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浪子官场 > 1562 反击2

1562 反击2

作品:浪子官场 作者:东小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别看沙园的城市风貌和民风感觉上不如温岭那么细腻柔软,但是在拜黑拉的领导下,一顿简单的接风晚宴都搞出了社交晚会的感觉,布置绚丽的大厅,温文尔雅性感大方的礼仪小姐,还有那造型各异的拼盘菜肴,无不都显示出了其在组织接待方面的匠心独运。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宁总十分开心,虽然现阶段的领导者都不是特别的在意接待场面,同过去相比性格上都很随和。可是都说礼多人不怪,看到地方上如此重视自己,谁看到会不高兴?更何况拜黑拉真的很会做人,各项接待程序又都没有超标准,只是在细节上多花了些心思,越是如此越能证明地方干部对领导的尊重。

    吃饭的时候,宁总就当着张鹏飞的面夸奖沙园的拜黑拉,他微笑道:“鹏飞啊,这位女干部不简单,能在西北这种地方出任一把手,又能稳稳掌控住沙园这个大地区,你可真是慧眼识才啊!”

    张鹏飞说:“其实当年提拔她出任沙园的一把手,我也顶着很大的压力。您应该知道沙园是出了大案子,当时沙园十分不稳定,在干部的选择上也很矛盾,还好事实证明我没有选错人,从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虽然拜黑拉同志在某些方面存在不足,但是大局观上是不错的。”

    吾艾肖贝垂着头挡着住,内心波澜壮阔。当初提拔拜黑拉的时候他是有其它想法的,指望着她能出一些问题给张鹏飞抹黑,可是却没想到张鹏飞在选人用人方面还真与众不同,看沙园上下对拜黑拉都很支持。

    “一把手嘛……就需要抓大放小,不一定非要样样精通,只要用对下面的人就行了。天底有几个你这样的全才干部?一会儿是科学家,一会儿又成了史学家的,一会儿还是哲学家了!哈哈……”宁总高兴之余也调侃起了张鹏飞。

    张鹏飞脸皮再厚此时也红了,不好意思地说:“首长,您可就别逗我了,还是快偿偿沙园的特色美食吧!我们大家都是借您的光,要不然可吃不到这些好东西啊!”

    宁总认真地说道:“我可没有逗你,在西北的几个城市走了一圈已经发现你把哲学思想融入到了城市的发展建设当中,有条有理,这一点我们大家都要向你学习!”

    张鹏飞微笑不语,宁总果然是宁总,他能体会到自己在城市发展思路中的特点,足以见得也是这方面的行家。换句话说,他同张鹏飞之间也算是知己了。

    吾艾肖贝听着他们的对话,闷闷的有点不高兴,他这些天就没有一天高兴过,活在张鹏飞的阴影下的感觉太难受了。还好现在乌云的身体已经稳定,只要安全度过了孕早期,那么怀子应该可以说是保住了。一想到明年自己就有儿子了,他郁闷的心情就会得以缓解。

    吃饭的时候拜黑拉走过来给众位领导敬了一杯酒,宁总破例和她多说了几句话。这一路走来,因为有张鹏飞在场,宁总是不直接和基层干部讲话的,这也是对张鹏飞的一种尊重。能够陪着宁总说几句话,拜黑拉显得很激动,满脸红润兴奋异常。看着这个女人的妩媚身影,张鹏飞暗自好笑,虽然她现在已经把身上那股风尘的气息掩饰住了,但是在大领导面前还是会不自觉地流露出那股勾人的味道来。对于媚自骨子里的女人而言,天生就有吸引男人的本事。

    宁总的杯里有半杯酒,他每次举起都是浅浅的偿一偿。他看着桌上那漂亮的温特酒瓶,目光转向张鹏飞说:“你提出的那个葡萄酒项目很有想法,如果温特酒的改革成功了,那个项目多半也能行!”

    “这么说您不反对?”

    “我有什么好反对的!你们现在大力推荐温特酒,这无形中就已经提升了温特酒的形象,也有利于未来的推广和发展,说明你们的思路完全正确!这几个项目搞好了对西北的形象也是一种提升,思路上完全正确!”

    张鹏飞笑道:“那行,我再好好琢磨一下,看看能否从法国找一些合作伙伴。”

    “法国吗?”宁总微微一笑,目光如炬般射在张鹏飞脸上。

    张鹏飞明白首长的意思,他这是怀疑所谓的“法国伙伴”肯定也和自己的小金库有关。

    拜黑拉在一旁插话道:“首长,张书记为了温特酒的发展可是操碎了心,规定以后我们的公务宴请都得用温特酒呢!现在整个西北都是温特酒的香味!”

