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天上掉馅饼了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 天上掉馅饼了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你对此也是毫不知情?”

    长孙无忌问道。

    韩艺摇摇头道:“我恐怕也跟太尉你一样,事先根本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对此也是深感震惊。我当时唯一希望的是,陛下能够偏向杜正伦一点,给李义府一点压力,好让他收敛收敛,戳戳他的锐气,这就已经够了,哪里想到会发展这种地步。”

    “老夫与你想得一样啊!”长孙无忌抚须点点头,又问道:“你当时也在场,你是如何看待此事的?”

    韩艺正色道:“一开始陛下给了他们两个诸多暗示,这我敢肯定,可见陛下也不想闹到如此境地,就算陛下想动李义府或者杜正伦,也不会蠢到用这种方式。而在杂色入流一事上面,陛下也是偏向刘祥道的,只不过当时有不少大臣出面反对,不过陛下也没有再去争取一些什么,而是表示暂时关闭入流之门,如果其中没有夹带着杜、李之争,我想陛下还会再讨论下去的,争取一个更好的办法,我想陛下当时是想尽快平息此事,日后再做商量。

    而整件事转折点,就在于李义府突然状告杜正伦与李友益结党营私,从李义府拿出的证据来看,他应该是早就打算这么做了。”

    长孙无忌皱眉道:“但是问题就在这里,李义府为什么要这么做?”

    韩艺皱眉道:“太尉得意思是,这是幕后有人故意操纵的?”

    长孙无忌摇摇头道:“要说这幕后有人操纵么,老夫看着也不太像,只不过这事来的太突然了一点,老夫总觉得有些怪异。”

    韩艺道:“最开始我也与太尉一般,总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但是回到家想了半日,又觉得其实并未有何蹊跷,只不过超出了我的预计,故此才觉得怪异。”

    长孙无忌问道:“你此话怎讲?”

    韩艺道:“首先,他可是李义府,李义府平日里干得混账事实在是太多了,许多事也都没法理喻的。而就从当时的情况来看,即便陛下想要平息此事,杜正伦肯定也不会善罢甘休的,因为李义府之前提拔了那么多人上来,而杜正伦想要提拔的人却被拒之门外,如今才关闭杂色入流,明显对杜正伦不利,随着日子的推移,这此消彼长,李义府迟早会骑到他头上去的,故此杜正伦一定会跟陛下争取自己的利益,至少也得保持相对的平衡。

    而在杂色入流一事上面,李义府明显落于下风,他的确将事情做过了一些,如果换做是我的话,我也不会选择在此事上面与杜正伦纠缠到底,肯定也会避实就虚,去攻击杜正伦的软肋,缓解自己这边的危机,只不过李义府此人缺乏自知之明,他有太多的软肋让人攻击了,李义府的策略是没错,错就在错在平时造孽太多。”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么。”长孙无忌苦笑一声,他也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毕竟这不是小事,他也不敢说自己考虑到面面俱到,如今韩艺这么分析的,他也觉得就是这样了。

    这事不合理的地方,不是在于过程,而是在于他们两个都是成年人,都不是傻缺,明显就搞不死对方,最多也就能压对方一筹,李义府虽然在办此事的过程中,有些过失,但那是李治批准的,李治最多也就是纠正过来,不会因为此事将李义府定罪的,可你偏偏想去搞死对方,这只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是整件事发展的过程,再结合当时的氛围,挺合情合理的。

    韩艺笑道:“我看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长孙无忌点点头,又道:“这李义府一倒,对于皇后而言,冲击可是不小啊!”

    他叫韩艺来,当然不只是问问情况而已,李义府这回是在劫难逃,而两个中书令同时下野,朝中肯定会有一番变动的,这就关乎关陇集团的根本利益了。

    “确实不小!”韩艺眉头一皱,道:“我方才也都在考虑这个问题,李义府可是皇后在朝中的一面旗帜,包含了皇后许多的利益,这也是为什么皇后会屡屡去保李义府的根本原因。这对于我们而言,的确是一个大好的机会。只不过---!”

    长孙无忌道:“你有话但说无妨。”

    韩艺道:“只不过我向来喜欢按计划行事,这种天上掉下来的馅饼,我没有捡的习惯。而且,如果这时候我们有动作的话,以皇后的性格,决计不会坐以待毙,她肯定会反击,然而,我想陛下不会愿意再见到新得冲突,只怕到时又会跟如今一样,弄得两败俱伤。”

    他是一个扔馅饼的人,你让他去捡馅饼,他也虚呀!

    “可这毕竟是一个机会呀!”长孙无忌道:“这李义府一走,他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势力,群龙无首,也只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若是将这些人给清除出去,皇后必定会元气大伤,倘若我们什么都不做的话,等到皇后恢复过来,就更加难以对付了。”

    他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要将武媚娘从外庭中赶出去,至于说将武媚娘从后宫赶出去,他如今也没有这个能力,这个就关乎李治与武媚娘之间感情,但是他决不能容忍武媚娘干预外庭,一来,后宫干政,是大忌。二来,关陇集团如今本就处于劣势,你皇后还来参一脚,肯定要是将关陇集团给挤出去,如今有个机会摆在面前,你说让他无动于衷,这似乎有些残忍了。

    韩艺当然也知道,长孙无忌这么想也不为过,于是道:“不知太尉有何打算?”

