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和与斗

正文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和与斗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然而,这些漕运官却不知道,其实他们是韩艺这个计划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因为韩艺的这个计划,对于细节的要求是非常非常高,哪怕能够省一文钱,也得认真去考虑,因为整个计划的关键就在于这一文钱,这不是技术上的突破,而是要想尽一切办法提升工作效率,以及降低运输成本,而他们就是提升细节的关键。

    韩艺并未跟他们说太多,只是将一些最实际的消息告诉他们就行了,我们需要你们付出什么,你们又能够得到什么,这就足以。

    随后韩艺立刻将他们以家乡为单位,分成十个研讨小组,让他们将自己所熟知的河道情况以及自己想法,经过讨论确定之后,全部写下来,当然,他们这些押粮的人,认字不多,且只有一些人认一些字,故此韩艺给他们每个小组配了一名刀笔吏,专门为他们记录。

    这些个漕运官生平头回在庄园里面工作,而且不需要干任何体力活,这哪里是在工作,分明就是在度假,每个人都是兴奋不已,工作起来也是干劲十足。

    “这还远远还不够啊!”

    韩艺站在门外,看着里面正在积极讨论的漕运官们,向阎立本道:“这个计划虽说简单,但是每个环节都得进行最为精细的计算,这需要非常冗杂的计算,繁杂的技术,以及丰富的经验,故此,我打算将狄仁杰他们全部调来洛阳,另外,我希望工部也尽可能的派一些技术人员前来。”

    “既然如此的话,咱们何不回长安。”阎立本听闻之后,认为这样的话,就还不如回长安。

    韩艺摇摇头道:“洛阳乃是漕运的中心,其地理优势是长安无法具备的,三门山也是属于都畿道,此事在这里进行,许多方面都要方便的多,另外,在长安进行的话,我怕他们会因为别的事而分心,这里显然没有那么多麻烦。”

    阎立本愣了愣,随即轻轻点了一下头。

    正当这时,这下人来报,平阳郡王、洛州都督、洛州长史求见。

    “他们怎么来呢?”阎立本略感诧异道。

    韩艺却是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呵呵笑道:“这识时务者为俊杰啊,可见他们乃真俊杰也。阎尚书何不与我一块去迎接这三位俊杰。”

    阎立本稍稍一愣,便反应过来,苦笑的点点头,“请。”

    “请!”

    来到前院,韩艺立刻加快了步伐,神情大变,朝着站在庭院的李凤、权怀恩、王大礼三人拱手道:“哎哟!三位贵客上门,韩艺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岂敢,岂敢。”李凤也是拱手一礼,微笑道:“我们三人冒昧拜访,打扰之处,韩尚书多多包涵才是。”

    “哪里,哪里!”韩艺脸上是堆满了笑容,“平阳郡王言重了,实不相瞒,在下正打算去拜访三位。”

    李凤哦了一声,道:“不知韩尚书有何指教?”

    “不敢,这指教可不敢当。”韩艺不急着说,而是伸手道:“咱们屋内说,三位,里面请。”

    “请。”

    三人又与阎立本相互拱手问好,这才一同入得厅堂。

    韩艺赶紧让人奉茶,真是将他们视作上宾一般,双方有说有笑得寒暄着。

    一旁的阎立本见罢,心中只觉怪异,他们第一回见面就闹得非常不愉快,期间矛盾还加深了许多,可是等到这第二回见面,却又好像那些不愉快完全不存在似得,好似多年未见的老友。只觉自己这般年纪,却还未他们活得透彻。

    这寒暄过后,韩艺轻咳一声,道:“我韩艺初到洛阳,理应上门拜访三位,只因公务繁忙,未能及时抽出身来,还得劳烦三位亲自前来,真是失礼啊!”

