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砧板上的肉

正文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砧板上的肉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李治点头之后,那么一切都变得非常简单。

    在税收还未出炉之前,武媚娘先是立刻传信给许州,告诉当地民安局,以及当地的官府,朝廷已经知道许州的情况,并且决定征收商税,提高商人的成本,增加家庭作坊的竞争力。

    这是非常对的,因为得赶紧安抚当地的民心,平复民怨。

    但同时,武媚娘也命令民安局,惩罚几个领头闹事的,可如果依照唐律的话,这可是重罪,无期徒刑都有可能,但是武媚娘决定法外开恩,让他们去修路,修建码头,并且让他们协商赔偿曹汇的损失。

    这最后一条就真是非常坑爹,那些农夫哪里赔得起,拿出他们全部的家当,也不过是杯水车薪,九牛一毛,而且还是协商,不是强制执行。

    看似公平,但其实是对于商人是非常不利的判罚。

    很快,这商税就出炉了,主要就是关税,收关税千分之五,并且将郊外的作坊纳入市税中,以前唐朝是收市税的,两市都得交税,税不是很高,但是作坊是不缴税的,如今将作坊纳入市税之中,就是也得交税了。

    这税其实并不高,纵观这个华夏历史,这个商税绝对算是低的。

    武媚娘是非常遵从的李治的意思,没有说要征收高昂的商税。

    但是要征商税,就必须成立专门收商税的官衙,于是武媚娘就借机成立了商税局,由李义府来担任商税局的头头。

    这一系列政策下来,长安的商人都懵了。

    好死不死,正好钱大方他们这些富商刚刚从乐浪州、熊津州回来,因为那边已经开始走上正轨,而且他们也听说韩艺致仕的消息,心里不安稳,毕竟长安才是他们的大本营,于是就将那边的买卖交给自己的儿子或者亲人打理,自己则是赶了回来。

    这一回来,就听到朝廷要征收商税。

    这税虽然不高,但是这事非常气人,而且由李义府来担任商税局的老大,这些商人是又怒又怕,于是就立刻去找张大象。

    “张侍郎,这事对咱们太不公平了。”

    “不错,分明就是那些刁民烧毁了咱们商人的货物,朝廷不但不严惩那些刁民,还要征收商税,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你们这不是欺负人么。”

    “咱们刚刚才帮助朝廷平定高句丽,朝廷这么做,跟卸磨杀驴有何区别,真是太寒人心了。”

    “还有商税局理应归户部统管,怎么会交由李中书来管。”

    ......

    这些商人来到市署,冲着张大象就是一顿抱怨。

    张大象也确实可怜,这事自始至终,就没有跟户部有过任何商量,他跟这些商人没有什么区别,就是上面派人来吩咐一句,朝廷要征收商税。

    张大象不敢多说什么,如今就连韩艺都走,他在朝中过得简直就是如履薄冰,而他是跟韩艺一边的,与商人的关系也是非常好,也知道他们心里委屈,于是叹道:“各位还请息怒,朝廷也是为了大局着想,平复民怨,若是朝廷真想征收商税,也不会只征收这一点。”

    “这税可不少了。”钱大方道:“咱们的货物虽然生产便宜,但要是算上运费的话,可也不便宜。”

    窦衡道:“这商税是多是少,且不说,关键这事不能这么做,朝廷怎么也得想办法将曹汇的损失补上吧,而朝廷只是让他们协商着赔偿,那些刁民哪里有钱赔,要这样的话,那咱们还敢将货运出去么。”

    就在这时候,只听屋外有人说道:“我看你们这些商人,真是被韩艺给宠坏了。”

    众人一惊,回头一看,只见许敬宗和李义府走了进来。

    “下官见过李中书,许侍中。”

    张大象与市署的一些官员立刻上前行礼。

    许敬宗道:“张侍郎,你堂堂户部侍郎,竟然被你这些商人指着鼻子骂,我们大臣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

    张大象一脸尴尬,做不得声。

    这边骂完,那边又骂,张大象是无辜极了,此时此刻,他都想回家守孝了。

    那些商人见李义府跟许敬宗来了,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

    许敬宗和李义府径直上前,坐了下来,下人赶紧为他们二人斟茶。

    许敬宗目光一扫,道:“你们这些商人,还真是唯利是图,一毛不拔。这些年你们赚了不少钱吧,如今朝廷才征收这么一点商税,你们在这里吵吵闹闹的,要是人人都如你们这样,那些农夫不都造反了。还有许州一事,你们就只光顾着你们自己的损失,也不为朝廷想想,倘若许州乱了,朝廷得花多少钱来平乱,这钱你们来给么?朝廷当然得以大局为重,你们不能说有便宜就占,出了事,就怪朝廷,还跑到市署来闹,真是岂有此理,我看你们是活得不耐烦了。”

