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步剑庭 > 正文 卷八 第一百章 天书境域(五)

正文 卷八 第一百章 天书境域(五)

作品:步剑庭 作者:意缥缈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磅礴雷电入体,冲击奇经八脉,天女凌心周身百穴贯通,原本凝滞的真气受雷电刺激瞬间爆发,与雷霆一同肆意宣泄。

    伴随一声巨响,牢笼难承雄力,轰然破碎,天女凌心脱身而出。

    “真……成功了?”血万戮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你是怎么做到的?”

    天女凌心不动声色的将涌到喉咙间的血咽下,强引霸横雷电入体,也令此时的她气血翻腾,几欲呕血,但不论怎么说,这次放手一搏总是成功了。

    而对血万戮的疑问,天女凌心不欲透露神通底细让他知晓,只笑盈盈的打量着仍在笼中的血万戮道:“我既已脱困而出,当前局面,正是我为刀俎,君为鱼肉,血道主还有心思理会其他?”

    盈盈如水的目光扫过,却令血万戮周身一寒,慌道:“喂!你可发了誓的,堂堂天女也要出尔反尔不成?”

    “不过开个玩笑,血道主认真了?”天女掩唇一笑,目光中隐约有戏谑之意,令血万戮恼羞不已,“你!”

    “好了,修罗族就要到了,不与你闹了,这便放你出去。”天女凌心止住笑意,正动身之际。

    忽然雪冷风寒,冰晶落入脖颈,凉意渗入脊髓。

    天女凌心心生莫名灵觉,脑袋本能的侧旁一偏。

    “刷。”一缕秀发断裂,发丝飘散,在飞雪中飞舞。

    “嗤。”天女凌心莹润修长的脖颈,多出一抹殷红血痕。

    天女凌心捂住伤口,冷汗瞬间浸湿背脊,就在方才,一道如雪花般晶莹的刀光,在风雪中隐藏它的冰寒,轻灵迅捷,悄无声息的从她颈间掠过。

    若非在最后一瞬警觉,方才她便已身首异处,但未等她喘出一口冷气,刀光转眼又至。

    一道身影踏着灵动的步伐,变幻的节奏,好像在漫天风雪中翩翩起舞,不带一丝杀意,但冰冷刀光却随风雪一同席卷而来。

    天女凌心被寒意所逼,却也迅速收整心情,心神晋入至静的禅境,身形飘然一转,十丈轻尘随着旋身在虚空中画出一个完美的圆形,那迸射而成的万千冰雪碎片,如遇磁石吸引一般,纷纷聚拢在白绫滑过的圆圈之上,宛如一道陨冰光环。

    天女凌心冲开禁锢之时受了些暗伤,方才来者正是抓住她气血浮动的瞬间突施暗袭,才令她险些中招,此时天女自是以守为主,趁机平稳内息,十丈轻尘盘旋如白蟒,不但化解了袭来的完冰雪之刀,还将这些冰雪环身而绕,形成一道护身冰环。

    但来者亦非易与之辈,优美舞动的身姿,冰冷凄艳的刀光,而每变动一次方位,便会在原处留下一道残影,好似冰雪也为之沉迷,将天地冰封冻结,将她的身影隽永留存。

    残影不断增多,攻势亦越是密集,直至铺天盖地。随后残影齐动,刀光层层叠叠,将飞雪绞成破碎的银虹光雾,四面八方笼罩而来。

    “退开!”天女凌心却在此时稳住暗伤,雄浑真气全力催发,十丈轻尘迅速扩散开来,气流狂卷,万千道飞雪似的刀芒蓦然被震的碎开,而道道残影也被肆虐的劲风之下扭曲、变形、消散……

    只余一道身影乘着爆散的气流翩然而退,轻盈的落于浮空囚笼的链锁之上。

    “是她!”天女凌心这才首次看清来袭者的面容。

    水蟒般粗重的锁链斜飞上天,锁链另一端是血万戮的囚笼,而一妙龄女子半距在斜飞的锁链上,双刀收拢如翼,身形紧绷如弓,天生妩媚却透着杀气的凤眼紧盯天女凌心,似是酝酿着下一波的攻势,正是姬瑶月!

    二女对彼此皆有耳闻,早已暗记于心,如今却是第一次对上。

    风雪中,两道对峙的绝美人影,四目初交接,寒流已生,气温再冷三分,好似将不远处杀伐之声都凝结。

    “喂喂,现在可不是打架的时候!”血万戮感觉气氛不对,连忙出言提醒。

    却闻姬瑶月冷笑一声,双刀在背后一交错,竟将粗重的链锁绞断,随后足下一点,攻势再起!

    “哎哎哎?你做什么,坑本大爷么?”锁链被断,浮空囚笼不受束缚,竟是断了线的气球一般向上飞去,令血万戮失声呼出。

    妖世与六道恶灭利益一致,他与姬瑶月便也勉强算得上盟友,此时姬瑶月却全不理会越飞越高的他,只全力向天女凌心攻去,刀光乍起乍灭,耀眼夺目,连绵无尽。

    但天女凌心压制住了暗伤,又渡过了最初被偷袭时的措手不及,此时若论修为,依旧稳压姬瑶月一头,白绫组合成无懈可击的完美防线,却由运使佛门反震攻势的“天钟劲”,寓攻为守,依仗着雄浑真气,将姬瑶月刀劲的反震而回。

    “喂,救我啊,你可是发了誓的!”此时血万戮的声音再度传来,天女凌心抽出空隙向天一瞥,却见囚笼似要飞到天外天,在电闪雷鸣的天幕之下,好像暴风雨中航行的小船。

    若在放任下去,血万戮便是不被雷电劈死,也会迷失在茫茫的天际,直至生机被无尽高空的冷寒吞噬。

    天女凌心如何不知姬瑶月的用意,但因许下了神魂之誓,不能违背,银牙一咬,十丈轻尘迎风暴涨,冲天而上,束缚住牢笼下的半截锁链,而天女凌心气沉千斤,双足扎地,将飘空的牢笼硬生生拉住。

    但心中却觉吃紧,“这牢笼!怎这么沉?”鬼知道这浮空牢笼是用什么材质打造,上浮之力竟是这般难以遏制,臂膀好似要被撕扯断了一般生疼。

    若她能全力应对,将牢笼拽回倒也不难,但姬瑶月岂会给她机会,或者说,姬瑶月所等的正是此时!

    但见姬瑶月轻叱一声,双刀同时轮舞,三道刀芒凝江海之青光,直取天女凌心。

    天女凌心只余一臂迎敌,但仗持一身深厚根基,手结不动法印,真气化为壁垒,硬挡刀姬来招。

    但接招之际,却觉刀势古怪奇异至极,分明攻向胸前,劲力却是扰乱她的下盘。

    姬瑶月此种奇异刀劲乃叫“斩草除根”,昔年与应飞扬初次交锋时,古怪劲力都扰得应飞扬几欲跌倒,如今天女亦是同样。

    她正身受浮空囚笼的上升之力的拉扯,下盘本就不稳固,如今再逢姬瑶月“斩草除根”刀劲,三刀之后,脚下终是抓地不稳,下盘松动,竟是离地而起,被浮空囚笼反拉向天空。

    而她方离地的这一瞬,便是决胜关键,姬瑶月双刀合一,趁天女在半空调整身形之前,人刀合一,以迅捷无匹之势直贯而去!

    就在天女危机之时。

    忽闻一阵破空锐响,一道剑光掠飞而来,宛若彗星扫荡而至,携磅礴大力抵住姬瑶月刀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