    “哈哈……”宁总大笑,目光却没有停留在拜黑拉身上。

    张鹏飞皱了下眉头,这个时候拜黑拉插话明显不合时宜,说到底这里是没她说话份的。张鹏飞看了眼拜黑拉,最终还是没说什么。

    总的来说拜黑拉今天的表现可以打满分,但是张鹏飞也有担忧,这女人属于人来疯,往往在这种时候容易不冷静出问题,要是在首长面前一时失态,那所造成的损失可以就毁了她的前途。为了提醒她,把首长送回房间休息后,张鹏飞特意把拜黑拉叫进了自己的房间。

    ……………………………………………………………………………………

    拜黑拉敬了不少酒,微微有些醉态,双脸酡红,看上去到是增添了这位半老徐娘的妩媚味道,那媚惑的眼睛迷离而闪烁着,很容易让人忽略她的年纪。这种少数民族女人确实比较耐人寻味,那一颦一笑间有股妖气。

    “张书记,我们今天的准备工作还行吧?”拜黑拉兴奋之余有点托大,言谈举止便有些**。

    “你觉得呢?”张鹏飞面无表情地问道。

    “我可不知道啊……”拜黑拉拉长了语调,“没有您的拍板,人家的心还在扑腾着呢!”

    “是吗?我可看你的胆子不小!”张鹏飞的语气逐渐加重,神色阴冷。

    “哪里……我可都怕死了呢,一下子来这么多领导,张书记,您对我们的安排不满意吗?”拜黑拉的眼神越来越勾人了,看向张鹏飞多了些撒娇的味道,身体前倾着,那火红的长裙让她看上去更加妖冶了。

    “拜黑拉,你在干什么呢?”张鹏飞看也没看她胸前的凸起物,目光愤怒起来下来,心想看来是要好好敲打她了,这个女人还是不够稳重。

    “张书记,我和您开个玩笑,您别这样嘛,我……”拜黑拉还以为领导也在逗她,所以举止更加的放肆,伸手碰了碰张鹏飞的大腿,脸上的笑容更加媚人了。

    “拜黑拉,你要是喝多了我们明天再聊!”张鹏飞推开她的手,用力拍了拍茶几。

    “啊……”拜黑拉被推的身子一摇晃,猛地惊醒过来,再一看领导面沉似水,吓得站了起来,可是酒后双腿虚弱,身子不稳一个趔趄重重摔到了张鹏飞怀中。

    张鹏飞只感觉双腿一重,便被她的丰臀结结实实压了下来,那瞬间的舒爽害得他差点叫出声来。那丰臀惊人的柔软和弹性勾得他恨不得想伸手去捏一把,他赶紧控制住双手,抵住她的后背怒道:“你干什么,是不是真喝多了?”

    “啊……对不起,我……我……”拜黑拉的酒完全被吓醒了,赶紧想扶着沙发爬起来,可是情急之下双脚又踩空了,再一次重重地坐在了张鹏飞怀里,好像弹簧一般压得张鹏飞畅快不已。

    张鹏飞又气又笑,双手扶着她的腰把她提了起来,这女人的身体还是挺重的。拜黑拉免强支撑住身体,意识虽然吓醒了,但必竟酒意上来了,浑身有点发软,而且还有点那种想法,这个年纪的女人了对那方面的需求自然多一些。再有酒精的作用,发发春也能让人理解,现在某个地方都有些潮湿了。她垂着头十分不安,都不敢看张鹏飞的眼睛了。想想刚才自己的失态,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张鹏飞看她衣服凌乱,心也跟着烦乱起来,气道:“你瞧瞧你……哪个市委书记像你这样?女人怎么了?漂亮怎么了?拜黑拉,你觉得这是你从政的资本吗?”

    张鹏飞这话可就有点难听了,这是摆明了在侮辱拜黑拉是借用身体来晋升的女干部。拜黑拉脸色赤红,吓得也不敢出声,暗暗后悔受到首长表扬后一时间有点得意忘形,如果让领导误会了自己,那可就真不好办了。今天晚上自己的表现有点过了,实在是不应该。

    “酒醒没?”张鹏飞自觉话有点重,缓和了一下语气。

    “没……没事了……”拜黑拉的声音有些颤抖。

    “真没事了?”张鹏飞笑了笑。

    “嗯……”拜黑拉听到领导笑,终于松了一口气,看来领导还没有放弃自己。

    “坐下说吧,站着像什么话!”张鹏飞说道。

    “我……我还是站着吧,清醒清醒……”拜黑拉把头抬了起来,冲着张鹏飞挤出一丝尴尬的微笑。

    张鹏飞也不免强她坐下,淡淡地说道:“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你叫过来吗?”

