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唐朝小闲人 >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羊毛大衣

正文 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羊毛大衣

作品:唐朝小闲人 作者:南希北庆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让倾城出面帮我?”

    当刘娥听到这个消息时,显得有一些错愕。

    韩艺点点头,小文道:“刘姐莫不是觉得有一些不妥?”

    “这---!”刘娥稍稍蹙眉,思忖少许,道:“慈恩寺一案,虽早已经平息,可是这并能不代表崔家与李家的人都已经放下,毕竟那裴清风可是裴家的嫡长子,他得死,对于裴家而言,伤害是他人不能感受到的,虽李洋已经伏法,但要说裴家一点也不记恨倾城,我想是不可能的,如果让倾城出面的话,只怕会多生波折,此事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刘娥考虑事情,永远都是那种细思极恐的,这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不过她与韩艺还是真是绝配,因为韩艺还是无法完全理解古人的思维方式,故此刘娥的建议,不管他是否认同,但是他都会听进去的,这对于他而言,是非常好的补充。

    韩艺笑道:“倾城不见得要直接出面,咱们可以让她在幕后安排,你选一些机灵一点的女人,让她们跟着倾城,专门帮助草儿她们应付那些客人。”

    说到这里,他轻轻一叹,“刘姐,这一行你比我是要清楚得多,你也应该知道,就算是我们,也是不可能全部都拒绝的,哪怕是再大的富商,也得跟客户见个面,维系关系,草儿她们也是如此,她们也需要跟一些客人交流,可是随着规模越来越大,光靠你一个人,也难以应付,我们必须要培养这方面的人才。”

    刘娥稍稍点头,作为一名歌妓,总得要应酬的,这是这一行的规矩,你谁都不鸟,人家也不见得要拿着热脸来贴这冷板凳的,道:“你说得也有道理。好吧,就按你说得办。”

    正当这时,桑木突然走了进来,“恩公,你在这里真是太好了。”

    韩艺问道:“有事么?”

    桑木道:“郑公子方才还派人来找你,说你今日要是有空的话,就去一趟他的制衣坊。”

    韩艺眼中一亮,道:“正好,我也打算去找他。”说着,他站起身来,“你就与我一块去吧。”

    桑木点点头。

    二人出得凤飞楼,韩艺突然想起什么来似得,“哦,有件事差点忘记跟你说了,你给我拨出三千贯来,以小胖集团的名义,去山东地区建造一个大型食品制造作坊。”

    桑木一脸困惑的看着韩艺,这来得有些突然,他们凤飞楼完全没有这个准备啊。

    韩艺简单明了的回答道:“这与买卖无关。”

    “哦!”桑木一怔,可又非常好奇道:“可是为什么要以小胖集团的名义,直接让小胖去建不就行了,他如今的买卖可是做的非常好,咱们去就可能就还不如他。”

    “要是小胖愿意去做,那自然最好不过,可惜那小胖子对此没有兴趣。”韩艺无奈的摇摇头。

    桑木苦笑道:“这倒也是,最近我也常听到小胖抱怨,说这买卖越做越大,他就越来越忙,都没有空跟小野他们去玩了。”

    韩艺笑道:“这证明大家都长大了。等会在马车上,咱们再详谈吧。”

    桑木点点头,突然道:“可是---恩公,据我所知,去北方做买卖,跟去江南可不一样。”

    韩艺皱了下眉头,“此话怎讲?”

    桑木道:“山东士族在山东地区的盘踞已久,势力是错综复杂,根深蒂固,尤其是在民间,那更是一呼百应,当初元家想入太原地区,不也被太原王氏给赶了出来么,可是太原王氏在山东地区的影响力,可就还不如崔、卢、郑三家。恩公,你与他们三家颇有恩怨,咱们去的话,可能会遇到很大的阻碍啊。”

    韩艺紧锁眉头,“是呀,我差点还忽略了这一点。”

    这山东与江南是不一样的,江左士族在东晋之乱后,就已经渐渐衰微,当年王谢一倒,这树倒猢狲散,很多大士族跟着一块倒,江南就没有几个大士族,唯独还剩下兰陵萧氏,但是兰陵萧氏之所以坚挺,也是因为它在隋朝时候就跟关陇集团联姻,隋炀帝的皇后不就是出身于兰陵萧氏么,如今又有韩艺入驻,故此才会越混越风光,他们在朝中的势力,也就保护了他们在江南的势力。

    但是山东不同,崔卢郑王四大家族在山东地区势力那真是盘根错节,彼此还相互联姻,形成一个非常强大的阵营,不可小觑,在山东地区,那真心比官府管用的多,简单来说,这姓崔就好几万,大家同宗同族,外人想进去混是很难的事。

    只不过韩艺的经济计划一直都是往南走,黄河以北地区涉及非常少,故此他也没有太关注山东地区。倒是元家当初要扩大北面的买卖,可是最后也无疾而终,后来元牡丹索性就将人都给调去江南,就留一个贸易驻点在,这贸易还是可以走的,只不过仅限于贸易,你不想要在当地扎根发展,那人家肯定不会答应。

    但是自由之美在山东的买卖,那是非常顺利,发展的非常好,几乎是垄断性质的,但是郑善行个人在山东地区只是负责生产,周边的买卖,都是交给其它的士族,好比说原料生产,运输,门店,其实就是整个山东集团垄断。

    不过韩艺这一步棋也是势在必行的,在马车上,他还是跟桑木讨论了一番,告诉桑木如何去搞这食品加工坊,至于如何与山东士族相处,这个就还得另想办法。

    令桑木的吃惊,韩艺玩得可不小,三千贯还只是前期的投入,预计总投入要达到一万贯。

    桑木也不傻,这食品加工坊你搞这么大,那自然不是为了百姓,答案呼之欲出,不过买卖之外的事,他从来不多问,韩艺怎么说,他就这么做,因为他也知道,权力才是最关键的,钱只是其次。

    来到自由之美的制衣坊,郑善行与徐九亲自出门相迎。

    “没有想到你这么快就来呢?”郑善行略显诧异道。

    韩艺呵呵笑道:“这大喜之事,能不早点来么。”

    “你怎么---!”