    商人在他眼中,那就跟那些卑微下人没啥区别,说话根本是毫不留情。

    钱大方他们吓得是冷汗直流,他们突然醒悟过来,自己不过就是一个卑微的商人,人家一句话,他们就得人头落地。

    “许侍中还请息怒。”李义府突然伸手拦了一下许敬宗,又朝着那些商人道:“我知道你们心里委屈,但是你们也得体谅一下朝廷,朝廷也不想这么做,但要不这么做的话,许州很可能会发生动乱,你们是不知道许州的情况,那里已经非常危险了。”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又道:“至于商税局的事,我方才也听到你们的建议,我想你们也误会了,朝廷之所以将商税局交予我来统管,只因为韩尚书目前还在家守孝,户部还有许多事要忙,张侍郎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故此才让我来管,不过你们放心,商税局绝不会多收你们一文钱税,这个我可以向你们保证,倘若有多收的情况,你们可以去御史台告我。”

    这些商人都已经给吓坏了,哪里还敢多说什么,连连点头称是。

    李义府又道:“要是你们没有其它问题的话,就都退下吧。”

    这些商人有问题,也不会跟他们说,赶紧作揖告退。

    等到那些商人走后,许敬宗又向张大象道:“张侍郎,你都看见了,这些商人,个个都是非常贪婪,且不知好歹,你若跟他们好声好气说,他们反而会变本加厉,你堂堂户部侍郎,四品大员,要拿出一点威严来。”

    张大象颔首道:“下官遵命。”心里却想,以前韩艺在的时候,跟他们可都是好声好气的说,但是他们却都非常听从韩艺的话,你们这般做,人家也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这可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另外,他也察觉到,许敬宗、李义府准备将魔爪伸向户部,要知道一直以来,在六部之中,唯有户部是最稳定的,反正自韩艺上任以来,就从未出过任何问题,这就是因为李义府、许敬宗的势力渗透不进来,韩艺的户部是铁板一块,但是如今可不一定,没有韩艺在,张大象可不敢得罪他们两个。

    ......

    而那边钱大方等商人,离开市署之后,个个都是沉默不语,出得西市就各奔东西。钱大方、窦义、赵四甲、徐珂、彭万金等北巷商人,直接去到渭水,上了一首游舫。

    这游舫刚刚离开码头,钱大方就立刻咆哮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韩小哥一走,一准就会出问题。”

    “这我也知道,可咱们有什么办法,韩小哥得回家守孝,就算咱们愿意去为韩小哥守孝,也是不能够的。如今这当务之急,应该是赶紧想出这应对之策。”

    “什么应对之策,咱们在许敬宗、李义府眼中,那不就是砧板上的肉么。依我之见,咱们还是去扬州,反正韩小哥在哪,咱们就去哪里。”钱大方挥舞着双手道。

    窦义道:“老钱,你别这么激动,韩小哥只是回家守孝,过个两三年,韩小哥还是会回来的。”

    钱大方道:“两三年可是能够会发生很多事的,咱们的钱放在长安,迟早也会让他们给抢走的,李义府什么性格,你们难道还不清楚么。”

    彭万金道:“我倒是认为老钱的话也不无道理,我们怎也得留一手,就算咱们人不走,也得将钱给放到江南去,反正咱们在江南都有投资,如果情况不妙,咱们就直接下江南。”

    赵四甲叹了口气,道:“你说得这些,都是治标不治本,咱们不管是去扬州,还是留在长安,这货物总得运出去卖吧,可是现在这情况,我心里可是虚的很,这一船一船的烧,而且那些刁民个个都是烂命一条,你让他们赔钱,就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但这谁受得了啊!”

    说着,他突然看向徐九道:“徐九,你咋不做声?你们自由之美的货物可是最危险的。”

    徐九也是愁眉难展道:“我家东主都还在莱州,这事还得等我东主回来,才能做决定。”

    徐珂道:“但不管怎样,咱们最近可得减少出货量,一来也可以避免税收,二来也能够看情况而定。”

    其余商人听得是一个劲的唉声叹气,他们原本在高句丽拿下那么多资源,正准备大展拳脚,突然这么一泼冷水下来,爽得真是不要不要的。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推荐,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