    长孙无忌皱眉沉吟少许,道:“这事我还得想想,不管怎么样,也得看看陛下如何处置李义府。还有就是,这中书令陛下又会如何安排。”

    韩艺笑道:“怎么也轮不到我头上来。”

    长孙无忌好气好笑道:“你就知足吧,老夫在你年纪,可是远不如你啊!”

    韩艺道:“太尉这话,这我可不敢当,你在我这年纪,可正随着太宗圣上打天下,我们能够有今日安宁,可全靠太尉你们的努力,我只不过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

    长孙无忌呵呵笑了两声,又正色道:“许敬宗已经是门下省长官,没有必要将他在调去中书省,故此最有可能升为中书令的,就是许圉师与卢承庆,我看许圉师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那么黄门侍郎一职就会空出来。”

    韩艺道:“可是咱们这边能够出任黄门侍郎的,也就是唐临与张大象,不过这吏部和户部同样也重要,自从上回改制之后,三省对于六部的干预减少了许多,我并不觉得将唐临或者张大象升上去是一个好的选择,再者说,我们也不一定能够做到。”

    长孙无忌摇摇头道:“我们的人能否上去,这不是关键,关键在于陛下会不会还提拔与皇后的人上去。”

    韩艺道:“太尉的意思是,陛下与皇后之间已经出现隔阂?”

    长孙无忌道:“我也不知道,这个只能再等等看。”

    与长孙无忌见过之后,韩艺又去到了窑洞,毕竟几个月没来了,总得去跟王萱见一面。

    “咦?你的舞步进步不小啊!”

    韩艺搂着王萱的纤纤细腰,在温泉旁旋转着。

    王萱轻轻一笑,道:“你骗人,还是真是眼都不眨。”

    韩艺略感诧异道:“你什么意思,我这可都是肺腑之言啊!”

    王萱道:“你今日一直心不在焉的,又怎知我有进步?”

    韩艺惊奇道:“你怎知我心不在焉?”

    王萱道:“你都踩了我三脚,却还不知道,不是心不在焉又是什么。”

    “什么?”

    韩艺下意识的低头一看,果不其然,王萱的鞋上有着三个脚印,不过他们都是穿布鞋,踩着也不是很痛。“呃这只能说明,出来混的可是要还的,你前面踩我那么多脚,三脚而已,你还欠我不少。”

    王萱顿时一阵无语。

    韩艺道:“你怎也不问问我,为什么心不在焉的?”

    王萱道:“你若不愿意说,我问你,你也会骗我的,况且,我也没有兴趣知道。”

    “别这样呀!咱们两个人,这孤男寡女,,要不找个话题来说说,那会容易出事情的。”韩艺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事其实还挺有趣的,我前面在来得路上,突然发现前面有一个包袱,这打开一看,竟是一锭金子,你说我是捡还是不捡呢?”

    这要是换做别人,这个问题太简单,不可能不捡,你就算要还给人家,你也得先捡起来,但是王萱不同,王萱毕竟当过皇后的,在她眼里,金子也就比大便好看一些,不觉有什么趣味,只是随便说道:“你很缺钱么?”

    韩艺愣了下,道:“不缺。”

    “那你为何要捡?”

    “有道理!”

    韩艺眼中一亮,笑道:“转身。”

    王萱立刻一个回旋,韩艺一手搂住她的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笑道:“再认真说一句,你进步真是不小。”

    王萱只是神色淡然,站起身来,继续跳着。

    韩艺又道:“不仅仅是舞步的进步,还有你整个人都进步不少,这一般少女遇到我,要么气得发疯,要么爱得滴水,可你现在面对我,已经能够做到从容淡定,将来面对皇帝的时候,相信也一定能够如此。”

    王萱未语。

    韩艺又是一脸郁闷道:“但是淡定从容不代表哑巴,你不说话,这怎么交流,你难道打算光靠美色迷惑住陛下么?”说着,他打量一下,道:“这难度比较大!”

    王萱道:“若陛下如你这般,那我真的感激那狐媚子将我解脱出来。”

    韩艺愣了愣,黑着脸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之所以恨武媚娘,是因为她将你推入了我这个火坑。”

    王萱抿了抿唇,轻轻点了下头,忽然,她“哎呦”一声,又错愕的看着韩艺。

    韩艺笑道:“抱歉,一直忘记跟你说,欢迎入坑。”

    上午时分,武媚娘带着李弘、李贤两个儿子来到御花园玩耍,心情似乎还挺不错的,仿佛并未受到外界的干扰。

    一个宫娥走了过来,“启禀皇后,魏国夫人求见。”

    李弘欣喜道:“外婆来呢?”

    武媚娘笑着点点头,又吩咐那宫娥将杨氏请来。

    杨氏来到花园内,李弘立刻拉着李贤的小手跑过去,向杨氏行礼。

    杨氏笑着点点头,心不在焉的敷衍了他们几句。

    武媚娘随后才走上前来,让李弘带着李贤去草地那边玩,又吩咐身边的宫女去照顾李弘和李贤。

    等到他们都离开之后,杨氏便急急问道:“女儿,这----就究竟是怎么回事?”

    武媚娘笑道:“娘说得可是李义府与杜正伦一事?”

    杨氏见武媚娘竟还笑得出口,有些发懵,道:“昨日李义府的夫人跑到我府上来,哭了大半宿,希望你能够救李义府。”

    武媚娘笑道:“此事乃我一手促成的,我如何还会救他。”

    ps:好吧,我又多欠了一更,感谢“醉?逍遥”赏盟,但是最近的剧情比较难写,而且我现在一更都在四千字左右,先欠着,到时一块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