    话说至此,郑善行便苦笑一声,“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里面请。”

    “请。”

    几人来到屋内,没有过多的寒暄,毕竟都是老熟人了,徐九直接拿出一件灰白色的大衣来,介绍道:“这便是我们按照韩尚书的制法,所做出来的羊毛大衣。此大衣敞着为篷,闭着为衣。”

    韩艺一边听着,一边打量着这样貌大衣,款式跟后世得呢子大衣还是有不少区别的,其中还是融合了唐朝服侍的风格,但走得还是修身的路线,不是那种宽袍大袖,笑道:“这好不好,光说没用,还得穿穿看。桑木,你试试看吧。”

    “我?”

    “嗯。这东西是想出来的,故此我有先入为主的观念,每个人都很难否定自己的想法,而你对此并不了解,由你来给出评价,相信是最公正不过的。”

    “那---那好---好吧!”

    郑善行朝着徐九点点头,徐九先是打量了一下桑木,然后立刻又让人拿了一件羊毛大衣来。原来最开始郑善行是打算让韩艺试试的,也就是说这一件羊毛大衣是为韩艺量身订做的,可是桑木身材是属于中等,得换一件。

    桑木取下自己的斗篷,接过大衣穿在自己的身上。

    韩艺见他穿着这大衣,有些不知所措,于是亲自上前,帮他整理了起来,弄得桑木还挺不好意思的。

    一旁徐九也挺纳闷的,这韩艺帮人穿衣服,都有模有样,给人一种很专业的感觉,至少比他这老卖衣服的还要强得多。

    殊不知这是老千必学的一课,因为衣着打扮是一门非常好接近目标的手段,也是泡妞必备的手段。韩艺虽然自己对此倒是不太感兴趣,他是比较随性的,能穿牛仔,就绝不穿西服,但是为了训练自己的美感,时尚感,都不知道看了多少场show,他要去米兰那些奢侈品店应聘一个高级售卖员,那是非常轻松的。

    韩艺帮助桑木整理完之后,往后退了两步,打量一会儿,向桑木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桑木被韩艺打量得挺不好意思的,讪讪笑道:“这好不好看,我倒是不知道,不过穿在身上倒是听暖和的,就是重了一点点,不过还是能够接受的。”

    郑善行笑道:“这在屋内还感觉不出,穿着去屋外走走,能够更加体会到这羊毛大衣的优点。”

    韩艺笑道:“那咱们就去屋外走走吧。”

    四人又来到屋外。

    桑木一边伸展着胳膊,一边兴奋道:“哎呦!倒还别说,这大衣穿在身上,可真是暖和的很,一点也不觉得冷,就连露在外面的手也暖暖的,而且比斗篷也要方便得多,一点也不会妨碍干活。好好好!”

    郑善行又向韩艺道:“你觉得如何?”

    韩艺笑道:“我们桑木大总管都说好,那就肯定好啊!”

    桑木讪讪道:“恩公,我就一大老粗,可---可不懂这些,我的话,你不能当真啊!”

    “将来穿大衣的人,也不见得个个都是饱读诗书的君子,客人发自内心的评价,那才是最好的评价。”韩艺笑了笑,他真不便于给出评价,因为见过太好的羊毛大衣,但是如今这年头可还没有,要从一个没有的角度去判断,就更具有参考价值。

    郑善行笑道:“不瞒你说,我对于这羊毛大衣可是非常满意,我希望将来能够从西北边购买到更多的羊毛。”

    “这当然没有问题,我可是一直都推崇增加与西北的贸易。”韩艺一笑,又道:“另外,你这大衣来得真是恰到好处啊!”

    郑善行一愣,“此话怎讲?”

    韩艺又将保护费一事跟郑善行说了一遍。

    郑善行听罢,立刻笑道:“如此说来,还帮我节约了一笔钱。”

    韩艺嘿嘿道:“要是郑公子愿意多捐一点,那就再好不过了。”

    郑善行没好气道:“我觉得这样才更加合理,你知不知道这制作一件大衣多么难,即便我只是出五成,那也不是一笔小数目,再多一文钱,我也不愿意给。”

    他对于穷人跟对于富人,是完全两种态度,他认为钱就应该拿去帮助那些穷人,对于上流阶级,那就买卖归买卖,其实这就是商人思维,因为穷人比富人更需要生活物资,这不也是一种供需关系么。

    韩艺道:“我不过随口说了一句,我是来告诉你,出这五成你还赚了,节省了一笔款项。好吧,好就按当初我们商量的去做,民安局花五成的钱,从你这里购买羊毛大衣。不过你先得弄几件给我,我好去贿赂一下程二他们。”

    郑善行听得一愣,道:“什么贿赂,你是想置程二叔于不义之地么?”

    韩艺呵呵道:“你太高看程二了,即便我当着面说贿赂他,他也会欣然接受的。”

    郑善行哼道:“那只是因为你是宰相,你都不怕,他还需要怕么?”

    “你有点幽默感行不,有些事不需要说得这么透彻。”韩艺翻了翻白眼,转移话题道:“你那棉衣、棉被弄得怎么样?”

    郑善行兴奋道:“这棉花可还真是一个好东西,舒适感虽然不及丝绵,但是产量却远高于丝绵,故此价钱便宜,这对于百姓而言,可真是大好事一件。”

    ps: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