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第二百零八章 你们自由了

第二百零八章 你们自由了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在后世有一种非常着名的效应,就是“多米诺骨牌效应”。

    而这一种效应最常发生的领域,就是经济领域。

    在后世的经济领域,每天都充满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不管是房地产,还是股市,甚至于手机。

    韩艺的老朋友皮特朱,认为“多米诺骨牌效应”是对人性的一种完美诠释。

    但不管是效应,还是人性。

    如今,这多米诺骨牌效应正在北巷慢慢发酵。

    胡老二将北巷的房屋、歌妓卖给凤飞楼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北巷,当然,这是韩艺故意放出去的消息。

    北巷的那些黑心地主们闻此消息,顿时慌了神,如果胡老二不将房屋卖给韩艺,他们或许还是坚持坚持,等待转机,但是现在他们彻底失去了耐心。

    接下来三天内,韩艺从早忙到晚,几乎都没有喘息的时间,但是这对于一个收购者而言,无疑是一件幸福的事,至少他连门都不用出。

    这好招不怕使用第二遍,不管是跟谁谈判,韩艺从不提房屋的事,都是说要买歌妓,他这么做无非是因为歌妓是不具有保值的,等于是一种消耗品,歌妓越老就越不值钱,一个歌妓的黄金时段就那么几年。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地主非常愿意将歌妓卖给韩艺,因为这样耗个一两年,歌妓就不能为他们赚钱了,等于砸在手里了。

    但是房产是具有升值,如果让他们知道韩艺是要买房子,那价钱会很难谈,他们肯定不会退让许多。

    然而,一旦这歌妓都卖了,那这房屋还有什么用呢?还不如卖了。

    所以这些黑心地主都与胡老二一样,选择将房屋绑定歌妓出售。

    在商言商,他们都很聪明,知道利用自己的优势,来为自己争取最大化的利益。因为他们都不看好北巷的前景了,这房屋就成为了累赘,要知道朝廷对于平康里宽容的前提,是因为这里能给朝廷带去一笔不菲的税收。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韩艺主要想要的是房产,歌妓其实才是顺带的。

    五日之内,韩艺成功收购了北巷一十八户人家,而且是全部,包括三十八个歌妓的契约。甚至于那些已经失踪的,这些都是送的,韩艺肯接受,他们都欢喜的不得了。

    然而韩艺只是花了四百贯,平均每家只付出了二十多贯钱,这几乎就是用一半的价钱就买下了北巷。

    时至今日,韩艺成为了名符其实的北巷王。

    经过这一回,刘娥对韩艺是佩服的五服投地,哪怕韩艺说太阳是往西边出来的,她恐怕也会深信不疑。

    当韩艺说要买下整条北巷的时候。她真的认为韩艺是在给她开玩笑,但前后不到一个月,韩艺就买下了整条北巷。

    但是你要说韩艺的计谋给高明吗?

    那也不见得。无非就是弄了几个装疯卖傻的歌妓,但这却恰到好处。

    恐怕现在都没有知道这是韩艺在幕后搞的鬼,因为凤飞楼也被连累其中,没有人会相信自己把自己的生意给搞砸了,纵使韩艺买下了北巷,那也没有人怀疑,因为北巷现在就是一坨臭狗屎,人家巴不得离得远远地。你还往上面靠,说不定还会笑韩艺愚蠢。

    究竟这是一个英明的决定,还是一个愚蠢的决定,目前还不能下定义。毕竟做买卖就一定要承担失败的危险。

    ......

    ......

    凤飞楼内。

    近百人站立在位子前,这些人都是凤飞楼的员工,要知道两个月前,凤飞楼一共才六人而已。

    韩艺走上台来,微笑的望着台下的人,道:“大家好。我叫韩艺,扬州人士。我父亲之所以帮我取名‘艺’,是希望我长大好能够读好书,学得什么君子六艺,本还打算帮我取名韩六艺的,但是我父亲后来又觉得学六艺,这太难为我了,但求我能学得一艺,他就心满意足了。但是很遗憾,我连一艺都还没有学会,两个名字的差别,或许仅仅是让我父亲少点遗憾。”

    噗噗!

    不少人实在是忍不住了,笑出声来。

    而熊弟、小野更是乐呵呵的笑了起来,他们两个当然不会怕韩艺。

    其实还真有这么回事,韩大山觉得自己之所以只能当个柴夫、农夫,都是这名字的原因,于是就拜托徐老给自己的儿子取一个跟书挨边的名字,故此才有“韩艺”这名字。

    韩艺一目扫去,放下多半人都是低着头的,心中微微一叹,道:“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能否抬起头看着我,不然我真不知道我站在这里的意义。”

    不少人这才稍稍抬起头来,但眼神中还是透着一丝惶恐,特别是那些刚刚来的歌妓,她们是长安最下贱的歌妓,她们是没有尊严的,如今主人换了,但是她们的身份还是没有变,心里当然害怕,万一这新主人是一个变态,那可怎么办。

    韩艺又道:“如果可以的话,能否给我一点掌声,就当是鼓励,我第一次当着这么多人说话,心里有些紧张。”

    熊弟、小野两个率先鼓起掌来,桑木、刘娥等人也紧接着鼓起掌来,随后大家纷纷鼓起掌来。

    待掌声稍落,韩艺连连点头道:“多谢,多谢,虽然多半掌声都没有带有任何感**彩,但我还是非常的感谢你们。”说着他手一扬,道:“你们都坐吧。”

    熊弟、小野两个小家伙立刻坐了下去,他们可是非常听话的孩子,但其余人可不敢做,这东主站着,他们坐着,这是什么道理。

    韩艺又道:“坐啊!”

