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突围

《我从凡间来》我从凡间来 正文 第三十六章 突围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念头既定,老钱身形化虹,猛地朝许易所在的洞窟石壁撞来。.pbtxt.

    他自信,以自己的速度,即便侵到近前,让那小贼察觉,也定然措手不及。

    老钱才冲到十丈内,惊变陡生,整个闪避陡然炸开,一道虹影狂飙而来,快得看不清影子。

    老钱措手不及,心念的震惊还未消散,胸口一凉,一枚红的耀眼的珊瑚状断角深深插进了胸膛。

    他没来得及想这一切是如何发生的,满脑子投下的竟是老孙临死前的影像。

    “因果循环,这报应来得未免太快!”

    念头至此,最后一抹意识也消散了。

    一场经典的偷袭和反偷袭,落下了帷幕。

    说来,老钱死得不冤,他自以为在暗,却未想到反是许易在暗处。

    把握了先机,老钱的命运几乎已经注定,撒开一颗托付方掌事备下的天雷珠,炸开洞口,催动机关鸟以超乎想象的速度撞去,老钱毫无准备之下,惊变突发,短短十丈距离,自许易发动之际,死神的镰刀已经嵌入老钱的脖颈。

    许易收了老钱须弥戒,亦拿出一枚魂瓶,收了老钱的阴魂,弹出一枚化尸丹,正是划掉老孙尸身的那枚粉色丹丸,转瞬将老钱尸身化尽。

    身形一展,朝西面密林中遁去,心头没有灭杀强敌,抢得宝物的欢喜,只有浓浓的震惊。

    他绝未想到,那宫绣画竟在这短短时间,便请来这许多强者,听老钱和老孙的对话,来人绝不在少数,看样子俱是感魂中境。.pbtxt.

    他原以为躲入这沙汰谷,只需小心谨慎,避开纷乱,当能保一时性命,只待避过了风头,他便遁出此地,潜入深山老林,再不出现,老老实实提升境界。

    可绝未想到,那白衣男子能量如此之大,报仇不过夜,转瞬又将他拉入了死地。

    许易分明听得老钱,老孙说,还有一帮人去传令,收拢人手,还有什么赏金,甚至武令的赏赐都出来了。

    说明什么,说明那白衣男子遍起谷中修士,也要要他性命。

    许易头疼欲裂,怎么就惹上了这种疯子。

    都说女修疯起来可怕,可这半男不女的疯起来,却是可怕了十倍,什么后果,损失统统都不顾了,就要他许某人的性命,如何破!

    出谷?

    此念一闪,便被许易驱逐出境!

    他宁愿面对一百个感魂强者,也不愿面对那白衣男子。

    前者尚有腾挪善于的余地,后者完全是找死!

    就在许易念头千回百转之际,陡听一声惊喜狂呼,“就是那穿青衣的!”

    许易大惊,慌忙唤出赤红机关鸟,冲天而起。

    他太惊讶了,先前被老钱,老孙找着,他还可以理解,毕竟他藏匿在洞窟中,如此躲避,被认定是白衣男子要找的人,倒也正常。

    此刻,他在林间穿梭,且怕白衣男子传下影像,甚至错动面部骨骼,丑化了容貌,怎么可能还被人一目认出。

    沙汰谷中凝液巅峰,可不在少数,凭什么就能认定自己,更何况,他为隐匿修为,强行收拢血液,奔行极慢,连境界都无法确定,怎么就确定了自己的身份?

    此惑若不得消解,这场灾劫,怕就真的躲不过去了。

    故而,他不急着遁逃,反倒冲天而起,循声望去,就想知道究竟。

    但见一位一如钱,孙两人着装的红脸大汉,隔在百丈开外,手持一张杏黄符纸,搁在眼目下,朝自己眺望,面目之间,竟是喜色。

    与此同时,还有十余人,散落在方圆十里之地,似在搜拿自己,此刻听闻呼声,尽皆朝这边飚来。

    才一扫眼,许易便确准了眼前阵仗的实力,四位感魂,十二位凝液巅峰。

    这等阵容,决然不是他扛得起的,除非动用招魂幡,可以他现在的阴魂,又能用得几次招魂幡。

    一旦阴魂衰竭,便是十死无生的局面。

    许易一催机关鸟,速度飚到极致,朝西北向猛冲。

    那处的防御圈最是薄弱,只有一位感魂,两位凝液。

    “周兄,守稳了,十息,只要十息!”

    东南方向,顿起疾呼。

    “放心,区区凝液小辈,何劳诸君费力,周某包圆了。”

    高冕中年仰天狂笑,双掌连续拍打,转瞬一个可怕的能量团,便在他手中诞生。

    就在这时,许易已飚飞而至,两大凝液强者东西夹击,两柄巨大的煞兵,卷起滔天气浪,迎着许易兜头斩落。

    许易不动不摇,将机关鸟速度催动到极致,掌中荡魂钟陡现,掌波荡漾,钟声蜂起,直朝那高冕中年击去。

    “音攻!”

    场间惊呼四起。

    高冕中年瞬间口鼻溢血,精神一晃。

    只他这一晃,手上一慢,许易便在轰然巨震中,穿透了包围圈。

    他不招不架,硬抗魂衣,强受了两大煞兵的轰击。

    魂衣震荡,许易胸口一阵烦闷,灵台顿起酥麻,一切的一切,皆被他抛诸脑后,狂飙突进。

    “这不可能!”

    两大凝液强者,心头同起狂澜,魂衣的防御,的确不凡,可再是不凡,也绝无可能同时防御两道至强煞兵的正面轰击,除非是中品魂衣。

    可先前的阵仗,他们瞧得分明,煞兵轰击时的能量波动,分明只是普通魂衣。

    惊骇未落,天际陡然炸响了能量气波,丰沛的能量气波,将半空的云气都排开了。

    却是高冕中年发动了,他心头憋闷的想吐,好容易聚合的大招,没追到敌人的影子,却是作了漫天礼花,再想到适才夸下的海口,高冕中年恨不能找个地方钻进去。

    果然,下一刻,天一道的红脸大汉暴怒了,隔着百余丈喝声如雷,直骂得高冕中年太阳穴狂跳,几次想要发作,皆被左右强烈目视,逼忍了下来。

    天一道乃是三级大派,却不是他们这些还须参加沙汰谷武禁试练门派,所能抗衡的。

    天一道的红脸大汉也知还需借助众人之力,且当前只是利诱,若是逼迫得狠了,众人四散,他也无招,又说了几句提气的话,众人拉开扇形,朝许易狂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