    李凤笑道:“韩尚书言重了,我等都知道韩尚书近日非常忙碌。”

    “难得平阳郡王能够谅解,韩艺真是感动万分。”韩艺拱拱手,又是叹道:“不过我这几日确实忙得是焦头烂额,而且---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我希望能够得到三位的帮助。”

    这话锋一转,直入正题。

    “韩尚书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你也是为君分忧,为国出力,这也是我等的本分,若是韩尚书有什么用得着我们的地方,尽管吩咐便是。”王大礼没有丝毫犹豫,显然也是有备而来。

    “哎呦!这---这王都督如此慷慨,韩艺真不知道说什么是好了。”韩艺表现的是激动不已,道:“若是三位能够相助,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权怀恩爽快道:“韩尚书但说无妨。”

    “那我就直说了。”韩艺轻咳一声,道:“相信三位也知道漕运一事,陛下希望能够减轻百姓的负担,故此打算雇佣商人来押送部分漕粮。而洛阳恰好是漕运的中心,我认为关于漕运改革一事,必须从洛阳发起,但是,这必须得需要三位的帮助,光凭韩艺一人,是办不到的。”

    言外之意,就是没有你们的办法,我是寸步难行。

    李凤、权怀恩、王大礼相觑一眼,眼中满是得意之色,你韩艺再有能耐,你还得来求我们,你是绕不开洛阳,就绕不开我们三人。

    李凤笑道:“不瞒韩尚书,这也是我等前来的目的,在我等了解韩尚书的计划后,觉得此法甚妙,可谓是利国利民,我等也愿意略尽绵力。”

    权、王二人也是纷纷点头。

    “哎呦!若是这般,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韩艺故作欣喜之色,“是这样的,我打算以洛阳为发起点,因为洛阳漕运繁重,洛阳的百姓也是深受漕役之苦,故此我先打算减轻洛阳百姓的漕役。”

    李凤听罢,立刻起身拱手道:“这真是太好了,我代洛阳百姓感谢韩尚书。”

    韩艺也赶忙起身拱手回得一礼,“平阳郡王此番大礼,韩艺可是受不起。”

    可看在阎立本眼里,又怎一个虚伪了得。

    韩艺又道:“除此之外,我还打算拆了洛西二仓,然后在三门山附近建造一个大仓库。”

    三人听罢,不禁面色一变。可又听韩艺说道:“不管是洛西二仓,还是三门山,那都是属于洛州的管辖范围内,故此这必须还得经过三位的同意。”

    三人面色又是一变,李凤忙笑道:“好说,好说。”

    其实他们三人来就是为了这两件事,第一,漕役。第二,仓库。当他们听到韩艺要废洛西二仓时,心里其实是非常惊慌的,如果将仓库给弄走了,那还玩个球,洛阳的地位必将是一落千丈,但是三门山也是属于都畿道,韩艺也表示这里归他们管,那他们就无所谓了,只不过是将仓库挪动一下而已。

    而且,如今都不用他们开口,韩艺就全说出来了,而且暗示他们,我只负责计划,具体实施,还得交给你们去办。

    这大家都各有所得,故此整个交谈是非常愉快,彼此都是有求必应,无非就是利益交换而已。

    可见这政客就是这么虚伪,但利益相左时,那就是仇人,而当利益相同时,那就是亲兄弟,这真的一点也不夸张。

    当然,这都是韩艺刻意而为,因为韩艺也明白,这个计划需要得到他们的支持,他不可能老是待在洛阳,管理的洛阳的还是他们三人,而且他的目的不是说要增加自己在洛阳的权力和地位,而是这个计划,只要这个计划能够顺利进行下去,那便足以,其余的他真心无所谓,故此,给他们一些利益,换取他们对自己的支持,这一笔买卖是非常划算的。

    而且,只要在他的计划内,那么他就是无敌的存在,今日给你们的,我随时可以拿回来。

    行宫。

    武媚娘坐在桌旁,右手端着一杯已经冷却的茶,怔怔出神,那如羊脂玉般晶莹白皙的玉手,令手中的玉杯也是暗淡失色。

    “唉!”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叹气,同时也打断了武媚娘的思绪,她偏头一看,只见李治一脸愁闷的走了进来。

    武媚娘赶忙放下手中的玉杯,起身迎了过去,先是行得一礼,又如贤妻一般,帮助李治取下外衣来,嘴上却是好奇道:“陛下为何叹气?”

