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二维码到手机上看)
您的位置:九五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从凡间来 > 《我从凡间来》正文 六百二十八章 拔萃

《我从凡间来》正文 六百二十八章 拔萃

作品:我从凡间来 作者:想见江南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nb周道乾双目渐现骇然,掌中铁剑剑意昂然,却不知先斩向何方。

    &nb三路同时来攻,每一路皆有毁灭的危险,剑意虽疾虽烈,亦难免顾此失彼。

    &nb眼见着天上的气云便要聚成,八卦图案交织成网,血厉小蛇激荡澎湃的妖力,周道乾心念顿坚,猛地一咬舌尖,喷出一口鲜血,脑中顿时一片清明,怒喝道,“八脉聚!”

    &nb铁剑陡然脱手,凌空连斩三下,三道丰沛无伦的剑意,分射三路。

    &nb血厉小蛇冲在最前,一团毒液方喷出口,正要化作遮天毒物,爆炸性的身体,从脖颈处陡然断开。

    &nb“不!”

    &nb梵摩苛疾声痛呼,双目尽赤,俊面皱成一团。

    &nb双奇大蛇,乃他自幼驯化,培养,若非如此,以妖族对人类的敌意,如此大妖又怎会臣服于人。

    &nb近百年的悉心培养,与其说双奇大蛇是伴生利器,不如说是只将养出感情的妖宠。

    &nb双奇大蛇如此形状,眼见是不活了,梵摩苛多年情感陡然爆发,痛彻心扉。

    &nb许是血厉术后的双奇大蛇,防御上了数个台阶,周道乾这看家绝学,竟未能将蛇身一剑两段,从脖颈处斩出个巨大的豁口,仅存三分之一连在皮肉,乌黑腥臭的血液如破开一道地泉,狂涌乱喷,竟比先前斩落蛇头之际,来得更汹涌暴虐。

    &nb血厉小蛇头颅遭斩,生命力飞速流逝,喷出的赤红毒液,才要化开,失了操控,化作一团脓液,坠落于地。

    &nb与此同时,薛慕华亦被斩中,周身蜂鸣如鼓,蓝光大冒,竟是纹丝不动。

    &nb“铁甲符!”

    &nb战天子扬眉喝道,“道衍老儿好深的心思!”

    &nb丰沛的剑意落在黄玉俑人身上,斩得他周身狂暴光芒,正不断幻化的八卦阵图,失了掌控,陡然炸开,恐怖的威压,将十丈开外的周道乾迸飞出去。

    &nb挨得最近的血厉小蛇,将断未断的头颅彻底粉碎。

    &nb薛慕华同样猝不及防,被恐怖的冲击波,炸飞出去,周身冒血,不知是来不及,还是舍不得,抑或是消耗完了符篆之力。

    &nb薛慕华这一倒伏,半天才要聚拢的云气,瞬间消散,化作狂风,吹得满殿衣袂飘举。

    &nb距离爆炸最近的黄玉俑人,直接被炸飞出近百丈,莹莹金黄的玉身瞬间光芒黯淡,遍布周身的人络经纹,也渐有散乱的迹象。

    &nb“周道乾!”

    &nb姜白王咬牙切齿,周身剧烈颤抖。

    &nb“好一个八脉剑,好一个周道乾,冯西风如在,怕也得甘拜下风。”

    &nb妖骏驰击节赞叹,大声叫好。

    &nb非是为故意激怒姜白王,梵摩苛,诸葛神念诸人,纯粹是身为武者修士,为一敞畅淋漓的反击,而震撼悦服。

    &nb周道乾三剑出,而满场震。

    &nb即便是感魂老祖,在面对薛慕华,黄玉俑人,血厉小蛇这等超越了凝液巅峰至强存在,也绝不能做得比周道乾更好了。

    &nb战天子重重一握拳,险要狂啸出声,战至此刻周道乾一剑伏三怪,彻底底定胜局。

    &nb纵使薛慕华尚有余力,也绝非满血复活的周道乾的对手。

    &nb“此块界牌,本尊得定了!”

