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敢情是一桩家务事

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九章 敢情是一桩家务事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既然要谈,而且韩艺也已经来了,那双方都想尽快举行会谈,早点将事情给解决了,毕竟大军驻扎在这里,是要钱来供给的,天上可不会掉馅饼。

    虽然谈判的地点还是老地点,但是物是人非啊!

    想当初韩艺来到这里与禄东赞会晤的时候,吐谷浑的主人是诺曷钵,赤海部的主人乃是阿布罗,而如今的话,这二人都已经死了,诺曷钵的主人乃是弘化公主,不过弘化公主并未到场,毕竟她是女王,与禄东赞的身份不对等,只是派出了铎伏做代表,而赤海部的酋长乃是杀死阿布罗的丹木。

    唯一不变的就是韩艺与禄东赞。

    “多日不见,大相兀自是精神矍铄,健步如飞,真令韩艺好生羡慕呀!”

    “哎呦!韩尚书可莫要取笑老朽,老朽年迈,精力是大不如从前,老朽羡慕韩尚书才是真的啊。”

    二人一照面,真心就如同多年未见的好友,都显得非常激动,聊得是家长里短,轻松惬意。

    “唉....!”

    韩艺突然叹了口气,道:“我与大相本是一见如故,偏偏每回见面,都是因为一些扫人兴致的事,真是令人好生遗憾,希望有朝一日,咱们两个能够远离世间的纷纷扰扰,好好交谈一番。”

    “谁说不是了,老朽早有此想法。”禄东赞说着也叹了口气,道:“只可惜咱们这左邻右舍,恩怨颇深,想要化解,也绝非易事,但是老朽愿与韩尚书一同努力,化解他们的恩怨。”

    这只老狐狸!韩艺暗骂一句,嘴上却道:“要是如此,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这一场战争本是禄东赞挑起的,但是他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便让这一场战争变成邻居家的事,责任是撇得一干二净。

    不过这也正合韩艺之意,如果他们直接对上,这个双方都很难下台,最好的方式,就是各自寻得代理人,让他们去争。

    二人一边聊着,一边入得大帐,他们二人是并肩坐在中间,吐谷浑代表与赤海、白兰的代表左边坐在左右两边,看坐席就知道是什么情况,禄东赞表示自己公证人,并非是战争的发起人。韩艺与禄东赞虽然聊着家长里短的,但是他们两边是连招呼都不打,这仇是大了去了。

    待众人都入座之后,禄东赞轻咳一声,道:“如今韩尚书也来了,你们有什么不满的,就当着面说清楚吧,争取早日回归和平,不要再制造更大的误会了。”

    丹木立刻指责铎伏道:“吐谷浑乃是慕容氏建立的,我们赤海部一直以来深受慕容氏的恩情,为慕容家镇守河源地区,当初阿布罗刺杀吾王,那只是他个人所为,我们赤海部上下对此是非常愤慨,于是我等杀死阿布罗为吾王报仇,我们等本想拥护三王子为王,可没有想到你们却拥护一个外来的女人为王,并且将吾王之子全部送去大唐软禁,妄图吞并我吐谷浑的大好河山,你们卖主求荣,但我赤海部和白兰部是坚决不答应,我们要恢复吐谷浑往日的荣光。”

    铎伏等人吐谷浑大臣,听得都是一脸懵逼,怎么就变成你们的吐谷浑了。

    “这不要脸的,我见多了,但从未见过如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铎伏是忍无可忍道。

    丹木呸了一声道:“你问问吐谷浑的百姓,谁更无耻,我为吾王报仇雪恨,而你们却将我吐谷浑的大好河山送于大唐,你们是我吐谷浑的千古罪人。”

    铎伏骂道:“我吐谷浑本就是大唐的属国,大唐以诚意待我,派兵驻守在这边界,保护我吐谷浑的子民,又给于我们援助,而你们赤海部呢?就知道为吐蕃冲锋陷阵,拿着赤海部的百姓去讨主人的欢心,你不过就是吐蕃的一条狗,除了在你的主人面前嚷嚷,你还会干什么?”

    “你胆敢骂我!”

    丹木一拍桌子,起身愤怒道。

    铎伏也站起身来道:“你这等卑鄙小人,人人得而诛之,骂你还是便宜了你。”

    人家铎伏这一两年这汉语可是增进不少,因为这贸易来往,有钱人都是中原地区的富商,你不会汉语就没法给中原商人打交道,现在吐谷浑上下基本都是说汉语。

    禄东赞微微一瞥身旁的韩艺,见其兀自闭目养神,没有开口的打算,于是道:“你们这是干什么,还有没有将老朽与韩尚书放在眼里,要打,你们就去战场上打,此地乃是谈判的地方,非你们好勇斗狠之地。都给我坐下。”

    铎伏、丹木又坐了下来。

    禄东赞又向韩艺道:“韩尚书,用你们中原的话来说,这清官难断家务事,你看这如何是好啊!”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这一句清官难断家务事,就变成了吐谷浑内部的家务事,这家务事你就说不清楚孰是孰非。而且他的理由也找得非巧妙,当初是赤海部的酋长阿布罗杀死了诺曷钵,但是后来丹木又杀死了阿布罗,这名义上确实是为诺曷钵报仇雪恨,那他就有理由说我们是拥护慕容氏的,谁让你们拥护弘化公主,那我就要出兵,迎回慕容家。

