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二百七十五章 作别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二百七十五章 作别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突如其来的插曲,冲淡了奔涌的情绪,许易笑道,“提前看到小晏一百岁的样子,挺有意思,行了,别蹲着了,你这老胳膊老腿儿,蹲久了不麻?”

    晏姿依旧不言不语,心头的情绪倒是冲淡了不少。

    乍逢许易,他没有欢喜,只有惶恐。当初,他选择离开许易,便是知晓公子敌人众多,她的存在,只会成为公子的拖累,鬼主擒她便是一桩明证,故而,她选择离开。

    将近四年了,时间冲淡了很多,冲不淡的是她对过往的回忆。

    但她绝没丁点再想见到许易的奢望,物是人非,她知道自己可能不再是公子的拖累,却不愿以这苍老衰朽的容颜,面对她最钟爱的公子。

    此刻,许易陡然出现,晏姿只觉自己最后的遮羞布,也落了下来。

    待听得许易的打趣,她心头稍稍平复,却仍旧没勇气起身,更没勇气让许易看到她这张苍老的容颜。

    “好吧,你就蹲着吧,我就在这等着,只是,你手里的衣服,能不能让我试试,这几年可就没穿过合身的衣服。”

    许易笑着打趣,弯腰捡起挂在树梢的青衫,便朝身上套去,“咦,这里的线头怎么开了,小晏你的手艺可是有点退步啊。”

    “不可能!”

    晏姿陡然抬起头来,却见许易得意地看着她,笑得牙缝都裂开了。

    “你我之间,还在乎这张脸?”

    许易敛起笑容,直直看着她道,“知不知道,就是你这一折腾,我费了多大脑筋,花了多大功夫,才寻到你。以后,再自作主张,本公子可要送你回玲珑阁了。”

    他陡然拿出公子做派,晏姿一颗枯死的心,好似注入了一汪春水,温暖得想要掉泪。

    “怎么回事,还不上菜,大管家都摔杯子了,今天几房大爷们都在,偏偏今天掉链子,都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葛袍中年急匆匆行了进来,劈头盖脸便喊开了,口气极为不善,忽的,睹见许易和晏姿,勃然大怒,“都他妈挺尸呢,菜呢,上的菜呢。”骂声未落,便听见厨间惊人的动静,狠狠瞪了许易一眼,拔脚便朝那边奔去。

    “跟我走吧!”

    许易抓住晏姿手臂。

    许易大手传来温暖的温度,却如电流一般,在晏姿周身游走,彻底撕下了她所有的伪装,低下头道,“我,我想向三夫人告别,当初,若不是三夫人收留,我恐怕早就成了枯骨。”

    许易道,“既然如此,确实当去面辞,我也当当面致谢。”

    “我去问问三夫人在何处?”晏姿挣了挣手臂。

    许易却不放开,“放心吧,跟我走,保管让你找到三夫人。”

    他虽没见过那位三夫人,却早通过感知,摸清了此间五进阔宅的人员分布。

    似乎正院中,正举行着什么仪式,此间的主家不论男女老幼,皆在那处汇聚。

    显然,那位三夫人也当在此。

    且以晏姿在此间的地位,贸然寻人,恐怕问不来下落不说,还得受到奚落。

    便在这时,葛袍中年气冲冲地奔了出来,点了点许易,便要朝前院奔去。

    许易随手一招,葛袍中年便飞了过来,“不想死,就闭嘴。”

    葛袍中年哪见过这等神通,吓得裤子都湿了,一个劲儿地点头。

    有了葛袍中年为屏障,许易和晏姿波澜不惊地行到了正院。

    “族中好像在议事,我们还是等等吧。”

    晏姿轻声说道。

    许易有些心酸,数年寄人篱下的生活,晏姿改变了不少,他本打算轻飘飘来去。

    见得晏姿这般模样,他忽然觉得有必要张扬张扬。

    许易念头动处,紧闭的三丈高的乌金木门,轰然打开了。

    场间三十余人尽皆循声看了过来,居中而坐的红脸长者拍案而起,“你们是谁,怎么敢擅闯总堂!”

    依着一位紫袍中年的红衣美妇身子猛地一颤,心乱如麻,几次想要张口,都未有出声。

    “我认识这白发老妪,是三弟妹收的那个疯婆子。”

    西首的一位紫袍***发出一道尖利地叫声,似乎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天机。

    “三弟妇,到底怎么回事!”

    红脸长者怒声道,“左右,还不将这两人擒下!”

    立在他背后的两名劲装大汉,一跃而起,各自祭出一刀一剑两柄血器。

    “大伯,你这是做什么!”

    红衣美妇腾身而起,双掌击出,两道煞气轻飚,将两名劲装大汉笼罩在内。

    两名劲装大汉倒飞而回,不敢喝红衣美妇交手。

    “三嫂,这里是什么场合,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们几房人共聚,讨论我周家生死存亡的大事,你弄这么两个下人闯进此间,到底是何居心?”

    紫衣美妇词锋犀利,步步紧逼。

    红脸老者怒极,瞪着红衣美妇先前倚靠的紫袍中年,“老三,莫非还要我这个大伯子帮你管老婆么!”

    紫袍中年满脸涨红,瞪一眼红衣美妇,轻声喝道,“还不把人领下去。”

    红衣美妇快步行到晏姿近前,蹙眉道,“你来这里作甚,后厨又有人欺负你?”

    许易抱拳道,“想必这位是三夫人吧,舍妹避居贵府的这段日子,多谢三夫人照拂,在下敏感五内,大恩必当厚报。不知三夫人有何要求,大可提出,鄙人定当让三夫人如愿。”

    这番话他说得诚恳至极,也全然发乎心意,在他看来,晏姿这段最难熬的日子,多亏了三夫人和周家,这番恩情,于旁人,恐怕算不得什么,但在他看来,却是江海之深。

    他却未想到,这番听在满场众人耳中,真是又刺耳又荒诞。

    且不说,红颜少年的许易,称呼鹤发鸡皮的晏姿为妹,叫人何等的不可思议。

    最后这番大包大揽的话,真个是无厘头至极。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三嫂,你麾下怎么尽收这些奇葩,先有垂死老妪,再有这大话顽童,都是哪里找的啊,真是逗人,来来来,我替三嫂说了,她要求不高,金币千万,只要一千万赤金钱币,咱们就两清了。”

    紫衣美妇纵声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