    语气不禁加重了几分。

    大家这才陆陆续续的坐了下来,但却是如坐针毡。

    韩艺道:“其实我跟你们没啥两样,都是娘胎出来的,从出生开始就是弯着腰做人,每天累的像条狗,但吃的却比狗还差,没有人看得起我,在他们眼中或许我比狗还不如。

    当时我多么的希望有人能够将我当一个人来看待,多么的希望能够拥有一个人该有的尊严。直到有一次有一个地主家的公子想要夺取我的新婚妻子,这让我意识到,我不能再继续这样下去,我必须挺起胸膛来做人。

    在当时。我一直认为有钱有土地就能够获得别人的尊重,于是我拼命的赚钱。蒙天眷顾,我赚到了很多钱,我从一个农夫变成了一个地主,我买到第一个奴婢。我像其它地主一样。用鞭子抽着他做事,因为我认为只有这样才会得到尊重。

    一个月后,我让另一个人去问这个奴婢是否尊重我,他的回答令我很失望,他说怕我,恨我,唯独没有提到尊重。我想是因为这人太蠢了,又或者是我做的还不够,于是我跟别人换了一个奴婢。

    这一次我拼了命的压迫我的奴婢,剥削他。我甚至让他从早干到晚,却只给他一顿饭吃,但是结果更加令我失望,他不但不尊重我,还准备要杀我,当然,他并没有成功,但随后就跑得没影。

    我很苦恼,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想我天生贱民。不可能会有人尊重我的,我甚至将责任归咎于我父母身上。

    当时我真的心灰意冷,坐在街边喝酒,突然有个乞丐上来问我可否施舍一口饭。我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就给了他几文钱。他道完谢就走了。

    几个月后,我因为无心做事,坐吃山空,变得一贫如洗,只好去河边帮人撑船。沦为下贱之人,当时我已经认命了,我以为我就是这命,但是却在一日我遇到一个有钱人,他一见到我,就请我吃饭,还给了我不少钱,将我视作上宾,对我照顾的是无微不至。

    我当时真的认为他是佛祖的化身,来普度众生的,我就问他,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我好,对我这么尊重,他告诉他,他当初在街上乞讨,整条街上唯独我给了他钱,帮他度过难关,他一直在找我,希望能够报答我。

    我听完之后,恍然大悟,其实要获得别人的尊重非常非常简单,就是首先你要先尊重别人,尊重是相互的。我敢打赌,你们底下坐着的,没有一个发自内心尊重你们以前的主人,因为他们并没有尊重你,他们将你们当做牲畜一样卖给了别人。”

    台下那些人听得怔怔不语,但眼眶已经微微湿润了。

    韩艺继续说道:“尊重,尊严,这就是我毕生追求的,这也是我开凤飞楼的目的,我希望每个人都能尊重我,那么我首先要做的就是尊重每一个人,这其中当然也包括你们,既然我可以坐着听你们唱曲,指挥你们干活,同样你们也可以坐着听我说我的故事,指正我的错误,我可不希望你们天天睡在床上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诅咒我。”

    说到这里,他突然朝旁边招了招手。

    那茶五领着几个酒保捧着一大堆写满黑字的竹简、白布上来。

    韩艺指着这些竹简、白布道:“这些就是你们的卖身契。”

    台下多半人看到这些东西,纷纷露出惧色。

    韩艺笑道:“但是我不认为它们还有存在的必要了,因为它们会阻碍我们相互尊重彼此。”说着他就向茶五使了一个眼色。

    茶五他们立刻将这些东西拿到台上早就支起的一口大锅旁,里面正燃烧着熊熊烈火。

    哗啦哗啦几声。

    只见茶五将这些竹简、白布全部扔入锅内,火焰瞬间被压得到处乱窜。

    底下登时发出一阵惊呼之声,个个脸上都写满着震惊,这简直就是令人难以置信,有人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脑袋,有人掐着自己的大腿,有人默默的流下了眼泪。

    韩艺又从怀里掏出一块写满黑字的白布来,道:“这就是官府批准你们放良的公文。从现在开始,你们自由了,你们可以选择离开或者留下,你们可以做你们想做的任何事,总之,你们自由了。”

    PS:求月票,求推荐,求订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