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天神主宰 > 第四十三章 老子来了

第四十三章 老子来了

作品:天神主宰 作者:金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在关键时刻,王道的神体将他的功力都吸收到了血肉当中,使得修为下跌回凝气九层,堪堪保住一命。

    后来,无痕将他挪到了一个山洞中,昏迷了三天时间。在这三天之中,他的神体基本已经修复了被天雷轰击造成的恐怖伤势。

    尽管境界下跌,但精、气、神仿佛已经发生了神变,富有一种极深的灵性,浑身天精沸腾,彩霞蒸蒸。

    “好了,不要遗憾了,此次修行收获已经非常大,你也该回去了。”无痕劝道。

    “我不是遗憾,我是想揍那个天劫,越想越可气。它分明就是作弊,一连劈下两道灭世雷霆,差点儿将我给劈碎,不然凭借我的神体就渡劫成功了。”王道恨恨地道,他不知怎么的彻底跟天劫对上了,一心想着要报仇。

    “不行……”王道突然站起身来,把无痕吓了一跳,以为他又要去做什么极品的事情呢。

    “小子,你别犯傻,你还真想要主宰万物,主宰天劫雷罚?别折腾了,赶快回去吧。”无痕急忙将他给拦住。

    “你有病啊,我没事去惹那个卑鄙无耻,下流下作,公报私仇的天劫做什么,老子刚从它的魔爪下捡回小命呢。我可是很珍惜生命的,生命是美好滴,阳光是灿烂滴,你才闲着没事去找死呢。”王道义正言辞的将无痕给一通教训,说的头头是道,大义凌然,同时将那个可恶的作弊的天劫给一顿乱扁。

    无痕闻言,顿时愣住了,我是好心要阻止你不要冲动,怎么倒是我要找死了。刚才看你跟天劫雷霆叫板的时候怎么也没有想过生活美好,阳光灿烂,也没有见到你多珍惜生命,那不就是在找死么。

    “那你现在要干什么?”无痕委屈地问道,这货是不是故意的?

    “我要去猎杀妖兽!”王道兴奋地说道。

    “啥?你杀了那么多人,他们所猎杀的妖兽都在乾坤戒中被你所得,你还要去猎杀?”无痕有些摸不着头脑了,那些妖兽足够他用一些日子的了。

    “恩,如今我实力大进,虽然跌落到了凝气九层,并且神体也不能动用。但是,单单纯肉身力量对抗道丹四层的应该没问题。这些妖兽等阶太低,已经不被我看在眼里了,回到家族后扔给厨房炖了吧!我再去找一些血脉高点儿的妖兽。”王道财大气粗地说道。

    无痕想了想,也有些道理,王道的肉身强度如此的变态,一般的妖兽血脉恐怕对他还真没有什么帮助了。

    于是,为了避免王道再次被追杀,在无痕这个无所不能的超级先进雷达之下,专门为王道找寻了几头血脉较为纯净、且高贵的妖兽。

    踏入中部区域,几乎每个人的修为都在道丹四层之上,甚至五层、六层的都很常见。

    “咦?怎么来了一个凝气九层的菜鸟,胆子真够可以的。”有人见到王道,惊愣了一下。

    “呵呵,我想他是有什么想不开的,特地跑来自杀的吧?”有人打趣道。

    “可能身患重症想要死前做点儿贡献,专门来喂妖兽的”一群猎杀妖兽暂时没有目标的人说说笑笑。

    王道没有搭理这几个脑残,径直向着无痕所指的方向而去。

    接下来的几天里,他猎杀了一头长有三个头的黄金狮子,血脉异常的高贵,浑身精气澎湃,宛若一轮耀眼的金色烈日,毛发金黄,霞光异彩。

    具无痕所说,这很有可能是上古时代九头黄金狮子的后裔,只是血脉不纯了,不然的话绝对是一方巨霸,甚至屠天灭神的存在。

    即便如此,它的血脉之力也远远不是其他妖兽可比的,如果成长起来恐怕至少会达到开藏之境。

    关于九头黄金狮子,到现在还有诸多传说,据说那是近乎无敌般的存在,曾经横扫九天,屠戮诸圣,叫板帝尊。曾经是某一个时代的霸主,但却不知为何这一脉到后来衰落,一直没有后裔可以返祖,再现这一脉曾经的辉煌。

    这头黄金狮子实力达到了恐怖的道丹五层,王道单靠肉身与其拼杀根本不是对手,最后用了禁器刀片才将它斩杀。

    这里已经是中部区域的较深处了,王道小心翼翼,然后接近下一个目标。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老爹正在满世界的疯狂找他呢。当日天地异象散去之后,王义天就立马去了东莱山欲要将他抓回去,结果,他的神念几乎寻遍了整座山脉,都没有找到。

    这下疯狂了,王义天回到家中跟老婆说了一声,两人不禁感到一阵头疼,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接下来,王道又斩杀了一头变异的火雀,那头大鸟速度奇快,会喷吐火焰,温度端得是可怕。一身羽毛鲜艳亮丽,霞光蒸蒸,一看就极为不凡,修为也足足有道丹四层。

    王道虽然还不能够飞行,但是他的肉身之力强悍。右脚一跺地面,“咚咚”大地瞬间颤抖匍匐,蜘蛛网一样的裂纹迅速蔓延向四方,一片片林木倒塌。

    “蹬”的一声,一个跳跃,直接飞上五十多米的高空,瞬间踏在了火雀的身上。

    “我操,这他妈的谁呀?”有人被王道那一脚之力波及到了,大地最后在他的神力之下,裂成了一道道巨大的沟壑,有人没注意直接掉到坑里了。

    “看啊,这不是那个凝气九层的小子吗?好强悍的肉身之力,几乎可以飞行了。”

    “真是变态啊,竟然跑到了高空去捉鸟?”