    &nb战天子心中欢呼,身形急闪,朝周道乾驰去,手中掐住一枚九阴丹,要为这佳弟子作最快速的恢复。

    &nb他不选择简单的抛给,乃是知晓必将遭遇其余五祖的阻碍,不若自己亲自将丹药送入周道乾口中。

    &nb虚弱,前所未有的虚弱,于周道乾而言,如果说拦剑式是大招的话,那八脉剑就是禁招。

    &nb一连三记禁招,周道虔半截舌头都险些要掉,才强行激荡神魂,仓促完成。

    &nb若非当时情况,已危急到不争则死的地步,周道乾无论如何不会如此施为。

    &nb但因他知晓,这三招使出,他便成了砧板上的鱼肉,宰割由人。

    &nb可他却还不得不为之,不拼必死,拼则尚存一息生机。

    &nb飘渺的神智,窥见战天子疾驰而来,周道乾知道自己赌对了,师尊并没放弃自己。

    &nb眼见战天子便要靠近,一道人影狂飙而来。

    &nb“小贼敢尔,我誓杀你!”

    &nb牧神通仰天长啸,身形一展,急跟而来。

    &nb那狂飙的身影正是许易,他不下场,正为坐山观虎斗,却从未曾想要放过周道乾。

    &nb如今,周道乾已成这副情状,不痛打落水狗,还待何时。

    &nb至于战天子,有牧神通这个金牌保镖在,他丝毫不惧。

    &nb他不信战天子敢对自己出手,激发牧神通的反击,以此引爆彼此的心誓。

    &nb也正是知晓许易这番动作背后的危险,牧神通狂骂之余,还不得不赶忙跟上。

    &nb许易闪身便到近前,周道乾连催三此禁招,身体软如面条,哪里能避让得开。

    &nb战天子大喝一声,“老牧放心,本尊对此贼擒而不杀。”

    &nb话罢,大掌探出,一股丰沛的紫气,如巨蟒一般,朝许易身体盘绕而去。

    &nb听他所言,牧神通也渐放下心来,他最怕的便是为完成护佑许易的心誓,又激发了老祖之间不得互攻的心誓。

    &nb战神策显然料到了他的难处,及时出声表露,似乎顷刻之间,危险解除了。

    &nb战天子此招,乃他自悟而得,唤作“囚龙锁”,以气御敌困敌,玄妙非常。

    &nb气蟒扑来,将许易倒拔而起,战天子催动玄功,正要将许易挪移到远处,周道乾的身子竟跟着飘飞而起。

    &nb定睛瞧去,周道乾腰间竟束缚着一根极细的铁绳,绳索的一头赫然正在那飘腾的青衣小贼掌中。

    &nb战天子只觉胸口像挨了重重一锤,他虽有千般武学,万般力量,周道乾已落入那小贼掌中,他又能如何?

    &nb难不成真出手攻击可恶小贼,激发牧神通出手,再激发自己的心誓?

    &nb有一瞬间,他觉得界牌从未离自己如此之近,下一瞬间,却又生出近在咫尺,远在天涯的念头。

    &nb周道乾双目直直凝视着战天子,金甲天神的形象,在那弯曲的视线中,一寸一缕的崩塌。

    &nb“谁护周某,周某便将界牌赠与。”

    &nb眼见得就要落入许易魔爪,周道乾一手掌握界牌,一手握着五颗天雷珠。

    &nb历数许易以往的对手,智与力皆出类拔萃者,唯周道乾一人。

    &nb如此死局,他依旧能在危在旦夕之际,寻觅到破局之法。

    &nb的确,招式虽老,有用就好,姓许的孽子能用此招,将局面腾挪到如此地步,他周某人照猫画虎,岂有难哉。

    &nbp荐票。

    </c