    “我……我不知道……”

    “嗯?”

    “我……我知道……不是,我不知道知不知道……”拜黑拉语言混乱,又是一阵紧张。

    张鹏飞听得好笑,说道:“真不知道?”

    “那

    我……知道了……”拜黑拉又审视了一下领导的脸色,再想想他刚才说的话,也就知道自己猜对了。领导果然是领导,马上就看出了自己的问题。

    张鹏飞没有吱声,给她留足了思考的时间。拜黑拉见领导不再开口,便深思起来。

    ……………………………………………………………………………………

    拜黑拉知道领导这是要敲打自己在某些方面要有所收敛,别被人误会自己有多么的那个。虽然她过去的风评不好,但那必竟是过去。领导早就暗示过自己,一定要重头来过,好好的保护自己的形象,可恨自己一时兴奋就又走了老路!

    拜黑拉心里也暗暗骂自己犯贱,好好的工作不去搞,没事就想这些事,老想着勾引张书记干什么?领导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自己在他面前搔首弄姿,在他眼中也许连**都不如呢!拜黑拉想想自己的过去,心里后悔不已。既然领导给了自己机会,那就一定要争取啊,不能让他再失望了!

    “真知道了?”张鹏飞头也不抬地问道,随后给她倒了杯茶,“醒醒吧……”

    “嗯,我知道了。”拜黑拉接过水杯:“张书记,您放心,我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其实我……我今天有点兴奋过头,所以就……”

    “兴奋过头?”张鹏飞微微一笑,“这个词说得好,看来你还不糊涂,怎么……首长难得夸你两句,你就找不到北了?”

    拜黑拉讪讪地笑,摇晃着身体说:“张书记,我……就是有点……”

    “我明白你是什么人,像你这种女人有点阳光就灿烂,是吧?”

    “呵呵……”拜黑拉满脸的不好意思,领导的这个评价还真是贴切。

    “行了,你快坐下吧,晃得我头晕,以后没别喝那些酒,你现在是一把手了!平时也要注意形象,女干部酒还是要少喝,我又不强迫你,是不是?”

    “嗯,我知道了。”拜黑拉这次不再矜持,坐在了张鹏飞对面,伸手捏了捏额头。

    张鹏飞说:“今天的接待安排确实不错,但是这还无法衡量干部的标志,无论是我还是首长,都比较看重工作能力。这一块可是你的短板,你要努力学习啊,可别老想那些歪门邪道!”

    “张书记,您放心吧,我以后一定改。”拜黑拉诚恳地说道。

    “黑拉书记,你是一位聪明的女人,话我也不就多说了,今后怎么走你自己看着办。今天的事……我既往不咎,希望你能在工作上做出成绩来!沙园已经遇到了历史上发展的最好机会,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张书记,我明白了,今天……完全是我不好,看到首长高兴就有点激动,以后也肯定不会了。”拜黑拉搓着双手,显得有些不安。其实她刚才坐进张鹏飞怀中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他那巨大的反应,股心被个东西顶了一下。当时还以为领导要……不然也不会潮湿,没想到还是高看了自己一眼。回想那一刻,她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却不觉得多么丢人。她觉得张书记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领导,这事发生也就发生了,只要自己改正,相信他不会低看自己的。

    张鹏飞的目光打量着拜黑拉,心想这个女人有时候还真让领导生不起气来,虽然在某些方面过于出格,可这也确实是女干部的天性。放眼华夏的女干部,又有多少真的“一本正经”?这不能怪拜黑拉,要怪也只能怪风气不好。

    “黑拉书记,别让我失望!”张鹏飞前倾着身子,轻轻地拍了拍她的手背。

    拜黑拉能感受到领导目光中的关心,眼角有些湿润,点头道:“张书记,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我向您保证!”

