “没事,不是还有火堆嘛。”

    “好。”

    窸窸窣窣调整完坐姿,两人的背依靠在一起。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Jay的歌。”

    “嗯,你看,我们现在比电影都浪漫,咳咳……我们还有歌,这就是我梦中的场景。咳咳……”

    背着身子的林风拿着捂住嘴,小声咳嗽,希望不被身后的人发觉。只是,本就安静的地方,再小的动静也清晰可闻,更何况两人的身体还倚靠在一起呢。

    “好了,别唱了,你在咳嗽,已经着凉了,我们按原来的样子坐好,快点!”

    听到身后传来的咳嗽,易珍珍的心底莫名感到不安。

    “就唱完这一遍,好不好?”

    明明能从背后人的口吻里感受到温柔笑意,但偏偏易珍珍就从中听出了一丝别样意味。

    “好,就一遍。”

    “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咳,看远方的星~是否听得见……咳咳……”

    听着身后越来越剧烈的咳嗽,易珍珍猛地转过头,想要将林风的身子扳过来,去看见了骇人的一幕。

    火光的照射下,满地带着腥味的阴影,随着林风地咳嗽,地上弥漫的阴影面积越来越大。易珍珍知道,这是——血!林风嘴里吐出的鲜血。

    “林风,你怎么了!好端端……怎么咳血了……”

    瘦弱地双臂紧紧抱着因剧烈咳嗽已经缩成了一团的林风,易珍珍的心如临绞刑般抽痛。

    “咳咳,珍珍,其实有一点在山道上我忘了说,不过看我现在的情况,恐怕,还是得提前说清楚。之前,咳咳……我的确对白莲充满了卑劣地报复心思,所以刻意接近她。但你那天离开后,我就悔悟了,真的!咳咳……我不能拿别人的错成为自己犯错的理由,不能让那些肮脏玷污我自己,对不对?”

    “对对对,你要报复她,我就陪你报复她。没事的,你现在先躺下来休息,别说话了。”

    紧搂住林风,易珍珍很干脆地把自己身上仅有的衬衣脱下来盖在了林风腿上。而她自己,仅剩一件黑色镂空的Bra,可此刻,她又哪里还顾得上这些。

    “让我先说完,当时我已经借了她一笔钱,她要吞并金岩在报社的股份,然后再甩脱他。而我,也乐得看狗咬狗,咳,那天我醒悟过来后,准备找她摊牌,却意外得知……咳咳……吞并报社股份并不止她一个人,还有汪副部……咳咳……”

    用力喘息着,林风断断续续道。

    “他?他不是我爸过去的下手吗。”

    听到熟悉的称呼,易珍珍一愣。

    “对,就是他。咳,10个月前,你爸不是帮金岩家的报社解决了一个危机么,里面用了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汪副部在搜集证据,现在金岩的股份已经被白莲吞并,证据就落在了白莲手里。咳咳……所以,所以我才没有和她断绝瓜葛。”

    “好好好,我都知道了。你不用说了,先好好休息。”

    易珍珍将衬衣紧紧裹在林风的腿上,见他一直絮絮叨叨,眼里不由急出泪来。

    她爸是新闻部的部长,今年刚退下来,有人要打击报复,汪副部另投靠山,这都是官场上的常事。谁的底子都不干净,真要查,总能查出点什么,只看有没证据,事大事小。自幼耳濡目染,她早洞彻了这些。

    如今,她只担心林风的身体,好端端地人怎么突然咳血!别的,她无心他顾。

    “你把衣服穿上,别冻病了,我没事,咳咳……就是从上面摔下来的时候,可能骨折了。”

    满头大汗的林风侧头看着她,脸上居然挤出了一道灿烂笑容。

    “胡说!骨折怎么会咳血!你……不,你说的是——肋骨骨折…?”

    正要反驳的易珍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语气越来越弱。

    其实,稍稍想想就能明白,从悬崖坠落,车厢结构更稳固的易珍珍都崴了脚,那敞篷的林风伤势又岂会轻了?

    林风清醒得比易珍珍还要早,但是剧痛却让他意识昏迷,呆在车内无法动弹。至于后面被易珍珍拖出来后,他更是用种种夸张的动作和面部表情来令自己分心,生怕把自己的痛楚在脸上流露出来,让易珍珍担心。

    其后,又撑着剧痛的身体,独自捡柴生火,把一切料理妥当。如此,即便他真有不测,易珍珍也能凭借这火堆获救。

    为什么是脱掉裤子而不是上衣?担心被易珍珍发觉自己的伤势。为什么最后要背过身去?只是不希望易珍珍发觉他已经在咳血,可惜,所有的安排中,唯有这点没能达到他的预计。他高估了自己,以为能撑到易珍珍睡去,也低估了易珍珍的洞察力与对他的关怀。

    “林风……你醒醒,别睡过去……你不是说了,要在这里酿造属于我们的浪漫吗!作为男主人公,你怎么能一个人睡觉!”

    啪嗒!

    炙热晶莹的泪从易珍珍的脸上一行行滚落。

    先前的一幕幕,她都已经回想明白,从醒来后,林风就一直在若有似无的咳嗽,如果她早点发现这点,让他当时就休息,是不是……林风现在就能好一点,就能撑到两人获救?

    她好怕,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独立自主的她好怕……

    好怕,林风真的就这么睡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