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你们被骗了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你们被骗了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就知道是这样!

    这上课第一句话,就差点没有将这些学员给问哭。

    这开不开心得另说,关键韩艺这么一问,还能开心得起么?

    “哦,抱歉,抱歉。”韩艺歉意的笑了笑,道:“差点忘记你们在过年期间,正在接受惩罚,可能再开心也就那样。”

    你这分明就是故意的啊!

    一干学员皆是敢怒不敢言,而且他们也有了心里准备,当他们看到韩艺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放在一个破罐子破摔的层面上了。

    韩艺又是笑道:“我想你们在这期间,一定觉得非常非常的困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连这么简单的错误,我都会犯,毕竟我从小到大是那么的机智,这一定是幻觉。对不对?”

    性格耿直的阿史那仆罗惊讶道:“你咋知道?”

    韩艺道:“很简单,因为你们被人给骗了,而每个被骗的人都会有这种症状,我将其概括为被骗综合症。”

    “我们是被谁骗呢?”

    “当然是我啊!”韩艺好气好笑道:“你们不会如今都还没有想明白吧?”

    一干学员又傻了!

    其实是不是被骗,他们也不清楚,毕竟是他们主动要求的,但是韩艺突然这么坦白,令他们心里很慌。

    这里面一定有陷阱!

    韩艺笑道:“你们此时心里一定在想,我这话里面有陷阱,是在勾引你们上当的。”

    一干学员都震惊的看着韩艺。

    韩艺道:“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们心里所想,因为没有人会主动承认自己说了谎,这有悖于常理,那么在我没有摔坏脑子的情况下,就只有一个可能,我没有安好心。----不过事实并非如此,为什么我会主动承认,就是因为我现在是你们教授,我压力很大,我希望你们不要再骗,这会丢我的脸。”

    阿史那仆罗激动道:“你为什么要骗我们?”

    韩艺笑道:“不要去问对方为什么要骗你,就算对方告诉你,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对方骗你,肯定有他的理由,你们应该多想想自己为什么会上当?这才对你们有帮助。我不知道这么多天过去了,你们有没有想明白这个道理。李敬业,你说说看?”

    “啊?”李敬业正在回想当时的情况,韩艺只是说制造了一点困难,谈不上骗,演习本就是如此么,谨慎道:“因为我们粗心大意。”

    “不对。”

    “程伯行。”

    “因为我们太傲慢了。”

    “不对。契明。”

    “因为我们学艺不精。”

    “真是离谱!阿史那仆罗。”

    “因为---因为你比我们聪明啊。”

    “正确。”

    韩艺打了个响指,赞许的看了阿史那仆罗一样。又道:“但还不够准确,准确的来说,是我懂心理学,而你们不懂,故此你们会上当。”

    契明惊讶道:“这心理学恁地厉害?”

    “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厉害!”韩艺又道:“让我们从头来梳理一下这事的前因后果。哦,你们认为这事应该从什么时候说起?”

    许多学员都茫然的摇摇头,他们不是不知道答案,而是不清楚这问题的含义是什么。

    韩艺叹为了口气,道:“看来你们还是没有理明白,其实整件事应该从学院安排后勤这门课程说起。”

    那些学员听得是呆若木鸡。

    “这不可能吧?”

    “这一句话就足以说明你们为什么会上当了。这不可能吧,如果你认为有可能,你可能就不会上当了。”

    韩艺道:“其实你们也别妄自菲薄,因为要骗你们,也不是说张口就能够骗到你们,还是得花一些工夫的。故此我在安排后勤这门的课程时,就已经在为这一场演习做准备了。后勤、押粮官---将门之后,将门世家,这两两相匹配吗?当然不匹配,而且落差非常大,我知道你们决计不会虚心学这门课程的,心高气傲的你们都想将军,而不是押粮官。

    当你们出现这种情绪的时候,你们就已经走入了我的圈套,那日我来到教室,是我一早就是设计好的,而不是突然心血来潮过来看看,因为在此之前,我已经打听过,你们厌学的情绪已经非常高了,当我出现的时候,你们就会主动要求提前考试,这一场我设计的演习,自然也就会提上议程。

    其实我也可以直接下命令开展演习,我为什么要花这么多工夫?你们知道吗?”

    大家纷纷摇头。

    韩艺道:“很简单,如果你想让某个人落入坑中,最愚蠢的人,会自己挖坑,然后将对方推进去,稍微聪明的人,会将对方推入别人挖的坑中,绝顶聪明的人,会让对方自己去挖坑,然后埋自己,因为从人性而言,任何人都会认为自己不会掉在自己挖的坑当中,如此一来,既省心,又快速的达到了目的,还能够置身事外,你们说我是属于那种人?”

    !