    “我相信你……”张鹏飞看着她双眼通红,眼神迷醉,看来醉意发作了,她这是强挺着呢,便挥挥手说:“醉了吧?回去好好休息吧。”

    “嗯,那我就走了……”拜黑拉缓缓站起来,双腿还有些发软。

    张鹏飞起身扶住她的手臂,说道:“等一下。”另一支手打了个电话……

    拜黑拉听到了张书记的电话内容,内心一阵感动,心想领导对自己真好。她摇头道:“没事,我自己能回去……”

    “等着吧。”

    很快外面就有敲声门,张鹏飞走过去开门,门外站着的正是江小米。

    “黑拉书记可能喝多了,身体不太舒服,你送她回去。”张鹏飞说道。

    “行,交给我了。”江小米进门一瞧拜黑拉的状态,内心狐疑,扶着她走了出去。

    张鹏飞伸了个懒腰,有时候同女干部接触还真是累人。刚才被拜黑拉这么一顿折腾,他可有点上火。说实话,他不得不承认在那方面好像也比较强,几天不碰女人就有点受不了。他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好在他的身边从没缺少女人,只不过有时候不方便。就比如整天和李钰彤在一起,可是就是不知道拿她该怎么办。尽管他糊里糊涂的以为已经和她有过了一次,可是要在清醒的状态下和她发生点什么,感觉真挺有压力的。

    张鹏飞长叹一声,脱了衣服准备去洗澡,这几天还真有点想那事了呢。

    ……………………………………………………………………………………

    吾艾肖贝也没有睡,他把巴鲁山叫进了房间,这几天两人一直在秘密交流着,准备想办法对付张鹏飞的崛起。吾艾肖贝原本单纯的以为上头同意对西北班子调整,这是对张鹏飞的一种打压,会延缓他上升的脚步。可是现在一看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张鹏飞在上层的支持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还有上升的意思。

    政坛中人都知道过去宁总和张鹏飞之间存在误会,因为张泉那事,张鹏飞也不见得对宁总有什么好感,可是再看现在两人的关系,好像一直都很不错似的。吾艾肖贝有点想不明白上层到底是什么意思了,现在他也顾不上想这些,只想着如何能压一压张鹏飞的势头。

    房间里烟雾缭绕,两个大男人都吸了很多烟。原本乌云怀孕后吾艾肖贝都不怎么吸烟了,但是最近几天他又把烟瘾捡了起来。

    “老巴,最近你也看到了,再这么下去是真不行了,我们还有何地位?”

    “我知道,”巴鲁山咬牙切齿地说道:“省长,我就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决定搞他了?”

    吾艾肖贝皱了下眉头,沉默不语。

    “省长,您要不表态我也没办法,这种事我都听你的!事我可以来办,不用你管,但是你必须得给我出头!”巴鲁山直白地说道。

    “好兄弟!”吾艾肖贝伸手捏住了巴鲁山的肩膀,十分用力。

    “省长,您说干不干吧!”巴鲁山握紧了拳头。

    “干!”吾艾肖贝拍了拍桌子:“不干不行了,必须干他!”

    “好,那就交给我了,这几天我也琢磨了很多,他也不是无坚不摧!”巴鲁山阴冷地笑道。

    吾艾肖贝兴奋地说道:“我现在真他妈的后悔,如果之前就狠点,也不至于是现在的局面!”

    “省长,不是我说您,如果当初您能果断,那么阿布和司马……可能也不至于是现在这样……”巴鲁山瞄了眼巴鲁山。

    “哎!”吾艾肖贝长叹一声,他明白巴鲁山的意思,过去如果自己对张鹏飞凶狠一点,那么也不于导致阿布爱德江的“叛变”以及司马阿木现在的阴奉阳违。提到司马阿木,吾艾肖贝也很别扭,不知道如何对待他。看情况司马阿木与张鹏飞也并非一条心,可是和自己呢?他摇了摇头,总之司马阿木是不能完全相信了。

    “省长,我觉得司马那头……您应该还是要和他唠唠,这家伙必竟也是条西北汉子,您说呢?”

    “嗯,再看看吧。”

    “这事如果有他的帮忙,那么……”

    “你到底想怎么搞?”吾艾肖贝问道。

    巴鲁山微笑道:“我现在还没想好,但是想搞人……其实也不难,您说是吧?外人都看到了张鹏飞的聪明,可是要想在党代会前把他弄下来,我觉得挺容易的,稍微搞点动静就够他喝一壶的了!”

    吾艾肖贝皱了下眉头,说道:“兄弟,我话可说到前头,搞是可以搞,但是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千万别把自己也弄里面,知道不?”

    “您放心,我有人!”

    “那……能信任不?”吾艾肖贝还有点担忧。

    巴鲁山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微笑道:“省长,您放心吧,我找的人肯定没事,即使真出了事,您暗中拉我一把就行,别人肯定不知道这都是你的主意,这事就是我要干的!老子早就看他不顺眼了,他凭什么那么牛气?这可是我们的西北!”

    “没错,这是我们的西北!”吾艾肖贝面露凶光。

    “哼,干不死他也要让他扒层皮!”巴鲁山摩拳擦掌地说道。

    吾艾肖贝起身倒了两杯酒,递给巴鲁山说:“来,预祝我们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