    这么一来,不但师出有名,而且还挑起了吐谷浑的民族主义,将大唐塑造成一个侵略者。

    韩艺非常佩服禄东赞,这种理由都能想得出,只能竖起大拇指来,但他也非常不负责任道:“我也不知道。”

    白兰部酋长拓跋鬼谷道:“咱们吐谷浑之所以烽火四起,吐蕃与大唐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是二位想这里相安无事,很简单,吐蕃与大唐都退出这里,重新迎回慕容氏。”

    禄东赞当即闭口不言,只是微微看了眼韩艺。

    要是大唐真答应的话,他绝对举赞成,如果没有大唐的帮助,白兰部和赤海部的军事力量要强于弘化公主这一方,因为吐谷浑近年都在搞发展,而他们则是在厉兵秣马,走得不是一条道路。

    真是厉害,倘若铎伏不认同他们是吐谷浑的一份子,那么他们就有理由让吐谷浑归还河源地区。韩艺丝毫不恼,心道,你们这些懦夫,也就剩下这嘴上功夫,有本事就去中原转转,我要跟你们争,那才叫丢人。于是向禄东赞道:“大相,既然人家都不喜欢咱们坐在这里,那咱们也别在这里碍眼了,正好外面天气不错,咱们去外面走走,叙叙旧。”

    禄东赞愣了下,随即点头道:“也好,也好。”

    他们二人就起身离开了。

    他们一走,就剩下丹木、拓跋鬼谷、铎伏他们干瞪眼。

    谁都知道,谈判主要还是吐蕃与大唐,他们争到死也不能决定什么,没有任何意义,既然老大哥都走了,那咱们也别放过这个机会,咱们之间还有许多私人恩怨的,两边就开始无休止的谩骂。

    与此同时,禄东赞与韩艺晒着阳光,走在草地上,皆是气定神闲。

    “听闻贵国此次出征辽东,一举消灭了高句丽,真乃可喜可贺之事,我们的赞普已经遣使去往长安向大唐陛下道贺。”禄东赞非常违心的说道。

    “贵国赞普真是有心了。”

    韩艺说着又摇摇头道:“其实我大唐又何曾想大动干戈,实在是那高句丽言而无信,反复无常,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又欺负我大唐的属国新罗,我大唐还给过他们几次机会,但是他们毫不珍惜,这一回我们大唐是忍无可忍,才决心要消灭它,这皆是他们咎由自取啊!”

    “那是,那是。”禄东赞当然听出韩艺在含沙射影,但是他毫不惧怕,因为吐蕃比高句丽更加具有地理优势,唐朝灭高句丽,尚且都花了十年的功夫,要灭吐蕃的话,且不说能不能成功,就算成功,没有五十年,那什么都别谈,故此他并不害怕唐朝进攻吐蕃,他觉得自己还是处于攻势,只不过进攻没有得逞而已。

    韩艺突然道:“听闻吐蕃的耗牛非常美味,若是可以的话,大相能否弄一头耗牛来,让我尝尝鲜。”

    禄东赞愣了愣,忙道:“这事真是太简单了,韩尚书还请放心,我等会就吩咐人去安排,送一些耗牛过来。”

    “多谢,多谢。”韩艺拱拱手,又道:“不知大相平时有什么爱好?”

    “老朽这把年纪,哪里还有什么爱好,无非也就是看看书。”

    “大相不愧为一代人杰,我就不行,我生平最讨要看书,我清闲的时候,就喜欢遛遛狗,钓钓鱼什么。”

    禄东赞笑着点点头,可见韩艺越扯越远,真的是在跟他叙旧,但他可没有这心情,于是问道:“不知韩尚书对于此事有何看法?”

    韩艺道:“说句心里话,我觉得丹木他们说得都很有道理,他们本是一家人,咱们外人还真不好插手,就让他们自己去商量吧,我们在这里的目的,也就是避免他们兵戎相见,只要他们愿意商量这一切都好说。”

    禄东赞道:“他们若能够谈妥此事,那是再好不过了,可他们要是能够谈得拢,那也不至于闹到今日这种局面,这还得让大唐来主持公道啊!”

    韩艺道:“吐谷浑乃是我大唐的属国,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要我怎说是好。”

    禄东赞听得只想吐血,什么手心手背都是肉,你这一句话,赤海与白兰就成大唐的属国了,那我吐蕃干嘛去,道:“但是耗在这里也不是一个办法呀。”

    韩艺笑道:“没事,就让他们耗下去,反正到头来受罪是他们自己,我大唐与你们吐蕃又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就得让他们知道疼,这样他们才会知道让步,正好,我与大相一见如故,可还没有促膝长谈过,这几日天气都还不错,咱们明日可以来这钓钓鱼。”

    禄东赞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负责任的使臣,你不谈的话,那你来干嘛?可觉自己若是表现的太过急切,反而会跟这韩艺的节奏走,这谈判,讲究的是要沉得住气,索性也懒得多言,咱们就还是叙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