    一阵沉默。他们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会犯这么简单的错误,就是因为这个坑是他们自己挖的,他们当然觉得不会有任何问题,如果是韩艺突然要求的,情况可能又不一样了。

    而韩艺就是骗他们给自己挖了这个坑。

    “哪里,哪里!”

    韩艺笑着点点头。

    无耻!

    一干学员鄙视着韩艺。

    韩艺双手一张道:“整个计划到此为止。”

    阿史那仆罗惊愕道:“难道后面的事就不是你设计的?”

    “当然是我设计的。”韩艺道:“但那只是属于正规演习,难道演习就只是让你们搬运一下东西么?这连驴都能够完成的事,我要让你去做,那岂不是侮辱你们跟驴一样蠢?而且你们的父亲为什么当日站在台阶上面一句户不说,就是因为他们也清楚那些困难是属于正常演习范围内,还是属于最低级的。你们完不成,是因为你们学艺不精,这跟我没有多大的关系,如果换成军中那些押粮小官来做,他们一定能够完成。”

    阿史那仆罗真是非常后悔问出这个问题,不禁郁闷的只挠头。

    李敬业略显激动道:“那为什么你现在又要全部告诉我们呢?”

    韩艺道:“我方才不是已经说了么?”

    李敬业错愕道:“你什么时候说的?”

    韩艺道:“答案就是因为你们确实无能啊!我是你们的教授。我的职责就是要让你们从无到有,如果你们都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无能,你们的傲慢、愚昧占据了你们脑子的所有空间,我怎么塞东西进去?我得先将你们脑子里面的傲慢和愚昧无知给去了,然后才能将知识灌输到你们的脑子里面。所以,我的整个计划只是到你们要求演习为止,之后都是真实的,包括我在操场上说得那些话,全都是真的,不是骗你们的。我希望你们了解真实的自己,并且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我是们的教授,而不是你们的敌人。”

    “我倒宁愿你是骗我们的。”

    契明一脸委屈的嘀咕着。

    他这一句话可算是说出了大家的心生,这该骗的又不骗,不该骗的又骗,真是太伤自尊心了。

    “契同学,现实是残酷的。”韩艺呵呵一笑,又道:“非但如此,这也是我给你们上的第一堂课,严格来说,今日这一堂课是我给你们上的第二堂课,我如今提及你们的伤心事,不是为了羞辱你们,而是对第一堂课的总结。什么是心理学,简单来说,就是研究对方的心理活动。为什么你们要学心理学呢?兵法有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如果你能够揣摩出敌军统帅的心思,你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而这就需要运用到心理学,厉不厉害?---回答我。”

    “厉害!”

    一干学员有气无力的说道。

    “是真的厉害!”韩艺帮他们肯定了一下,道:“因为你如果精通心理学,那么你就可以准确的预测未来。”

    “预测未来?”

    一众学员倒抽一口冷气。

    这就真的很厉害了!

    “当然,你们有没有想过,既然后面的演习都是正常的,那么我为什么敢肯定你们完不成,如果你们都能够完成,那么我安排这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对呀!

    契明双目一睁,这才是他最困惑的地方,为什么韩艺敢肯定他们会犯恁地错误。

    韩艺笑道:“就是因为我了解你们的性格,而我们为什么能够了解你们的性格,毕竟我们又不是很熟。这是因为我考虑到了你们的出身,你们多半都出身好,父亲、爷爷都是名震四方的大将军来,那么不需要多想,也知道你们自小活在赞美之中,而一个人的性格会跟他们生活环境有着莫大的关系,你们的生活环境会让你们的性格变得傲慢无知。好比说一个人长得非常非常丑,可是当他身边的人都说他很帅,久而久之,他们也会相信自己很帅。

    你们就身处在这种环境中,你们身边的人天天跟你们说虎父无犬子,你们自然也就相信了。但事实是如此吗?你父亲的威名难道是靠你爷爷得来的?那可是他们拿着性命拼出来的,只不过你爷爷给予了你父亲一个机会而已,很多人都没有这个机会,就好比很多人都无法像你们一样坐在这里,但是这不代表他们的天赋不如你们。

    你们要记住,虎父跟犬子是没有多大的关系,是不是犬子,最终还是在于你们自身的努力,只有当你们功成名就时,这句话才能够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作用也不是很大,但是你们现在毫无成就,这句话说出来,就是在嘲讽你们和你们的父亲。”

    这一番话下来,一张张关公脸如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经过这一回,他们也渐渐明白虎父跟犬子没啥关系。

    “言归正传!”韩艺道:“为什么我知道你们一定完不成,那是因为根据心理学而言,这傲慢的人都有一个特征,就是眼睛都长在头顶上,故此,我只需要将困难安排在你们脚下,你们自然就看不到,然后就会摔倒,其实只要你们低下头来,就能够轻松跨过。”

    “那七班和十三班如何说?”阿史那仆罗道。

    韩艺一本正经道:“那是属于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的范围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