    “还能为什么。”李治突然冷哼一声,气冲冲道:“上午杜正伦才来找得朕,说三门山一事已经尘埃落定,而中书省公务繁忙,故此要回长安去。可这下午李义府就来了,理由、说法与杜正伦如出一辙。呵呵,朕还真是幸运呀,身边有如此尽心尽力的宰相,何愁国家不兴。”

    这明显就是反话来的。

    武媚娘眼中掠过一道精芒,却是黛眉一皱,忧心忡忡道:“他们二人急着要回长安,不用说也定是为了那杂色入流之事,在此事上面,他们二人似乎有着很大的矛盾。”

    李治听罢,再也忍不住了,满脸愠色道:“若他们真是为国着想,只不过是政见有些不同,那倒也罢了,此乃常有之事。当初父皇提出精简官吏事,侯君集、房玄龄、舅舅他们也有意见不合,虽然他们多多少少都包含一些私心,但他们还是以国家利益为先。

    可是他们两个分明就是为了自己的面子,自己手中的权力而争。那李义府仗着朕对其的宠幸,在朝中飞扬跋扈,卖官鬻爵,真当朕毫不知情么,朕只是念及他曾今帮助过朕,故此才一直维护他,可这也得有一个限度,他若再不知深浅,终有一日,朕不会再包庇他。

    还有那杜正伦,也是倚老卖老,这么大年纪,也不知道收敛一些,锐气比年轻人还要盛,整日就知道与那些后辈去争,去斗,去舅舅他们相比,真是差远了。”

    他为什么躲到洛阳来,不就是厌烦了大臣们得争吵。因为这种争吵,都是大臣们对于权力的争夺,当初长孙无忌下野,朝中面临重新洗牌,大家都得巩固自己手中那来之不易的权力。但是这对于李治而言,这是没有任何益处的,李治的目的就是要将权力分散,不能再集中在某个人手中,威胁到皇权。另外,李治如今刚刚掌权,当然希望是励精图治,弄点政绩出来,可如今他们竟然还追到洛阳来,并且将其逼回长安,因为杂色入流一事,在长安闹得是沸沸扬扬,导致他必须得回去处理这事。

    可问题是这上午杜正伦才来过,下午李义府就来了,都急着要回长安,很明显就是要打算一决胜负,这两个中书令的斗争,又是因为杂色入流一事,这必定会涉及到满朝文武。

    李治想到这一点,就头疼不已。

    武媚娘面露愧疚道:“陛下,此事皆因臣妾!”

    不等武媚娘将话说完,李治便道:“朕已经说过,此事与你无关,你的本意是好的,只是这下面的人,想借此事兴风作浪。”

    武媚娘微一沉吟,又道:“陛下,臣妾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说。”

    李治道:“你但说无妨。”

    武媚娘道:“杂色入流一事,涉及面广,若是控制不得当,可能会导致朝堂分裂,到时只怕会陷入无止尽的党羽之争。”

    李治皱眉道:“这也是朕所担忧的。”说着,他突然看向武媚娘,问道:“不知皇后可有这应对之策。”

    武媚娘沉吟半响,随即便如同以往一般,当机立断道:“既然如此的话,陛下何不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李治眉毛一扬,道:“皇后此话怎讲?”

    武媚娘道:“若是杜正伦、李义府知道其中深浅,共同商量出一个好的办法来,那是再好不过。可若是他们二人不顾朝堂分裂,只顾自己利益,在朝中争斗不休,臣妾认为,陛下应该给予他们一些教训,而只要将他们两个给制服了,那么这一场风波自然能够平息了下来。”

    李治瞧了眼武媚娘,眼中闪烁着一些光芒,未说什么,只是稍稍点了下头。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