    “他好可怕的战力,区区凝气九层居然能够战道丹四层,快看,那只鸟几乎快被他给轰死了,鸟毛都掉了一地。”人们议论纷纷,指着空中指指点点。那里,火红的大鸟被王道上来就两拳轰在了头上,脑中直冒星星,接着,这个凶狠的人类更是使劲的在后背乱轰一通。

    任凭如何的挣扎也摆脱不了他,转过头来喷火,结果还没有喷出来直接被他一拳头撂在了漂亮的嘴巴上,鲜血直流。

    最后,这一战还算轻松,结束的也快。王道为了避免从高空落下将自己的猎物摔烂,反过来扛着大鸟的肉身“轰隆”一声落地,直接将一座小土山给炸平了。

    接着,在无痕的指点下,找到了一头白虎。虽然血脉不纯,但再不纯,这一脉的血脉也是非常的高贵。

    威风凛凛,英气逼人,浑身精气沸腾,血脉澎湃隆隆作响。一双虎爪更是寒光凛凛,可碎金裂石。王道看到后,心中大喜,这绝对的高血脉,回去熬虎汤后绝对能够将实力提升一大截。当下,双眼放光,跟打了鸡血一般,向着还在打盹的白虎冲来。

    这一战非常的辛苦,王道几乎快被打残了,一人一虎拼的两败俱伤。林中虎啸阵阵,狂风炸响,白虎同样心惊这个人类的凶残与肉身的可怕。一直都是自己吃别人,但看那少年的目光怎么感觉有点儿毛骨悚然,那个残忍魔鬼般的少年要将他生吞活剥一样。

    想自己堂堂虎王,虽然修为还不是很高,但绝对可以震慑万兽,什么时候竟然成为了别人眼中的猎物。

    最后,王道暗中一直积蓄力量,将之灌注进禁器残片中,抓住时机,一击毙命。

    这天,“砰”的一声,王道被一只蹄子踢飞了出去,胸前印了一个清晰的蹄子阴,脸色苍白。

    这次,他的对手是一头雷光象,浑身电光嗤嗤作响,仿佛沐浴在雷电中的生灵,血气澎湃,如同打雷。

    这只雷光象修为已经达到了恐怖的道丹六层,这是他自己无意中遇到的。无痕不同意他打这头象的主意,但王道见到雷光后,跟打了鸡血,仿佛想到了那个卑鄙无耻的天劫,对着雷光神象就是一顿乱砸。

    他虽然神力,但这头神象的力气也不比他差多少,并且出蹄子的速度极快,一根象鼻子如同钢鞭,一甩出去能够打爆一座小山堆,晶莹剔透的象牙霞光流转,寒光烁烁,无坚不催。

    王道这一战满身鲜血,多处受伤。不过,好在他对雷霆有一定的免疫力,他自己就是玩雷的。因此,雷光神象对他的威胁就相对小了许多。

    最后,王道凭借着变态的体质硬是将雷光象拖垮了,一直打了三天三夜,不眠不休。

    哪知,王道与雷光象的大战早就被不少人看到,许多人早就盯上他这个菜鸟了。

    此刻,正在被追杀,无痕提醒过他好几次了,但他硬是跟这头象不死不休,偏偏要将这玩雷的给灭掉。

    最后,在王道傻眼之下,竟然冒出一个道丹八层的恐怖中年人。因为,有人根据前段时间的消息猜测,很有可能王道就是之前在外围的那个身怀宝物的小子。

    再加上这些天有人特意暗中观察他,此刻,再次引起了暴乱,一场大追杀再次开始了。

    “嗡……”

    那个道丹八层的恐怖强者始一出现,就对王道造成了碾压般的威胁。

    “砰!”

    此人身形极快,已经距离王道不远了,一掌轰出,如同海啸,绵绵不绝,怒浪滔天。

    “咻……”

    王道虽然尽力避过,但还是被波及到,吐出了一小口的精血。他本来就跟雷光象战的异常疲惫,消耗很大,此刻的状态很不好。

    在王道头疼间,正在想办法忽悠无痕出手,然而,一声大喝传来:

    “谁敢动我儿子……”如同漫天雷霆弥漫,地动山摇,有一股气吞山河的绝代霸气。

    在这一声大喝之下,道音隆隆,方圆几十米的林木瞬间炸碎,大地颤动、龟裂,追杀王道的一群人纷纷吐血,身躯摇晃,脑中发晕。众人皆是一脸的惊骇之色地望着不知何时出现的一道伟岸的身影。

    身材高大、健硕,剑眉星目,五官端正,甚至英俊。整个人身上有一股儒雅,但更有一股大气磅礴之感,目光如电,异彩连连。虽然没有特别摄人的气息,但却让人越发的感到深不可测与神秘。

    “开藏……音波?”所有人脑中都闪过这个词,一阵吸冷气声,再看周围被毁灭的山林,尽皆心头懊悔,恐惧,身躯忍不住地一阵发软,就连那个道丹八层的也不例外。众人此刻正在想着如何做才能使得这位存在能够放过他们,之前如果知道这个倒霉孩子有一位如此恐怖的老子,就算给他们一百个胆儿也不敢动他啊。该死的,他为什么不早点儿亮出身份来,这不是坑人么?

    “爹?”王道大喜,向着王义天靠拢而来,哪知,却被他老子一只大手扒拉到了一边,在头上一顿暴栗。

    “给我到后面呆着,一会儿再收拾你!”王义天没好气地道。他这些天可是累坏了,到处跑。后来想到了天雷山脉,心都差点儿蹦出来,没想到这小子还真在这儿,正在被一群人追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